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迷V〕💐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5-2 優柔寡斷
最近接獲通報,有一間福利院正在暗中招收宿者孩子,我們不確定他們想做什麼,但還是得保持警惕,積極搜查。如果有必要,擊殺妨礙者也可以。
⋯⋯就算對象是孩子,也別心軟了。
latest #6
https://images.plurk.com/5sTSTuVmkPkoIzrnAUgSM7.png
手寫字傷眼注意(((毫無悔意
聽說曾經有國家因為媒體與論的壓力,害死過替流浪動物安樂死的獸醫。
角倉秀有時覺得這個份工作大概跟那個獸醫的工作沒兩樣,差別大概是能不能直接明白自己要殺死的對象的語言跟情緒。
「秀君——最近在忙什麼啊?」
跟自己交情普通的學弟這樣問道,他也沒什麼反應。
「還在忙樂團的事?看你總是背著一把吉他,是在哪裡演出啊?我挺想去聽的——你肯定有不少女粉絲吧?」
角倉秀一邊敷衍學弟的自來熟,一邊把近期任務細節與過程用通訊軟體回報給『K.』。還好當初跟到一名處理速度還算不錯的負責人,確認報告沒什麼問題後很快就收到帳戶收到款項的訊息了。
立即下載
「還是打工?之前工作的那家咖啡廳沒去了嗎?同學都在問欸——」
「換了。」
「這樣啊,看你新的打工好像是體力活,受這麼多傷不要緊嗎?」
「就那樣。」
對話有一搭沒一搭地延續,直到學弟突然想到什麼。用很不值得一提的語氣說道:「喔對了,教授說你論文後面要重寫喔。他不洗翻。」
「Fuck!」
「哇秀君你在舞台上不會是唱金屬樂吧?好酷喔。」
「我回去修論文了。」
沒有太多時間感傷或糾結,比起那些到底能不能把論文修到教授滿意才更加重要。
就算有了組織給的薪水,該拿去跟家裡交代的文憑還是不能鬆懈,看來臉上的黑眼圈大概暫時沒有消退的一日。
🎶 🎶 🎶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