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迷】✞
10 months ago
【另一日的夜間散步】

https://images.plurk.com/4fZ38JdoIdaTCpzo84a2ne.jpg
「日本的夏日真是涼爽,可不是嗎?」
「……哈哈、不是很好的搭訕開頭呢,總之、您好♪」

突然出現的男人興趣是夜間散步。
當然還有一部分是,夜晚的東京、有著更加特別的景色。

他好像在尋找什麼,觀察著什麼、來到了這裡。

(夜晚|公開交流)
latest #63
【東迷】✞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入場須知 ✦

✦地點隨意,只要是夜晚即可!(晚上、半夜皆可)
時間軸是這一個噗的幾日後 ,有跟扇交流過的人他會知道你的長相至於為什麼我還沒有畫總之就是...親笨蛋兼跟蹤狂 (幹)
✦新來的罰者,同事也有可能不認識他、目前都還是一個人行動的樣子。
✦會抽菸,不喜歡的人可以跟他說一下、他會熄菸的

✦絕對不會主動攻擊宿者,但除非你有需要、他很樂意幫上你的忙

✦短短的交流、或是之後想要開噗個別對劇情都可以的!請各位隨意方便,開心就好!
✦視情況停止入場、總之開心最重要(復讀機)
【東迷】✞
10 months ago
—————————請隨意—————————
先去帶團了晚上再來看看狀況(好忙)
東迷|渡邊湊
10 months ago
大概是長了一張無趣的臉的緣故,渡邊湊不常被他人搭話。因此他在陌生男子開口時並沒有馬上反應過來,而是愣了下才回話。

「的確。」是個天氣晴朗的夜晚,對他而言並不常見。

「找我有事嗎?」有著西方臉孔的男子目光銳利,於是他偏了偏頭,又詢問。

/偷偷走進來玩
立即下載
東迷│方世 清
10 months ago
「......。」
清沒有馬上出聲,而是在認出了對方後沉默片刻。

「亞當先生。」他說。「你要吃味覺糖嗎?」舉起便利商店的袋子,他決定省略吐槽。

命運的再度相遇(不是
管制局搜查課
10 months ago
「你好?有什麼事嗎?」
突然被人搭訕,理所當然的浮現出疑問。至於自己為什麼晚歸,一切都要歸咎於工作忙碌所賜。

/進來玩,請多指教
【東迷】✞
10 months ago
LF_Devil
「沒事。」
「但、正因為沒事,所以我也才會搭訕您♪」他愉悅的笑著,多少會帶給人一些親切感...多少吧、只是他臉上的傷痕相當明顯。

「這裡挺不錯的呢,不像我們那裡下午五點、整條街的人就像是全部都消失了一樣。」
「這裡的夜晚永遠更多的緣分、更多的故事、更多的怪物。」

「...呵呵♪嘛,只是這樣在路上說著這些話真的好可惜啊,也抱歉突然和您搭話了。」
「作為回禮...啊,您有什麼想做的事情嗎?」

「也許、我能夠陪伴您,也許、我能夠幫上忙也說不定呢♪」他和你行禮。
雖然這一切都,相當突然。

怎麼辦好噁心ㄉ人(幹你打的
【東迷】✞
10 months ago
kulameproject


「...哈哈♪能夠被您這樣稱呼真是我的榮幸!至於這份禮物,我也不客氣的收下了,相當感謝。

......。
「...她回來後有跟我分享您的事情呢,見到本人的感覺如何?」
就像我說的是個討喜的孩子,是個可愛的孩子,是個特別的孩子。我也很喜歡她呢。
「聽說兩次的對話相當愉快,真是太好了呢。」他輕輕一笑。
無縫接軌(講法)搞得亞當好像蹲點NPC 但他真的是(幹
東迷|渡邊湊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被一個挺紳士的人搭訕讓渡邊湊有種自己是個妙齡女子的錯覺,但很顯然他並不是這種人設,於是他對對方的動機還是抱有一絲懷疑。

不過就算居心叵測,他一個大男人能碰到什麼事呢?

「我打算去附近的超市買菜。」聳聳肩,他指了指手上的購物袋,態度不冷也不熱。

「信不信由你——不過我一個人出來挺容易碰到下雨的,你要是順路一起走,倒是幫了個忙。」
東迷│方世 清
10 months ago
那是因為沒有抽到想要的周邊所以又買了一次的味覺糖。
亞當知道味覺糖是什麼東西嗎...?清在心裡默默的希望對方吃過之後能嚇一跳。

「是很可愛的孩子呢,而且對未來充滿期待。」
清微笑著回答。

「您那時候該不會也在這附近吧?」接下來這句是真心的疑問。
【東迷】✞
10 months ago
lovesex01

「有什麼事情嗎......嗯、這真是個很好的疑問呢。」

「但、很抱歉的,我想我能給您的答案就只有:有些無聊的夜晚、所以想要找個人來聽聽他們的故事。」
這樣如此幼稚的行為呢,不像是個成年人該做的事情對吧?他一手掐著自己的下顎自嘲的笑著。

