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交流/Tag&繪:Olga0811
https://images.plurk.com/5kA3uXqt2vjQUYUOceTsDZ.jpg

感人的重聚之後,接踵而來的是各種現實層面的問題。現在居住的地方對不良於行的長谷川明音來說並不理想,可以的話應該要住在無障礙空間的環境。交通工具的話摩托車是派不上用場了,找個時間賣了買台輕型車比較方便。不過在這之前應該要先找醫療復健中心——

鷲尾協獨自沉思,隨後拿出手機聯絡了現在唯一信得過的醫生。

『奧爾加醫生,不好意思突然打擾您……』
她單手拿著手機迅速地輸入訊息內容。要知道宿者的存在、又能替明音做檢查、治療與復健的醫生應該不是多數。但她依舊祈禱對方有認識的醫療資源。如果從頭開始的話她又得花時間調查,怕是會耽誤了明音的治療。
latest #47
今天看診不算太忙,如同往常般。
奧爾加確保關診後最後的整理完畢,拉下診所鐵門,帶著女兒散步到附近的家庭餐廳用餐。
點了以往狄安娜喜歡的兒童餐以及自己的餐點,端上主餐後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小女生吃得開心,因孩子滿足的表情也牽起了一絲笑意。

擺放在桌上的手機突地震動了幾下。
藍眸看向螢幕上出現的顯示開端及傳訊人名稱。

是有點意外的名字。
邊想著,伸手將手機拿起,看了一下全部的訊息內容。

對方只說了大概狀況,但看起來自從那天離開後的走向是好的結果。

現在因是基於信任而聯絡自己,身為醫師有什麼好不答應的?

詳細若是需要到店裡談,那……
她看了眼正在用餐的女兒。 思索片刻後,以簡短的句子回應對方,願意於咖啡店休日在店裡會面,其它就見面後再詳談。
看到現階段最能信任的醫師回覆了,協著實鬆了口氣。如果真能就這樣順利進行的話,這份恩情她只能用「奧爾加母女來Silence全都免單」來回報了。

協在簡單的回覆對方後便將手機收進圍裙口袋。她走到吧檯邊角正在鑽研帳務管理與行銷的女子,替她收過桌上的小垃圾後隨即開口。
「明音,認識的醫生說可以。下禮拜二店休日一起聊聊吧。」
女子銘黃色的眼裡閃過一絲猶豫,即便是樂觀的她,在有過那樣的經驗後對醫生還是會感到不安吧。協輕輕拍了拍明音的肩膀。她已經不是九年前的自己,不是那個沒有能力得靠人保護的少女了。

「嗯。」
「沒問題的,奧爾加醫生可以信任。」
她摸了摸自己的側腹,當時受傷的疤痕已經淡下許多。若不是被奧爾加帶回去治療,她也不會再見到明音。
*

週二中午。
店休日的Silence傳來陣陣聲響。穿著便服的鷲尾協在廚房做著三明治簡餐,順道連奧爾加母女的也一併準備了。
「好香喔。」
坐在吧檯的長谷川明音瞇起眼做了趟深呼吸,香氣四溢。她將喝完的咖啡放上檯子,走到裡頭打算替自己再沖一杯。
立即下載
得知Silence的店休日是平日週二,因為提早聯繫告知,奧爾加也提前公告本週二臨時休診。

雖然訊息中只簡短提到需於店內見面詳談,依奧爾加多年的人脈相處經驗,對方除了信任自己外,可能此事的重要性非比尋常,所以這次她選擇不帶女兒出席。

將狄安娜託給古室在家顧著,便利性考量騎著重機輕裝前往咖啡店赴約。

她其實也已忘了前一次光顧此處是多久之前的事,畢竟自從意外救了鷲尾後,像是命運般的事情接二連三差點讓自己措手不及,也差點將命都丟了——

將車入檔熄火停在店旁空位,在看到Silence招牌及那熟悉的店門,一連串回憶湧現讓金髮女醫師有些感嘆地輕嘆了口氣,伸手對著標示休息中的玻璃門上輕敲三下。
天生宿者的本能令她能感應門後許久不見的熟悉宿者碎片氣息。
而不同以往的是還多了一位。
也是……同類……?

