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乃花
9 months ago
鷹谷之戰 | 限定交流 with T_TLEs

1565 spring
latest #45
✿恋乃花
9 months ago
1565年的春天,戰爭開打的號角在鷹谷大門口響起。

同盟軍、包括鷹谷騎士團在戰前做足了準備打算奮戰到底,阿爾瓦羅也在其中與之對抗。
來勢洶洶的帝國軍並不好對付,即使是在大陸各處鼎鼎有名的鷹谷騎士們也是陷入了苦戰,阿爾瓦羅在這期間有時幫忙治療傷員,有時幫忙傳遞密報,而大部分的時間,他也手握著武器在馬背上與敵人廝殺。

在把芙菲送往迷霧森林的那一晚,他難得的喝了酒,現在的心情實在是有些難以消化,尤其是像他這樣容易鑽牛角尖的人。
他會在晚間休息的時刻用魔法道具與女孩聯絡,講了很多事情,也有很多很多事情沒有說,處於劣勢的狀況、哪裡又受了傷……他從不讓糟糕的消息傳入女孩耳裡。
✿恋乃花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夏天就快到了,想去海邊嗎?嗯……找大家一起去似乎很不錯呢,芙菲還想邀請誰?」
「到時候一起吃冰吧,瑟拉小姐會很樂意協助的吧。」
「在迷霧森林遇到夏洛特了?真好,我也想嚐嚐她做的蘋果派。」
「芙菲,好好照顧自己。」

有個人在等自己的感覺是支撐著他的動力,
貫徹騎士精神,保衛家園。
✿恋乃花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在人多混雜的軍營裡他根本沒好好睡過一覺,這樣的狀況已經持續了多久,兩個月?三個月?

戰況陷入危急,今天是騎兵要從東方對帝國軍展開突擊的日子,阿爾瓦羅在這之前請鐵匠打磨修整了他的長劍與匕首,盔甲上有不少的凹痕與損傷,但這並不會帶來太大的影響。

他參與了這場行動,鷹谷騎士成功的打散了帝國軍的隊形,卻也給自己帶來了不少的損傷。
再怎麼小心應戰,人還是有他的極限在,長時間下來的疲憊讓他在與敵人的戰鬥之中落馬,失去了坐騎的阿爾瓦羅硬是在沙場中穿梭,殺敵、救人,只是不斷的重複類似的行為。

他找不到機會突破這裡撤退回去,也放不下那些受傷命危的夥伴……戰鬥中,納夫蒂雅贈與他的魔法胸針,中間那粉色水晶核心也早已失去他的保護作用,粉碎成兩半。
立即下載
✿恋乃花
9 months ago



……
哈哈……他以為我死了吧?居然就這樣離開了……
可惡,魔力也透支了……動不了……

https://images.plurk.com/s7q71rg6alxFGpJjUJLf4.png

阿爾瓦羅受了重傷,體力不支的躺在血泊沙地之上,血腥、燒焦惡臭充滿了整個鼻腔,只能看見灰色的天空中瀰漫著濃濃黑煙,他聽著戰場中的混亂,卻也無力起身,緩緩閉上眼簾……腦中開始跑過走馬燈。
母親的事情,父親的事情,第一次來到鷹谷的震撼,與朋友之間的無聊談話,正式成為騎士的那天,還有——

「……芙菲。」
ϟ 忒雷
9 months ago


自從銀鍛谷由帝國轉向同盟,阿斯忒雷的情報運作也隨之變得順暢,鷹谷戰役的消息也陸續傳至他目前所在之處。

然而,情報中帝國軍幾乎在密報癥結處都取得先機,彷彿各處佈下隱秘的鐵鎖,鎖緊了戰場的節奏。儘管鷹谷擁有同盟最精銳的騎士,也駕不住那些環環相扣的因果。

簡短的軍報中顯示……幾日後,同盟騎兵將會前往西方迎戰帝國的特殊戰陣。
但即便能夠突破敵陣,剩餘的力量是否能堅守到最後仍是未知。
ϟ 忒雷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
眼神駐留在桌面上的密報,阿斯忒雷正思量著甚麼而蹙緊眉目。

