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beckt68 - 謝謝您,讓台灣人想起自己的名字。 我想要放這張照片,這時他82歲!到客廳,才赫然發現李前總統逝世的消息。一方面覺得遺憾,一方面卻也覺得,好險他和史明在離世前都來得及看到台灣人逐漸自我醒覺,往他們畢生倡議的道路上慢慢地往前走。
latest #19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六年前的太陽花運動,在青島東路和濟南路上的那些時間裏,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幕之一,是一個穿著全套西裝,還戴著帽子的老紳士,拄著單拐,就在那邊看著群聚的人們。
他的表情靦腆,和人搭話也十分客氣,然而就算不聽他持續不斷地說,少年人這樣很好、少年人這樣很好,他歡喜的精神也能從那神采上看出來。
阿公的年紀和登輝先生差不多,也許略為年輕吧。我想說我懂你的激動,因為那樣的場面,從沒有人覺得它有可能成真。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我的阿嬤在今年初過世。她和登輝先生也是一個世代的人。想想他們那個世代走過了多少,便深深地覺得我其實從未見識過真正的黑暗與恐怖,只是瞥見了一點它的影子。
登輝先生是從那個影子裡,帶領著台灣和平地走出來的重要推手。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NcitizenQ - 整個看下來,真的好厲害! 我覺得政治路上,沒有絕對的對或錯、好或壞,不管喜歡或...
李登輝擔任總統的十二年裡,我對他的印象有數次的反轉。野百合發生的時候我正懵懂,深深覺得軍人干政,萬萬不可。即便郝柏村放下軍職,還是引人疑慮。彼時的李登輝,對我來說沒有什麼記憶點,若有些什麼是年幼的我有印象的話,那麼或許是搞不定手下的總統吧。現下回首看去,方知那或許是他刻意顯得軟弱可欺。當時隨著血氣方剛的父母一同義憤填膺的我,不過也是一顆棋子——然而正是因為他巧妙地運用這樣的一股民氣,待日後第一次政權轉移時方得和平過渡。

王鼎棫/《國際橋牌社》:面對未爆彈郝柏村,李登輝如何打一手好牌? | 法律白話文 PLM | 鳴人堂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對李登輝印象最深刻的,或許還是96年的總統直選。從95年起一連串的兩岸衝突,那是在冷戰結束後台灣人感覺自己最接近戰爭的時刻(至今我還記得,那年有本暢銷書叫《1995閏八月》)。台灣人也許不怕嚇,但我一代的台灣人確實是被嚇大的。95年起開啟了中國每逢台灣總統大選就瘋一次的「文攻武嚇」。被嚇到的許多人離開了,不怕嚇或離不開的人們唯有暗自祈禱。那時李登輝展露出來的氣魄,想來穩定了不少惶惶的民心。
回想起來,選舉大概就是那時候開始變得好看的,而許多我們的父母輩也在那樣的氣氛裡迷上了政治帶來的秀場:國民黨分裂成三組人馬,加上民進黨的候選人,一共四組的大亂鬥,確然精彩可期。
(誰又想得到當時反對總統直選的馬英九,日後竟成了國民黨的政治明星呢?)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時代的輪軸持續而且不停歇地滾動著。如今回首來時路,會發現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確實是個高瞻遠矚的政治家。前面提及的馬英九,堪堪是一個對照。政治家何謂也?他必須站在比我們常人更高的位置,去擘劃更未來的藍圖;他也必須站在比我們常人更低的位置,去設想那樣的藍圖該怎麼讓一般人得以理解。李登輝推動軍隊國家化與總統直選,正是屬於那樣的政治工程。同樣的,當初反對直選的馬英九,在這方面,或許也早早顯示出了他毫無此類眼界的本質吧。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登輝先生漫長的政治生涯中,最為人詬病的是至今仍持續著的地方派系,與衍生而來的黑金政治。然而反對者逕呼李前總統「黑金教父」一詞,個人卻覺有失公允。
別的不說,敢問地方派系與黑道份子難道是突如其來、雨後花開般地顯現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嗎?台灣最知名的幫派中,四海與竹聯可是兩蔣時期落腳生根發展,只不過彼時極權高壓統治,黑道不過是政府不方便謀殺異議者或幹什麼骯髒事時的手套。地方派系的興盛,更可連結到二二八對舊地方精英的大屠殺所導致的權力真空。正是因為日本時代能接受高等教育的這批精英少有如李登輝者能與虎謀皮,才造就了今日連個碩士論文都寫不出來、必須剽竊(還抄的很爛)的地方派系之女得以代表國民黨競選高雄市長的現狀。
李登輝的年代確然並非完美,但以後見之明來看,我也不覺得能有人做的比他更好了。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最後,想分享一個我最喜歡的李前總統小故事。應該是在讀陳舜臣的傳記時看到的吧,有點記不得了。
陳舜臣和李登輝有一位共同的友人,何既明醫師。他們三人都有著讀書的狂熱。
何既明和李登輝,在終戰後搭了同一班台人由日返台的遣返船,因為隔離檢疫的關係,才發現彼此都是書癡,至此結為好友。多虧這場邂逅,李登輝被國民黨追捕時才有何既明家的米倉地方可以逃。