——……嗯?

遲疑了幾秒,確定自己沒有感覺錯誤,那也不是之前在店內打工工讀生的碎片,門後有自己沒見過的“人”。

頓時想到女兒曾跟自己提起在這裡點餐等自己接送時的敘述。
……說不定是狄安娜所說的那位“漂亮姊姊”。

基於禮貌性,相信鷲尾也推斷女兒描述的信任,僅是在門口靜靜地等人應門。
在敲門聲響前明音便感知到有「同類」接近。
「小協——」
她轉頭喚過待在廚房裏頭的鷲尾協,便也看見對方正好洗了手要出來應門。但也不忘先把明音剛才自己沖好的咖啡拿起,越過吧檯放在位子上後才去開門。
明明我自己來就好了——先把咖啡放在上方,然後走回位子的時候在拿下來放在桌上。雖然要拆成兩次行動,但這點事自己還是做得來的。明音望著前去開鎖的協,又緩緩移動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奧爾加醫生,午安。」
打開Silence的大門,看見許久不見的恩人讓協揚起笑容,「好久不見。謝謝您特地跑這一趟。」
看見門口站著一位中性樣貌的金髮藍眼外國人——男生?女生?雖然保有疑問,但明音依然是在視線對上時禮貌地先向對方點了點頭。
「請坐。嗯?寧子ちゃん沒有一起來嗎?」
協拉開了四人座的其中一張椅子,「醫生吃過了嗎?我有準備大家的午餐。」
門後先是出現許久未見的面孔,有段時間沒見,明明也沒多大轉變。
真要形容,應該是經歷一些事情後磨練出的氣場,類似無形的成長。

金髮女醫師回以開門的女孩一絲習慣性地微笑。
隨即注意到她身後遠處的另外一位,應該就是剛才在門外感應到的同類。

「午安,好久不見。」

在對上對方眼眸時也禮貌微笑頷首回應,跟著腳步踏進店內走至座位旁。

「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跑一趟值得。」
其實不用道謝,雖然還不知道訊息中想詳談的是什麼——

但聽見她的詢問莞爾。
「……想說可能需要談很重要的事就請人在家顧她了……」說明女兒沒帶來的理由,至於午餐,「我還沒吃,剛才安置好她就直接過來……」

如果不是和女兒吃飯,就不太會這麼按時用餐。

「……所以這位是……?」

第一次見面,除了對方是同類外,如果鷲尾找自己來店裡談事情而她又在場,應該也是與她有關?
溫和的藍眸先是望著她,而後轉向幫自己拉開椅子的店長。
聽見對方的話語,協再次確認了拜託眼前的人是正確的選擇。相較於之前充滿戒心而小心翼翼的模樣,現在倒是放鬆了許多。
「原來如此,有人顧的話就放心了。」
她望著對方青色雙眼微微一笑,接著又回頭望向正朝著這邊走來的明音。

「啊、她是……」
要怎麼解釋她們的關係?青梅竹馬?情人?家人?相隔九年,她該用什麼關係來和對方做介紹?
「初次見面,奧爾加醫生。」
而在自己出口之前,拄著柺杖的明音已向對方做起自我介紹,「我叫長谷川明音,請多多指教。」
協承認她們之間的關係的確有些難解釋,但就只有簡短的報上名字,什麼都不說嗎?她知道明音可能又是不想給自己添麻煩而選擇省略。協努了努嘴,又抬頭看向奧爾加。
「她是我很重要的人。之前我會追著東雲都是因為她的緣故……」
「小協、」
「沒關係,奧爾加醫生知道。」
只是當初在和她解釋的當下以為妳已經不在了。「妳們先坐吧,我把午餐拿過來。吃完再詳細談談……醫生想要喝什麼?」
幫醫生拉開椅子後又走到明音旁邊。將她安置好後也把柺杖放在她觸手可及的地方,把吧檯上的咖啡拎到面前後便又準備回到廚房。
當初自己沒仔細詢問,只知道鷲尾對東雲藥商很是執著。而她那時也只是提醒請她小心,畢竟僅是意外間順手救到她,對方既然沒多說她也沒多問。

不過依現況看起來,鷲尾似乎已處理妥當了。

「那就來杯黑咖啡吧,謝謝。」

見兩人言語間和互動,奧爾加並不遲鈍。
笑了笑回應飲料的部份,視線回到眼前人身上,並將明音的名字記下。
「……妳應該寧子說的那位“漂亮的姊姊”……?」

第一次見到面,自己也不急著坐,只是有聯想到有一次狄安娜說的。
釋出善意,保持笑容自我介紹。

「我是奧爾加,您好。」
自己名字太長就不多報了,多報職業也是麻煩,何況鷲尾應該也有稍微提過自己?

