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者The Reporter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議題 #外送員 #北漂 #居住 #報導者
25歲的阿翔(化名),學生時代是單車國手,累積了百萬學貸。一年前,他帶著唯一值錢的財產、當國手時的那台單車,從花蓮來到台北打拼,找到一份餐廳雜務工作,下班後兼職單車外送員。

租屋比想像中艱難,「起碼需要(準備)3個月的錢,租金加上2個月押金,我付不起,我也買不起機車,」為了能在鬧區、外送費較高的地方跑單,阿翔住進一個月6,000元的青旅,便宜的小小一方單人床,擺了幾個紙袋、衣服,就是他一年來的「家」。

阿翔不是特例。在租金指數連十年創新高、非典型就業人數攀上高峰的此刻,「遊牧」是許多人的現實。

青年外送員的游牧人生:青旅床鋪上,300公分高的家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latest #14
報導者The Reporter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引自內文)
//
無論兼職或正職,在我們實際走訪台北市多間青旅的過程裡,隨處都可見到外送箱和印上平台標誌的安全帽擺在走道、床邊或行李櫃上。一間鄰近車站、有數十個床位的青旅櫃檯人員告訴我們,疫情以來,從事外送工作的人與日俱增,幾乎每間房間都有外送員長租或短住,且他們輾轉在不同青旅或網咖之間移轉。

具有2年經驗的正職外送員吳宗哲在過去一段時間裡,過的也是同樣的生活。他有幸住在便宜的雅房裡,但沒有保險、沒有足夠的安全裝備,每天騎車外送10多個小時,回家倒頭就睡,生活就是送餐和睡覺。

他說,外送員的生活就像是「逐水草而居」,所謂水草,就是平台給予的獎賞、高酬勞,那往往在如台北東區這樣的鬧區裡,這也是不少外送員會乾脆找個地方待下來,散居在都市鬧區的青旅、網咖、套房雅房等地的原因。
講好聽點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人生,講難聽點就是「在都市裡流浪」。吳宗哲說,若發生意外沒有收入,連房租都繳不出來,只好退一步住在青旅,至少說走就走。
「我以為外送很自由,自己當自己的老闆。但其實沒有,系統掌握我賺多少錢,而且我從來不知道每一筆收入是怎麼計價的,」吳宗哲說。眼看外送工作的靈活消失,今年他已經有點意興闌珊了,只跑餐期的熱門時間,一天頂多工作4、5個小時;其他時間,他去找了另一份工作,想要漸漸遠離這個圈子。

阿翔則說,處境讓他想起自己最喜歡的一部漫畫作品《賭博默示錄》,「因為貧富差距變得很大,我覺得自己、住在青旅裡的所有人,甚至現代社會,大家好像都和漫畫劇情一樣困在地底,需要一場賭局來改變自己的命運,擺脫貧窮的威脅,找回尊嚴和正義,」阿翔說著他的觀察,「可能每個人都是開司,失去人生掌控權,但現實是輸多贏少。」

//
各位讀者也有聽過類似的例子,或者你本身在租屋、居住上,有遇過什麼樣的困境嗎?歡迎留言討論,和我們分享。
@.tw.
3 months ago
(p-nerd)
Rocky9010: 請勿利用媒體平台投放詐騙訊息。
上面R開頭的那個帳號是今天才創的,噗文內容也只有同樣的垃圾廣告,建議噗主可以刪除留言,還看得到的噗友可以檢舉留言與帳號的濫用。
sm101010
3 months ago
立刻截圖
這詐騙集團竟然來報導者頭上撒野了!
D.暗黑狂風
3 months ago
已回報濫用
【忻】
3 months ago
已回報濫用
真的有感覺到外送越來越不好做(雖然我早就沒做了,但之前的夥伴群組還是有在聊天)
--
在台北,特別有單車外送,因為比較不會被開紅單,行動比較方便,也不需要油錢的花費,相對的是體力精力的大量消耗。
- 空 -
3 months ago
花六千租床位當家…想到香港的籠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