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草南街15號/story
- 親吻三十題
- 暗組(戴納x寒)

【親吻對方睫毛上未落的淚珠】
「你現在也有我。」——寒.希娜.烏克森依寧 2023/7/30 筆
latest #13
“
⠀⠀⠀十一月的蘇格蘭,氣溫在三到七度之間徘徊,這個寒冷的季節總是伴隨著陰鬱的天空,將近大半個月的時間都浸泡在濕潤的水氣裡。今天是週四,上午的大雨在中午過後不久便停了,喬治廣場花園的草皮還掛著一串串晶瑩的水珠,入冬後的樹木光禿禿的,只剩零星幾片葉子還頑固地留在枝椏上。
⠀⠀⠀「找到你了。」
⠀⠀⠀女孩提著一個帆布提袋,站在平面迷宮旁的木頭長椅前,伸手揉了揉青年垂頭喪氣的腦袋,她雙手背在身後,笑咪咪地問:「我能坐你旁邊嗎?」
⠀⠀⠀柔和的藍眸望向她,片刻之後,才慢半拍地反應過來,戴納沒有開口,只是勉強笑著點了頭。
⠀⠀⠀寒不在意他遲鈍的反應,在她順好裙襬準備入座時,卻聽見戴納說了句等等,他的嗓音聽起來比平時低啞,帶著一絲長時間沒有說話的乾澀。
“
⠀⠀⠀只見他脫下外套折了幾折,放在濕透的長椅上,並拍拍外套說:「別把裙子沾濕了。」
⠀⠀⠀「不冷嗎?」
⠀⠀⠀「還好,我習慣了愛丁堡的溫度。」
⠀⠀⠀於是寒沒有推拒,在戴納身旁坐了下來。
⠀⠀⠀枯黃的落葉像是一張絨毛地毯鋪在廣場,又被初冬的寒風吹走,堆積在石板路的角落。寒聽著葉子滾動發出的聲音,偏頭看向再次陷入沈鬱情緒的戴納,她輕輕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心情不好的時候,就需要來點這個。」寒從提袋裡拿出兩瓶易開罐,把其中一瓶遞給他。
⠀⠀⠀「啤酒?」
⠀⠀⠀「對!」指甲敲了敲黃色的瓶身,發出清脆的聲響,寒笑著問:「喝不喝?」
⠀⠀⠀用指腹擦掉凝結在上頭的水滴,戴納垂眸,語調有些茫然若失地說:「我的酒量很差,還是算了。」
“
⠀⠀⠀勾起易開罐的拉環,啪擦一聲打開啤酒,她朝戴納舉杯,半開玩笑地保證道:「放心,我會把你安全地送回家,不會趁人之危。」說完,還誇張地眨眨眼睛,秀麗的臉龐擺出了假裝正經的表情。
⠀⠀⠀寒的插科打諢逗笑了他,嘴角止不住彎起好看的弧度,他跟著打開手中的啤酒喝了一口。冷冽的液體入喉,啤酒花的苦澀和大麥的甘甜韻味,在口中交織出屬於蘇格蘭的清爽純淨。
⠀⠀⠀——那是他從小就很喜歡的氣息,就像身旁的女孩,是他目前的人生中,所有美好回憶的來源。
立即下載
“
⠀⠀⠀廣場花園的另一邊似乎正在舉辦活動,人潮逐漸聚集的喧嘩,穿透樹林傳到耳畔,寒藉著好奇的名義轉頭看了一眼,但視線最後又落回戴納的側臉。深邃漆黑的眼眸倒映出青年沮喪的模樣,鼻尖和眼尾泛著淡淡的紅,不知是被凍到還是剛才哭過。仰頭喝了啤酒,溫熱的胃袋受到冷飲的刺激,讓她渾身冒起雞皮疙瘩,身體反射性地顫抖一下。
⠀⠀⠀「冬天喝冰啤酒果然還是會冷。」凝結的水珠滑落瓶身,滴在濕答答的石板,她搓著手指上的水漬,在戴納開口要她別待在這裡受凍之前繼續說:「可惜我不像我弟弟,能用魔法讓自己暖和起來。」
⠀⠀⠀「弟弟?」
⠀⠀⠀「我沒有跟你說過吧?我弟弟是家族裡的異類,他雖然是雪神烏勒爾的信徒,但卻可以使用所有屬性的魔法。」
“
⠀⠀⠀提到弟弟的女孩,說話的口吻帶著不易察覺的自豪和寵溺。低頭遮掩藏不住的渴望眼神,戴納啞著嗓音道:「你弟弟有你們這些家人,真好。」
⠀⠀⠀寒以坐姿躬身,手肘抵在膝蓋支著臉龐,由下而上地看向青年低垂的臉,緩慢而認真地說:「你現在也有我。」
⠀⠀⠀簡單的一句話,猶如嚴冬後帶來第一陣春意的暖風,令那株悄悄萌芽、名為心動的幼苗,扎根得更加徹底;又彷彿轟然巨響的驚雷,伴隨急速而至的大雨,喚醒他乾枯已久的心田。
⠀⠀⠀「我⋯⋯」