「...宿者,還是我的前輩呢?」
「不論您的身分為何,我都很榮幸能認識您呢♪」

哎呀,真是有些敏感的話題。
【東迷】✞
10 months ago
LF_Devil

「有聽說過呢,在亞洲有這一說法」
所謂的“雨男”體質?但我覺得這很讓人羨慕呢。這樣奇妙的論點再次拋了出來。

「雨可以淨化很多東西呢,某種意義上是護身符。」
「所以,等等我跟您在一起之時、代表我們倆都很安全對吧♪」真是莫名其妙,真是突然,完全就只是自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而已。

「但您這樣請求我了,我當然願意幫忙。」
「...當有人向我求助之時、我總是覺得很有趣呢♪」

...他...好奇怪...對不起 (幹
【東迷】✞
10 months ago
kulameproject
「哎呀?當然沒有啊。」
「我只是很簡單的,說穿了就是在她的包上裝了防止兒童走失的定位器而已♪」
身為一個監護人,他不打算阻止孩子目前的興趣。也許她可以在這夜晚中享受到什麼...只因為這樣而阻止扇去探索,有些可惜呢。

「...嘛當然,我裡面也裝了監聽器、還有自己的眼睛而已啦 」哇變態,好變態的發言。
「畢竟她應該會比我更早意識到這裡的”特別之處”、她若能自己去認識,自己去判斷的話...我認為也是個好事。」
「”人類”可以用另一種觀點去看著這座城市,也挺羨慕的呢。」

「......然後,太好了呢。我看她回來後很開心的樣子,兩位的談話內容她也再次說了一次給我聽。」
那麼,您會想要給予她怎樣的未來跟期待呢?」
他故意歪著頭,問著。
又是一個晚歸的夜晚,不過這一次不是為了加班,而是結案的慶功宴,從無數會議與加班的輪迴之中解脫,眾人於是一同到居酒屋慶祝到大半夜才散會。隔天會有多少人因為宿醉而請假?草生卉子很肯定那不會是自己,她從不勉強自己飲下過量的酒精,否則會錯過由一群醉鬼上演的戲碼。

在將喝得爛醉的同僚送上計程車之後,卉子踏著輕盈的腳步走向歸途,此時吹拂的冷風正適合解酒,陣陣涼意令人渾身舒暢。

微醺的醉意並沒有讓卉子失去應有的注意力,她確實有意識到男性的存在,但只是禮貌性的點頭致意,沒有想到他在卉子擦身而過的當下出聲搭話,她在稍微有些距離的地方停下腳步,回頭望去。

「的確,搭訕是一門學問。聊天氣不是最好,但也不差。」卉子眨了眨眼睛,笑著回應。「你好,先生。今晚的夜色很適合出門來一場邂逅,你說是吧?」
管制局搜查課
10 months ago
聽到了男人的問題,澄田也只是笑了笑,然後來到男人身邊。
「呵呵,如果你不介意老人家的故事有些無趣的話,稍微聊聊也沒問題。」
直接就在男人旁邊的空位坐下了。

「宿者肯定不是,但是不是前輩就不好說,雖然我這個年紀,但經驗不一定比較多呢。倒是你做多久了呢?」
新井 羚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被學生拖延到下班時間,在夜街上快步奔走試圖趕上喜歡的路邊小吃攤的收攤時間,突然的問話讓新井羚停下腳步楞了一秒後回應:「是挺涼的。」

下秒莫名的異樣順著後脊骨襲上後腦杓,泛起雞皮疙瘩,興許是晚風過涼而產生的微妙感,新井羚揉把後頸笑問:「你不是本地人?是遊客嗎?」
東迷|渡邊湊
10 months ago
「安不安全倒不好說。」

待人走近便慢悠悠的邁開步伐朝超市走,聽見問句則是不置可否的聳肩,畢竟他一半是風風雨雨的黑道,一半是潛伏在繁華城市下的秘密組織成員,待在他旁邊只有風險。

「聽起來你挺樂於助人——又或者是為了什麼回報?」腳步不見片刻停留,既然那人自顧自的說,他就自顧自的走。

中/沒事湊也蠻怪ㄉ⋯⋯買菜叔叔⋯⋯⋯
【東迷】✞
10 months ago
Shoto_Senbei
「哈哈♪您說的是呢?」現在您身上的酒燻味確實已經足夠有魅力了,不過他知道亞洲相對的保守很多。自己家鄉那一套隨時可以把人送進警局。

「論搭訕、在我的家鄉最老套卻又最可愛的搭訕方式,便是『眼睛』呢。」如月色一樣美麗、若或者說是這杯酒的熟成度也無法配上...各種過於親密且肉麻的台詞,我不確定小姐您的接受度到哪。只好打安全牌了呢。
沒有想到他很詳細的跟你解釋家鄉的各種搭訕方式、可能除了臉以外都是有些奇怪的人。

「...這樣的您,還願意跟我來一場邂逅的話,我感到相當榮幸。」
呀、自我介紹。他差點忘記這件事情。

「該選擇哪一個呢?該告訴您我在這裡的名字、亦或者...」稍微將墨鏡的位置拉低,薰藍色的瞳孔露了出來,右眼皮上還有傷痕。

「...曾經對著誰說過,想見面的”神父先生”?」
笑笑。
【東迷】✞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lovesex01
「怎麼會呢?男人的魅力是三十之後才開始的...先生您這樣說自己真是太可惜了。」但同時也謝謝您陪我聊天呢,說完後他點頭示意。

