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莉
8 months ago
【1v1平行公交】 #隘口戰役

飄動中的黃葉枯枝彷似把空氣也染成如稻田般的色彩,一腳踏上落葉隨之發出清脆的鳴叫,「嚓。」綠葉最後的遺言是如此爽快。
秋風啊,在萬物的生與死之間吹過,吹落註定的死,吹落甜美的果,再把食慾的惑香吹往大街小巷。
桌上是葉子、稻米、牛先生、豬小姐⋯等的共同喪禮,也是味蕾的盛宴,為飽腹討上一餐的所付上的死亡微不足道,付上的死亡微不足道,死亡微不足道⋯⋯
Responses disabled for others than plurk poster
latest #53
莎莉
8 months ago
https://images.plurk.com/rc7ksaVfLlS2X3b2pj7Cw.png

「⋯⋯⋯⋯。」躺在地上的少女動也不動。
莎莉
8 months ago
一般情況下,莎莉會對角色提出較生命哲學的問題邀請思考回答,理解角色的意思後則再次躺下。但簡單路過離開、玩成搞笑OR其他方向(比如拉拽、產生誤會、直接攻擊)等自由發揮也相當歡迎!
莎莉
8 months ago
時間無指定,陣營不限
位置默認莎莉正躺在富饒角自家門前的稻田地上,且很明顯未開始處理收成,又或者可以配合模糊處理成躺在隨便路邊的地上
曾在富饒角停留過可設定看過她,記得上次她頭髮沒那麼長,其他若需要事前認識的,請回覆的同時用表單讓我知道認識的時間點!
會持續回覆直至結企,中之活躍集中在晚間
若無法繼續進行沒回完也沒關係的,沒壓力輕鬆玩!
立即下載
莎莉
8 months ago
雪野千明
8 months ago
總覺得這個人的氣質似曾相似,很像以前見過的人,但想不起來。
「還活著嗎?」平常是不會在意任何倒地(?)屍體(?)的人,也不會想要在這個地區有顯眼的行動,然而有點好奇她的身分便搭話了。
𝑭𝒓𝒂𝒏𝒕𝒊𝒔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唉?老天,親愛的莎莉,淑女可不能躺在這裡啊。」萊蒂一襲黑袍,以斗大的帽簷遮擋住午後的陽光,他正好在採買食材的過程中看見熟識的務農少女,一陣子未見那頭翠葉般青綠的頭髮似乎長了不少。
莎莉
8 months ago
Jean202203:
在地上比了一個大拇指,才再慢悠悠支撐起上半身爬起來,彷彿身體很沉重的樣子⋯。
「⋯活著。」雖然過長的瀏海阻擋不少視野,但曾看過的紅髮並不多,再加上紅瞳更少見了⋯論印象中的紅髮紅瞳,理應是有一點味道的⋯至少這個人目前身上什麼氣味也沒有⋯又或許這樣反而更好。

「我不像活著嗎?」
莎莉
8 months ago
LY20150609:
聽見熟悉嗓音的瞬間抬頭一看,又急忙重新以頭髮把自己的臉重新埋起來。
「我不是莎莉⋯⋯」還故意在每個字上加重了尾音。
𝓛𝓛
8 months ago
!!! 「快看快看!那裡也有一個盆栽!但怎麼倒了,我要看我要看!!!」這朵花顯然把對方散在地上的頭髮認成樹葉了(很抱歉花斗好沒禮貌T口T )
「那不是盆栽啦....」艾魯姆擔心地查看倒在地上的女子,他懷裡正捧著一朵紅色的花朵。
「那你是甚麼!哈囉!哈囉!!!」花斗還想去抓對方的頭髮,但被金髮男子伸手擋住了。
「不能抓!......小姐,你還好嗎?」
/
亞蒙盯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少女,戰爭時期,這種身影隨處可見,無論是失去生命的、還是還尚存一些氣息的。
到處都是危險,他也不想多管閒事,沉默地離開了。
雪野千明
8 months ago
「倒在地上的屍體可是很多的,我難以判定。」
「既然確認了就沒事了。」抬起頭後看到的容貌也絲毫沒有任何印象,加戴特覺得自己應該是認錯吧。
「打擾了。」隨後即離開。
龍我
8 months ago
這副景象真是…看來帝國上次的行動可說是非常失敗,富饒角的農家少女放著工作不做,還能這樣悠閒地躺在自家門前。
只是路過的男子沒有多做停留,瞥了一眼就離開了。
王国✴️扇
8 months ago
[嘿~~~](小聲)
扇在距離你一步的地方好奇的蹲了下來,不發一語只是看著你(dice20)分鐘後又跟著趴到地上繼續盯著你(dice20)分鐘後才小小聲的向你搭話。
「....那定是我認錯人了,請原諒我的無禮。」雖然不知道這位曾經的『莎莉』經歷什麼,但確實能看見少女的狀態和以往不同——當然包括那細微的咕嚕聲。

