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鐘聲肚肚天悲淚(禍根)
@ab6114
368Friends 66Fans
Karma0.0
male 鎖幽戒門, Taiwan
風狠狠刮過,細小塵埃與沙粒也被帶離了原處,烈陽依舊掛在無雲的天空中,悽涼炎熱的荒漠。

一頭褐紅色的狼人慢慢走著,一身輕甲卻像岩石般沉重,手中長矛染滿了血腥在地上拖延著,臉上表情不是殺人後的狂喜與瘋癲,而是後悔的落寞。

靜靜走著,忽然一聲鳥啼,也僅讓那人緩慢抬起頭來,一隻禿鷹,他這麼想著,沒有多餘的想法與思緒,低下頭便繼續剛才的步伐,永無止盡的走,直到禿鷹啃食自己。

荒恨狂悔-落夕篇
俺不曾去過狼樂,天空早已經毀滅,
過去一切消失了,這也是個中途站,
沒有最初的足跡,那俺是否還存在?

唉,發神經一下,因為找不到以前紀錄
所以不知道獸齡多少,以前頭圖/獸名也麻煩
因為我壓根就沒有換過啊!
(天悲淚是以前用到現在的筆名,但很少人能記住)
(可樂魚一直是現實用的綽號)
(肚肚是第一任取的綽號,也常被獸圈使用)
好久沒出現於此,總覺得自己早已不容入於這個世界,是嗎。
好像很久沒出沒了?
只好放上個月的健身記錄
來了表懺悔之意
https://images.plurk.com/6Rd9AXrT6uq3rhzUAJ6spk.jpg https://images.plurk.com/2VkhAGl9GdiqXRAObV47a3.jpg
我又忘記FF快到了(抹臉)
什麼時候啊....
還需要資訊....
目前是頹廢上班,下班健身的熊(?
實在太久沒有出沒啦(最近都在FB)
燒狼排時間到!
給我看抽到的狗狗,
但注目點在左邊 https://images.plurk.com/7BrAJa8CTvddHtN88o3r6h.jpg https://images.plurk.com/6WgXy3c96OIsiVyILEeUxd.jpg
昨天有去六尺褌,認識很多人,
但……還要一個個去找出來啊……
這感覺像在狩獵耶~
那就一個個找出來~
將其獵殺吧w(?
我終於想起來,
獸無限和那個活動撞到……
同志大遊行啊!!
現在好難決擇啊!
誰有這次獸翁的攤位資訊表QAQ
【經過數日】
久久一次的
救救卡瑪!!
(被血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