掏出身後口袋自己全名的診所名片遞給了明音,「我女兒來過店裡一兩次,從她那兒聽過妳……前陣子我有點忙,很久沒來店裡了……像鷲尾小姐剪頭髮這類的小事她也都會回家說。」

比了請坐的動作後,自己也入了座。
「沒問題。」
協點了點頭,走進廚房後烤得恰到好處的全麥吐司正好從吐司機跳了出來,接著便著手將配料組合——今天的公休特餐是夾了許多生菜的特製照燒雞腿三明治。當然,只是普通的雞腿肉。

「漂亮的姐姐?」
寧子——啊啊,是上次來店裡吃蛋糕,問了學校是什麼地方的金髮女孩。明音笑得瞇起雙眼,「被說漂亮還真是開心,謝謝。」
明音輕輕說了聲不好意思後接過名片。她仔細看著上方寫的診所名稱與地址,隨後將名片緩緩移至手邊。一如多年前她還在外頭上班時端詳過名片後的第一個動作,當年精明上班族的形象似乎還能略窺一斑。

「原來如此。我也嚇了一跳呢,我剛回來的時候她還是長髮,過沒幾天就馬上把頭髮給剪短了。她以前高中的時候也是短髮,但是沒有現在這麼短——」
只要是講到鷲尾的事便彷彿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地把那些塵封已久的往事給說了出來。
「別說那些了啦——」
一口氣端了三個盤子的協從後方走了出來。她先將切成兩半的三明治放在奧爾加面前,接著才把切成四小塊好入口的那一份放在明音面前。
「那個時候的小協好可愛。」
「是是,妳的黃波旁再不喝要涼掉了。」
比起往常友善卻總是和人保持距離的模樣,現在的咖啡店店長似乎顯得有些孩子氣又率直。她把自己的那一份放在明音旁邊後又邁步往吧檯走去準備替奧爾加沖杯咖啡。

「妳們先吃沒關係,我等等就來。」
打開開關,刀片快速轉動將豆子磨成細粉。陣陣香氣傳來,明音抿了一口涼下一些溫度的黃波旁,又抬頭看向奧爾加。銘黃色的眼收起先前的輕鬆玩樂,柔和的神色中流露真摯。

「總之,小協受您很多照顧了。非常感謝您,奧爾加醫生。」
果然是自己想的那樣吧。
……所謂重要的人。

兩人在自己眼前相處的模式,雖然剛才不太肯定但符合了猜疑。

不用明說只是覺得這兩人對話除了有趣,還有溫馨,自己還蠻享受這樣的氛圍的。

「剪短還蠻好看的……跟之前有不同風格。」
可能事情告一段落,想換個心情吧。
不知道自己這個距離對方聽不聽得到,但還是實話地給予了稱讚。

聽見明音的話,露出了一點苦笑。

——好像也沒有很多幫忙……只是……

講老實話,「……我只幫了“一些小忙”,其實不必謝……那時正巧經過把她帶回去療傷而已……」還因為她對於醫生的極度不信任還因此腹部被挨了一記,「鷲尾小姐有時任性起來應該會讓妳很傷腦筋吧……」

沒有明說,溫和語句帶有些調侃。
「那孩子……應該也很不信任醫生吧。」
明音苦笑了聲,依照她對協的認知,在經過那件事後大概連醫院都不想靠近吧,受傷的話絕對會到自己沒辦法處理的程度才會勉強去一趟急診科。在這樣的情況下眼前的外國醫師可以得到她的信任,一定有其理由——也見識過她的固執與孩子氣。