「論”罰者”...目前可能才幾個月?但是論”類似職業”大概從高中時期就開始了呢♪」
「是到最近才發現有組織的存在的...我可能不太擅長社交啊,哈哈。」他笑著自嘲。他也覺得自己發現的有些晚。




「...先生在裡面有好好的保持著”平衡”的工作嗎?」
【東迷】✞
10 months ago
TheoAWhite
「...嗯、找個結婚對象後大概就可以成為當地人了吧♪」

「挺不錯啊,東京的夜晚。」說著的同時他盼望著月亮,運氣真好呢。
「今天也抱持著平衡,今天的食物鏈還是跟平日一樣。」

「...我想我可以說是、喜歡都市傳說跟怪異故事的遊客吧,目前暫時在這裡居住中♪」
「也許日後、我們會常常遇見。」

「所以請多指教,嗯...這位小哥?」該怎稱呼才好呢?但自己也沒有報上名字呢。他仔細看著對方的外表,大概是想從這裡下手吧?
【東迷】✞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LF_Devil:

「我沒有樂於助人喔,這是天大的誤會。」
「不如說我喜歡看他們掙扎的樣子,淺意識一直認為自己是受害者的滑稽模樣。無法換位思考的可憐腦袋。」
男人的腳步與你平行,這樣就沒有誰前誰後的問題了。同時也繼續觀察著你的樣貌,你的走路姿勢、任何...習慣?希望你不會感到不舒服。

「—自己只能拯救自己,對吧?」
「我想要的回報只有看著這個人類跟”另一種生物”可以保持平衡而已...當然,先生也可以當作這只是一個男人的酒後亂語♪」

畢竟、不是任何人都是知情者。
雖然他故意說了很多。
管制局搜查課
10 months ago
「才幾個月嗎?那真是辛苦了呢,感覺還習慣嗎?」
自己剛開始到的確不太習慣,畢竟工作性質還是有所差別。
「我們這行有各式各樣的人,不擅長社交就讓擅長的人去做就行了,這沒什麼。」

「平衡嗎......嗯,我盡力吧。」
無奈的笑了笑。
【東迷】✞
10 months ago
lovesex01

「習慣,只是差別在需要跟人回報...這個部分吧?」
「不過同時也覺得可惜,竟然都已經成為”組織“了、卻又只將重心放在宿者身上。就覺得—」

—真是可惜啊。他又在感嘆了一遍。
真的很少見,如此多人聚集在一起處理一件事。

但就只有一件事,一個特定對象。
真的太可惜了。

「...
「...看您的笑容之中有些無奈、前輩近期遇到了什麼嗎?」他側了身問著。
管制局搜查課
10 months ago
「倒也沒有什麼,只是覺得自己也這把年紀了,要維持著什麼也需要花費更多心力,年輕真好呢。」
笑了笑,看著側了身的青年。
「覺得什麼呢?不把話說完嗎?」
新井 羚
10 months ago
yvviVi: 沒想到得到如此直接的回應,再加上後續的隨口閒談,新井羚的視線不經意地打量起對方,穿著挺普通的,但胸前的醒目十字架似乎又代表著什麼。

「都市傳說呀,啊、的確也到了說鬼故事的季節呢,日本特有夏季風情物語。」新井羚笑瞇著眼,手默默的伸進褲袋中掏出手機,滑點著沒有任何訊息通知的手機螢幕。「或許會遇見吧?如果你都在這一帶行動的話。」
東迷│方世 清
10 months ago
「自己的眼睛?」其他的都可以理解,清就對這句表現出困惑。
清嘆了口氣走過去,在亞當旁邊坐下。
「我其實不贊成您告訴她...或誘導她去發現這樣的事。應該說我原本以為您的位置就是維護好這個世界不要讓她發現那些事...」

清看著天空,忽然欲言又止,停了一下才繼續說下去。

「但是您的態度比我想的堅決許多,所以我又會思考繞回來,或許父母不讓孩子自己去認識或判斷這個世界也是一種錯。」

「亞當先生是為什麼能夠這麼想呢?認為自己這樣做對她是好的?」
清用問題回問回去,他認為自己或許是作為一個孩子去發問的。問亞當,或問當父母的人。
東迷|渡邊湊
10 months ago
那人語調輕鬆愜意,帶著愉快笑意吐出來的字詞卻令人不寒而慄。而刻意洩漏的資訊像是在試探,要探探他這個人的身分。

