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總督諜影]
20231108 19:00 九人版
自爆好開心唷~
latest #43
夜凰月
3 months ago
角色:宮崎小百合

演員
秘書(高橋舞):張書閩
侍從官(田中祐太):曹祖銘
所長(田中義夫):柯辰穎
侍從(東野牛):陳炫睿
宋孝陽:余鋭(意外解鎖)

團員:山口海媛(主揪)、吳霜蓮月、千鶴小若、玲香君君、佐藤龍龍、忠男家燕、小林夏夏、黑田小櫻

結局:戲劇三+隱藏結局(山口帶走所長及原子力情報)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https://images.plurk.com/3q1LwTtZM8MvdVaAQuFgqX.jpg https://images.plurk.com/lKZQfF2Rifbj5KuYFqxZv.jpg
確定要自爆的時候想起之前買的雙蛇戒指,就拿來用了當然也是因為知道老柯會願意接梗XD”
花跟信是上週才決定要加的,但信直到早上才終於有空處理,不想手寫所以直接做成圖片印出來會有兩封其實是意外;花就是場前去花店看現有的鮮花配一束這樣

然後我就被其他人問這束花是要求婚嗎?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https://images.plurk.com/2nLFtqhLzeXPcLBhhx33zV.jpg
戒指其實進場就在手上了,然後為了不破梗所以在自爆前都盡量把左手藏起來XD
立即下載
夜凰月
3 months ago
提早差不多半小時上樓,正在思考要不要去敲後門的時候看到Hence出來,就把要給大家的甜甜圈託他帶進去,然後我就獲得了椅子
再來我就坐在門口邊回應工作人員的關切邊看著炫睿跟余鋭走過去順便跟夥伴們回報現況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夥伴陸續抵達我們就討論起牛是誰,順便從下班的工作人員那得知還沒有定案,所以暫時是薛丁格的牛

結果余孝陽開門的時候有大半的人突然不敢進去wwwwww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從換裝開始就是各種混亂,要不就是人不在要不就是尺寸有點狀況,然後我被塞了一件應該是千鶴的外套⋯⋯
我:呃⋯⋯這外套是對的嗎?
余鋭:沒錯啊!
我:(穿上)這是千鶴的吧?
余鋭:是嗎?但我是拿一件適合你的外套給你啊!(認真貌!)
我:好喔⋯⋯
等到我弄好頭髮選好髮飾,過來看情況的雨恩表示「怎麼拿千鶴的外套給小百合?!」
然後雨恩就換了正確的披肩給我wwwww

結果要回大廳的時候余鋭還問我為什麼知道那件外套是千鶴的?我回他因為那個毛毛外套看起來就是要配千鶴的旗袍啊!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山口海媛因為遲到結果被各種針對,最後還被換了名牌

雨恩說要收開鎖費但我就這樣那樣的成功留下了一塊錢,可憐的小林課長開了抽屜後想起沒打領帶又衝出去就被直接徵收了,但最後還是被給了精神撫慰金wwwww
最後所有被收走的錢都被牛牛以「讓千鶴幫鈴香慶生」為由給了千鶴,於是千鶴成了富翁wwww(應該沒記錯吧🤔

對了那天玄關的電話壞了,整個情報所只剩下三個課室的電話可以用wwww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所長進來的時候我內心喔齁了一聲,是新髮型呢!場後得知老柯是拍完婚紗趕來情報所

祖銘的侍從官好溫和啊~看第二次了還是有點不太習慣(喂!

