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ナKana|直井影千代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哈,至少帶走你一隻手。」カナ笑著,然後用最後的時間伸出手,朝著對方比了個中指,「不會讓你有下一次。」

        ——彎刀與針線 with deer1234567
latest #17

  競技場隨機分配,應該是カナ第一次用到這個功能。他可以理解競技場吸引玩家的地方,也可以理解不同於一般副本,PvP帶給玩家的刺激感與樂趣。他並不是討厭競技場,就只是單純的,不是他享受遊戲的主因之一。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完全不會用到這個功能,這就跟人在吃飯的時候一樣,偶爾適當的換個口味有助於長久持續下去,應該吧。

  「那麼,會是什麼樣的對手呢。」

  在夢境漫遊當中,等級並不代表最直觀的能力值差距,有的就只有持有的技能的數量差別而已,所以就算與比自己高許多等級的玩家配對到同個競技場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所以當他在看到面前的這個對手長什麼樣子之前先看到了對方的等級時,並沒有感到訝異,反而是覺得果然如此。

  走出把玩家傳送到場內的傳送門之後,カナ才終於看到了對方的長相。面前這個毫無疑問的是一名漠上者玩家,除了足以當作是獸耳的證明之外,與自己外觀有著相似風格的打扮讓他更加確信了這一點,雖然他並不是自己設計的就是了。雖然在看到對方時,他悄悄的在內心抱怨自己的外觀設計者怎麼就不設計像對方那種可以把膚色都包得好好的外表,而是選擇露出大片肌膚的衣服,不過那就也只是題外話罷了。

  艾蒙布朗,對方頭上與等級一同顯示的ID是這麼寫的。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知道了彼此的名字又如何呢?他們不過就只是被系統分配到同個競技場,賭上彼此的生命值來一場死鬥的關係罷了。

  「沒有什麼要另外賭的吧?」還沒等對方說話,只是在走到了競技場中央面對面時,カナ率先說了那麼一句。「無聊的宣誓就跳過一段吧。」

  「嗯?」看起來就像是被カナ直接的開場白嚇到,他看到面前的對手眨了幾下藍色的眼,花了幾秒鐘釐清現在的狀況之後才點點頭,「宣示裡面的最後一項對吧?沒問題。」

  「那麼就開始吧。」

  得到了對方的允諾後,カナ往後走了幾步,拉開與對方的距離之後再次轉過身,注意到了對方也有著相同的動作。其實他們大可直接在原地開始宣示並直接開始戰鬥的,他不過就只是趁著這個機會把距離保持在自己習慣的距離上,沒想到對方也會這麼做。或許他們這些選擇當物理攻擊的漠上者在一定程度上都有相似的思考吧。
立即下載

  他緩緩的呼出一口氣,手握上了掛在背後的那把彎刀的刀柄。

  「——宣示,將為了自由、榮譽、平等而戰。」

  カナ緩緩地抽出自己的武器,黑色的埃及彎刀閃著光芒。在髮色與衣服顏色都是白色系的自己身上,深色的刀格外的顯眼,彷彿就像是要讓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武器上面,讓他人對自己有所警戒一樣。至於站在對面的艾蒙布朗也是,在宣誓階段就拿出了武器。金色的針刀在黑色衣服的襯托之下更加耀眼,對方的另一隻手似乎還握著什麼,但是隔著這段距離カナ也沒辦法看清楚,只看到了有細微的亮光時不時在對方的身邊閃耀著。

  「若有為此誓,願受三聖劍制裁,萬人踩踏唾棄,」

  誓言來到了尾聲,カナ也跟著壓低了重心,把力量都集中在腳上。物理攻擊之間的戰鬥,第一擊可以說是最重要的,有的物理攻擊有辦法在最初交手的瞬間就替人帶來了重創。像是他這種把生命值壓到最低,攻擊力拉到最高的玩家就是如此。但反過來說,只要稍微有點失誤,很容易就會在瞬間落入劣勢。

  他輕輕呼出一口氣,嚥下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口水。

  「塵土不如!」

  尾音落下,兩人幾乎是同時開始行動。在宣示前拉開的距離就像是不存在一樣,下一個瞬間,他就可以看見藍色的雙眼當中映照著自己的身影。彎刀揮出,但速度上卻慢了半拍,在看到刀刃碰到對方之前カナ就先看到了往自己刺來的針刀。他連忙停下了腳步後勉強扭動身體,來不及順著他動作轉向的布料就這樣被穿出了一個洞。