「我倒覺得人很難跟”另一種生物”達成平衡,畢竟,人類跟人類之間都搞不定了。」

「倒是你,會跟我說這些有你的用意吧?」

渡邊湊輕呼出口氣,正面迎向人打量的目光,不惱不火,只是稍微揚揚眉。
超市門內歡快的音樂自自動門開闔的空隙傳出,穿插在兩人間的對話顯得突兀。

「當然,如果你只是喝醉了,我可以推薦你這裡的蜂蜜水。」大拇指指了指背後的店家。
【東迷】✞
10 months ago
lovesex01

—覺得有些偏心、不太好呢。
但這樣的話語他是不會說出口的、即使再用「外國人」這個身分,這也絕對不是看不懂空氣的問題了。

只是他自己跟這些怪事的感情恩怨。
「...哈哈,我怕我說了出來,前輩會對我印象不好啊♪」在這方面意外的誠實,順便伸了懶腰。

「不過我認同呢、”維持”真的是件好辛苦的事情。」
要跟大家打好關係哦,這些東西未來會用到得記住哦,想要做什麼心靈都得保持健康哦。

「...人類也挺辛苦的,可不是?而且這些要求很多都是從小就被當成正常標準繼續進行呢♪」
「當我們變成怪物的話,那麼你與我,這個世界都不再存在吧。」

「...今天的月亮大到會毀滅世界的感覺,突然想這麼說說呢♪」
確實,你抬頭一看發現今天的月亮確實非常耀眼,也相當接近的感覺。 也同時感受到了這男人的奇怪。
【東迷】✞
10 months ago
TheoAWhite

「啊啊?先生您對這個有興趣嗎?」看到對方的視線。自己將十字架的部分故意放到肩膀上。

「覺得我看起來像什麼呢?呵呵,但也不一定要要回答啦♪這只是我偶爾會想要這樣問而已。」
「至於您所說的手機螢幕...哈哈...其實我不怎麼使用3C產品,我其實不太會用手機這些呢。」稍微抓了自己的頭髮,苦笑著。
確實自己這個年紀不會用3C產品真的很少見呢。

「但是網路確實也造就了許多嶄新的的都市傳說呢,即使是假貨也會因為討論的熱度而成為真實。」
「以一個欣賞故事的讀者來說,總覺得這幾年要找到好看的書越來越難了啊
【東迷】✞
10 months ago
kulameproject

「...我確實誘導了她,但選擇要不要接近的是她。」
「她靠近了,她知曉一切之後該怎麼做?這個選擇也是她。」
他也同樣望著天空,今天真的是個好天氣。
甚至還可以跟人講到話,巴黎一到晚上五點連隻小狗小貓都不見了。
「別看我這樣,我很尊重任何人的選擇權呢。」

「而當做出選擇之後...接下來衍生出來的『責任』就是她要好好學習的。」
「因為我也不可能永遠陪在她身邊、所以我只是希望她可以變成堅強的孩子吧。」
說著說著,一手放在了大腿之上、臉則是托腮在上。

「知道自己的特別,知道自己的存在,知道自己所想要的一切,知道外界的危險。」
「...不然那孩子以前太可憐了。」 「不過怎麼啦?突然問我這個,還是說...這樣的教育方式不太適合小孩子嗎?」表情瞬間有些緊張。 哎呀?原來他也會擔心這個。
【東迷】✞
10 months ago
LF_Devil
「啊哈、這我認同,因為所有不好的東西都是人搞出來的♪」
就像是任O堂的某隻粉紅色吉祥物,在故事裡、連世界會被破壞成那樣的起因也是”人們”。

「然後還要我們這種如此高風險的生物去處理這些困難之事...不覺得有些諷刺嗎?但也挺有趣的、這個組織的想法。」
「我的用意當然只是想跟前輩打招呼而已,誰叫我是從最熱情的民族之地誕生的人呢?」法語也有被稱呼為”這世界上最溫柔的語言”、但確實,日語學起來也相當容易,因為音調也差不多平衡。

哎呀,離題了。但這就是他的用意。
「意外的,我只有必要場合才要喝酒哦。」
倒不如、讓我來幫您挑蔬菜吧?我可是有著在市集多年購買蔬果的經驗、挑選出來所做出的沙拉,保證你會喜歡呢♪」

「如何,我也想順便在這裡交上同事關係以外的朋友啊♪」
管制局搜查課
10 months ago
「感覺月亮會掉下來嗎?」笑了笑,也抬頭看看月亮,確實又大又圓,是超級月亮的日子嗎?

「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呢,暫時還沒辦法讓人類變得輕鬆呢。但變成怪物......我想世界依然會運轉吧,也許就是換一種模式。」
說完之後站起身,稍微整理一下衣服。

「時間也不早了,您請小心,我就先離開了。」
對人點頭示意後,自己就走著夜路回家了。
東迷|渡邊湊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他們這樣莫名其妙地說上話算是朋友嗎?渡邊湊也不知道,不過雖然對方有著微妙的個人風格,他倒也不覺得討厭。

「渡邊湊,怎麼稱呼都可以。」於是他率先報上了名字,就當作作為朋友的第一步,接著熟門熟路的走到超市角落,推了一輛推車回來。

「行,那蔬果交給你——我只知道哪裡有打折的即期品。」説完便掃了兩三個貼著『出清』貼紙的麵包到籃子裡。
【東迷】✞
10 months ago
lovesex01
那麼,您也路上小心呢。」
青年繼續坐在長板凳上,這時終於可以抽一口煙了。
他繼續凝視著月亮。

「...不想親眼見證看看嗎,感覺到了那時候、也是非常有趣的樣子啊♪」
男人自言自語。當然,他知曉每個有能力處理這些事情的人對待平衡還是有不同的看法和想法。
他在期待著什麼答案呢...哈哈、這樣一想也覺得自己有些幼稚。