因為所以電訊課迅速的讓山口課長在被叫進去前就拿到木片(我還順便洗劫了侍從官辦公桌抽屜裡的錢),然後三課長被叫進去的時候我跟吳霜就去幫另外兩課,我直接走進人事課關心順便拿個人任務來解,人事課拿到木片的同時我也解開箱子XD

趁著回報的空檔跟佐藤要了最後一塊錢,正準備去找牛的時候被叫集合,所長要山口課長帶組員去放木片,於是就跟著山口和吳霜一起一人放一片拿出三個卷軸,解完卷軸電訊課又是搶先拿到畫,貼上布告欄的時候不知為何磁鐵一直掉,吳霜表示小百合姊姊用掉太多磁鐵了!嗯⋯⋯就強迫症發作覺得不夠平硬是貼了四個磁鐵啊哈哈!但其實兩個就夠了(艸)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貼完圖立馬衝去找牛,等鑰匙的時候被佐藤找去聊聊,於是就近去了電訊課,聊到一半秘書開門說跟山口課長有要事要談,我跟佐藤就把電訊課讓給秘書,出去後發現除了大廳之外其他課室都有人,就打算到玄關,結果玄關也有人!只好進更衣室,最後兩個人在更衣室狂笑不已沒辦法好好說話wwwww小林課長事後表示有目擊到姐弟進更衣室的瞬間
好不容易笑完,講沒兩句話就聽到大廳傳來尖叫,衝去大廳看到黑色的箱子在桌上,侍從官護著鈴香跟小林課長躲在所徽前面⋯⋯嗯?????
所長衝出來問發生什麼事?佐藤全程盡責的把姊姊護在身後(謝謝弟弟但其實姊姊真的不怕XD”)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佐藤陪著所長開箱撈出假手跟假蛇,紙條也是佐藤唸的,紙條一唸完所長臉色丕變,把眾人趕到所徽前面的牆邊排排站。
包裹是侍從官拿進來的,所以先被所長罵了一頓怎麼不先檢查。然後問眾人的時候小林課長說鈴香有接到要送蛋糕的電話,但那個看起來就不像是裝蛋糕的。之後黑田課長跟小林課長因為打字機跟經費吵起來,吵沒兩句就被所長喝斥。
這時秘書帶著山口課長、忠男跟千鶴從電訊課出來,所長一秒轉頭問他們剛剛在幹嘛?騷動那麼大都沒感覺嗎?山口解釋他們在解讀一份重要的電報,所以沒有聽到外面的聲音。聽完解釋所長臉色稍微緩和,問山口有沒有要收包裹?山口說沒有。
然後所長問了有沒有人知道蛇機關?全場搖頭,所長就叫侍從官把東西處理掉,要眾人趕緊該做什麼做什麼去。
我跟佐藤正想去情報課繼續說話,所長就出聲要小百合過去。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跟過去的時候所長室的門還沒完全關上,於是仗著「柯所長不會兇我」的信任,愉悅的直接推門進去。
一進去所長就直接要我坐下,那個語氣吼!聽起來不只是信任根本是放任了吧?!角色覺得「這樣好嗎?」但本人覺得開心
身為盡責的好下屬,當然是把門關好後才轉頭看向有點焦躁的所長
我:嗯?
所長:(指沙發)坐下。
坐好後所長問是不是還能信任我?我回當然可以。有點忘記有沒有再問我為什麼會來了🤔
所長:好!那我問你,你知道蛇機關嗎?
我:蛇機關啊⋯⋯所長,我想我得跟你坦白一件事情!
所長:什麼事?
我:就是⋯⋯我其實是蛇機關的一員(拿下戒指放在掌心給他看)
所長衝過來拿起戒指看,略帶驚恐的問我所以我是被派來監視他的嗎?(場後老柯說看到戒指的時候他內心超驚慌想說「什麼時候有這個為什麼我不知道?!」但當場還是乖乖接下去)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我:嗯哼~我確實是因為這個原因來這裡的
所長:所以你現在是要殺了我嗎?
我:所長啊⋯⋯我都跟了你那麼久了,要動手早做了,不會拖到現在~
所長:鈴木志雄是不是你殺的?
我:不是我
所長:那你的代號是?
我:竹
然後所長就把原本捏在手上的戒指放回我的掌心,我就當著所長的面把戒指戴回去
所長:你知道誰是小蛇嗎?
我:所長!蛇機關成員之間彼此不會知道各自的代號,出任務的時候也都是單獨被上面指派的,不會被告知有誰跟你一起行動,甚至連指派任務的長官都是匿名,所以我不可能知道誰是小蛇。
所長:好⋯⋯那你如果找到任何的消息,務必要跟我說。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我:好!
所長:至於那兩個外派人員,你幫我注意一下,我總覺得在這個時間點有外派人員來,肯定有鬼!
我:所長,關於那兩個外派人員⋯⋯
所長:他們怎樣?
我:所長記得,我之前在找的人吧?
所長:記得。
我:他們兩個⋯⋯就是他們兩個!
所長一臉錯愕的看著我那個表情讓我好扼腕不能錄影也不能拍照
所長:等一下!你是說⋯⋯那兩個外派人員就是⋯⋯
我:對!我弟跟我喜歡的人!
所長:好!哈哈哈哈!竟然是這樣! 所長笑的有點崩潰,我就靜靜等他收拾情緒。其實本人有點心疼想拍拍所長,不過角色上還是忍住了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所長:那你之前就知道來的是你弟跟你情人?
我:怎麼可能?!我要是早知道還需要找那麼久?我也是到了這裡看到他們才知道的。
所長:但如果他們做出什麼危害情報所的事情,我不會放過他們的!
我:嗯!就算是我弟跟我情人,如果他們會危害到情報所,不用所長動手,我會先自己下手!
所長:好,我相信你。你先出去吧!(走回辦公桌那邊坐下)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然後我就起身從包包裡面掏出準備好的信,走到所長旁邊把信放在桌上,跟他說「所長,我剛剛在外面找到了這個,我想⋯⋯你應該要看一下。」
所長看了眼信後抬頭看我,臉上的表情有點複雜。
我:雖然信封上沒有署名,但我有打開看過,是給你的。
所長沒說話,只揮了揮手要我出去。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出去後我忍不住笑了,忘記是誰(似乎是鈴香)問說「小百合姊姊怎麼一臉愉悅?」我回了沒什麼。正想再說什麼時牛牛就衝過來給我鑰匙,我就奔進情報課解個人任務了。
拿到資料時因為佐藤在,我就離開情報課到大廳看,看完要找牛牛回報時正好看見他走進人事課就跟了進去,還順便跟牛牛透露了弟弟的名字跟我在找弟弟。

