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裡的朝倉啟太在最終回的演講裡提到:「雖然常聽到『你的一票會改變政治』,但是卻從未感受到我的一票能改變政治。只有那一瞬間會熱烈討論誰贏了、哪個黨上台了,但結果什麼都沒有改變,選舉時許下的諾言也不知不覺變得不重要了。 事後想想,當時那麼興奮的自己算是甚麼呢?覺得自己就像傻瓜一樣有所期待,後來就無所謂了。果然,自己的一票還是沒法改變政治的。但是真正成為政治家後,我要告訴各位,我錯了,選舉的每一票都很重要。獲選的人是國民代表,必須照國民的意思來從事政治。決定國家未來的是國民。主權在民,我們在小學都學過。我們的國家有堆積如山的問題。少子化、教育及醫療問題,需要每一個國民認真地思考。各位有義務及權力,將真正的政治家送進議會,你的一票可以改變政治及這個社會。」<br />我們的長輩們要馬就是政治狂熱者,凡事分黨分派,用言教與身教告訴你,要用盡全力猛力摧毀敵手的政治版圖;要馬就是政治冷感者,會在各種新聞、媒體傳播放送的當下告訴你,唉呀反正政治就是選誰都爛,每個黨都爛不要去淌這種渾水,過好自己的生活就好。<br />曾經我們都一起成為後者,看著《CHANGE》裡那一幕幕的熱血台詞與競選模式,哈哈大笑地說,這根本是理想化過頭的不寫實夢幻戲劇,實際上的政治根本骯髒齷齪到不行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少碰為妙。但長大之後我終於發現,《CHANGE》的確是用理想化的角度去試圖影響大眾對政治的觀感,但說來政治本來就是為了讓國家朝向更理想的運作邁進,而產生出來的系統不是嗎?因為它被前人搞骯髒搞齷齪了,於是所有理想化非黨非派的意識都成為可笑的妄想,而非可盼的願想,這不是本末倒置是什麼?<br />參與政治,並不一定能讓你們順遂地達成理想;但至少所有後世的子孫都會清楚知道,你們曾經非常努力地在觸及著理想所能延伸到的每一個角落。<br />--<br />這一年多來,靠著政府帶給我們的震撼教育,我終於被教育成一個認為「政治是全民事務、由全民共同監督」的大人。也終於理解不談論政治這件事有多麼荒謬,良好的政治循環成就一個健全的國家,但不透過選民的批判進而修正問題、不透過選民的讚許而延續良政,政治循環該從何而起?<br />那些認為政治人物誰都爛、何黨何派都不想管,覺得自己就是最清高的中立份子的人,你們只需要問自己一件事。<br />你選擇無聲中立,是為了國家的未來?或是你為的只是,不讓那群從小被教育參與政治是骯髒的人因此看不起你的愛面子?<br />--<br />經過這次選戰,大致已經反應出新生代的台灣人們,正在逐漸蛻變成為另一種樣貌的政治參與型態。當政府失去領導能力,他們得以使用選票來制裁、抵抗所有的不公不義。而對於新出產的政治勢力,人民雖然以選票大力支持,同時也將用更嚴厲的眼光去完成監督之實。<br />我想政治大概就是這樣,我們永遠無法確定熱心投入參與了之後,下一步是否就能正如預想般的順遂美好,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不拿出真心投入參與,這社會只可能變得更糟。《CHANGE》裡的朝倉啟太在最終回的演講裡提到:「雖然常聽到『你的一票會改變政治』,但是卻從未感受到我... 各位有義務及權力,將真正的政治家送進議會,你的一票可以改變政治及這個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