「祝您的夜晚相當愉快。」
不知為何,又重新敘述了一次。

非常感謝...跟這個怪人交流...(他真的好怪但謝謝(...)
【東迷】✞
10 months ago
LF_Devil
「...哈哈、真讓人高興,你讓我知道你的名字了呢。」他開心的笑著,似乎不太像是奔三的成年人一樣。

「不過我也不曉得以『朋友』來說、該要有怎樣的互動才行...那麼沙拉的部分我來請客吧?當然包含油醋跟起司的 」說著的同時他隨意的掏出了一張黑卡。
「當然!我對廚藝也是頗有自信的!若有需要、等等我當然也可以去湊先生家親自料理......或者說也只是我剛好想吃而已♪」啊,真是直白。

他很有興趣的觀察你在超市所有的一舉一動。
他也曉得、自己也有點過於熱情了,但他就是想這樣做。

好詭異突然氣氛好像去宜家家居逛街的兩個大男...可是起頭是我很抱歉(下跪(...
東迷|渡邊湊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那你呢,我該怎麼稱呼你。」走過以兩個大男人來說有些狹窄的貨架,他一邊拿起架上商品比價一邊隨口問到,並在視線瞥見對方手上的卡片時微微睜大眼。

「我想用張普通的信用卡也買得起這些菜。」為什麼這個人感覺越來越可疑了,這讓他忍不住吐槽。

「噢⋯⋯我家有室友,突然帶人回去他會嚇一跳。」若只有他一個人住倒也覺得無妨,不過對於其他人而言,突然在路上認識了人還一起買了菜怎麼想都蠻奇怪的。

快笑死邊RP也覺得這兩個人怎麼開始買起菜 溫馨(並無
【東迷】✞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LF_Devil

「......”亞當”就好了♪」他雙眼瞇起來笑著、介紹自己。

「嘛,信用卡可以說是我唯一會用的電子產品了?不然不覺得錢大把大把很有重量嗎...哎呀、原來您說您有室友?那麼真是可惜,我覺得我的手藝還蠻不錯的呢......」
「但這確實是有些突然的提案,嘛、但我確實也不想成為嚇到他人的存在呢。」

「等下次如何?」竟然還有下次嗎。
新井 羚
10 months ago
yvviVi: 「那挺顯眼的,感覺很像電影裡牧師會配戴的那種十字架。」新井羚回想,對方的外貌氣質的確也相當適合,不免讓人多做聯想,對於他詢問看起來像什麼的笑語,新井羚僅以微笑帶過。

聽著看似隨性的話題延伸,新井羚把玩著掌中手機笑語:「網路造成的嶄新都市傳說啊,的確有不少呢,追根究底或許是因為傳播媒介的改變,早期不也有書信傳遞的鬼怪傳說嗎?不幸的連鎖信之類的,也是以訛傳訛下的產物。」

「每個時代都有它的代表與經典,好的部分經得起時間積累沉澱,或許慢慢找也能找到這世代的經典書籍?」新井羚思考淡言,滑點螢幕確認時間,快到小吃攤的收攤時間了。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表露歉意,新井羚跨步離去。



中/短暫的相遇交流,結果發現離去時都還沒報上名字,I'm Sorry......
東迷|渡邊湊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無論怎麼想,渡邊湊都很難想像下次會在什麼場合見到人,更何況是吃到人家做的菜——但眼看亞當說的自信,一時間他竟也就這麼相信了。

「好啊,我不挑嘴。」聳聳肩和人一起走去收銀台,看著亞當就如所言一樣將翠綠的蔬菜結帳,心想下回是該給點什麼當回禮。

如果真的有下回的話。

「我等等會往這邊走,你呢?」就像剛見面時說的那樣,直到他們踏出超市,都沒有下半點雨。他望了眼乾淨的夜空,才又轉向人。
🍷墨在堤
10 months ago
「夜安~先生,不過這樣的夜晚也挺意味深長的...不認為嗎?」

今晚的墨堤默難得的沒有找陌生人陪伴好共度無眠之夜,不過有個人跟自己搭訕聊天也是滿打發時間的,他正無聊呢。
東迷│方世 清
10 months ago
「與其說不太適合...因為我也沒脫離小孩多久,也不知道怎麼說...。」
清有些無奈的回答。

「乍聽之下會覺得好像把責任都推給了孩子,對他說這都是你自己的選擇,"後果"也要自己自己承擔。但如果父母能做好避風港的任務,我想應該...不錯吧?我不知道。」

「我的父母完全相反,我是沒有選擇權的孩子,所以說不定會有點羨慕呢。」
清玩弄一下手中的塑膠袋說。

「你說很可憐...小扇以前是經歷過什麼嗎?啊,她是被你收養的嘛...那的確很辛苦。」
東京迷走 | 草生卉子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yvviVi:
神父先生。一聽到關鍵字卉子便會意過來,那是出自於幾天之前,一名少女的口中。「哎呀,原來就是你嗎?」卉子看著那名男性頸脖上掛著的十字架項鍊,不禁莞爾一笑。那是可以與「神父先生」作為聯想的唯一象徵。

「原來神明是真的存在呢,祂聽到小扇的願望了。」卉子輕輕倚靠在牆邊,是放下戒心的表態。「我從小扇那裡聽到許多關於你的事,雖然是初次見面卻像是遇見許久不見的朋友一樣,感覺真奇妙。」

「不如就讓我們像是舊友一樣,來個閒話家常吧?」卉子歪著頭看向對方,任由漆黑如墨的髮絲遮掩她的臉龐。
【東迷】✞
10 months ago
TheoAWhite
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因為對方很明顯表態了自己”還有事情”得做。
他只是淡淡一笑,祝福對方有著美好的夜晚。

「...故事永不嫌多,是麼。」
「希望日後我也能閱讀到您呢。」就只是、自言自語。
自言自語而已。
【東迷】✞
10 months ago
LF_Devil
哎呀,跟其他人不同。我可是很守約的喔?」他在收銀臺前的好心情連完全不認識的店員都感覺得到。真要說為什麼是因為他在臉上都是笑容,呃、雖然原來就是啦...?