他並非在思考同盟軍計畫能獲勝的機率,只是因為一個月以前與芙菲的相遇,讓他下意識地在每一份名單中尋找著,如今那人赫然在這次騎士的指揮名單上。

女孩傷心的模樣並不足夷讓他特地去做這件事情,日日傷亡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指尖輕輕點敲著桌面,他閉目休憩。
ϟ 忒雷
9 months ago

『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所有人該接受自己選擇應有的結果——

ϟ 忒雷
9 months ago


「如果、如果阿爾瓦羅大人和大家死掉的話怎麼辦?」


萬物終將一死,是無法避免的命運——
ϟ 忒雷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七天嗎?」纖長的指尖停下頻率,停留在那則名諱上。



ϟ 忒雷
9 months ago

『——、』 『——、』

在草原間,馬蹄聲響起鼓聲。


『——、』 『——、』

在林徑間,馬蹄聲回響遠方。


『——、』 『——、』

在戰場上,馬蹄聲急急呼喝。
ϟ 忒雷
9 months ago


「從哪裡出現的!」
戰場上,士兵們驚呼著,不解地望著劍光閃爍的人影。

「出了什麼事?!攔住那匹馬!」
另一邊的驚呼聲,如同波浪在士群中擴散。

「射箭!」

命令傳遞,箭如流星划過,指向那匹飛馳而來的馬。
然而那只馬匹如同詭譎無形的波濤,變形的軀體輕而易舉將箭矢捲附吸納又復原……那般非人可怖讓多數士兵不敢再上前。

奇怪的是水馬不攻擊人類只是前行,仿佛為某個目標而存在於此。
ϟ 忒雷
9 months ago


「……。」幾經攻擊,上頭持著銀劍的人單手揮迴,輕易斬滅開了飛來的魔法攻勢、殘餘的劍矢被他另一手的雷魔法引力捕捉,斷折扔到一旁。

深入前線的刀劍相會,刺穿、扎實,層層攅入皮肉的聲響,精靈耳能聽得一清二楚。

他無視能聞得的哀喊呼息,紫目在人群中穿梭,視線綿密地搜尋著……阿斯忒雷心想即便對方臉上戴著頭盔,從握劍的姿態他就能夠清楚地辨識出那個人。

雙手緊緊地疊握在劍柄上,以穩定和敏捷度彌補著自身體格的不足,阿爾瓦羅的劍法帶著迫切的意志,阿斯忒雷並不那麼認同……但他並不討厭拼命為了生存下去的人。

只是未想過需要為救這樣一個人驅使妖精水棲馬,該要的報酬他一分也不會少拿——如果對方還活著的話。

ϟ 忒雷
9 months ago
餘光掠過那熟悉的髮色,阿斯忒雷雙手拉扯著水流牽繩駐止水棲馬。

「……在那。」

目光聚焦在一處,他終於看見阿爾瓦羅……然而已被赤紅映照的身型此時一動不動地臥躺著。

他躍下馬幾步向前,水棲馬自發地迴旋四周、化作一道藍色的水幕將兩人護在其中。


『…』 『……芙菲』

躺在那兒的人壓扯著嗓子,吃力的睜開那雙藍色眸子,但眼神渙散、似乎沒能察覺周遭的異動。

「……。」確認對方尚存意識,阿斯忒雷抽起對方身側的匕首解開其護甲。傷口沒了壓迫後鮮血不斷湧出,自阿爾瓦羅的腰間蔓延,將內裡的衣物染上一片漆黑。

再拖延一刻就不行了吧——

……在劍上使用毒素是能省下氣力讓對手慢慢消亡的手段,對付阿爾瓦羅這樣有治癒魔法的劍士更能杜絕後患。
ϟ 忒雷
9 months ago


明確找到傷口位置,阿斯忒雷將掌心覆於、一手扯下胸口的白光石項鍊默念,四周浮起的白光法陣緩緩浮現光紋,凝聚妖精的治癒白光傾注。

好一會,躺在那的人終於從迷濛中甦醒一絲意識,阿斯忒雷才對上那張虛弱而不解的神情。

「……誰讓你在戰場睡了?」
✿恋乃花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原本緊閉的灰藍雙眼緩緩張開……阿斯忒雷?
「……你怎麼會?」男子本不該出現在戰場之上,視線感覺有些模糊,他瞇起了眼睛。
治療的魔法去除了他體內的毒素,鮮血也不再如湧泉般流出,大量失血的阿爾瓦羅臉色慘白,強烈的疲憊感再次襲來將他吞噬……
✿恋乃花
9 months ago