再回到大廳就看到佐藤拿著馬跟一袋東西從所長室出來,於是就一起去放。
湊過來看的吳霜看到機關啟動突然超興奮,還試圖要把機關弄回去再看一次⋯⋯
我&佐藤:吳霜你怎麼了?!
吳霜:對不起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開了櫃子拿出四個卷軸掛起來,秘書跟侍從官和其他人突然就出現了XD
秘書還要佐藤仔細搜一下櫃子確認沒有遺漏的東西wwwwwww

之後眾人四散去做其他事情,我暫時沒事做就解起卷軸,接著電訊課的箱子就爆炸了
非常湊巧的是這時候電訊課一個人都沒有,所以所長衝出來要侍從官開門然後看到裡面沒人的時候是肉眼可見的鬆了一口氣。
但也因為裡面沒人所以侍從官就被所長指派查看箱子,侍從官回報裡面只有一些碎紙片,其他人就被趕進去幫忙拼
山口課長把紙片在桌上拼起來,我湊過去幫忙拼好,然後就順口念出上面的字,第三句還沒念完所長就衝過來把我推開,山口課長趕緊護著我雖然看起來老柯推很用力但其實沒有,謝謝山口海媛護我XD”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其實每次在這時候聽所長說他是新啟會裡面唯一的日本人的時候,我都很想問「那鈴木志雄呢?」但要嘛找不到時機要嘛角色上有點微妙,不過仔細想想用小百合問的話應該不會太奇怪,之後有機會的話試試看好了🤔

