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鴉▲
6 months ago @Edit 6 months ago
#寫作相關
#連載相關 #刀劍亂舞 #山姥切長義

@aconitum - #跟風 #閒聊
在這則噗內稍微檢視自己當前的寫文狀況,也提及一些有關停滯期的困擾,雖然《隙光》停更而且總產文量降低不少,但我覺得這個停滯期是有意義的。

除了三次元忙到很難持續更新外其實隱約有種時候未到的感覺,有預感在連結內提到的「用文字把抽象概念實體化」將是做起來很累卻可以有所收穫的課題。(連載相關的整理下收
latest #15
▲金鴉▲
6 months ago
在連載斷更的最後一話中提到謠曲《山姥》,內容寫道:「妄執的塵土堆積成了山姥,在山中不斷地不斷地巡遊,輪迴著輪迴著,卻始終抵達不了歸性的善所」。身死的山姥靈魂猶在、意念與記憶亦殘留於世,即便不再以直接作祟的方式影響長義,依舊在血脈中運作,促使他與髭切相遇甚至愛上髭切的是那些逝去先人們潛伏於長義心中的幽冥記憶,對愛與慾望的渴求、回歸原初的渴望,遺傳跟業在這裡用不同語言訴說本質相近的真理。
▲金鴉▲
6 months ago
情慾這份遠古的生之意志是在暗處蠢動的龐然大物,以人的理智對它進行討伐可以讓它暫時遁藏,但它卻沒有那麼容易消失,而是藏於暗處悄悄滋長,當初壓抑的力道越大待它反撲之時力量就會越發強烈,而這僅只是劇情中那場發情期意外的表面原因,用容易惹人不快的宿命論來詮釋那場意外,就會變成必然發生的事件,連同長義愛上髭切這件事也為必然。

死亡驅使靈魂回歸虛無,山姥尚須透過更多死亡讓祂們更接近彼處,死到一切盡滅後才能迎來新生,展現在長義身上的自我毀滅衝動其反面正是對重生的渴望,可,又為何非得是髭切身在其中共同經歷這份必然呢?
立即下載
▲金鴉▲
6 months ago @Edit 6 months ago
捨棄「獨一無二的靈魂」的概念,某種系出同源古老而原初的力量同時存在於長義跟髭切的靈魂集合體中,那股力量在聚合的同時驅使他們相遇並相愛,然而,若想進一步融合勢必得撼動外在的障壁,在這裡無論肉體還是精神皆是屏障。只是人很難超脫人的觀點來看待周遭發生的一切事物,屏障破碎往往意味著各種面向的死亡,無論是性高潮帶來的小死還是肉身瀕死,甚至連走入自然並陷入無意識的狀態也是一種死亡,而所有的死亡對生者而言都是可怖的。
▲金鴉▲
6 months ago @Edit 6 months ago
擁有肉身後生物本能裡的求生意志會掩蓋這種不斷死去的趨力,就連強烈想要去死的人往往也不覺得自己是為了回歸虛無才決定捨生,最初痛苦到想死的長義內心想要的其實是活下去,後來他也逐漸發現內心真正的想法,髭切本人也相當認真看待所有人的生,不然當初他不會那麼執著把瀕死的鶯丸留下來,這次也不會為了接住長義差點連自己都賠進去,他們沒有人是為了回歸虛無而懷抱尋死的念頭,只是這份不斷殺死自己的趨力無視眾人意念將事態推進到差點無法挽回的地步,險些以人們所畏懼的形式進行融合。

(暫停
▲金鴉▲
6 months ago
劇情大綱已經定下來了,目前看來也不會有太大更動,這些思考不一定會在連載更新中起到實質影響,但像這樣藉由停更的契機以讀者角度來看思考劇情背後有什麼意涵也是一種練習。

一直唉寫文很難不會有進步,還是再努力一下看會有什麼轉變好了,最起碼現在回頭檢視最一開始寫的同人可以感覺到自己改變不少。
▲金鴉▲
6 months ago @Edit 6 months ago
決定直接把這噗置頂以便提醒自己,這種練習不會只做幾次就看見功效,還有得磨。