「當然、若您不介意我會在這裡等待您,亦或者我出現在您家門口的話...?」
「不然其實要再次”巧遇”也挺困難的呢♪」

跟隨者對方走出超市,看來他已經有了要回家的路了。

「哎呀、我嗎?」
「...繼續再享受這個夜晚吧,還有多認識一些朋友♪」他雙手插著口袋,高興的說著。
這裡的夜晚真的讓人捨不得睡著呢。
【東迷】✞
10 months ago
Mortimer019
「所有的夜都可以意味深長,僅看每個人怎麼去面對而已?」
「...雖然我也不確定,但這副臉孔...我是被家鄉的人反搭訕了嗎?哈哈♪這還真是榮幸 。」

「那麼、我們要從哪裡開始呢?」
「彼此的名字?彼此的興趣?亦或者再跳躍一些步驟,彼此的過去?」

這張長椅就是你與我的舞台劇。
噢、也可說是他的書櫃。
【東迷】✞
10 months ago
kulameproject
「我可以成為她的避風港噢,但也只是暫時性的。」
「因為到最後能夠拯救自己的只有自己。」啊啊,好像幾天前那個女孩也對你說出了一樣的話語。

「我與她的關係一切都是緣分,會持續到何時由她決定。」確實、剛開始的我們只是外人。但我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才建立起了”以外力”來說有關的關係性。
但是在她心中呢?噢、這我也可不曉得啊。寶貝。

「我只能向您保證,她會過得很好的,甚至、扇比我還要堅強。」
「...真好呢,她交到了一個如此替她著想的朋友♪」那是充滿喜悅的微笑,也同時說了一聲接下來也請多多指教。這樣的話語。

經歷過什麼嗎?這真是個好問題。
但會跑來問我的,您可是第一個。

「...真的想聽?」男子將墨鏡脫下、詢問著你。
【東迷】✞
10 months ago
Shoto_Senbei
哈哈,很不像神職人員吧?比較神職人員的重點可是要愛護自己的身體...但我一項都沒有做到呢。」他調皮的用手指彈了自己的耳環。臉上的傷疤看來是很舊的痕跡了,但沒有任何變淡的樣子。

「但其實我也不是神父就是啦,那只是她”習慣這樣稱呼我”。」說著,他又再次翹起了二郎腿。

「像是舊友啊...啊啊、這真是不錯的體驗。」
「那麼,好久不見呢。最近過得如何呢?」

「有什麼想要第一時間報備的,如果我是那個”第一個知道的朋友”、我會很開心的。」他微微一笑。
簡單的戲劇已經在長椅上開始。
東迷|渡邊湊
10 months ago
要是亞當真的出現在他家門口的話,湊怕是會不小心反手報了警,雖然警察來了恐怕也是先抓他而不是對方。

思及此處,他便低下頭翻了翻口袋,最後遞了張名片給人——那是張樸實無華的名片,毫無裝飾圖騰,僅有白紙黑字寫著「OOO飲水機系統有限公司 業務」,姓名的下面寫著電話號碼。

「打上面的電話,你會找到我的。」如果會找他的話?

「晚安了。」見人收下後便將手插回口袋,最後朝人道別後,便踏上回家的路上。

中/感謝亞當中跟無聊男講話 !!亞當好有趣期待有機會再交流⋯!!
東迷│方世 清
10 months ago
清覺得亞當說話的輕飄感讓他有點困惑,雖然句子沒有問題,卻又覺得哪裡不對勁。
與其說是父親,不如說只是收養關係──清在心裡暫時這麼定論。

這份小小的不安,讓他在亞當將墨鏡脫下看著自己時,下意識的拉遠了身體。

「嗯...其實也只是因為,能夠大概知道的話,應該比較能夠和她對上話題吧?當然如果不方便的話沒有關係。」
【東迷】✞
10 months ago
kulameproject

「...這樣啊這樣啊、看來交到了一個很體貼的、很在乎自己的朋友呢。」他笑著,他為這女孩鼓掌著。
即使女孩此刻不在。他也想為她慶祝。

「...嗯、我想你不用太介意沒有話題聊這部分,用簡單一點的比喻,她就是嬰兒。」
「該學習、該體驗、該怎麼成為人類的時刻、她沒有體驗到。所以現在自然的好奇心也會非常重,不如說到了貪心的程度了呢。」
「所以在夜晚跑出門的小孩...是為了什麼呢,填補人際關係?填補過去所沒體驗過的?這我也不曉得呢。」