「是啊,她從以前就是這樣。」
放下手上的馬克杯,明音輕輕嘆了口氣,「有時候還很孩子氣,現在看起來比較成熟一點就是了。」
「您是醫師,要得到她的信任真的不容易。希望小協沒有給您添太多的麻煩……」

在吧檯的協隱約聽到了最後一句。我已經道過歉了。想起當時因為不信任奧爾加做出的一舉一動,她抿了抿嘴後才將黑咖啡放在對方面前。
「先吃飯吧,吃完再繼續聊。」
她拉開明音身旁的椅子,用濕紙巾擦過手後便直接拿起三明治來吃,再喝了一口手邊的冰紅茶。
「謝謝。」
朝鷲尾送上黑咖啡的舉動道謝,見她也入座並開始用餐,自己也一起開動。

——所以現在……

「已經一段時間了,鷲尾小姐目前對於醫師的態度有比以前好一些了嗎?」

之前鷲尾有強調無法信任自己的職業,當時只顧慮她的傷勢也沒深究,只是有些好奇及擔憂。

若是小感冒還好,可以至藥局買成藥吃,但嚴重的話……

將眼前一半的三明治咬了幾口,到口的味道頗讓自己懷念,點了點頭無聲給予好吃的稱讚。然後又想到這次來此的目的。

還是——

「……還是這次是有關於醫師的事情需要我協助的?」
根據訊息資訊,好像目前只有這個選項?
也不太想繞圈說話,奧爾加將食物吞下後,先吃一半。而後喝了口咖啡,試探性直接了當詢問。
聽見奧爾加這麼一問,協在咀嚼完口中的吐司後才緩緩開口。
「我還是有點抗拒去醫院,但是之前受了很重的傷不得不去……還躺了很久。」
她稍稍拉開休閒襯衫的領子,左側被罰者武器攻擊造成的傷疤依然鮮明。
「我也相信是有好醫生在的,但是畢竟以前的經驗沒辦法讓我馬上就改變態度。所以這次才會找您協助……」
明音看了眼一旁的協,想伸出右手拍拍她的肩膀卻無能為力。
「小協會這麼不信任醫生是因為我的關係……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醫生當作新藥的實驗品。後續更是軟禁我繼續被做實驗,也導致了我右半身麻痺。」
【東京迷走】鷲尾 協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明音用桌旁的紙巾擦了擦手。一旁的協正打算說些什麼時她也搶先開口,「小協很信任您,奧爾加醫生。既然是小協相信的,那我也選擇相信您。」

「我的腦袋被開了幾次刀,有次是為了實驗把邪神碎片放在腦中——雖然最後那個碎片還是被我吸收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動了手術的關係,我的右半邊開始逐漸沒力,最後幾乎沒辦法活動。」
明音微微低下頭,看了協一眼後又撐著桌子緩緩起身。

「但是——在使用觸手的時候我的右半邊就能自由行動。」
才剛說完——彷彿蜘蛛腳的其中一隻觸手便從裙底緩緩出現,緊附在明音的右腿後。她眨了眨宿者化後出現的紅色雙眼,像普通人一樣邁出步伐。示意般地繞了桌子一圈。
啊……好像有一次去醫院開會,途中女兒坐不住說要去晃晃,約定的時間點回來時說有看到鷲尾,那時還納悶不喜歡醫生的她怎麼會跑到大醫院去。

原來是那個時候嗎……?
困惑連結幫自己解答,接著明音的說明及親眼看到她目前的身體狀況,「這樣的狀況可不太好……」

而且,「……總不能以變化狀態出去。」
辛苦對方在外也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看向明音,視線轉回鷲尾身上。
那她們的需求,這次會找自己的原因——
「這看起來是要再做診斷,後續有需要看評估後看如何處理。」
但自己的專項不是這個。
還沒有等鷲尾開口,醫生的直覺與職業道德反應讓奧爾加掏出手機滑開單手滑開螢幕。

「但我們的“身份”可不能到大醫院去。」
還有個更直覺的,自己也只能找“她”。
是同類身份又是醫師,還正巧是專項且一定能答應幫忙的。

微笑邊說,選了聯絡人後邊在螢幕上打字,打了招呼簡略說明,先行按下發送。

「我的專項是治感冒,妳們今日找我來我唯一的幫忙就只能轉診。」
觸肢緊嵌在腿後,彷彿替代了無法正確連結的神經。明音重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將觸手收回後眼睛又變回原來的銘黃色。
「而且我吸收人肉的效率也降低了,因為小事就動用觸手也不好。」
這大概就是之前那個實驗藥品的副作用了——協看了一眼明音,桌子底下的手暗自握緊。在聽到奧爾加的回應時又倏地抬頭——什麼要求都還沒說,眼前醫生就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了嗎?

