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川 茜⚾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烘焙教室之兔子檸檬塔| Rei_50

https://images.plurk.com/5SucUDVrPTYP0x3HKwEGzY.png

※可能會改變規則!
※F5推獎
Only plurker's friends can respond
latest #55
LOA🦔
8 months ago
「我真沒想到你說的『急事』就是來烘焙教室做甜點,看來你的人生真的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了。」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我倒覺得跟五十嵐做檸檬塔很重要呢,況且你也沒有能一起來烘焙教室的朋友吧,哈哈哈。」
LOA🦔
8 months ago

事情要追溯到幾小時前──五十嵐令拖著剛打工完只睡三小時的身子行於街邊,忽地收到同班同學森川茜的來訊。

「救命」與「我遇到緊急狀況了」等句子從螢幕頂部一震一震彈出來,那時他以為森川茜終於要被哪個罰者剁成生魚片拼盤,可說是三步兩步地趕往現場。

幸運的是,現場位於百貨中的烘焙教室(一個不大可能發生命案的地方),五十嵐令甫踏上電扶梯,便將擔憂盡數扔進垃圾桶。而始作俑者見到他卻是高舉手臂招呼,不僅毫無撒謊的罪惡感,還敢誇他的男裝姿態很新鮮。
立即下載
LOA🦔
8 months ago
「你說得對,還真的沒有,所以我要走了,掰。」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等一下啦,我對你可是有好幾飯之恩喔,你確定要對我這麼無情?」茜手指敲了敲工作台,光潔桌面因此留下指紋。
LOA🦔
8 months ago

「……」令顯然不願意在光天化日下談論這個話題,他是後天的宿者,最初甚至沒能理清渴求人類血肉的本能,直到少女漫不在乎地割開體膚。

總之他確實欠了對方一筆人情債,而且半點抵債的籌碼都沒有。

「你最好搞清楚有的事不能開玩笑,不准有下次──然後你確定要找我做?我的烘焙經驗可是趨近於零啊。」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那有什麼關係,別見外……」

「不過成品難吃我還是會算在你頭上唷!五十嵐令ちゃん!」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少女立起食譜,清楚的指揮取代了平日的荒腔走板,諸如糖與奶油要幾克、麵粉記得過篩……縱使令欠缺烘焙知識,其認真的秉性仍使他秤量到小數點後全是零,茜見狀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欣慰。

還以為五十嵐令是隻只會亂吠的吉娃娃,沒想到進了廚房意外的不會搞砸事情。真好呀,真好。

「做得不錯,雖然沒必要糾結於那麼細微的數字……來,快去融化奶油吧,用微波爐。」
LOA🦔
8 months ago
「你確定?食譜上說是要隔水加熱……」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用微波爐,按我說的秒數來。」
LOA🦔
8 months ago
「為什麼我非得聽你發號施令……」
LOA🦔
8 months ago


瞧她這般強硬的態度,或許是對料理有一番矜持吧。

內心警鈴大作的令企圖說服自己,手捧陶瓷小碗,半信半疑地將奶油推入微波爐內,依照吩咐內容調整旋鈕至中火30秒。
LOA🦔
8 months ago

砰!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

「………………」
LOA🦔
8 months ago
咦????

剛剛那是爆炸了嗎?剛剛那是爆炸了吧?碗沒有破吧?

連忙打開微波爐門,裡頭在大爆炸後已是一片狼籍,布滿了奶油香氣。

「先生,要融化奶油用微波爐也不是不可以,但建議您火調小一點、秒數短一點,分多次微波喔!」來自店員的親切提醒。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唉!所以我剛剛就說了嘛,令ちゃん還真是調皮呀,都大學生了,怎麼能給店員小姐添麻煩呢。」

(這矯情的賤人……)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發生了意外也別灰心才是做出美味食物的不二法門,儘管五十嵐是這麼的丟臉,還是打起精神GOGO吧。」

