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密爾
10 months ago
【公開交流 1V1 / 下收注意】
https://images.plurk.com/3LU1TQT2ei1OAq4IAgwFF4.png
你經過銀鍛谷,看到了這一幕。並且和眼前這位....男士,對上了眼。
並且碗內空空如也
latest #40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1. 可以選擇直接丟錢,他會攔住你
2. 可以無視,他會攔住你
3. 基本上想幹啥都可以,他會攔住你(你要打他也可以,我很期待)
4. 如果在無主之地附近常常出現,那可以自行設定常常在空中看見小龍在天上飛
5. 他很容易被騙,可以騙他,但後果會怎樣我不知道
拜託!!!!!!!!!!!跟我玩!!!!!!!!!!(痛哭流涕)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基本上隨意就好。。。 - - - -啦現
𝓛𝓛
10 months ago
... 是戰爭的難民嗎...但這麼大喇喇地露出龍翅膀跟身分,是嫌沒人打劫還是實力很強...?
...關我甚麼事

在接觸眼神的那瞬間亞蒙就移開了,他壓低斗篷的帽沿,裝作沒看到地離開了。
立即下載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angryflower: 翅膀一開迅速地站起來來到對方面前,然後從口袋裡偷偷摸摸拿出一袋東西拿在你面前,似乎是錢袋。
「龍武器,你熟嗎?」
「…」

矮小的少女經過空碗後面的龐然大物,碩大的龍尾藏也不藏的就這樣示人。
…是那個吧,受了點傷或是力量減退覺得損自己榮譽所以跑來街邊乞討賭氣的兵士嗎?

安提柯漫不經心的朝著碗丟出一枚銀幣。

「閣下五根手指都好好的沒被砍下來呢,去做點農活都還比縮在這破碗後面的好。」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luvk_0216: 看了一眼對方,又看了一眼碗裡的銀幣。他輕輕地把銀幣擰起,翅膀輕拍一下,揚起了一些灰塵並且站起來,想把銀幣還給對方。
「你想砍砍看嗎?」
⁤⛨⁤|里優維嘉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大哥哥你怎會對我一個小女孩講這種話,我怎麼看都沒有那個力氣吧。」

小手一把接下了銀幣,看來這位不是乞丐,或是不願意收下自己的布施。

「既然是龍,採石場之類的活一定比較適合您,還可以用到肌肉。」
「身體不鍛鍊是會凋零的,全副武裝的大兵,你是因為什麼事無法戰鬥才會蹲在這嗎?」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對對方搖搖頭「不能以貌取人」而且誰知道呢?說不定四周就有這個女孩的同夥。並且從口袋中掏了一袋金幣出來到對方面前。
「你對武器有研究嗎?」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luvk_0216: (補TAG
「噢、」

武器這部分得問問自己愛徒的意見,不過整個銀鍛谷裡精良的武器工匠自己也知道一些。
居然是一整袋金幣…這位兵士僅僅是有錢沒有人脈嗎。
那推薦給他工匠的話搞不好以後有人情可以這麼一用……

「略懂,略聞其詳。」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luvk_0216: 「武器商呢?盔甲商也可以。有推薦的嗎?或是說...這些精良的武器,有辦法找到原料,自己製造出來嗎?」伏密爾盡量把自己真正想問的問題包裝在所有問句裡,但自己並不是很聰明的人,有點粗糙。
「如果你願意告訴我的話,我很感謝」雙手抱胸,此時尾巴就停止了擺動,開始緩慢的輕敲地板。
EC|Topaz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