想到隔壁棚導演提及的水星影響,覺得自己看到水星魔羯在十二宮不斷迷路的畫面。(是說最一開始我還想用撞牆形容,可見根本就沒領略十二宮的特性啊,連牆都沒有何來撞牆之說
▲金鴉▲
6 months ago @Edit 6 months ago
關於寫作,我偶爾會想起幾年前拜訪一位住在山裡的陶藝家的經歷。在柴燒過程中會有好幾天必須不斷看顧柴窯、控制窯內溫度以完成升溫及降溫,通常這會由好幾人一同負責,而那位陶藝家盡可能地壓縮睡眠時間並獨力完成這項任務。聊天時那位陶藝家提到有次他獨自看顧柴窯,到了夜晚某個時刻他不自覺環顧空無一人的四周,接著又看向那些還在燒製的作品,突然就毫無徵兆地哭了出來,可惜旁人打斷這個話題,我依舊不知道他哭泣的真正原因,但我猜想,在那瞬間他可能意識到創作本身的孤獨。

作品完成的前中後期除了創作者與作品外周遭的確還有其他人,包括讀者或從旁參與以及提供協助的同伴,但究其根本,創作的過程只有作者以及作品互相陪伴而已,或許那位陶藝家身處一望無際的山林中、坐在天幕之下與作品相望更能感受這種除了彼此以外一無所有的孤獨,這才在那瞬間哭得無法自已。
▲金鴉▲
6 months ago
不過一切純屬臆測,實際情況如何只有他本人知道,更有可能連他也不清楚那瞬間的感動究竟是什麼。
其實感覺很久了,但現在忍不住想說,鴉鴉對情感與事理的觀察真的細緻到幽微的地方都不放過的程度,妳的思考和蜘蛛絲一樣纖細,交織起來的文字像是優美、脆弱又殘酷的圖像,好喜歡
既然提到休更中的連載,我也來說說我對這個聯合劇場主角之一的長義君以及眼前這場修羅場的想法:雖然我花了超多篇幅在寫這世界觀底下的Omega眾生相與他們的性(性欲是其一要素)尺度很大然而往往在那些個汁液橫流的時候沒有情欲,各式亂鬥到了現在以為小白球上了果嶺只差一桿進洞,然而手握球桿的我突然想改變果嶺的地形(自作孽)於是陷入了選擇困難。

其實我的想法還是一再地回到那個自認是Alpha、然而生理變化與外在環境讓他不得不去看見自己「是」Omega的「長義」、而且Omega也同樣作為人存在的事實(這裡才提及了山姥與山姥切)。「面對髭切他終於斷線」這句陳述在經過兩棚破150萬字的展開之後已經不止是個人的性欲而已,目前我為了斟酌要寫到什麼規模不要搞死自己捏著棋子還無法落下關鍵劇情(居然是為了愛惜生命而躊躇
▲金鴉▲
6 months ago
Acasia0828: 謝謝。記得緒緒曾說過見面聊天時我比較少敘述這邊的故事走向,但光是上面的梳理就花了不算短的時間,老實說即時聊天對我的創作而言不是很好的載體,因此很少在同人創作的分享上做到雙向回饋,這可能會讓你有點寂寞。
▲金鴉▲
6 months ago
Anthrazit: 雖然原因不同但看樣子兩邊都進入停滯期,不過就如我在噗首提到的,停滯不一定是壞事。

現在回頭細想覺得自己運氣不錯,那時候其實有點卡在為出本而出本的迴圈裏面,個人也處於內部情感跟外在表達間落差很大的尷尬狀態,小心翼翼到相當內耗,這一定程度影響寫作,結果剛好在一個已經沒那麼執著出本跟取悅讀者的時機跟你接通天線,並體驗以年為單位的寫作歷程(結果這連載已經三年了),許多方面都想說聲謝謝。

既然大宇宙的意志表示還不是時候,那再稍微放一下說不定對作品來說是比較好的選擇。(就當在養蛹期比較長還得越冬的皇蛾
aconitum: 我的寂寞都用肉體上的快樂來處理了,我比較抱歉沒有follow妳這邊的劇情,但我一直都很喜歡妳的文字,每次更新節錄都會吸個幾下,但還是希望用一個比較有餘裕的狀態細細品味好作品
㊣純愛系搞笑藝人/A.
6 months ago @Edit 6 months ago
aconitum: 暫停不是壞事啊,硬寫反而會搞砸,那不是更對不起作品嗎。真心認為若是一不小心或者一個壞心這場修羅場又搞出另一個大坑,小白球就直接傳送到新的球場去了。(這個比喻

會寫那麼久並非我的本意,拉著你一起長期抗戰有時候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居然只是有時候有一些嗎)這樣交錯的寫法充滿挑戰性,不過確實不見得有機緣能獲得這樣的挑戰,就彼此感謝吧。

嗯,就我這方面,由於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還很多例如想要開開心心寫不存在的小冊子,所以還是期許能儘早結束成長痛⋯⋯(去掉書名號正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