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內底揣趣味(生活中找樂趣) says
2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台灣人當知台灣史】明天407,言論自由日,大家不要忘了。
不禮貌鄉民團 on Instagram: “『我叫做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 今天4/7 是鄭南榕的殉... 民主烈士生前一篇文章 告訴你台灣空轉近30年 | 蕃新聞 自由時代:1947-1989 鄭南榕與他的時代 【MV】閃靈 ChthoniC - 火薰時代 Resurrection Pyre【鄭南榕】
這個也幫大家提醒一下,因為很多人不知道:
不禮貌鄉民團 on Instagram: “如果是我,我會選擇 A 但是當年有一個人選擇了B 他叫做侯...【更新】言論自由不包括假消息
言論自由日https://imgur.com/lk2PRo6.jpg
#台灣近代人權史 #轉型正義 #言論自由汙名化 #自由與負責 #搭自由的便車打壓自由 #歷史上的今天
latest #52
Tek D. on Twitter"My name is Lâm-iông Tēnn, and I go in for the Independence of Taiwan."
Tek D. on Twitter今天是言論自由日,也是鄭南榕先生就義30年。台灣仍舊面臨許多考驗,我們千萬不能辜負先烈的犧牲。
喵喵喵
2 years ago
言論自由日言論自由不包括假消息

#內政部發言人室
喵喵喵
2 years ago
CteaX55: 本來就是!!言論自由也是有限度的⋯,從小長輩都教我們,不是喜歡就能為所欲為,長大後發現,這些長輩⋯⋯???各方面超任性妄為,媒體也越來越失控
calithia: 不不,不是「言論自由有限度」,而是「言論自由的對應就是責任」,但一堆人他X的不願意負責啊!!!
說出「言論自由有限度」這種話就是他們那些權威人士擁護者最愛說的。
喵喵喵
2 years ago
CteaX55: 喔 對~~所謂的限度應該是必須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不是無限上綱的
對呀,很多人就一天到晚批評太自由,自己卻搭上自由的便車來打壓自由,像話嗎?!
生活中找樂趣 says
1 years ago
米果真有臉講
【新聞】無懼綠色恐怖 挺中時就是挺言論自由 - Gossiping板 - Disp BBS#搭言論自由與民主的便車嘴臉
生活中找樂趣 says
1 years ago
@T680 - 中天要談言論自由?? 類比一下,就是「你們侵犯我殺人的自由」 同場加映: #關中天 #旺...
https://www.facebook.com...

【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路過中天的抗議現場。挺有趣的。【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路過中天的抗議現場。挺有趣的。

抗議路人A: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

我:你知道NCC是根據什麼要關中天嗎?

路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

我:那中天以外的其他台都不是聲音?

抗議路人B:你們說中國沒有言論自由,但蘋果日報都沒有被關了!台灣卻要關中天!

我:你知道黎智英被中國抓走了嗎?

最後那個標語。鄭南榕表示:
二戰之後,當「全世界殖民地紛紛獨立」(教科書不都這樣寫?)時,台灣卻茫然若失,且因為「祖國因素」很快就接受「光復」、「回歸祖國」的論述。如果可以用個比喻,那麼:當眾殖民地人民在月台等車時,「獨立號」列車一輛接一輛開來,大家直接跳上去,台灣人卻愣在那裡,一恍神,列車開走了。接著來了一輛「光復號」,台灣人跳上去,不久就發現搭錯車,但下不了車,一搭就是七十多年……。
現在的自由自在真的不是KMT/ROC黨國統治者賞賜給你的。
二十世紀八〇年代後半黨外志士和支持的民眾開啟了充滿可能性的九〇年代,但九〇過後,昂揚奮發的黨外支持者可能慢慢感受到一種說不上來的挫敗,甚至失志的感覺。為何會這樣呢?我越看這一段歷史越認知到:黨國體制及其教育,在三、四十年內,已經打造出一個和戰前台灣截然不同的生態,那個生態有自己的土壤,本來的土壤已經年復一年被挖掉、被替換,很難長出原生的好花好木,反而適合種出統治者要的東西,不管多麼阿里不達、烏魯木齊。
不要忘記,數十年的黨國統治是黨、政、軍、警、特、教、傳媒七位一體,從日常的細微處到大環境,包山包海,天羅地網,讓你無所逃於天地之間,我們不能輕估它深化社會、深入人心的巨大影響,而且它足足培養出三個教育世代,他們當中的「菁英」正掌控台灣的各行各業,或正在接班中。這個現象到處可見,我比較熟悉的學界,非常嚴重,借用香港用語,基本上是「建制派」的天下,成功的人即使不是恩庇侍從派,也是順風牌。
2014年三一八日頭花運動之後,很多人喜歡說現在的年輕人是「天然獨」,其實不對,應該說是「天然台」──自然而然愛台灣,有濃濃的鄉土愛。但他們絕大多數人不去思考台灣是否應該或不應該獨立的問題,對新國號、新國旗、新國歌和新憲法毫無想像,因此無法稱為「天然獨」。我相信就這一點來說,鄭南榕會同意我的看法。
如果戰前出生,受黨國教育不深的台灣人是第一代「天然台」的話,日頭花青年則是第二代,中間隔了大約三代無以名之的教育世代(當然是就大勢而言,不是全部的人都一樣)。一個地方的學童,因為唸書而唾棄鄉土,唸越好越唾棄鄉土及其文化、語言和過去,在這同時將外於自己的遠方當成故鄉,在近代歷史上似乎不多見。
我們今天還活在以半世紀、一甲子計算的黨國教育的魔咒中。
生活內底揣趣味(生活中找樂趣) says
7 months ago @Edit 7 months ago
愛台灣的年輕人,請不要滿足於「天然台」的封號。學理和實例告訴我們:一個地方沒有自己的政治屋頂(political roof),是無法保護鄉土的,遑論生活方式。請看看圖博、東突厥斯坦(中國稱為新疆),以及香港,還不夠清楚嗎?請思考:我們到底要不要有自己的政治屋頂?你真的知道什麼是「一中憲法」嗎?現狀真的可以永遠維持嗎?
愛台灣的年輕人,請不要滿足於「天然台」的封號。學理和實例告訴我們:一個地方沒有自己的政治屋頂(political roof),是無法保護鄉土的,遑論生活方式。請看看圖博、東突厥斯坦(中國稱為新疆),以及香港,還不夠清楚嗎?請思考:我們到底要不要有自己的政治屋頂?你真的知道什麼是「一中憲法」嗎?現狀真的可以永遠維持嗎?今
=摘錄結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