……


「……?」當他再次睜眼,映在灰藍色瞳孔之中的不是那濃煙瀰漫的灰色天空,而是伴隨著各種藥草味道,有些眼熟的白色帳篷屋頂。

他花了一些時間才意識到自己從死神刀下撿回了一命。
ϟ 忒雷
9 months ago






「那個,請問……」
ϟ 忒雷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溫特斯真的在裡面對嗎?」

「……。」

「阿爾瓦羅溫特斯先生!您沒事吧!」

「……安靜點,他在睡。」


「…對不起,那您能不能讓我進去?」

「不能。」
ϟ 忒雷
9 months ago

在帳棚外,年輕的騎士和擋在帳棚前的人僵持著。實在等不及的騎士又會再次開口問,就這樣來來回回周旋數回,但擋在帳棚前的人依舊沒有要放行的意思。

兩人的聲音又持續了一會,夜晚的營火光將他們的輪廓映照在帳幕上,來來回回還多了兩三道身影,但士兵們礙於情面也不敢硬闖帳篷,只能重複言申。

「就讓我們看一眼,拜託您!」

「您救了他我們自當感激,但這樣實在…」

「我懂得一些光癒術能幫忙,請至少讓我確認他沒事吧。」
✿恋乃花
9 months ago
模糊的視線終於聚焦,阿爾瓦羅轉頭望向那幾道搖搖晃晃的人影。
「……好吵。」虛弱沙啞的聲音從帳內傳出。

艱難的坐起身子,全身上下傳來的疼痛讓他皺緊了眉頭,卻忍著沒唉出一聲。

……我的衣服呢?

他往下望,發現自己身上纏滿了繃帶,所有的傷口都被好好的包紮過了。

「……明天早上再來吧,我還想休息一晚。」沉默了一下,他對著外頭的下屬開口將人趕走。

「這……」
「既然您都這麼說了……」
「我們就不打擾您了!請您好好養傷。」
✿恋乃花
9 months ago
待帳外的人影只剩下一個,阿爾瓦羅不太確定的喚了那名男子的名字。
「……阿斯忒雷?」

他順手的拉起剛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單,將其包裹住身體。
ϟ 忒雷
9 months ago

幾個年輕士兵聽到阿爾瓦羅的聲音後總算安心下來,兩日前他們僅看見面前的黑衣精靈將受傷的阿爾瓦羅帶進帳篷,爾後再不允許人進去。

阿斯忒雷以『溫特斯騎士傷勢需要妖精們的協助,人類靠近會影響魔法治療。』這般說詞帶過去,實則在最開始時阿爾瓦羅就已恢復多數傷勢,只是在中毒和魔力枯竭的交互關係下持續昏睡。

大抵是第三日士兵們實在等不下去,才有了方才的局面。
ϟ 忒雷
9 months ago
「… …。」
聽見帳內的人呼喚自己的名字,阿斯忒雷才回過頭拉開棚簾。

銳利的眸子潛著怨氣,先是看著阿爾瓦羅凝重地嘆氣,再是幾步走向床邊屈下身、未有過問就拉開對方被子一角查看。

「…哼。」

見腰側的傷口沒有因起身而滲血,他只是以鼻息回應就將被子蓋回原樣。
那張臉即使不用開口就寫著『你敢讓我等這麼久』的字樣。

「你身上的蛛蟲毒素幾乎都消除了,但疼痛至少還要一日才能恢復。」

一邊向阿爾瓦羅解釋,他轉而拿取一旁的水瓶倒水、將水遞到對方眼前,撥開那方拈在下顎邊的髮絲,似乎沒打算讓對方自己拿取的意思。

那番動作行雲流水的輕柔……但眼神實在不算溫柔。
✿恋乃花
9 months ago
「!?」被單被掀開,阿爾瓦羅睜大了眼愣了一下,隨後又拉了拉身上那單薄的白布。
「……我,睡很久了嗎?」多日沒有進食的喉嚨十分乾澀,阿爾瓦羅感覺自己要多說點話都有些困難,他乾咳了幾聲。