「如果醫生有認識而且可以信賴的同類就幫大忙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至少能復原到雙腳可以步行的狀態。至少這樣在移動上不會給小協添太多麻煩。」
她抿了抿嘴,「為了載我,她把自己的重機給賣了後買了台二手的輕型車呢。」
宛如家長對自己的孩子感到驕傲般地說著,同時心裡卻又有些不捨。
「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協輕輕一嘆,隨後又看向奧爾加,「那麼……我們等妳聯絡後再一起去拜訪嗎?」
聽見對方說了「轉診」就表示真的有認識的醫生——協嚥了嚥,至少在這件事上能稍微安心了。

「可以請教那位醫生的名字嗎?」
「同樣是同類又有醫生身份,而且又是認識的……其實很少。」但這樣的機率不是沒有。

先賣個關子,只是想確定剛才先一步發送的詢問,接收者回傳的答案。

「如果我是鷲尾小姐,對於重要的人應該也是會這麼做的吧……」

物品這些有錢再賺就有,重要的人當然是要把握且珍惜。
心裡頭感嘆愛情的偉大。

——可能對於眼前兩位之前的遭遇算是苦盡甘來吧,所以上天將運氣留在這裡了。

還是保持溫和微笑,想接著繼續講的同時,手機震動了幾下。
金髮醫生頓了頓,先看向傳回的答覆。
結果當然是自己所想的。
「……妳們很幸運。據我所知這區域剛好有這麼一位……」
也只有這麼一位。
簡單明瞭幾個句子,對方已將空閒時間點一一列出。

畢竟算是互利共生的合作夥伴,要不是有對方低調的幫忙,奧爾加也不會有現在地盤上的成就及聲望人脈。

確定好回應對方後,以手機搜尋地址及診所,上頭有醫師的詳細資料。
然後她將手機轉向給兩人看。

「這位艾爾瑟瑪•埃布森•懷特。整形外科(骨科)專業,以前是出勤醫生。現在也是自行開診所。」

照片上明顯看得出一頭金髮長髮板著臉的女性臉孔是位外國人,好像拍個介紹醫師照片會要她的命一樣。
「實習時我們就認識了,她前些年也有被叫去大醫院急診外科支援,基本上外傷處理如果我無法應付也可以找她。而整形外科(骨科)專項就是所謂全身上下關節、骨頭、肌肉、神經等都涵蓋在內,還有後續可能需要的復健……」不過也是需要她幫忙診斷出來明音身體狀況再說。

考量到兩位和自己間已有絕對的信任度,但跟現在要介紹過去的對方不熟,所以奧爾加盡可能說明清楚對方的來歷並做擔保。

「當然……她是同類,然後她看起來不太友善是因為她本來表情就習慣那樣……沒什麼其他的意思,面惡心善。」解釋間的笑了笑,「我們之間有所謂的“合作關係”,所以請妳們安心交給專業。上頭她列出的時間可以直接去拜訪她,我會再提前跟她說,要拜訪前打通電話說是我介紹過去的也是可以的。」
兩個人在奧爾加遞出手機時同時湊近。螢幕上出現一位板著面孔的女性醫師,和奧爾加同樣是歐美人士卻看起來很難親近的樣子。
「整形外科專業的話聽起來很有機會……」
協喃喃了句,「而且是同類的話也比較好解釋。我們運氣真的很好呢。」
要同類又要是可以對症下藥的專科醫師——協還不記得她什麼時候運氣這麼好了。她看向一旁的明音,握住了那雙放在大腿上幾乎一動也不動的右手。