所長質問山口課長那個箱子是哪來的?山口課長回說「早上放在情報課門前,但上面寫了要給電訊課,所以就先拿到電訊課放。因為臨時開會而且今天事情很多就放著沒檢查」
於是姍姍來遲的黑田就被所長質問為什麼收了箱子沒有馬上回報?一頭霧水的黑田表示沒有人告訴他有箱子要簽收。山口立馬站出來表示剛剛是口誤,箱子是放在情報所門口才對!邊說還邊偷偷握黑田的手,香!
所長聽完山口的辯解後看了山口一陣,接著略帶哽咽的跟山口說「還好那個箱子爆炸的時候你不在場」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所長在這時候這樣對山口,大概是因為這次剛剛好山口並沒有在爆炸發生時在電訊課吧🤔但這個時候的所長那個「在眾人面前透出一點點的在乎」的表現我好喜歡(喂!
所長要侍從官處理箱子後就又把大家趕去做事,應該是這時候鈴香來認我🤔

認完鈴香好像蛋糕就來了,應該是有看鈴香開蛋糕盒但忘記有沒有關心一下怎麼有蛋糕,總之我接著就放下解一半的卷軸去找佐藤談心(?)
在人事課找到剛解完個人任務的佐藤,姐弟交換情報後答應跟佐藤走,把信物給他就先出去打算繼續看卷軸。

確認卷軸資訊後發現臺字寶箱已經有人拿了,因為有過一次被牛藏的經驗所以原本有點擔心,結果一回到大廳就看到張忠男拿著臺字寶箱在解個人任務的箱子,瞬間放心不少XD”

佐藤在這時趁空湊過來塞了路線給我XD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佐藤離開後小林也過來認我,但秘書這時不見蹤影,不過時間上還很多所以也不急著馬上要走海軍任務,確認所長室沒有其他人後我就愉快的去玄關拿花

印象中拿了花回到大廳時有鈴香、吳霜、小林在場,我就又仗著「所長不會罵小百合」直接推開所長室的門。
門一推開就看到所長伏案看著什麼,還沒出聲所長抬頭發現有人沒敲門就進所長室馬上開罵
所長:誰?我不是說進來要先敲門!(怒)
我:我啦~(直直走到辦公桌旁邊)
所長:你來做什麼?(表情一秒從生氣變無奈,但語氣是被壓抑的慍怒)
我:(把花放到桌上)他要給你的~
所長:(瞬間暴怒)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為什麼⋯⋯還⋯⋯拿出去!!!!!!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我:(不為所動等所長飆完)
所長:我說了出去!
我:他!要!給!你!的!不然你以為我很想要在這個時候拿這東西給你啊?!
講完我跟所長互瞪,雙方都沒有要退讓的意思,但最後先敗下陣的是所長
所長:(摀臉崩潰)把花放著,你出去⋯⋯
達成目的的我帶著笑說好,正要轉身的時候所長又開口
所長:叫侍從進來。
這句的語氣印象中混雜了疲憊、傷痛還有一點崩潰跟無可奈何,而且話一講完所長就瞬間萎掉了,摀著臉癱在椅子上的樣子其實蠻讓人想抱住安慰的但身為造成這個狀態的始作俑者我內心卻是雀躍的
但我其實猜想老柯那時候已經快角色崩潰了,所以只好靠摀臉撐住

開門回到大廳的時候外面除了吳霜、鈴香跟小林外,印象中又多了黑田、佐藤、千鶴、東野牛,我就跟牛說所長找他,然後就看著牛進所長室把花拿出來wwwwww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接著好像是黑田迅速的進去所長室又出來,然後是山口站在所長室門口躊躇不前,我湊過去問他怎麼了?山口一臉糾結,我就舉手敲門。
所長:進來!
山口:(氣音)我還沒準備好QwQ
我:你快進去吧!(把門推開)
其實本來想直接開門把山口推進去的,但看山口海媛應該還需要點時間就變成幫他敲門