「小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嗎?就當是我有眼無珠的賠罪....」厚重的斗篷下伸出了不小的提籃,他在邊說的同時邊將其開啟。

「我有一點肉乾、火腿、乳酪、水果,剛出爐的麵包和美酒,要嚐嚐嗎?」
莎莉
8 months ago
angryflower:
「⋯⋯。」緩慢的嘗試坐起來⋯⋯。
肚子「咕嚕」的叫了,盯住男性半刻後,才意識到自己早該中止吸入氣味。
「妳⋯是花嗎?會有花蜜的嗎⋯?」無視掉對方兩個問題還反過來直接了當的問起對方,失禮的是這邊才對了!!
/
完全沒有氣味⋯直到對方腳步早已遠去,才反應過來抬頭看了一眼,又重新倒了下去。
莎莉
8 months ago
Jean202203:
「⋯⋯。」奇怪的人類,腦內近百年的記憶拼湊著也拼不出個所然來⋯倘若真的是那位,除了感嘆時光的流逝,也要感謝歲月的經過,畢竟這並不是一個好的再見時機⋯又或者那樣的日子根本不會到來。摸著頭上鬆懈過後而冒出的雙角,若有所思的看著背影漸小。
莎莉
8 months ago
NEMES_:
氣味經過的瞬間下意識抬頭,但想了想最終還是以頭重重硾地,好讓自己頭腦清醒一點,保持理智的繼續倒著⋯。
林間暗影🌿
8 months ago
https://images.plurk.com/6y7KUc3VKpYyEErQ5wkMgJ.png
倒地女性給人一股很虛弱的感覺,於是黑狼好心地想把剛獵到的田鼠分給人家,他叼著肥大田鼠,以前爪扒了扒女性肩頭。
莎莉
8 months ago
asobo_puppy:
「嘿⋯⋯」從半小時就知道對方一直在旁,但實屬是好不想動⋯直到對方搭話才稍稍轉過頭,有氣無力的回應著。
「⋯喜歡麵包嗎?」見對方一臉笑意未有離開之意,便看向一旁的金黃色稻田提問。
……怎麼有人倒在田地邊?

身穿紅袍的男性身後揹著一把提琴,默默的蹲下來,首要確認對方是否還活著,於是他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觀察呼吸,若沒有動靜,他想或許該把人翻過來──

咕嚕──

在他進一步確認之前,他聽見了如悶雷般的聲響從腹部傳來。男人從腰間抽出了一塊肉乾與水壺,試圖湊到對方的嘴邊。
剛處理完一筆交易行經富饒角的一處房屋,沒想到會見到此場景。
她遠眺著地上躺臥的身影,還能捕捉到微弱的呼吸起伏,她便離開此處繼續處理其他訂單。
𝕾瑟斯坦
8 months ago
…………。

瑟斯坦在躺在地上的少女旁邊蹲了下,正要確認少女的狀態,就聽到對方的肚子傳出「咕嚕」聲響。他默默的從行李中拿出幾個麵包,放在少女的旁邊。

「這給你吃。」
稻富🐺真
8 months ago
原以為又是一個失去靈魂的軀體,直到走近才發現對方隱約發出了飢餓的聲響,這種肉體上的飢餓折磨對嗜肉的他來說難以忽視,於是就把自己珍藏的食糧分了出來。

「馴鹿肉三明治,吃?」
男子拿出一個用草紙包好的三角物體,想看看她還有沒有能力接過去食用。
莎莉
8 months ago
LY20150609:
「⋯⋯⋯⋯。」以為萊蒂真的被自己騙到了,反而心覺得悶了起來⋯。