明音回望了一下協,隨後記下了上頭寫著可以去拜訪對方的時間。
「那就下週二去吧。」
「為什麼要等到下週?這週四可以啊。」
協抬頭看過一旁的明音,原先不解的神情在知道對方的想法後微微皺起眉頭,「……就算不是店休日我也可以帶妳去啊,這件事比較要緊。」
「可、」
「就週四,後天去。奧爾加醫生,再麻煩您幫忙聯絡了。」
剛才閒聊中說的固執顯而易見——但明音也知道她是為了自己,便也沒有繼續和協爭論下去。只是溫和地笑著,一臉「看吧,跟剛剛說的一樣」的表情看了看奧爾加。
—還真是猴急……
看到鷲尾的堅持以及明音看過來的目光,奧爾加險些失笑。

她懂得想替重要的人做些什麼的心情,如果女兒出事,可能自己也是這樣著急且往前衝吧……

要不然之前自己就不會受傷休養好一陣子了。
既然已決定去拜訪的日子,將給兩位看資訊的螢幕轉回,打上確定的時間後發送給了對方。

「已經幫妳們訂好時間了,也不用太緊張……她會講日文。」
畢竟也是實習時候的同學,且艾爾瑟瑪還比自己聰明及穩重,相信她能夠處理好後續。

將手機收起來,打算享用剩下的另外一半三明治。

「鷲尾小姐這麼用心,想必以前讀書時很受學弟妹歡迎吧?」

這樣的個性感覺學生時應該是風雲人物。
「謝謝您,奧爾加醫生。」
協再次向對方道謝,兩人幾乎同時向對方躬身致意。主要目的已然達成,協似乎放鬆了不少,也開始吃起剩下的三明治。

「欸?」
在聽到奧爾加的話時輕輕應了聲,她抬起頭:「不,倒是沒——」
「很受歡迎喔。」
一旁的明音笑得瞇起眼,又是那副自豪的神情,「高一的時候就受到不少注目了,協的運動神經又很好,高二的時候還有去幫籃球隊比賽什麼的。」

說起當時的她又開始滔滔不絕,「個子又高,化妝又戴耳環,成績也很不錯。東一高要是有辦人氣比賽的話妳一定可以拿下前三名。」

「太誇張了啦。」
「妳沒忘記暑假去學校上課的時候還有學妹特地去送便當吧?」
「妳怎麼連這種事都記得……」

鮮少講起自己事情的協乾笑了幾聲,不知道為什麼明音連這點小事也記得那麼清楚?
......原來是東一高的。
是學妹呢。
之前在學校就讀時並沒有看過她,可能自己就只有埋頭讀書,又再推回對方看上去的年齡─
可能她在學校風風火火時,自己已經畢業了。

「沒有辦法看到學妹的英姿,錯過真是可惜。」
明音的形容使得自己更加肯定鷲尾就是那種在學校有一群小粉絲的那種有名學姊吧。

「長谷川小姐也是同校嗎?」
這只能盲猜,如果是鷲尾年紀較小和自己學籍錯開,明音了解她學生時期的事情,比較大的可能會是這個。
「沒有啦,英姿什麼的——」
「很帥喔,打籃球的時候。會有小學妹在二樓尖叫喔。」
十多年前的事仍然記憶猶新。畢竟當時的她——和女友差了八歲的她也曾經煩惱過自己太過年長,年紀相仿的高中生更適合風雲人物的協。
不過這些都是過去式了。

「不,我是唸大學的時候才上來東京的。」
明音輕輕揮了揮手,「我是北海道人,來東京讀書的時候恰好搬到小協家旁邊,我們就是這樣認識的。」
說完還笑了幾聲,「奧爾加醫生呢?來東京多久了?」
『.......如果爸爸媽媽沒有辦法再照顧你們了,奧爾需要做什麼?』

咬著好吃的三明治咀嚼,聽見明音的問題,突然地直覺牽動了一些只屬於自己的回憶片段

微微愣了一下,承擔那湧現的以往經過。

─吃掉碎片,帶著妹妹和弟弟們跑得遠遠的。
帶著所有該逃跑帶上的必需品,到東京找阿姨。

距離那天,也過了這麼多年了嗎......
自己沒有去多算,這一路走來─

「......二十幾年有了......記得是十三歲到這裡來投靠親人。」

吞下嘴裡的食物,心算著微笑回答。
然後在這之後,害怕被找到,被攻擊,而刻意去疏遠弟弟們和妹妹─
自己的行為又導致被最小的弟弟誤會。
這些也都是後續衍生出來的家務事。