回頭看到臺字寶箱在桌上,我過去拿起來看,忠男在這時走過來找我,問我戴著戒指是結婚了嗎?我笑笑回說還沒呢
結果就沒有後續了???忠男你不是該逼問我一下有沒有記得你嗎?!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因為剩下海軍任了所以大部份的人都在大廳,印象中這時候秘書跟侍從官開始問起眾人任務是不是都結束了?資料是不是都找到了?秘書還關切了一起從人事課出來的吳霜跟小林課長幹嘛去了?他們表示去找原子力情報,秘書問找到了嗎?吳霜說交給東野牛了。被cue到的牛就說重要資料應該都放在地下室裡。
下一秒我看到牛拿起幾分鐘前我剛放下的臺字寶箱,立馬衝過去叫牛給我開玩笑!要是被牛藏起來很麻煩的!

拿過寶箱後轉頭看到吳霜跟小林手忙腳亂的在擦桌上的茶水,然後吳霜就很艱難(?)的把快滿出來的茶水喝掉。這時秘書叫我過去,把我拉到情報課問是不是要換陣營?並拜託我還是要先幫忙海軍的任務。我點頭答應。秘書又問我是不是找齊同伴了?我說都找到了,就開門叫鈴香跟小林過來。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決定好讓鈴香給徽章然後我跟秘書協助轉移所長注意力,好讓小林去翻出需要的東西後,就去找所長了。
嗯⋯⋯應該有敲門⋯⋯吧(?)(對我那天自己進所長室的時候都沒敲門所以忘了這時候有沒有敲門,應該是有)
進去之後走的很順,但我應該是第一次看到所長聽完公文後坐到沙發上,所長一坐下秘書立馬把我跟鈴香推過去擋視線wwww
比較有趣的是臺字寶箱在整個海軍任過程中都光明正大的在我手上,沒人覺得不對也沒人詢問那是什麼🤣🤣🤣🤣

開浮世繪機關的時候拿紅色原木片的團員(嗯我想不起來是小林還是鈴香,但總之我確定不是我)被交代不要放手,卷軸拿出來後所長接手把木片拿下來機關就復位了(不太記得之前是不是也是這樣,但印象中之前沒有特別交代過放木片的時候不能放手)
是說這天開場也沒有交代不要碰那幅浮世繪,不知道是刪掉了還是忘記🤔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看卷軸解臺字寶箱密碼的時候所長好像還在大廳,寶箱一開所長室電話就響了wwwww所長衝回去接電話後開門叫山口,兩人談了一陣後所長提著一箱東西出來說要去一趟總督府不記得之前所長要去總督府的時候有提東西,可能是新加的也可能只是之前我剛好沒看到

所長一走我就拉了忠男去找山口,然後把寶箱裡的東西塞給山口後抓著他們去找侍從官。原本的計畫是直接把他們倆塞進去解原子力,結果侍從官看了看山口手上的東西問誰找到的?山口一秒回答是小百合找到的還順手把東西又塞給我,侍從官就轉而問我要帶誰進去?
點了山口跟忠男一起,侍從官帶我們進去後照舊表示如果找到原子力要給他,但我們拿了原子力跟日記後一致決定不要給侍從官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商量好後把侍從官叫進所長室,告知機關打開後裡面什麼都沒有,豪不意外的看到氣噗噗的侍從官但祖銘這時候的氣噗噗真的好溫和啊

有點忘記第一個拼圖到底什麼時候被牛拿來⋯⋯應該是所長出去沒多久,在我拉著山口跟忠男去找侍從官前🤔
總之從所長室出來後發現佐藤他們已經拼好拼圖,讓山口去找秘書給日記,其他人就在大廳閒聊等後續。應該是這時候侍從官問起在大廳的眾人喜不喜歡吃抹茶蛋糕,眾人默契的要嘛不喜歡要嘛還好的回應,最後小林課長表示他吃抹茶蛋糕,立馬被侍從官嗆說要吃自己去買wwwww