熱水經容器傳導逐步融化奶油,茜以鼻音輕哼同班同學近日推出的原創歌曲,沒能換來對方任何一點注意力。
LOA🦔
8 months ago

烘焙白痴被整了一把顯然不是很想說話,垂眸閱讀食譜,他遂將奶油奪過並置入攪拌缸。

再來是糖跟蛋,要混合這些材料製成麵糰。
LOA🦔
8 months ago
(bzzz) (bzzz) (bzzz)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一小片蛋殼落入缸中。也許他是躊躇了半晌,心想這蛋應該打在少女頭上才會失手。

「我的天啊,你怎麼會連蛋都打不好?」
LOA🦔
8 months ago
「我想替你增加點口感啊,你不相信我?」

「你又要人陪又要人不能出差錯,我也已經說過我烘焙經驗很少了,朋友很多的森川さん要不乾脆另請高明?」

也許不過就是也許。

五十嵐令再怎麼新手也不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姑且有過飲食店打工經驗的他只是想找藉口離開這個女的。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我想你增加的只有沙門氏菌呢。下次我會記得給你加一點蛋殼的,你可以親身體會一下有加熱殺菌跟沒加熱殺菌的差別。」

純論需要人類血肉這點,森川茜目前算得上對方的衣食父母。他一把抓住五十嵐令的背包,把正要離開的人定在原地。
LOA🦔
8 months ago
「……」想生氣又不能生氣的卑微宿者被拉回原地,卑微地用小夾子把蛋殼移出。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好囉!提起精神攪拌麵糰!拌一拌待會幫我加麵粉喔。」 (bzzz) (bzzz) (bzzz)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俐落、恰到好處的攪拌終於讓麵糰成型,茜順手將桿麵棍厚度調節好,麵糰置於揉麵墊上。 (bzzz) (bzzz) (bzzz)
LOA🦔
8 months ago
令冷眼瞥向少女,麵糰似乎尚未捋至適當厚薄,他不打算關心對方,轉而進行下一步,滿面虛無地使著刨刀製造碎檸檬皮。 (bzzz) (bzzz) (bzzz)
LOA🦔
8 months ago
檸檬三度滾離手中。到底有沒有在削。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桿麵糰(-2): (bzzz) (bzzz) (bzzz)
削檸檬皮(-3): (bzzz) (bzzz) (bzzz)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桿麵糰(-1): (bzzz) (bzzz) (bzzz)
削檸檬皮(-1): (bzzz) (bzzz) (bzzz)
LOA🦔
8 months ago
美好的下班時間本要回家洗澡補眠,醒來替曲子混音,不料茜恰巧打壞了他的美好計畫。

「都來了就好好幹活」的念頭完全被噴發的奶油爆破,如今驅使五十嵐令在烘焙之路上奔馳的也只剩不任意糟蹋食材的原則了。他謹慎地一層層削下果皮,避免苦澀的纖維落入缽中。

「森川,你怎麼還在桿啊?」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喔,因為越晚完成,我就有更多時間跟五十嵐聊天……」
LOA🦔
8 months ago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LOA🦔
8 months ago
把桿麵棍搶過來桿,桿得不多也不少。

接下來做檸檬餡。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看到你有心要做我真的好高興唷。」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即使少女蓄意使出拖延戰術,值得慶幸的是她仍對料理本身抱有敬意。麵糰現已貼附模具,受餐叉刺出小孔進入冷藏。跟前的令正隔手套猛捻果皮,動作之憤恨看來就像要捏死蚊子,使檸檬芬芳與糖粉充分混合。

「待會的步驟要溫控,我想你可能不太熟悉,要不要讓我來操作?」準備好檸檬汁、打散的全蛋,一同置入對方面前的玻璃碗。
LOA🦔
8 months ago
「……這我來吧,你不是感受不到溫度嗎。」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你還真溫柔,然而這完全沒有意義。」茜聳聳肩膀,手一攤,模仿平日無奈個沒完的青年,「何況我們總不可能用手指試溫度吧!溫度計有探針呢!」
LOA🦔
8 months ago
「對你來說可能是這樣沒錯,不過你沒資格替我決定什麼事有意義、什麼事沒意義。」