「“扇”是我幫她取的噢,因為她原來的名字”沒有意義“。」但是現在有了這個名字,她做什麼都有了存在過的價值。嘛,聽不懂也沒關係的。
「...不過我很開心呢,聽起來代表下次你還想再和她聊聊呢 、我幫你轉達吧?」趁這個時候開心的拉近距離。
東迷│方世 清
10 months ago
意思是跟Santa很像嗎?
清想著博達森給他看過的報告和影片,還有偶爾會因為Santa搞不清楚人們平常的感受和生活,而把他的身體搞的亂糟糟的事。夜晚跑出門這種事當然也做過。

「『扇』啊,在日本文化裡有『敞開心靈』和『招福』的意思。」
不擅長和人有這麼近的距離,清忍不住僵硬了上半身。但他還是豎起一根指頭解釋著。
「有亞當先生幫她取的這個名字,真是太好了呢。」
清相信名字能改變許多事情,他想一定也改變了那女孩的人生吧。

「轉達當然好,之前也和她約好了。」
「嗯?啊……今天確實不錯,是個可以揮霍的夜晚呢。」對於人突然的搭訕椋歡覺得有些新奇,一臉微笑的回應對方。此時夏季的清涼正緩緩吹著,有風的感覺、他很喜歡。

「您好,看來先生一個人在這很無聊?那要不要去找個地方探險?在夏天的晚上探險也是日本的文化特色之一喔~」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物般,雙手合十並略帶愉悅的說著貌似胡謅的話,一臉像是個期待對方出遊的孩子一樣。
東京迷走 | 草生卉子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yvviVi:
「好久不見,神父先生。」一句微笑,為這齣小短劇拉開序幕。

「說實在的,最近過得不太好…」回想之前的加班無間地獄,卉子不禁嘆息。「那些晦氣事就別提了吧?今天可是好不容易脫離苦海的好日子。」卉子緩緩離開牆邊,找個空位坐了下來。路燈打下聚光燈,而這張長椅彷彿就是屬於這兩人的舞台。

「不如來分享一些令我雀躍的事情吧?要是能讓你感到開心的話,我也會很開心喔。」卉子將手支在欄杆上,抵著下顎看向對方,可以輕易嗅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酒味,微醺但清醒。

「其實呢,我最近又去刺了一個紋身。」她帶著欣喜的表情地繼續說道。「為了紀念我加入新的職場一週年。」

「噢,都認識這麼久了,你應該沒有忘記我的嗜好吧?」像是為了圓滿舊友的設定,卉子若有似無的補充道。「刺青和紀念日。」
【東迷】✞
10 months ago
kulameproject

是啊,扇是好東西喔。」
「四扇五煙草...所以這個也是好東西喔?雖然看的出來您不會抽菸,但就當作我給予您的『祝福』吧。」

他是個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人。
一根香菸就放入了胸前的外套口袋。
...真是隨性的男人啊。

「嘛、當然要丟掉也是可以的♪就像我擅自塞了這份『祝福』給您一樣。」
「總之、我會好好轉達給她呢。」

「我很期待你們兩個再次見面,大叔的直覺...總覺得兩位身上有許多共同點呢。」笑笑。
【東迷】✞
10 months ago
JINGLAI

「呵呵...甚好甚好。」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換了非常不符合他長相的說話語調。
「確實呢,日本確實是個值得好好探險的地方,連興趣是流浪的我都不小心在這多待了一陣子♪」

嗯...男人看著對方的表情跟話語、摸著下巴思考了一番。

「...您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孩子呢,那麼要帶我去探險嗎?」畢竟,我可是『觀光客』呢。
「而且我看得出來,您對我感到有些興趣♪可不是?」真直白。
【東迷】✞
10 months ago
Shoto_Senbei
「哎呀,這真是美麗的紋身...想必此設計師在設計上也費了許多心力吧。啊,還是說是您提供的設計稿?那麼...果然您還是和以前一樣多才多藝呢♪」

這是一場夜間上映的戲劇。
現在自己是男主角呢?還是朋友?還是龍套?我想一切都得等到台詞繼續之後才能確定定位。
嘛,但他很享受。

「您還是跟以前一樣有些神秘呢、不過正是這點充滿了魅力...可不是嗎?」
「微醺卻溫柔的酒味,在夜晚之中您那溫柔的語調...呵呵、我想也許光是看著您,我就能像以前那樣高興了。」

「...當然,更重要的是您的話語。」
「請繼續吧。」他的一手伸出、像是邀請一樣。

他也不介意成為觀眾。
🍷墨在堤
10 months ago
yvviVi: 「哎呀、你喜歡傾聽故事嗎?...還是對任何人都飽滿的好奇心?」

墨堤默很自然的走來坐在你身旁,他翹著腳,打火機的火光在幽暗中點亮一下又消逝,他抽著菸,呼出縷白的煙。

「──或許我們可以從知道彼此的名字開始,我叫墨堤默,先生你呢?」
【東迷】✞
10 months ago
Mortimer019

「哦呀?我也可不是那麼貪心的男人。但、我確實有『收集故事』這樣的壞習慣。」

「所以,您又能夠讓我感到有趣嗎?但當然、我也不介意最後這只會是一個閒聊而已。因為我也喜歡認識人♪」
聽起來有些挑釁,但語氣上。那確實是一個對你充滿期待的高亢語調。
但從名字開始啊...是啊。所有故事都是從這邊出發的。
他聞著男人的在空中散發的薰香,看來今天可以省一支菸了。品味真不錯啊。

