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e
Annie Zhang
ref
恐懼襲來,首先退潮的,是語言。

2019年我見過一次這樣的大退潮,發生在無數同情香港的中國背景的朋友圈。可能只是在臉書發一張和平遊行的照片,可能只是說了一句香港加油,甚至只是給黃之鋒的ig點了讚,一旦被截圖(多半還是熟人),進入公開舉報、微博起底、公安登門、家人被脅......的黑洞,這個人,好像也就消失在了這樣的黑洞裡。社交帳戶關閉、改名、在朋友之間設立防火牆、不再發言、不再說自己的想法。在網絡世界裡,語言消失了,人也就消失了。

https://images.plurk.com/2hjiTLTxNKuhGUyDwWox2f.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