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嘎嘎🐾凝夜☕
@evalo1010
103Friends 144Fans
Karma120.0
NY Center , H.P.A

-歐美坑/原創/圖文

He who desires, but acts not, breeds pestilence.

自介
非本人繪製的圖之繪師標註位於自介中
【河道說明書】


一些自介跟連結相關


挨餓的小孩和貪吃的小孩有著明顯的區別,他曾經很深刻的明白過這點。

先前作為城市守衛執行日常勤務時他看過躡手躡腳偷了旅店桌上那用來接待他人的餅乾,將其塞嘴裡的調皮孩子。也看過低著頭快速穿行於攤商之間,將地上那早已腐爛的蔬果狼吞虎嚥下肚的孩子。

即便那已經是許多年前的事情,但現在眼前那留有銀白頭髮,身上衣服已然成為灰黑色抹布的女孩顯然是屬於後者。這點他還是看的出來的。
啊電腦的line掛了要怎麼上班
https://images.plurk.com/6hQarTclkkynyEjc7563P.jpg
https://images.plurk.com/6W6kY2PJwFcMdhMLtEaSc9.jpg https://images.plurk.com/1LjnwhVLhPVWrVF6DVUuiA.jpg
目前應該就先這樣
品質超好 老天這樣感覺不用底漆可以直接上色
https://images.plurk.com/1uJJgM1m4hooH5bm6UjpiJ.jpg


人與人的視線重疊時會有很奇特的感覺,無須言語便可明白對方也正在回望自己。這點在每日處在一塊的伴侶之間又更為明顯——雖然話是這樣說,但伊娃.溫福雷還能給出更直接明確的解釋。

當在昏暗的房間裡和兩顆銀色光球對上時任誰都會明白自己跟光球的主人對上視線了。雖然那感覺和窺看公路上頭偶爾會看見的郊狼沒兩樣就是。

妖火會揭示敵人的弱點,並將對方染上專屬自己的色彩。
一個資料整理
越接近重要的大事要發生的時間點越覺得panic跟好想開小差(?
底漆跟顏料都買了,好像只差鋸子跟補土我就可以順便一起弄黏土娃......?


若是他當初以真實的面容在這片土地上闖蕩,那麼現在這畫面肯定會十分荒唐,甚至帶有戲謔成分。自己作為卓爾精靈的那份無謂驕傲仍然存在於心底某個角落,面對月精靈,乃至只有他們一半血統的半精靈他都該要嗤笑,掠奪,甚至是玩弄他們讓他們羞愧而終。

然而他現在卻收了個長的與純正月精靈過於相像的半精靈當自己的學徒。他從沒有過那種「要將自己的武藝傳承下去」的想法——他想那是自己那位冷血的武技長父親才會有的傲慢。

面對這個半精靈,面對這位名叫涅伯斯的青年,他或許只是對於對方同樣有父子孽緣這點有了共鳴,才出此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