「到這裡生活時還小,現在想想還真有些不容易。」

─到現在都還沒辦法處理妥當。
再咬了最後幾口,將那半剩餘的吃下了肚,品嚐未喝完的咖啡。

「應該說......〝我們大家〞這樣過生活都蠻辛苦的。」
有宿者身份,有著碎片,碎片又會喚醒渴望─
......大家都是同路人吧。

「所以那時候的想法很單純,大家都是過來人。我如果有著能力,能盡力就想盡力幫忙。」
不分人種或同類與否,自己才因此走上學醫。 以及供給食物來源和劃分屬於自己區域的保護範圍。
「……那的確是很久了呢。」
明音輕輕嘆道。就算在日本有親戚可以投靠,但歐美面孔要融入日本社會想必也是處處碰壁。坐在一旁的協默默地喝著冰塊早已全數化開的冰紅茶,半忖了會兒後才緩緩開口。

「我在十四歲的時候父親也死了。差點也被送到叔叔家,最後是明音姐姐收留我,讓我跟她一起住。」
說到過往的事,協一時間習慣性的用了小時候才會對明音的稱呼。「奧爾加醫生是一位偉大又富有理想的女性。大部分的同類都已經自顧不暇了,想著要幫其他人這件事應該是少數中的少數。」
能做到的就更少了。協微微歛下眼,將紅茶放回吸水杯墊時聽到明音的一聲微小的驚呼。

「怎麼了?」
「沒有,沒事。」
女性——是女生啊。終於確定對方性別的明音暗自鬆了口氣。
嗯……?
同時聽見了明音的驚呼,但對方又說沒事就笑了笑,看向自己手中握著的半杯咖啡。
其實也沒有鷲尾說的這麼的偉大。

「我想我做的就像鷲尾小姐說的……少數且有一定範圍侷限。」

緩緩地說道,自己只是希望——

「……只是希望有碎片的“我們”能透過互相幫忙好好的與其他平凡人和平共處。雖然有時會自問……擁有碎片的我們為什麼要面對這些“挑戰”……」

也說不定不是挑戰,就僅是種類的分別。
但這只是想法上需要轉換。
「身份上秉持良善去建立關係,多點信任,我想生活間的困難也會稍微變得簡單一些……」至少自己在撿到寧子時,除了不想讓她和以前的自己過得那麼辛苦,也是想從小小的地方開始做起。「之後孩子面對的世界可能就比我們友善——」

聯想到女兒還正在成長,杯中液體倒映著的藍,突然想到了什麼往前轉去,望回了對桌兩人身上。

之前還對於這個在傷腦筋,相互幫忙自己怎麼沒想到這個。

雖然還有一段時間——

「……突然有個不情之請,這次有幸能夠幫上妳們,若是妳們願意,可以交換一點小條件嗎……是有關於我女兒的事。」
這請求可能太晚說,幫與不幫也不太強求,剛好有機會詢問。
聽著奧爾加的話語,明音露出溫和的微笑。她能顧及的只有自己和身旁的青梅竹馬,也沒有像眼前的奧爾加有著讓其他同類和一般人類和平相處的正向想法。
「……每個人的人生裡都會有需要面臨的挑戰。」
明音輕輕一笑,「我跟小協面臨了趨近於死亡的分離,也是因為我們都沒有放棄,所以現在才能一起生活。」
說完又看了眼身旁正撓著臉有些不好意思的協。輕笑一聲後便把完全涼下的咖啡全數飲盡。

「如果我能幫得上的,請盡量說。」
聽見奧爾加似乎有所請求,協比平時更來得積極了些。畢竟對方提供了這麼重要的醫療資源,這份恩情實在難以報答。
不過——跟女兒,跟寧子有關的事……是照顧小孩之類的嗎?協眨了眨眼,寧子偶爾也會自己來Silence,這樣的話就跟平時差不多了。
「我女兒讓我有些頭痛。她在與人相處和學習上其實還需要協助,但妳們知道的,我們的狀況不能將她送去幼兒園……」有些苦笑說老實話,這是身為宿者身份的難處,「我擔心她之後上學如果沒有點基礎,怕會有麻煩。」