看著對方幫忙倒水的動作,他只感覺到十分的尷尬和不好意思,非常不習慣有人這樣照顧,有著光魔法天賦的他,傷到這樣臥床不起的程度還是第一次。

「呃…!謝、謝謝您……?」灰金色的長髮散落在肩上,原本盤著的髮大概是被解開,因戰爭沾染上的髒污也被清洗乾淨,天知道是誰幫忙的!他開始覺得有些窘迫。
原本伸手想接過水杯,但他看了一眼對方的眼神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眨了眨眼後緩緩前傾,嘴唇貼上杯緣,清澈的飲用水流入口中,讓他感覺舒緩了不少。
✿恋乃花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我們輸了嗎?」嚥下水後,他眼神沉重,皺著眉向阿斯忒雷開口發問,雖然心中有許多的疑問,但現在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ϟ 忒雷
9 months ago

「… …?」

看對方神情異樣,阿斯忒雷微微挑起一邊眉。

原想向對方解釋些甚麼,興許是對方急躁了、肅然的問題來得急快,讓他一時蹙緊眉頭。

輸?…戰爭從來都是兩相失去,兩方看遠同樣的未來,真相卻是戰勝也未必真的獲得甚麼。
或許是當下生活的安泰、幾十幾百年後的安定,又或是下一個戰爭的開端……沒有人能預料得見,只是無從選擇。

「… …。」他再次督促著對方多喝幾口水,才接過水杯放到一旁。
ϟ 忒雷
9 months ago

「你昏厥的三日間,帝國軍將戰場推入地勢低窪的區域攻進,再利用少量的兵陣擋住出路,騎士團來不及退守……你去也只是多一具屍體。」

他未直白應答結果,只是告訴實際的情形。

鷹谷騎士的驍勇不畏反成了敵軍得以抓攫的破綻,使部分魔導士驅使土魔法壓消地形跟推鍥高塔,如同騎士之嚎的戰景……同盟軍此戰能戰勝的機率是微乎其微的。

「離開鷹谷吧。」
✿恋乃花
9 months ago
「……」
「……是嗎?我知道了。」聽聞了戰況,鷹谷的騎士緊抓著那白色被單,能發現的他的手正微微發抖,還未能消化這樣的結果。

我答應她會保護這裡的。

真好笑,他第一個想到的居然不是金翅雀。
住了十年的鷹谷就這樣被帝國拿下了,憤怒、傷心、複雜的情緒在他心中交織。

「……愛波頓沒事嗎?」他的聲音有些顫抖。
ϟ 忒雷
9 months ago

「目前還不清楚。」
阿斯忒雷只是簡要的應答。然而在諸多人的推想中、愛波頓陷入戰亂只是時間的問題,會問這樣的問題也代表對方了然後果。

雖然阿斯忒雷並未在愛波頓久待過,但四季暖和的氣候讓那的花草滋長盎然,也是許多傷後軍人駐留的區域……而若升起戰火,那樣恬和的地方也將成一片焦土。

他瞥見那雙攥緊被單的手正在極力的忍耐,或許此時該讓阿爾瓦羅一個人靜一靜。

- 「……這個是你的吧。」
思忖片刻,他將素白布料包裹著的飾品攤遞到對方眼前。
ϟ 忒雷
9 months ago

飾品是一只胸針,飛鳥的翅翼從框架上折落、粉晶核心也碎成兩半,上面殘留著魔力的痕跡,大約是甚麼人送給阿爾瓦羅的守護。

在解開對方衣物時落下…他原想和那些沾汙毒血的衣物一起燒了,但大約是寶石的顏色讓他想起那會兒嚶嚶哭的小狗,說不準這是重要的東西便也先留下。

「不需要我就扔了。」
✿恋乃花
9 months ago
他點點頭表示了解,腦中運轉著騎士團可能會做出的各種決策……

「!」
「這是……」是納夫蒂雅贈與他的魔法道具,能夠加快傷口癒合,甚至還能保人一命。
他低頭看著破碎粉晶,自己的心臟還在這裡跳動著也是多虧了這個胸針和阿斯忒雷吧。

