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哭]其實看到路那那個簡單敘述統計還是整個人心情不好...問題不是這種姍笑女性的狀況普遍存在,而是事情正要發生的當下,請你試著辨識這些發言中誰會傾向於傷害女性...如果你無法成功分辨誰是開玩笑誰是打從心裡這麼認為,那最好的作法就是把所有的玩笑當成實體傷害的前兆...
這不是地圖砲,這是社會信賴低到個體沒有可信度的問題,想想看陌生的兩個人互動的時候,是怎麼建立信賴的
最近手廢沒法畫圖,交給專業
信任的演化
試著想想看,在這個《信任的演化》中,帶入不同的性別特質會發生什麼事?
#繼續說「文組不ey」我也不會意外啦
#心情不美麗,哼!
latest #12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玩到最後,讓你可以調整報酬/獎懲機制...
試想如果調整機制的不是你個人,而是一整個群體或族群,當某群體、族群比別人的報酬/懲罰還要輕、又或是比另一個群體更能去扳動報酬/獎懲機制、又或是某些群體或族群就是制定報酬/獎懲機制的人,那最終整個社會對於信賴會發生什麼結果呢?
#只好開天眼嘞
kellerlin
3 years ago
真實的社會像沙盒模式中,報酬調整這欄全部塗黑或是亂碼,你既不曉得初始數值、也不曉得要用游標點哪裡可以讓數值變正或變負,你只能倚靠不同個體的行動、又或是淘汰到最後的結果,來猜測這整個/部分社會機制的樣態,但偏偏個體/群體的行動不會只有八種模式...這也是作為個體,要去理解社會的機制相當困難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沙盒模式在規則那欄:「每一局能夠走幾步」,暗示了你在社會的機會
而很多時候,我們沒有第二次機會
又或者,我們不願意給別人第二次機會

這個規則最終會影響某類行動、某種主張的個體/群體受到損害,但其實我們對此沒有深刻的知覺...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沙盒模式在規則那欄:「淘汰最低分、繁衍最高分」的人數,就是一種機會(機會成本)選擇的後果...
在極端狀況(飢荒、戰爭、瘟疫)時,繁衍或淘汰指的是物理上的存活與死亡
但在普通狀況(日常生活),繁衍跟淘汰指的是概念上的倒戈跟守舊
某些報酬機制讓我們傾向選擇存活(就算不擇手段)或倒戈(就算背棄原有信念),避免守舊(就算是美德)跟死亡(就算不是因為自己選擇的,但仍然被高積分的多數人給幹掉了)

這會讓某些群體或族群無視倖存者偏誤並鼓勵所有人以同樣的規則行動,但這真的是我們想要的互動方式嗎?
#說好的螂性呢?
#糟糕螂性似乎在污名化蟑螂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沙盒模式在規則那欄:「有幾%的機率會犯錯」暗示著人們對於錯誤/誤解的容忍度,而他會影響繁衍跟淘汰的結果(人們立刻倒戈或是持續守舊),其實也會影響我們在社會的機會...
儘管遊戲表示
一個小誤解可以帶來更多的寬容,但是太多的誤解帶來的卻是大範圍的不信任!
這邊暫時沒有把複雜的社會狀況加進來,我們在極端狀況(飢荒、戰爭、瘟疫)跟普通狀況(日常生活)所採取的行動並不一致,日常生活就需要面對許多尷尬難堪的錯誤與誤解,一旦當生活狀況變極端,誤解與衝突變得頻繁且日趨嚴重時,你對錯誤/誤解的容忍有多高呢?
#捫心自問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雖然遊戲有給出解法
「博弈論告訴我們,要發展信任,需要掌握的三件事:

1.重複的互動 信任是保持人際關係長久的基石,但建立信任的前提,是知道彼此將會有重複的互動。

2.「雙贏」並非不可能 你必須進行非零和遊戲,這樣的博弈並不保證兩個玩家都會變得更好、達到雙贏,但至少必須要有達成雙贏的可能性。

3.低機率的誤解 如果誤解發生得過多,信任就會瓦解。但是,如果有一點點誤會的時候,它將使寬容蔓延開來。」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當然,現實世界裡的信任會受到更多因素的影響。比如,名譽、共同的價值觀、合約、文化傳統等等。」
我們今天的問題,不僅是人們正在失去信任,而是我們的環境正在違背信任演化的規律。」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這解法不是一次做到一個就好,而是三個都要同時達成...簡單來說,就像是在噗浪上,我必需重複的互動而不是亂刪文+發言試圖達到雙贏的可能(不過我曾經叫朋友閉嘴欸)+發言儘可能避免誤解(但是我發過釣魚噗...),才最起碼讓能讓信賴多少好一點(心虛)
kellerlin
3 years ago
這個博弈論/信任的演化所講的信任問題,除了發生在SNS的場域(看著人們創帳刪帳來來去去),也出現在不同人人生的日常生活中:對父母的信賴、對手足的信賴、對親戚的信賴、對妯娌連襟的信賴、對朋友的信賴、對客戶的信賴、對上司的信賴、對政府的信賴、對其他族群的信賴等等等...都是從每一次的賽局累積而來,最終導致整個社會變成了信賴高低不同的樣態...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短期來講,遊戲決定玩家,但是長期來說,決定遊戲的正是我們這些玩家。」
「所以,我們每個人都行動起來,做你力所能及的,去創造一個可以讓信任演化的條件。」
「建立人際關係、努力尋求雙贏、溝通儘量清晰。」
你想要什麼樣的社會,你就得先那樣行動,一起加油吧
#但是表符還是很絕望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不過玩這個遊戲我都在想有沒有一種玩家的行為設定是「我今天高興我就當紅嬰仔、不高興就黑到底」這樣比較像台灣的消費者模式(拖走
kellerlin
3 years ago
[補充]《信任的演化》所使用的正是博弈論/賽局理論囚徒困境的委婉形式...原本是萬惡的經濟學,後來拓展到各領域去~英文條目會更詳細,存參
博弈论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囚徒困境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