第二個拼圖來了後迅速解決打開菊之箱,山口找了忠男跟他一起去找蛇機關報告。但因為不小心講得太大聲,引來了侍從官注意,於是侍從官一臉疑惑的問「他們是不是說要找蛇機關報告?」(應該不是原話但意思是這樣)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眾人試圖矇混過去但侍從官貌似要追根究底,未免意外我追上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的山口跟忠男進了電訊課並把門關上壓住,果不其然有人試圖直接開門但被擋住了XD”
接著好像是吳霜先敲門,我讓吳霜進來後因為東西已經拿到了要叫秘書,吳霜就說那他先出去。門一開侍從官就過來問吳霜,吳霜說他什麼都沒看到就被趕出來,我應該是這時候擋著門並且叫秘書來。
秘書過來問怎麼了?侍從官回說他們剛剛說要找蛇機關調查報告。我表示有在侍從官辦公桌找到東西,但不是蛇機關調查報告。有點不太記得吳霜的「那是你的辦公桌你怎麼不自己去看!」是什麼時候說的,我應該似乎也有說「不然你自己去看辦公桌!」侍從官要進來的時候就被鈴香叫走,我趕緊拉秘書進電訊課。

總之當下除了完全沒發現狀況不對的山口跟忠男之外,其他人都很緊張XD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確認山口收好東西後我們就出去了,算是有驚無險的確保資料都給了對的人

從電訊課出來就看到小林課長掏錢要跟牛買電影票,但只有三塊錢所以牛說他去看看夠不夠。這時身上還有錢的眾人發揮同事愛紛紛把錢給小林,等牛帶著電影票回來的時候就收到了豐厚的小費wwww
小林拿到票立馬轉頭約吳霜之後去看電影,忘了誰驚訝的說這時候還約看電影?!小林回了類似「反正看電影是之後,可以先逃出去後在電影院碰面」之類的話

沒多久所長就衝回來進所長室大罵。
這天有聽到了某個很大聲的國罵,略微有點出戲,但基於所長這天的狀態其實也沒有不合理,就是「啊!也太融入台灣社會了吧!」的感覺XD”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舉報大會上外派三人又是第一組被叫起來的,場前說了可以背鍋所以本來以為忠男會栽贓我,結果是栽贓給佐藤wwwww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前面有爆三人的身分,這次所長在看到舉報文件念出忠男跟佐藤所有名字的時候,好像有特別在本名的部份加重音🤔

接著黑田被舉報,山口一臉「怎麼會?」,下一秒千鶴站起來自爆的時候山口大崩潰,黑田則是顯而易見的憤怒。最後黑田跟千鶴都被綁到旁邊跟佐藤站一起。

再來被叫起來的是小林,小林選擇不辯解,被所長罵說自己做的還不敢承認。鈴香跟吳霜也被叫起來問但問不出什麼,吳霜試圖要拿證據保小林卻被秘書壓住,於是吳霜就坐下了,鈴香也跟著坐下,下一秒就被所長罵,兩人只好再站起來。吳霜還是抽出了證據試圖證明小林是被栽贓,所長問小林是不是被栽贓但小林閉口不答,最後所長叫小林帶著證據去總督府好好說清楚。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輪到鈴香的時候侍從官迅速衝出來保鈴香,所長看了證據就放過鈴香。

測謊時所長突然說要改誓詞,於是這場的誓詞變成「我,(名字),不是蛇機關的小蛇,也沒有殺害鈴木前所長。」
然後從綁起來的千鶴、黑田、佐藤、小林開始,接著是山口、吳霜、忠男、鈴香,佐藤跟忠男在講誓詞的時候都自爆本名,所長毫無反應反倒是其他人各種「蛤?」場後我說有跟所長自爆外派三人的身分,大家才恍然大悟為什麼所長沒有反應
輪到我的時候原本走來走去的所長站到我對面也就是忠男原先坐的位子,叫我跟著複誦他的話。於是我的誓詞被改成「我,宮崎小百合,是蛇機關的竹,沒有殺害鈴木前所長。」說完果不其然全場驚呼wwww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牛跟秘書也測完之後,所長勾起單邊嘴角哼了一聲(可惡啊我喜歡那個笑容跟那個聲音!目前為止看了三個所長最喜歡的還是柯所長在這邊的詮釋)