無論是對普通人,或是同類同年齡的孩子。

「她曾跟我說過她很喜歡待在這裡……因為有“漂亮姊姊”陪她,還有很多好吃的點心。平常我也不能將她一直放在診間,所以這裡……對她來說,她是覺得舒適的。」藍眸看著對桌的兩位,眼神誠懇,「我本來有打算給她請家教,但想到如果能在讓她喜愛的環境又能學點東西,我想她會比待在家裡進步得快——前提當然是妳們能答應……」

這個請求當然……「當然,我會付家教費的。」
兩人沉默了會兒,對看一眼後幾乎同時點了點頭。
「光稱讚我是漂亮姐姐這句話就不用家教費了啦。奧爾加醫生又幫我們推薦了可以復健的地方,怎麼會再跟您收錢呢。」
「如果是明音應該沒問題,她很擅長跟小孩相處,而且……學歷也很好。」
要當家教的話自然是沒問題。協將食指內側抵在唇緣下方忖著,這樣的話角落的雙人桌在放學時間就必須先空著——她回望了一下角落的座位,點了點頭。

「嗯,小學到高中的課業都沒有問題。我在大學的時候也做過家教喔,國文數學英文理科社會科都行。」
簡直是全方位家教——也是了,對偏差值72的慶應畢業生來說應該沒什麼難的……吧。協如是想,記起了當時也給明音惡補數學的時光。
「真是太好了。」
奧爾加臉上出現的笑有股鬆了口氣的感覺。

如果是從小學到高中都可以的話,以後也不用這麼煩惱孩子的言行舉止及教育的配合。

……雖然現在開始計劃女兒往後的路似乎有些太早,但先解決目前急需的,一步一步慢慢來吧。

「狄安娜就拜託妳們了……如果不介意的話,她學習完也應該很樂意當店裡的小幫手的。」想到孩子也願意在這乖乖不搗亂這點,對於每次看顧她擔任臨時保姆的古室,相對也算是減輕了不少壓力。

不過配合的時段,「長谷川小姐的復健看診比較要緊。」這點真的不急。「我們訊息中再約時間……」
將咖啡喝完後,空杯放回原處,朝兩人微笑點頭後,起身準備告辭。
該講的,該溝通的,該幫忙的,現在應該都解決了。

「謝謝餐點和飲料,很美味。」

—難怪女兒會喜歡這裡。
本來是要往門口走,卻又想到什麼的頓了一下。

「倘若對醫生沒這麼厭惡了,下次又不小心感冒時……來找我吧。」

「不過我應該也要祈禱不要在我的診間看到妳們。」
有點半開玩笑又認真地說道,當醫生的當然希望大家的身體都健健康康的。
「沒問題,今天真的很謝謝您。」
聽見對方再次提起了復健的事情,再次道謝後的協在對方準備離開時跟著站起身。她看見身旁的明音似乎也跟著打算送客,便也稍稍扶起對方讓她搭在自己的肩上。

「能和您胃口真是太好了,隨時都很歡迎您和寧子ちゃん一起來。」
她跟著明音送奧爾加到店門口,對方臨走前的一說同時逗笑了兩人。

「我相信奧爾加醫生不會隨便把我當新藥實驗品的。」
曾經痛苦的經驗如今也能當作玩笑話說出——鷲尾看了身旁的女子一眼,在咖啡店的店門關上時握緊了她的手。

沒問題的。
一切都會變好的。

鷲尾協在心中暗自道。彷彿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的長谷川明音望著她的面容,用力回握了那雙手,十指緊扣——再也不放。
========
謝謝奧爾加中跟我對了這麼長又這麼重要的劇情 中間調侃協上次的樣子真的好好笑wwww奧爾加真的是個溫柔的醫生 明音姐接會在艾爾醫生那邊努力復健的TT...
謝謝協中邀約這溫暖互助的交流,我甘願看兩人放閃,奧爾加:?????

再這之後可能女兒會發現協會算錯錢和數學不太好的事吧www會偷偷跟奧爾加講這個小秘密(嘻嘻嘻

明音要快快好起來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