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摘錄自彭明敏回憶錄:自由的滋味》
我們在日本居住了一年多。那時我已成為標準的野球迷。當貝比魯斯(Babe Ruth)訪問日本時,我大膽地寫了一封信給他,得到了一張親筆簽名,作為我的珍藏…
【註:那時是1934年,彭明敏11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