「⋯萊蒂沒有做錯⋯我是莎莉,只是剛剛撒謊了⋯對不起。」手放開了一團糟的頭髮,默默看著籃中的食物,想著自己要被討厭了吧⋯。
莎莉
8 months ago
in_themist:
抬頭只見一頭黑狼給自己遞上田鼠,雖然不會是相當能果腹的食物⋯

左右看了看周遭確定沒有別人,便坐起身從黑狼口中接過田鼠,直接以口齒撕拽,把肉塞入嘴中,又舔過指尖沾上的鮮血。

「⋯哈哈、」不自覺地對著素未謀面的黑狼笑了起來。
莎莉
8 months ago
IfliveBards:
布料的沙沙磨擦聲與水在壺中搖晃的動靜傳入耳中,少女緩慢轉過頭顱,碎髮纏繞在臉上使誰都看不清彼此的臉龐。

即使明知道對方手上的肉乾不能填平腹中的翻滾,還是從對方接過,放到嘴裡以利牙撕開咀嚼,濃縮的野味堆滿舌尖,過去半刻後才意識到自己差點就忘記作為人類應有的禮貌。

「⋯謝謝。」手指上稍稍沾上肉乾的油脂,指間在日光下閃閃油亮,儘管一塊普通的肉乾不能為異獸的饑餓帶來什麼幫助,但至少肉香會伴隨著收獲援手的溫暖留在手上好一段時間了。
幸好還能自己吃。男人把紙張攤平在地上,寫起了字。

『 女士竟餓倒於此,難不成是窮困潦倒? 』
莎莉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ss0_000:
少女聞聲後便默默坐好,看了看地上的麵包,又看了看眼前的男人思索半刻後,最終剝了一小塊放入口中,除了看上去格外頹靡,並不像餓肚子而狼吞虎嚥的樣子。

似乎是入腹的麵包使少女想起了什麼,直直地盯住眼前的男人說道:「先生你可知道這種麵包是用小麥、黑麥製作的嗎?」語氣意外認真地說著眾人皆知的常理。

「是說本來活著的植物都會被割下來,做成如此好吃的麵包⋯為了生存而吃掉生命是被容許的嗎?」
莎莉
8 months ago
azuogonine:
「⋯⋯⋯吃。」對方話畢的瞬間像是反射動作般乍然起來,但說出口又停頓數刻才伸手冉冉接過。

「這塊馴鹿肉⋯是先生殺掉的嗎?」看著對方一身捕獵的裝備提問。
莎莉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IfliveBards:
無聲的言語隨墨水傳開,少女看著低頭寫字的側臉,為什麼不直接說話呢?
曾經為滿足好奇心而學習的文字,居然在此派上用場。僅依賴自學文字的少女,用著看似別扭的握筆方式寫下歪歪斜斜的字。

饑餓 生命 死掉了 ←討厭
不是 沒有錢 不要給
「哈哈!妳好呀莎莉,幸好我沒認錯。」看清楚對方的臉蛋後笑了笑,對於宣稱自己撒謊並且看上去明顯低落的少女他感到心疼,但也不打算多問。

「什麼嘛~妳永遠不需要因為這種事情道歉的!比起這個妳該更照顧自己的肚子,我們的莎莉想吃一點這些食物嗎?」蹲了下來將裝滿食物的籃子擺到對方面前,認為人類可以靠這些恢復精神。
男人看著有些彆扭的筆握姿勢書寫著零碎的字句,大致推測對方想表達的字句。

……難不成是在探討吃東西必須殺生這件事情很討厭?

他認真地想了半晌,在地上畫了兩個小圈,兩個圓弧小箭頭將兩個圓聯繫。
底下寫了
『 生與死,是循環,飢餓是必然 餓了就該吃。 』
『 不吃,就被吃 』
『 終有一天 我們回歸大地 但時候未到 』

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抓到對方的意思,卻還是因為想起了自己團隊裡的廚師常說的話而寫了一大串。
莎莉
8 months ago
LY20150609:
「⋯⋯」反覆吞嚥著口水,緊盯籃子中的美食,就算知道不能果腹,果然還是無法抗拒。

「⋯那我不客氣了。」雖然剛伸手時相當放慢動作,不過一拿起來就真的不太客氣地吃起來⋯。

周遭剩下咀嚼聲,再三斟酌用詞過後問出:「萊蒂會慶幸自己吃動物血就好,不一定要吃別人的血嗎?」
林間暗影🌿
8 months ago
原本還擔心對方被田鼠嚇著,後續的發展反而有些嚇到他了。

──直,接,生,吃,的,嗎?