與帶著羽翼和尾巴的男子對上眼後,他楞了一下。

半龍?龍族?不管是哪個,他都沒見過在大白天的街道上把特徵顯現出來龍裔,而且對方還一直看著他,不知道是需要幫忙還是想跟他索取什麼東西。

「……請問需要幫忙嗎?」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calamity203: 翅膀一拍瞬間就站了起來,手摸摸口袋,拿出了一袋金幣,遞到你面前。
「我想找世界最強的武器」
「你有什麼線索嗎?或是知道任何人知道這些事情?」
隱者🗡️
10 months ago
「咿!?!」對上視線嚇了好大一跳,是在看自己嗎??是我嗎!?
o0(難道因為我看著他所以生氣了嗎!?!他肯定生氣了吧!?)戴恩手心冒冷汗開始往後退想往另一個方向離開。
「講白點閣下想要武器…我說沒錯吧。」
這種東西去問問部隊裡的同行應該能略知一二的,這傢伙坐在破碗後面就只為了問人這個??
「這樣吧,我的本行並非武人,但我有人脈能幫忙問問。」
「我叫安提柯,人們都叫我小不點安提柯,是藥商。」
少女對兵士伸出單手。
庫蘭貝莉
10 months ago
「......」在不遠處看到顯眼的翅膀,默默觀察了(dice20)秒後靠近才注意到對方前方的小碗,看來目的是乞討的樣子。打算再觀察一下這位男士為何要在此地乞討。
EC|Topaz
10 months ago
oO(翼展兩米半…三米?)

被振翅的風壓掃過後,托帕斯以獵人的直覺反應盯著那對翅膀看,不過當然他立刻就停住了,因為有夠不禮貌的。

「想找全世界最強的武器……」

「我想用這些錢去委託這裡最好的工匠就好了吧?」

把那袋金幣又推了回去,在這銀鍛谷裡面最容易找的可就是工匠了,為什麼會需要在這裡找人來問呢,難道對方是第一次來到帝國領地嗎?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laurustinus: !注意到有人對上自己的眼了,而且很詭異的想要逃開..?難不成是做了虧心事.
伏伏藉由小拍翅膀的動力穿越人群來到對方面前,雖然引起了不少騷動,但他無所謂。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你為什麼要逃走?」氣勢逼人的身高與翅膀把對方直接包圍著。你能感受到伏密爾的尾巴非常躁動的狂甩著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luvk_0216: ...對於對方的問答他沒有回話,他知道他不擅長說謊
聽了對方的職業後又有了想法,或許不只有武器能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你那邊都有賣什麼藥呢?」也回手輕輕地握了一下,能感受到力氣十分強勁。
「如果可以的話再麻煩您介紹了」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alpha645: 注意到對方的視線,但對方只是看著自己沒有進行行動...
於是伏密爾緩慢地起身,走到對方面前,他遇過很多這種事,這是一種暗號,要自己跟著對方走
看來是不知道在哪裡又惹了麻煩了
「請問怎麼了嗎?」他低頭對對方問道,他腦中閃過很多想法,這是暗殺客...?裝作女僕的樣子....?眼神是很像暗殺客的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calamity203: 注意到對方看著自己的翅膀,突然有點被嚇到,那個眼神,他此生忘不了.....。
不過他必須克制住自己,因為他知道在這裡,目前是不會有任何危險的。就算對方想發難,也可以馬上逃走。
但他他的手還是不由自主地發抖,於是他把手收進口袋裡。裝作毫不在意的輕微動了翅膀,看起來很僵硬...
伏密爾稍微鎮定了之後把錢推回去「那些武器不夠,只有金銀銅是不夠的」
「特殊材料,你知道嗎?商店不會輕易販賣的那些東西」
⁤⛨⁤|里優維嘉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閣下怎麼什麼都要呢?」
認知到對方的需求包山包海,安提柯無奈的輕笑幾聲。
這樣耿直的人,讓他想起了跟在身邊的那位愛徒以前的樣子。
「你啊,要問的問題不該是『你有哪些商品』,我的合作對象包山包海。」
「你要問的是『我想要哪些商品』。」

這麼耿直的傢伙,身為狡詐的商人也不忍心騙的下手。
小不點安提柯從不缺錢,只缺人脈。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luvk_0216: 如果我直接告訴你我想要什麼商品,那你就知道我要尋找什麼了,你還會幫我嗎?
心想的那句話他沒說出來「我問的你回答就是了,我會判斷我自己要不要買」
「以及判斷,你有沒有我想要的東西」
「壓箱寶貝都拿出來吧」他很明確自己要尋找什麼,並且一聞就能知道。
⁤⛨⁤|里優維嘉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啊哈哈,」
這傢伙比自己預想的還難纏,就是因為包山包海才需要閣下給點方向啊。