然後就是燈暗看印章,理所當然的吳霜手上沒有印章,於是被侍從官用槍指著。
應該是秘書被侍從官抓進拷問室後,所長叫所有人退到桌子後面去。我想說我的位子不用退應該還好,所以只有站起來,結果所長轉頭看著我叫我退到桌子後面,而且還盯著我直到我真的退到桌子後面才轉回去繼續跟吳霜對話不管是角色還是本人都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還會被所長維護,覺得開心
確認所有人都在桌子後面,所長拉開椅子坐下看著吳霜,一副想要促膝長談的樣子(如果所長沒有拿著槍的話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所長:你說說當時你站在門外看著我跟鈴木志雄,你心裡在想什麼?
吳霜:那你告訴我為什麼我父母會死於非命?
所長聽到這句話笑了好一陣後反問吳霜:你父母死於非命跟鈴木志雄有什麼關係?
吳霜:我父母是新啟會的(拍桌)
所長:⋯⋯繼續說啊!
吳霜:我不想說了(撇頭)
下一秒所長就站起來扯著吳霜的領子,然後用槍指著吳霜要吳霜說
吳霜:你打死我都不會說!
所長:現在打死你就太便宜你了!
然後所長就叫侍從把吳霜帶進拷問室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大概在吳霜拍桌前我都在測謊機前面,然後佐藤有飄過來不讓我靠太前面;拍桌之後我悄悄的走到原本的位子附近,佐藤也跟過來護著我雖然很感動但是弟弟是否忘了姊姊是蛇機關還是被各陣營爭先恐後求加入的對象?姊姊可以保護自己的XD”
對了我好期待吳霜當所長面戴手環,結果沒有我好桑心(喂!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處理完吳霜後所長把我跟山口叫過去。所長說他有辦法讓我們安全的離開這裡,但需要我們配合他演戲,我跟山口聽完點頭答應。
下一秒所長突然伸手攬住我跟山口的肩,低聲問我們有沒有拿到原子力情報?我看了山口一眼,然後兩人都搖頭。
所長看了看我們,然後說沒關係,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平安的離開這裡。(原話應該不是這樣,但反正意思是這樣)接著所長拍了拍我跟山口,要我們等等聽他的話行動。我在這時伸手拍了拍所長搭在我肩上的那隻手臂,算是給他一點支持。
然後就是我跟山口幫大家戴頭套,之後自己站到後面也戴上頭套,這次進籠子的順序是佐藤、忘了是千鶴還是忠男、山口跟我。上次第一個這次最後一個,下次又是小百合的話有沒有機會在第二或第三呢?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戲劇三詳細照舊不多說了,不過一開始認真在門口抽鞭子的所長有點香(注意的點不太對(?
祖銘真的不愧是啞彈之王XD
所長跟侍從官槍戰的時候還想說「哇喔看來是正常的槍戰呢~」結果祖銘丟下自己的槍撿起別人的槍來用的時候就啞彈了wwwww於是只能拿小刀去捅所長