看來真的是餓壞了?原來普通人類真的能這樣撕開田鼠吃。不過無論如何,對方露出笑容,感覺稍微沒那麼像乾枯的植物了。他回以一個狼式微笑,微微咧開狼嘴,像隻無害的大大狗。

有吃點東西應該就有更多力氣去找更多東西吃。他不擔心少女了,微微晃著狼尾輕鬆跑開了。
莎莉
8 months ago
IfliveBards:
少女的指尖反覆摩挲過紙張上的圖形與文字,思緒吞吐著文字與圖畫的意義直到完全消化,似是看見初雪的南方人,又或是摸索細沙的北方人⋯歸返至眾生初開的所有詫異驚豔。

良久,才重新意識到對方所在般,轉過頭接上視線,又回到圖紙上一邊唸唸有詞,一邊在對方的句子下方留下問題:


你的生命 死掉了 也 不哭


放下筆的瞬間又重新看向男人,比起腹中的饑餓,一臉似乎更渴求著回答。
𝕾瑟斯坦
8 months ago
麵包是用什麼製成還是知道的,瑟斯坦對此點了點頭。

而下一句的問題讓瑟斯坦停頓了一下,手指貼著下巴思考著。

「你已經透過那些生命活到這個歲數,就算現在意識到下定決定不吃,他們也回不來。」雖然用回不來的說詞並完全不正確,但瑟斯坦決定簡略地表達意見就好。

「……我會建議你用感謝的心情享用他們。」
。♔。
8 months ago
「您……您需要食物嗎?」喬麗有點緊張,在不遠不近的地方問著少女。

「……」聽著那應該是腹中飢餓的聲響,瀲陽表情有點複雜,其中夾帶著一抹疑惑。
「汝還有力氣移動嗎。」大概是太餓了吧水龍這樣想著。

阿爾瓦幾乎是沒看到少女,直接果斷路過那躺在地上的身影。
獨行者-歐索魯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書寫者暗眸,思緒流轉,平靜地在紙上寫了下一行字。

『 我是大難倖存之人,與您筆談、或是感到飢餓,都是多得的。 』
『 若哪天 被吃掉了 我無力反抗,那便是我應順從的結果。 』
『 此外 』

語焉不詳的字句下停頓,半晌,才將剩餘的字句寫好。

『 女士 以防萬一提醒您,其實您可以用說的, 』
『 我只是沒有聲音,雖然也不介意您繼續與我筆談 』
『 還是您餓得不想說話?我還有些派 』
(F5
覺得對方P在休息I或許是餓了?(coin)
本想就這樣離開,但隱約卻聽到了從對方肚子發出的聲響...
「...您還好嗎?」芬尼歐向躺在地上的女子搭話,如果要食物的話他身上到是有...
𝑭𝒓𝒂𝒏𝒕𝒊𝒔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嗯?我想想......」萊蒂沒考慮過這種問題,飲用血液對他們來說再自然不過,動物的血也是普通的食物來源之一,吃到也不會特別覺得慶幸。不過他知道有些長輩、貴族們只攝取高等智慧生物的血液,人類、精靈,甚至是龍。

「算慶幸吧?假如不能吃動物的血....我能吃的東西就變少了!活不活的下去都會成問題!」邊說也邊從籃子拿了食物放進嘴裡吃。

「不過這是怎麼了?為什麼這麼問?」單純好奇。
莎莉
8 months ago
ss0_000:
感謝的心情⋯?

⋯當攤主多給一塊肉,又或是幾棵蔬果,感謝他們便會笑著回應⋯老是弄丟東西的我,被提醒被撿起,感謝他們便會笑著回應⋯餐館廚師以紅酒、奶油、迷迭香烹製美味菜餚,感謝他們便會笑著回應。