「……真的很感謝你。」阿爾瓦羅伸手接過了已經破損的胸針,緊皺的眉頭也舒緩了些。「不過,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記得……」阿斯忒雷雖然站在同盟的立場,卻從不參與這些戰爭。
ϟ 忒雷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對於那方誠摯的感謝,阿斯忒雷只是用皺眉回應。
他感覺每一次跟阿爾瓦羅相處都在回應問題,簡直把自己當成犯人再審。

「……你問題真多。」

「待會把旁邊那些東西嚥了,是外面那幾個人留給你的。我會留一些應急處理的藥水給你,短時間內別揮劍讓傷口癒合。」

他眼神示意那端騎士和士兵們留下的一些糧食,快速地交代完就起身往帳篷外走去。
✿恋乃花
9 months ago
眼神跟著望向那些食物,男子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見人準備要離開。受傷的騎士叫住男子,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

「等等!阿斯忒雷!」
「……幫我保密,好嗎?」
https://images.plurk.com/1aEfad6i0f4rL22jyOlhka.png
ϟ 忒雷
9 months ago
「……?」遲疑了會腳步,阿斯忒雷向回看去。

阿爾瓦羅披上了外衣,隱隱掩起那生來註定的體態,時常擺起堅定的神色此時卻顯得憔悴。

還否認關係,跟那隻哭哭啼啼的小東西…
「…表情不是一模一樣嗎?」

阿斯忒雷自言自語地喃喃,他並不喜歡別人擺這種的表情……像是沒有辦法了才只能這樣看著。

「我不記得我有妳甚麼秘密,倒是記得你欠我一個人情。」

那並不是謊話,他從一開始就未曾懷疑過。
阿爾瓦羅想隱藏甚麼、或者說想成為甚麼,他都只是剛好看見這個過程的過客。

「…是這樣的對嗎,騎士大人?」
✿恋乃花
9 months ago
「?」她對於阿斯忒雷的話感到疑惑,直到對方再次開口。

「……這樣啊。」
原來對方早就知道了,對象是那個阿斯忒雷,她也不怎麼意外。

「那是當然,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請儘管說。」阿爾瓦羅點頭回應。
ϟ 忒雷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眼前的人一臉肅然,即使現在開口要求也會去拼命達成似的。
他瞇起眼眸,毫不隱藏眼神透露的審視。

……或許真的有用處的時候吧。

「我暫時還用不上一個傷患。」

正揭開布棚,阿斯忒雷又想起甚麼而駐足。
接下來何處會再起戰火他並無法預料,但唯有這件事情他能確鑿明白——

「……暴風雨要停了,至少把命揣好到那時候吧。」
✿恋乃花
9 months ago

──────♞──────
起床ㄌ瑟拉
9 months ago
啊呃...阿爾!!!!!忒雷!!!!!!睡醒再叫一次 你們好好........但我第一個想的是這樣鷹谷騎士團不就都是女生了嗎(幹)鷹谷騎士團一生推...
✿恋乃花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hi_syrah: 嘿嘿⋯⋯有沒有嚇一跳?
忒雷真的好好喔他默默記著芙菲的話然後騎馬趕去鷹谷真的尊到不行
我們認識的鷹谷騎士幾乎都是女生真的很剛好欸!女兒當自強⋯⋯
克里斯.都.賽居爾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阿爾瓦羅⋯⋯還是你是阿爾哈羅⋯⋯⋯(?)
鷹谷騎士團有,女生、很猛的女生、看起來像是男生的女生、假裝自己是男生的女生(⋯⋯)
✿恋乃花
9 months ago
Segur: 鷹谷的女人可不是好惹的⋯⋯
兩人都很尊⋯⋯很尊⋯⋯
𝕾瑟斯坦
9 months ago
請問鷹谷騎士還有男人嗎(???
✿恋乃花
9 months ago
ss0_000: 一定還是有的......
Gilda_kingdom: 謝謝姬妲中!!T^T
「原來前輩是女生啊!」真正的男性鷹谷騎士好像也沒有太震驚。(不用R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