⠀⠀⠀他不知所措的羞怯,是寒一向喜歡的模樣,抿唇克制還不能展露的情感,直起身子,將垂落的鬢髮勾到耳後,她說:「所以,告訴我是誰讓你不高興了?」
⠀⠀⠀良久的沈默,沒有催促和「算了」,她靜靜陪在他身邊,一口一口地喝著啤酒,等待他主動打開那扇門。
“
⠀⠀⠀「⋯⋯我爸寄了一封咆哮信給我。」開口說了第一句之後,傾訴似乎就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他在霍格華茲幫我找了一份工作,那是巫師們的學校,他說學校不介意我是個爆竹,叫我立刻打包搬回愛爾蘭,別在這裡丟人現眼,讓家族蒙羞。」
⠀⠀⠀「這麼多年不聞不問,我以為他已經放棄要我融入巫師世界的想法⋯⋯」
⠀⠀⠀鋁製的易開罐因為施力而變形,金黃的液體隨著晃動濺了出來卻無人在意。委屈的哽咽被壓抑著,如同小動物受傷時的嗚咽聲,一下一下戳在寒的心尖。
⠀⠀⠀淚水積蓄著沒有落下,只是模糊了那雙宛如矢車菊的湛藍,而右眼尾的睫毛上,一顆淚珠躺在那裡,惹人憐愛,她情不自禁地傾身——
⠀⠀⠀親吻在眼角,帶走未落的苦悶,渲染出讓他怦然心跳的情愫。
“
⠀⠀⠀看著戴納愣怔的神情,寒輕笑著退開,和緩地安慰道:「難過、受委屈了,想哭就哭,我們的堅強是需要淚水澆灌才會成長茁壯,變得更加強大。但是,不要為那些不合時宜的古板觀念流淚,它們不值得。」
⠀⠀⠀指尖點了點青年的胸口,她注視著他的眼睛,淚水終於在此刻掉了下來,落入女孩的掌心。
⠀⠀⠀——還有悄然而至的細小雪花。
⠀⠀⠀「下雪了。」
⠀⠀⠀心臟鼓動的聲音,彷彿耳鳴一般在耳朵裡嗡嗡作響,左手緊張地握住右手腕,拇指感受到皮膚下脈搏的快速跳動,戴納想轉移注意力而張口複述了一遍:「下雪了。」
⠀⠀⠀他的鼻音很重,甚至帶著一點哭腔,青年因此感到羞澀而不再說話,用手抹掉眼淚,抬頭望向開始降雪的天空。
“
⠀⠀⠀寒將面紙遞給他,隨後起身走到平面迷宮的中央,體貼地背對想要偷偷整理情緒的青年。她的契約精靈在此時以微光狀態飄了出來,灰白色的光團停在肩膀,晃啊晃地表達對戴納的擔憂。
⠀⠀⠀「沒事的,莫克娜特。」寒戳了一下光團,小聲地說:「你很擔心?那就過去找他吧。」
⠀⠀⠀莫克娜特變成毛色黑亮的烏鶇,振翅飛向戴納。寒在內心默數到一百,才轉身面對長椅上的人。
⠀⠀⠀她往前走了幾步靠近恢復心情的戴納,笑著說:「我的家鄉有一個傳說,只要對初雪許願,那個願望就一定會實現。」
⠀⠀⠀「像流星許願一樣?」
⠀⠀⠀「比流星還要靈驗!」女孩的笑容很燦爛,她伸出手,舉止優雅得像在邀請心愛的人跳舞:「試試看?」
“
⠀⠀⠀小小的心願在細雪紛飛的花園廣場被許下,寒冷蕭瑟的季節,燃起一簇溫暖的火光,在青年睜開雙眼時,女孩問他:
⠀⠀⠀「戴納,你明年畢業之後,要不要來瑞典?」
⠀⠀⠀「雖然瑞典也有巫師,不過沒有斯圖爾特的純種老古董,就算他們來,我可以光明正大地替你趕走他們。」
⠀⠀⠀「——畢竟瑞典是魔法師的地盤!」
⠀⠀⠀誘人的提議像是在告訴他,那個內心深處說不出口的妄念,有能夠實現的可能性,讓他忍不住想再擁有更多。
⠀⠀⠀「我不知道。」但他仍然遲疑不決。
⠀⠀⠀聞言,她俏皮地合掌閉眼,許願道:「希望這個選擇能夠被列入戴納所規劃的未來裡。」
⠀⠀⠀初雪之中,兩個願望相互纏繞,跟隨莫克娜特飛上天際,與飄落的烏黑羽毛一同化成點點星光,綴飾在幽深的雲朵上,成為今年冬季最難以忘懷的絢麗景致。
————————
然後戴納因為喝醉被寒姊帶回家就是後話了(咦
戴納:好丟臉
特別喜歡卷樨描繪的角色情態,寒的溫柔和戴納的茫然猶豫都好生動好細膩好好看!!! 感覺兩人就在我面前談話一般
yanbird1025: 哇呀好害羞 謝謝鳥克喜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