「甚好。」

小不點翻找著隨身的包包,隨後翻出幾張名片——包括自己的。
「——我販賣的商品中最昂貴的從不是藥。」
「這是我認識的幾家厲害的鐵匠跟製藥行會,有些不在銀鍛谷可能要請您趕點路……」
「價格跟品質還請自行貨比三家判斷,但我能抬頭挺胸的說這些全是好地方。」
「這就是我的壓箱寶了,大哥哥。」
庫蘭貝莉
10 months ago
fumier292: 「......我只是好奇,您為何在此處乞討?」雖然清楚這不是她該知道的事,但既然對方特地前來搭話,便也提出自己的疑問。
EC|Topaz
10 months ago
oO(啊、被發現了。)

「抱歉,只是工作習慣而已。」注意到了對方身後那對龍翼的不自然伏動,他心中也跟著懺悔了一下。

「既然如此,找看看同族的工匠呢?如果先生是龍裔的話,找同樣是龍裔或是有龍族血統的工匠,或許會比較理解你的需求,也會願意提供特殊材料給你也說不定 —— 至少我自己是這麼做的。」一邊說著,又再次把錢袋推回去對方懷裡。

「這些錢還是交給能為你打造武器的人吧。」

想當初他也是因為人類的劍用得很不稱手,才會跑去巨人之地委託工匠為他製作長劍,而那把長劍也不是以鋼鐵打造,而是巨人部族的特殊石材,各種意義上來說都挺符合男子的要求。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luvk_0216: 摸著下巴思考對方攤開的名片,想想該怎麼判斷....這是不是一個陷阱? 聽過利用這種手法引人進入陷阱,昏迷抓去拔內臟或販賣為奴隸的不少。在這個戰亂的時代....多疑一點是不錯的,即使因此被討厭也沒關係。
「那...你有你的名片嗎?我想先去你店裡看看?」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alpha645: 看了看對方的穿著,感覺不是旅行者,那為何對方會出現在這呢..?是附近店裡的服侍者嗎?間諜?莫名其妙出現跟對方一樣的想法
「只是沒錢罷了」總覺得不能把自己的資料透漏給對方
「到是您,看起來並不像普通的旅行者。突然停下來跟我說話沒問題嗎?或是...你們有缺人嗎?」想利用此問題套出對方後面的指使者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calamity203: 再次把錢推給對方「那樣不夠,普通的龍族工匠,並不會販賣我要的東西,至少我所認知的部分中.....沒有」
突然想起對方一開始看自己的眼神
「到是你,『工作習慣』是嗎?」看對方的打扮,應該是如自己的想法沒錯。忽然手就不自覺地緊捏錢袋,尖銳的指甲刺破了袋子。
「你覺得我的翅膀值多少錢呢?」
庫蘭貝莉
10 months ago
fumier292: 「噢......」儘管這樣的回答還是讓人有些存疑,但或許對方有別的困難需要採取這樣的行動,決定也不追問。
「您這句話倒是提醒了我該盡快回去,那祝您好運,這位先生。」沒有正面回應對方的疑問,拿出了一枚銀幣交給對方,鞠了躬後便往黑堡的方向離去。
EC|Topaz
10 months ago
「?」

「不好意思呢,我確實不是有意要冒犯的。」畢竟狩獵兇獸是一個閃神就會送命的事,不過他也知道剛才那樣真的很失禮,心裡又默默懺悔了一次。

「不過我想你誤會了。」

「我狩獵的只有失去理智、不分敵我的災害 —— 如果是這種情況,即使是同族我也會補獵的……會看著你的翅膀只是反射性的想推算最短迴避距離而已。」又看了看那個將要損壞的錢袋,最後還是接下了。