他自顧自加熱起檸檬餡,探針前端浸於液體中,另手讓打蛋器繞著攪拌。 (bzzz) (bzzz) (bzzz)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回答認真到有點好笑呀,是你擅自覺得我需要被關照的喔。」

料理中的燙傷仰賴宿者的再生能力根本不足掛齒,再說了,她也不明白燙傷有多疼,五十嵐沒準是秉著那套尋常人的價值觀雞婆個沒完。

茜笑吟吟瞅向正經八百的對方,看來他越來越得心應手了。
LOA🦔
8 months ago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你。」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塔皮烤畢放涼的時間正好搭上檸檬餡大功告成,茜傾倒檸黃,檸檬塔僅需填個九分滿。

「對了──忘記跟你說,晚點要做的慕斯需要冷凍個半天,所以我們明天還得來這兒取成品。」 (bzzz) (bzzz) (bzzz)
LOA🦔
8 months ago
「我明天有事……等等,你是不是倒過頭了?」令指著餡料過滿的兩個檸檬塔,終於抓到一點森川茜的小辮子,當然要能嘴就嘴。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哎呀真的耶,但是關你什麼事?還有你能有什麼事?」
LOA🦔
8 months ago
「關你屁事。」

(……好幼稚的兩個人。)
把一切看在眼裡的店員。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好啦,不鬧你了,我是希望五十嵐能拿一半走呢,六個對我來說實在消化不完,你就拿去送親朋好友──或自己吞了如何?」

移除多餘的檸檬餡,再冷藏那六顆檸檬塔,轉項一看友人正在收拾多餘的器皿,一面準備最後的步驟,隔水加熱巧克力。
LOA🦔
8 months ago
「真意外,有我的份啊……好吧,我收。費用就平分,我不想欠你太多。」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咦,但是今天是我硬是拖你來的唷,你居然要付錢呀,明明不付也沒差的,而且你怎麼忽然回心轉意了……」
LOA🦔
8 months ago
「用人情債把我綁在這裡的不就是你嗎,而且我一個人就能吃三顆檸檬塔,就這樣。」

垂眸拌開融化的巧克力,令依然不打算告知他明日的行程──與特地前來東京的妹妹出遊。

宿者與罰者的世界是難以捉摸的暗潮,他至多在網上讀過一兩篇吸血生物的都市傳說,大抵都還要仰賴茜的情報和血液生活。

令深知輕易信賴他人的危險性,何況茜的說辭總是反覆無常,在日常中敗壞著信任。檸檬塔要拿來祭妹妹的五臟廟一事自然也要隱瞞過去。

「廢話少說,快點做慕斯。」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五十嵐,女孩子可是很嬌嫩的,不可以這樣對女孩子說話唷。」

茜的女孩子嬌嫩論被全然當作耳邊風,不過她並不介懷,僅勾起一抹笑靨將吉利丁片浸水,半晌便不再動作。

「……我想待會再煮鮮奶油,因為我也想畫兔子眼睛,我們一人畫一半!」

興致高昂的少女轉而提起水彩筆──矽膠模具中有六個兔型的凹陷,慕斯得置於其中冷凍成型,再者若能於眼部位置綴上顏色,成品想必會更加可愛──如今筆尖沾附些許巧克力,令終究默許了對方的隨心所欲。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畫兔子眼睛~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LOA🦔
8 months ago
👁
五十嵐令給兔子們畫了這樣的眼睛,兩大一小。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五十嵐……」
LOA🦔
8 months ago
「幹嘛?」
森川 茜⚾
8 months ago
「你畫的兔子眼睛真難看。」
LOA🦔
8 months ago
「你畫的眼睛才像是敷衍了事吧,只點幾個小點,你難道就滿足於這種庸俗的可愛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