「——真是動聽的名字,以名字的音調來看,看來我們是...鄰居?呵呵♪」
至於我嗎,說來矛盾、其實我不太喜歡被『名字』這個東西束縛呢...我不喜歡被定義啊。
...真的很矛盾呢。

「呀、暫時叫我亞當如何?畢竟,它是一個很接近上帝的名字,也很容易讓人有好感呢♪」
東迷│方世 清
10 months ago
清愣了許久。

一邊訝異亞當知道日本文化,一邊覺得自己比較需要的祝福或許還是不會受傷的六座頭──不,不對,忽然收到一根塞進口袋裡的香菸這個狀況怎麼樣都──

「...亞當先生...這是搭訕嗎?」清覺得自己一定一臉驚恐的問了很蠢的話。
要不是因為知道對方是罰者同行,清可能會想趕快離開──雖然現在也有點害怕。
【東迷】✞
10 months ago
kulameproject

確實有點蠢。
不如說他驚呆了,不過空氣凝集了幾秒鐘後、馬上開始有了男子在夜晚的哈哈大笑聲...好吧,可能笑的有點久。

「...啊...啊哈,天啊、真是抱歉...我又忘記了。日本是相當保守的國家...但...♪」
哎呀,他又忍不住了。不過請放心,這不是嘲笑。

「...呼。」
「嘛、讓你感到害怕或是誤會,我非常抱歉。」

「但這個只是我單純身為『罰者』給予您的祝福而已,菸草其實也能保護自己喔?而且更容易看得見喔就代表知道『哪裡很危險』了,對吧?」

「...哈哈、總之不要害怕啦 」他露出的笑容,現在想必比對方的年齡幼稚許多。
「你放心,我沒有任何那個方面的意思。」笑笑。
🍷墨在堤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yvviVi: 「在我看來收集故事不是個壞習慣呢...這代表大家都願意告訴你...你不介意我抽菸吧?」

墨堤默含笑的紫琉璃眼眸笑看著你,其實答案早已顯而易見他還是如此說著。

「"亞當"啊...所以你也因為"好奇心"而在這裡嗎?」就像故事一樣,因為好奇吃了不該吃的東西,或許就如這般聽了不該聽得一樣。

「我有很多故事,不過首先要告訴你的故事只有一個...“Mort”(死亡)和 “mer”(名聲),是我的名字...你可以自己想像,至少...在死之前我挺希望如我名字般,是充滿意義的。」

語畢,他低沉的嗓音像是勾人的鉤子般,讓人好奇他的思想,但他不過是吸著菸,縷縷白煙在兩人間飄渺著。
東迷│方世 清
10 months ago
「嗯?好...還不至於很怕(?),呃,謝謝(?)。」
看見亞當笑的幾乎要翻過去清總算是放心了,只是他的肢體語言在男人大笑的時候仍然上半身一直往外靠。然後才慢慢移回來。

「更容易看得見...?是指讓宿者避開嗎?」清思考了一圈。「我應該滿需要的。我...雖然身上沒有什麼...」清摸了摸身上口袋,最後還是從便利商店袋子裡拿出了一罐可樂給亞當。

「身為『罰者』,我會想給您的祝福應該是『平安』,不過現在沒有新的御守在身上,就請收下象徵福氣的氣泡飲料吧。」
既然收了人家的祝福那也要回禮,青年只是很自然的這麼想而已。
【東迷】椋 ∥ 鶆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哦?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對吧?」微笑的臉變成了滿滿的驚訝,看來有些刻意。
「既然這樣,先生馬上就依外在來判斷我的不好,我可是會傷心的,畢竟先來搭訕的明明就是先生啊……」說話的同時發出了略顯浮誇的啜泣聲,神情宛如真有那麼一絲難過地抬手抹去臉上那根本不存在的淚。

「況且有興趣不也是正常的嗎?誰不會對一位從國外來觀光、甚至愛流浪的人感興趣呢?尤其先生看起來又那麼帥氣,應該任誰都會吧?」在言語的渲染下,一切聽來都像是對方的小題大作了,他不過是個無辜的市民。

「而至於要不要探險……也都是由先生自行去決定的呀,我只是為無聊的時刻提供了意見。但、當然,如果先生其實是個既會好奇又會害怕的人,那我也不介意陪同,誰叫我是親切的本地人呢?」指尖滑過了眼尾,放下手便又是與一開始相同的笑容,接著伸出一手示意要與人友好的交握。
東京迷走 | 草生卉子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yvviVi:
「呵呵,你也和從前一樣討人喜歡。」卉子不經意的擺弄一下雙手,那雕琢精細的紋身一覽無遺。「甜言蜜語我聽多了,但是從你口中說出來就是不一樣。」她用手支著臉頰,歪頭表示滿意。

「那麼,既然是朋友的敘舊,怎麼可以讓我一人獨演呢?」說著她伸出一隻手覆上,回應對方的邀請。「站上舞台共譜一曲吧,神父先生?今晚的回憶是屬於我們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