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ドリ
@midorinoanoko
2Friends 39Fans
Karma34.6
female Tokyo, Japan
防火墙隔绝了中国人与外交流、得知外界的信息,同时也阻止了普通的中国人把真实的中国面貌传达出去,让描述中国的话语权完全掌握在中国对外宣传机构和部分生活优越的能够翻墙的网民手上。
ミドリ
2 weeks ago
看到螺蛳粉的新闻。碰巧我也是喜欢吃螺蛳粉的,酸辣味的食物我几乎都挺喜欢,而且还正好是一直吃的就是好欢螺那个牌子(这个牌子的酸笋不臭,许多牌子的是近年才开始做不臭的)。好欢螺去年就曝出虫卵丑闻了,台湾媒体属于后知后觉;更早还有不记得哪个品牌的螺蛳粉的酸笋是穿胶鞋踩出来的之类的新闻(大概是康师傅的老坛酸菜是大叔光脚踩出来的时间之后)。
好欢螺那个“你就是我的人”的广告语,一瞬间就让我想起董志民先生,因为都是中国人,所以你就是我的人,所以就可以用铁链拴人家生八个小孩。

住在中国就很难去计较食品安全,除非全部自己种自己做。到外面吃饭,或者买速食,我能吃得起的店铺,看到后厨,更脏 ←对着家里的一整箱螺蛳粉做心理建设 https://images.plurk.com/6EsamX1tr2YzK2kghPg2JP.jpg
ミドリ
1 months ago 4
确诊之后好像失去嗅觉了,吃许多东西都没味道,只能吃的出甜味和咸味
ミドリ
1 months ago 6
完全抢不到退烧药的情况下确诊了,发烧,浑身肌肉和关节酸痛,今天请了一天假,明天还要上班。老板同意居家办公,可是我黏在床上了不想爬起来
ミドリ
1 months ago 1
今年下半段几乎是每隔一天就要去捅一次核酸,没有48小时核酸证明不能坐公交地铁、不能进写字楼。全民核酸终于在上周结束了。
不过现在如果要去医院的话还是要提供阴性证明才能看病,因为那种很快出结果的核酸点都撤了,反而医院门口开始大排长龙了。这段时间生病的人很惨,尤其是需要急救的人很可能等不及做核酸流程走完就嗝屁了。医院是回到了全民核酸之前的状态。
周围的人陆陆续续咳了起来,这两天喉咙有一些发干,只是轻微不适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受凉了还是感染中
ミドリ
2 months ago
这几天头一次落泪就是看到香港中环有市民举起白纸响应中国的示威活动的照片。19年的时候,我亲眼见到那么多中国人支持黑警打人,骂香港人是蟑螂,他们都特别高兴,每天就像过年一样。可是如今还是有港人愿意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光是这份心胸就令人叹服
ミドリ 正在
2 months ago
粉红同事锐评全国各地的抗议:
这个事儿吧,就和以前六四一样,都是为了钱,你看当时几个学生领袖不就跑到海外去了吗?就是为了拿钱。外网那些,不能看,我们不能去接触.....
ミドリ
3 months ago 2
郑州富士康员工长途跋涉走路回家,还有传言说员工病死在宿舍里。各大网络平台删帖封消息,只有河南的普通居民帮助他们给他们送饭,就这样还要遭到防疫人员的恐吓。以前富士康还有十四连跳这种严重的丑闻。这些都丝毫不影响赚大钱,难怪郭台铭那么爱舔。要是没了中共,上哪再找这种廉价劳动力驯服而充沛,并且国家机器还协助厂商镇压奴工的地方呢?
ミドリ
3 months ago 8
最近经历了一次隔离
因为我住的那栋楼里有人接触了确诊者,这个在中国被称为密切接触者,其他跟这个密切接触者又有了接触的人,被称为次密切接触者。密接要隔离十四天,次密接隔离七天,我是那个隔离七天的
ミドリ
5 months ago
电梯里听到两个同事聊天。一个说儿子明年高考,在考虑要不要送他出国留学。另一个劝她说,最好等读完本科再送出国去,这样他不容易被国外那些坏思想洗脑。
放过孩子吧
ミドリ
6 months ago
今天一整天都非常热闹,白天在办公室听同事说“明天一觉醒来就解放台湾了”“佩罗西年轻时候长的不错,老了也风韵犹存今晚就到君悦酒店睡她”
晚上居然还接到亲戚电话来讨论今晚十点半台湾要解放,激动的睡不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