但每一個被生吞活剝的面容都不見笑容。


「如果先生你被吃掉了,也會希望對方心存感謝享用自己嗎?」
莎莉
8 months ago
Fty0315:
「⋯⋯⋯⋯」雖然確實需要食物,但此物非彼物。
「⋯⋯。」思索片刻,畢竟對方也是女性,坐起來也沒關係吧⋯但一時間也不知道要說點什麼而剩下微張的嘴。
/
坐起來以行動告訴對方,自己還有一點力氣的⋯。
莎莉
8 months ago
IfliveBards:
眸子眨動吞吐著字義,又微歪過頭琢磨,半晌,「啊、」的一聲隨著理解而萌出。少女看向身旁,以不可思議又直白的目光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乃至半爬般靠近著對方,炮響的話語破出。

「還是第一次看到沒有聲音的人類!就是一般來說、都是要用嘴巴說話溝通的吧!然後文字應該是用在語句無法傳遞的遠方⋯」眸中閃爍,驚奇得合不攏嘴,「⋯不過的確是無法傳遞,所以才需要文字!不說話便何時都仰賴文字⋯好奇妙。」

順應死亡之人。

就算是戰線走在最前的士兵,也無法不害怕失去心臟,亦正因如此才有戰勝的概率⋯我也能在大限之際順從接受嗎?又或者讓順應的成為食物就會發生「幸福」嗎?
Night Hawk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披著斗蓬的男子在看到倒地女子時停住腳步,他知道自己沒時間在這久留,但這情景觸動到他心底某些擔憂。

他趨近觀察了會,留意到少女還有呼吸,衣服也還算齊整,判斷她沒危險便又急急離開,他還得趕路。
不得不說,他也是難得遇到思路比苦萊斯吉更為奇異的人。

但不得不說,這算是一種純粹,彷彿揭發最原始的原理、探討沒有人會探討的、沒有真理的真理。

『 小姐並非人類?我也很少見到有人趴在地上思考人生。 』他寫著『 仰賴文字之外,其實能夠傳達情緒的事物還多的是,例如音樂。 』
𝕾瑟斯坦
8 months ago
聽到這問題,瑟斯坦反而笑了出來。

「……或許,當我被他人啃食時會感到痛苦萬分,但至少我不希望別人用厭惡的情緒來品嘗。」

當然,不合口味的情況下會皺眉頭就是了。

「換作是你呢?」
發現倒在路邊的女性,狄特里希的腳步頓了頓,明顯猶豫了片刻才走上前。

他蹲下身,用指背稍微貼上她裸露的手臂,想確認對方還有沒有體溫。
Les Misérables
8 months ago
低頭背著木材前行時,視線中忽然不再只看到自己的步伐,而看到裙擺還有綠色的髮絲劃過。
女人的肚子忽然發出叫聲,但似乎同時有兩道同樣的聲音。
昨晚工作之前是不可能解決這聲音的。所以金髮女人繼續前行⋯⋯
-
毫不在意地路過。

/感謝交流!!
莎莉
8 months ago
fom915:
「⋯不好。」從對方身上散發的氣味實在太重了⋯⋯情況一點都不好。連轉頭也沒有,她繼續躺在地上,只是伸手緊掐自己的鼻子,口中的呼吸聲尤其大聲。
莎莉
8 months ago
LY20150609:
「因為、萊蒂吃東西不一定會令對方死掉⋯。」,「但我放進口的每一片果實、每一棵綠菜、每一塊牛肉⋯」每一個忠貞的男性,「都死掉了。」

「如果不能吃動物的話,萊蒂會為了生存而吃別人的血嗎?」
莎莉
8 months ago
IfliveBards:
「我不像人類嗎、!?」隨著不知所措而退出幾寸距離,「人、人類就不可以這樣嗎!?」突然的當頭一棒,才意識到自己因饑餓與迷惘,只剩下隱去雙角的力氣,早將假裝成人類的事情拋到腦後⋯畢竟還是第一次被質疑。

在戰亂的當前,在對錯曖昧不清的交互間,絕對不想沾染腥味。

答案更重要。

只此心思的少女最終退縮姿態般,保持著數寸之遙抱膝坐著,視線難為地移到一旁無邊際的金黃上,也企圖將對談中的重點移開。

「音樂⋯不是大家娛樂用的嗎?」
莎莉
8 months ago
ss0_000:
換作是我?

「⋯不知道。」默然半刻才緩緩吐出一句。

因為是莎樂美莎樂美只會吃,沒有人會需要吃莎樂美

死亡⋯我死去的話會是怎樣的感覺?

少女又重新躺回地上,略為抬頭的看著男人吐出一句:「⋯或許我快餓死就會知道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