「作為賠罪,我陪你一起找吧?」

這裡可是銀鍛谷,想用這個金額找到正確的武器材料應該……不困難吧?大概。

(找得到嗎?(lots)
EC|Topaz
10 months ago
/ 抱歉… (手氣好爛
「這可就難倒我了,我的店舖是在飄泊守望喔?要是帶閣下去長途旅行是免不了的——」
雖然他大可將自己抱起來飛過去,但好不容易來到了銀鍛谷安提柯不是很想像桌上遊戲的懲罰一樣被送回原點。
這樣的人還有一絲警戒,小不點不知為何也鬆了一口氣。

「閣下不放心的話我就親自引路帶您去吧,去離這邊最近的鐵匠行會,眼見為憑。」
語畢,少女重新整理了名片的順序,將自己藥房的資訊放在最上面。

「而這是我的,有機會隨時歡迎您光顧。
閣下叫什麼名字呢?我寫個信回去給我的藥師們,要是您報上您的名號他們就能為您介紹。」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alpha645: 伏密爾還來不及阻擋對方,對方就走了。
正想說要不要跟蹤對方回去,探探對方的雇主到底是誰。雖然這樣做很變態...還在猶豫著對方就走遠了。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calamity203: 觀察了一下對方,看起來不太像說謊。而且感覺有機會可以跟對方練武,迴避距離嗎?第一眼看到自己就思考這個?不知道算的準不準呢?
走神之時剎那間又從詞中找到關鍵字『失去理智的同族,也會捕獵』乍聽之下很合理,但伏密爾心想,如果面對的是自己的同族,他能夠下狠心嗎..?
「如果你也不曉得的話,那找到的機率很低。基本上我這裡晃過一圈了」...或者是很多圈,所以才在這裡以醒目的姿態吸引關注。把特徵明確的顯露出來,用來找自己所要找的「那些人」
「不過你既然作為狩獵者,沒有狩獵過..」指指自己「這種生物嗎?」既然職業對了,還是有可能探聽到些什麼東西的
中:不會...我才抱歉突然伏就起笑 (覺ㄉ丟臉)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luvk_0216: 「用飛的大概可以來回半天」不過對方好像沒有要跟自己走的樣子,於是也作罷。雙手接過對方的拿的名片。
「我叫伏密爾,走吧,請您帶路」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隱者🗡️
10 months ago
「阿阿阿呀阿啊!?!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我我.....」龐大身軀靠過來嚇得戴恩直接腿軟跌坐在地發抖。
「對不起對不起、請放過我!!請不要殺我...我我我只是不小心看到你而已...沒有其他意思嗚嗚嗚嗚」明顯被你嚇哭,看起來可憐又無助。
伏密爾
10 months ago
laurustinus: 有點錯愕地低頭看著對方,原本想著想要兩隻手夾著對方的腋下整個把對方像寶寶一樣抬起來,但...看對方害怕的樣子,就像被狩獵的小動物一樣,也許自己這樣做會把對方嚇到斃命。因為被嚇而死的動物還是很多的。他自己失禮地思考著
「我沒有要殺你,我不會隨便殺人」有點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後把尾巴伸到對方面前,示意著伏密爾想要把你撐起來
隱者🗡️
10 months ago
- 「真、真的嗎....?」本來看到你尾巴伸過來還害怕的縮了一下,但你看起來沒有惡意.....?戴恩笨拙拉著你的尾巴站起來。
「對、對不起......下次我不會亂看人....真的非常抱歉....」整個人好像縮小到變老鼠一般。
EC|Topaz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

「如果你想找的材料是這個,我知道哪裡可能有。」話一說完,他便自顧自地向著某地前進,雖然一路上似乎還是有在注意對方有沒有確實跟上沒錯。

在拐過了幾個狹路窄巷後,兩人抵達的是一間沒有招牌的小舖,門口還掛著幾塊鞣製中的獸皮。

「那對翅膀是可以收起來的嗎?」

正想著如果兩人要是就這樣走進去店裡會不會被當作來找碴的。

/ 不好意思晚回了qq,沒事因為托帕真的好沒禮貌…工作習慣是怎樣 (就你寫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