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轉]ಠ_ಠ - 幹,又有人開始帶風向了什麼二二八都是暴徒、被國民政府殺活該被殺的都不是台籍菁英,台灣還有好多...歡笑一籮筐(這哏太老了)
※注意釣魚噗文包洗版範本
※避免二元極化的價值觀(分化/搞分裂手段)
※注意不要被蒐集資料
※防止用文字竄改記憶(文化霸權的手段之一)
#\show_me_the_paper/第一季開播
#出論文
latest #42
kellerlin
3 years ago
「激進的國族主義者,很多時候不需要拿出風險或闡明國族主義的內容,他只要煽動你對既有政治政黨、政府政策的痛恨,以取得小圈圈內的共鳴就夠了...然後你拿證據打這些人的臉、或是指出他有邏輯上的問題、或是請他說明自己的國家想像時他還會暴跳如雷...」
#所以我說那個降脂呃-醬汁呢?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以後,要是看到主張太極端的,不妨問問看『你對國家的想像,其運作有沒有包含建立政府運作制度的層面或不同族群的群眾參與層面呢?』
包準爆炸,就醬」
@kellerlin - [感慨]這樣也要吵架(扶額)如果把之前「」的「社會」一詞,改成「國家」的話,那...
kellerlin
3 years ago
[手動轉]想知道當時歷史最基本的邏輯論述,看路那前面幾段字最多的說明就對了(而且這論述算是偏袒藍黨史觀的喔...當時政府內部有多烏煙瘴氣毫無章法亂七八糟狗屁倒灶都沒講)
@lunajill - 河道上飄來這個,看到後半覺得心累。沒什麼時間,但還是想要針對eel536做一個簡...
kellerlin
3 years ago
- - - - - -然後以下一些心得廢文 - - - - - -
kellerlin
3 years ago
八年級之後的學弟妹,比較難把歷史(尤其是台灣史)跟台灣的現狀連結起來,我不太確定是因為年輕還是因為大部分真的沒有下鄉跟常民文化有接觸...
kellerlin
3 years ago
戶外辦活動的時候,他們曾指著碑文表示:這啥,有重要到立碑文嗎?
kellerlin
3 years ago
我有點黑人問號:呃,這就是某某事件某某人的碑啊,發生地點就在這裡
kellerlin
3 years ago
學弟妹:是喔?!
kellerlin
3 years ago
我:呃......我記得你們課本有寫,考試也有考欸...(翻課輔資料)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學弟妹:知道啊,那很重要嗎?(重要到需要立碑嗎?)
kellerlin
3 years ago
我內心OS: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我:......他促使在地居民發起運動,其是幾個家族因為這樣逃過一劫,因此認為某某很重要,希望後世的人能夠知道他的事蹟,所以才立碑,所以我們才會知道這段歷史(尷尬翻譯碑文上面已經有的資料
kellerlin
3 years ago
學弟妹:喔...?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我內心OS: ooO(雖然想嚇他們腳底下踩的都是屍體,可是我怕活動中被亂傳造成鬧鬼恐慌)
kellerlin
3 years ago
碑文附近,基本上是亂葬崗中心
kellerlin
3 years ago
當然專業的嚇人就交給社區導覽,哪裡死多少人、有多少家破人亡的故事、以及讓人不要不要的厲鬼故事,社區導覽員最知道
kellerlin
3 years ago
比較哭哭的是,這群學弟妹,是國高中生
kellerlin
3 years ago
我代國小課輔,小朋友看碑文聽說明還是會怕的(可能靈感力比較好)
kellerlin
3 years ago
可是到了國高中生,彷彿,跟歷史共感斷開了連結
kellerlin
3 years ago
他們沒有辦法想像「這邊以前是田,現在蓋大樓」,也沒有辦法想像「這個人幫助別人而後去世,所以大家認為他很偉大」...不管是具體的地景(田地變大樓)改變、或是抽象的道德情懷(幫人變偉大),這些發生在當地的事情
kellerlin
3 years ago
然而在聽社區導覽員講故事的時候,他們又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完全不會聯想到,他們剛剛聽的故事主人公,是剛剛轉角賣冰阿罵的爸爸
kellerlin
3 years ago
明明,他們,剛剛,才,去,阿罵,那邊,買冰
kellerlin
3 years ago
明明,門口,轉角,就有,碑文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他們很難把歷史(課本/資訊)跟三次元(真實生活)連起來
kellerlin
3 years ago
如果那家店冰很難吃,他們倒是記得很清楚,下次就不光顧了
kellerlin
3 years ago
但如果說那家店有出人命,他們覺得那只是意外,冰照吃不誤
kellerlin
3 years ago
他們也很難理解,冰店難吃跟出人命會造成顧客選擇的道德層次差異
kellerlin
3 years ago
雖然社會學都說這是後現代多層次的異化價值觀,這麼難的概念不要拿出來嚇人啦
kellerlin
3 years ago
看到噗浪酸八年級九年級,我一直在想,其實我們根本不了解他們
kellerlin
3 years ago
就像我學弟妹一樣,他們很難了解碑文附近為什麼會是亂葬崗
kellerlin
3 years ago
當然我們也可以更改活動內容,讓他們重演一次歷史事件他們就懂了,但是這樣我們應該會因為造成學子心靈創傷被告(幹www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要是不理解「歷史」就是「由在地人生活中所發生的事件與連接而成的心情與態度」,那就不可能理解「在地人生活中所發生的事件與連接而成的心情與態度」為什麼能稱為「歷史」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強調「過去不重要」、「學歷史沒路用」、「在地人生活干我屁事」、「你不爽也只是你不爽」,就是,異化的一種狀態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簡單來說,否定你跟你過去的生活(歷史),就是「解離
kellerlin
3 years ago
並不只是八年級九年級,當代的台灣社會一直都被「異化」產生「解離」的論述所主導......這不只是政治因素,很多時候,這就是日常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看文包這樣東拼西湊、顛三倒四的文史資料,反而才是台灣的日常之一吧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FB某些專門帳號比文包還嚴重就是了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遇到的一些長輩倒是真的沒有讀過台灣史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沒有讀過台灣史的長輩,遇到這個地方導覽故事講到出人命的時候,還是會有所警覺的
kellerlin
3 years ago
當然覺得導覽員在編故事的也有......
kellerlin
3 years ago
拒絕想像那是真的、把它當故事,心理會比較沒負擔吧,我想
kellerlin
3 years ago
作田野要接觸死亡史料的研究生會覺得這種人是不是過太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