詳細可以看這篇報導。那個「陳姓人士」應該就是陳舜臣。

【】李登輝俠氣熱情的好友 P.110 - 今周刊 - 今周刊
喔對,這只是故事開頭的介紹而已。我就厚話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回到台灣後,何醫師想創辦一間「台灣的岩波書店」以啟蒙台灣人的意識,便邀約好友,同時捐書。陳和李自然名列其中。彼時,陳舜臣已因二二八事件而對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死心,決定回到日本發展,因此只寄書而婉謝參與。另一方面,李登輝倒是相當積極的樣子。可惜因局勢不穩,後來書店不止沒有開成,何醫師邀約的五人裡有兩人死於白色恐怖、一人病歿。

這個故事的結尾不太美麗,但我很喜歡我們的前總統曾經想當書店主人的這個畫面——也許我們沒有詩人總統,但我們有一個差點當了書店老闆的總統(退休後還跑去養牛,何等晴耕雨讀感)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好像有一段忘記刪掉重複發了囧,剛好碰到噗幣到期,剛剛刷卡不知道為什麼又刷不過 我卡費可是都有好好繳wwww 大家先將就點看吧~~等我有空上電腦買噗幣再修好了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總之,想謝謝李前總統一生的辛勞。願您安息主懷。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竟然有小天使送我噗幣
天啊謝謝QQ
沒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哈哈
因為是匿名所以想就借這噗回一下,感謝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ಠ_ಠ - 好喜歡臉書看到的一個留言 「他離開時台灣社會沒有波瀾,政治經濟日常運作,沒有人被逼著虛假哭泣...跟裡面的奶油有類似的經驗。小蔣過世的時候我很慌張的跑去跟我娘說電視壞掉了,他很訝異,就跟我去客廳。我指著平常會在下午四五點播出彩色卡通的電視,向娘親告狀說它突然變成黑白畫面,而且三台都一樣。
……想起來,我娘當時好像憋笑憋得很辛苦。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問卦] 有沒有東瀛霸者也敵不過歲月的八卦? 發
是時候回顧這篇。
說起來《國際橋牌社》有描述到二月政爭的樣子。不知拍的如何就是。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aboutfish on Plurk四篇回憶錄似的文章,從政策面與私人交誼去看李前總統的執政。像這樣的文章很好看,之後應該也會越來越多吧。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sophist4ever - 是說李登輝在與國民黨盤根錯結的勢力惡鬥時,用了很多手段與計謀。後來最讓人...底下夏之禾大講的部分,心有戚戚。
一直以來羨慕美國的有兩件事,一個是開國的華盛頓拒絕第三次連任,一個是引發美國獨立運動的波士頓「大屠殺」實際上的傷亡人數是五人。
前者展現了執政者的高度與由此立下的慣例,後者則顯現出美國對人命的重視。
但隨著我們對自我歷史的理解,以及「萬人送仲丘」的運動之後,或許終於不用再羨慕別人了——這不代表台灣自此以後是什麼沒有冤案或政客個個是政治家的樂土,只是標示著我們對民主與人命的尊重已與過往大不相同。
elish
1 years ago
國際橋牌社這段有些細節不錯,但整體拍得很快轉 ~(或者說這部最大的問題就是太快轉了)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elish: 哈哈,一般台劇我都覺得有點拖。這樣看來可能有點過猶不及了吧
Mermaid路那
1 years ago
https://m.facebook.com/....
看到預言美中貿易戰那邊覺得阿輝伯真是太恐怖了w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