不過這場所長跟侍從官都滿嘴血真的是有那麼一點點嚇人🤔

對了這場的燈光閃爍的有點太誇張,不拿出手機開手電筒照明還真沒辦法好好看逃離計畫⋯⋯

從牢籠出來之後我跟山口直奔所長,但我其實沒有特別要跟所長說什麼,所以就是站在旁邊看著山口跟所長對話中途好像所長有一小段時間有看著我,但我沒有蹲下所以也不確定到底是真的要跟我說話還是錯覺XD”
等所長終於願意從地上起來,貼心的吳霜跟小林已經先奔去開好隱藏通道等著了XD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因為山口已經哭到不行,我又看不懂所長到底是要站起來還是怎樣,於是就蹲下幫忙扶所長,結果所長掙扎了一會兒後趴在地上狂咳,看所長咳了一陣沒有要起來的意思,我就放開所長站到通道口去了。
然後就看著所長邊喊志雄邊爬過來,當下的內心OS是「靠!不過是兩封信一束花,至於這樣嗎?」聽說山口海媛在隱藏通道面對時不時冒出幻覺的柯所長時非常手足無措
喔對了我還目擊手忙腳亂試圖把東西塞到山口褲子口袋的黑田,以及慌亂無比所以只有一點點時間跟黑田道別的山口

等山口進去後我就跟著佐藤和黑田去走中美了,這次非常順利的過關,那個上次出問題變成得走第二次的華容道也一次就過,回到大廳時發現中美是第二組出來的(第一組記得是帶所長走的山口)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之後出現的記得是走海軍的吳霜、小林、鈴香,走共產的千鶴跟忠男印象中是最後回來的。
中間我們遍尋不著山口,後來才知道他是跑到電訊課大哭一場

隱藏結局的機關這次也是⋯⋯不太願意運作233333但總之還是有讓沒看過隱藏結局的忠男看到了XD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拍照時間其實是在看結局之前,但為了敘述通順所以放到後面寫

因為去玄關放行動電源所以迎接了來拍照的演員們XD
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老柯:你吼!哪有人在那個時候拿花來啦?!
我:欸嘿~那你看到花的時候在想什麼?
老柯:我看到花的時候,內心是 ,但外表只能是
我:而且你還不能對我生氣wwww
老柯:對!你是蛇機關我不能對你怎樣!!!!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在我去放行動電源前吳霜月月說很想對所長唱「活下去~隨~~心所欲~~」
於是排位子等拍合照的時候我跟吳霜月月就真的唱了wwwww
老柯:不要亂塞梗啦!
嗯因為我在信裡面也寫了「活下去,隨心所欲」啊哈哈哈哈🤣

拍完大合照後聊起戒指
我:其實那個戒指是我幾年前買的,剛好是蛇所以就拿來自爆用wwww
老柯:難怪!我看到戒指的時候想說什麼時候有這個了我怎麼不知道!但又只能想辦法接下去!
我:我就是知道你能接才拿來用的wwww
老柯:吼唷!!!!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欸我再聲明一次,我是在知道「老柯會接我給的任何東西」的情況下決定要用戒指跟送花的,做的事情也並沒有跳脫角色。如果有人看了想試可能要先弄清楚其他所長會不會接,當然我也不保證老柯也會接其他人的類似出招就是了
夜凰月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結束會客後因為我有東西要給老柯,所以先去玄關拿,正在裝袋的時候演員們也出來了,結果書閩突然問我是不是有去看徽因?
我:有XD”
書閩:你看哪一場?不會是特別場吧?
老柯:(秒答)他就是看特別場啊!!!!(興奮貌)
我:呃對我是看特別場XD”
被搶答的瞬間突然有種莫名的感動,謝老柯!

給了東西順便再聊幾句,然後就跟他們道別回大廳去了
後面看到照片才發現這時候老柯完全就是認真的跟我聊天,沒有在管旁邊有人在拍照wwwww
夜凰月
3 months ago
終於寫完,應該沒有漏掉的部份了吧🤔
夜凰月
3 months ago
對了關於我給所長的兩封信,署名都是鈴木志雄
一封除了要他活下去,還塞了化作千風的梗千の風になって - 秋川雅史 中文字幕是秋川雅史這首,不是另外那個某音樂劇的XD

另一封則是跟他說新啟會的事情不是他的錯,還有所內現在充滿各方勢力要他多加小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