  踩著輕快的步伐,順著剛剛自己轉身的力道,他轉而繞到艾蒙布朗的背後,瞄準的是容易被判定為爆擊頸部,卻在只離對方頸部剩下幾公分距離時被什麼東西給擋住了攻擊。

  「——哈,針線?你是哪來的裁縫師?」

  看清楚了自己攻擊被擋下的真相,カナ忍不住笑了聲然後說出口。不久前隱約看到的閃光,其真身就是細到難以辨識的金線。而回應自己這段話的是來自面前這名黑髮漠上者的笑聲。

  「就算裁縫師,應該也能贏你喔?」

  意料之外的挑釁讓カナ不屑地哼了一聲,卻也沒有因此而在回嘴或是鬆懈。跟自己的大刀不同,對方的針刀讓對方得以更加快速的攻擊,即使順利的用武器擋下了一擊,後面就要再快速地躲過另外一擊。那些沒能完全躲過的攻擊在他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傷痕,以及用自癒技能也趕不上的血量損失。

  那不如利用這樣的機會?

  念頭一起,カナ就突然停下了動作,直接徒手抓著了以高速刺過來的針刀,接著利用對方的力量,把人往後拉,同時另一隻手則是握著刀,擺在對方身體向前跌的軌道上。同樣都在行進中的動作讓人難以瞄準目標,但他依舊可以看見對方腰部上的黑色布料被劃開,露出了底下的肌膚,還有下降了的血量。

  雖然奏效了,但是效果並不大,而對方的補血技能似乎也在自己之上。如果不再快點的話,打成長期戰會對回血能力較差的自己不利。雖然他是這樣想的,但他不清楚對方又是抱著什麼原因,動作明顯又比之前再快了一些。只見艾蒙布朗快速地向後跳,拉開距離之後在カナ追上之前手往後一扯,下一秒,カナ就立刻感覺到有什麼纏住了,然後是巨大的力量從自己的腳踝把自己往前拉。

  失去了平衡的瞬間他倒在地上,但他同時也意識到了原因。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對方就已經把金線佈置在地上,而自己又很不巧的踩上了那個陷阱。他就這樣被金線往對方的方向拖過去,如果再不掙脫的話基本上事情就會成了定局,但從最初的那一擊就能多少發現,對方那個金線的堅固程度超乎想像,絕對不是彎刀輕輕一切就可以切斷的。

  思考、思考、思考。

  就在最後一刻,カナ才露出了笑容。他本來就不算是這一塊的料,再怎麼思考恐怕也不會想出好戰略。都到了這裡,不如就是賭一把吧。

  カナ把腳往旁邊扯,銳利的線切斷了他的腳踝,然後他手往旁邊地上一撐,撐起自己的身體後彎起手,一口氣往上推,把自己送到了半空中後另外一隻往後拉,一鼓作氣的擲出了手上的刀。在艾蒙布朗略帶驚訝的雙眼當中,除了映著自己還滯留在空中,少了一個腳掌的身體之外,還有朝著他以高速飛去的刀。カナ看著對方連忙往旁邊躲,卻依舊被削掉了一隻手的樣子,接著是有什麼東西好像穿透了自己的身體的感覺。往下看,胸口的正中央正插著一把針刀,也是在同個瞬間,他的血條見底。

  「哈,至少帶走你一隻手。」カナ笑著,然後用最後的時間伸出手,朝著對方比了個中指,「不會讓你有下一次。」

  『勝者出爐!』

  競技場的空中出現了系統的提示字樣,落地的カナ看著逐漸出現的字,緩緩閉上眼睛。

  好險沒有打開痛覺。還有競技場這種東西,偶爾來一場的話,還是挺有趣的。
競技場剛出來沒多久時徵的我現在才寫完我就慢
謝謝艾蒙中出借角色&等候
❖Inas‧Volker
8 months ago
太會寫了超感謝Kana中幫我完成了競技場的夢,直接用骰子打都不會有這種血淋淋的場景,能讓艾蒙布朗和Kana對決真的好棒。
deer1234567: 覺得不用骰子打直接創作的好處就在這……!我也很開心能讓艾蒙布朗跟kana打到!我寫競技場也寫得很開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