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戦記 ⛼ 守墓人與黑犬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非100%友善交流,戰鬥注意。
https://images.plurk.com/5QtXXPmtYnOBvuamwSxpus.jpg

你身處在迷霧森林之中。
你在尋找什麼嗎?只是路過此處嗎?又或者迷失在這片森林了?

但這些現在都不重要了,你現在只是個獵物。

(詳細及規則下收 劃線後可回)

交流後台
latest #65
Blackmyst Wood | Medieval Fantasy Ambience(搭配BGM)

今晚比平時更加濃厚的霧氣顯得不尋常,不祥的黑色伴隨著骯髒的野獸低吼。
你也許注意到了,無論那是什麼都不是可以好好溝通的存在。是要逃跑還是要直面迎戰?在你的身體做出選擇之前,泛黃染血的利牙劃開墨色的霧氣撲向你。

1. 可以不客氣地反擊。別擔心,認真打起來前或是放棄抵抗守墓人都會介入阻止。
2. 想跟黑犬打到底不需要守墓人介入也可以特別標示,會以黑犬戰敗/脫逃收尾,雙方角色輕微受傷可能,介意者慎入。
3. 可以留下來跟守墓人聊天,也可以直接走掉,無法跟守墓人戰鬥。
4. 中之回應偏慢請見諒,各位隨意就好,沒對完也沒關係。
5. 漏回了請再TAG我一次,謝謝。
中之是打架怪,先謝謝願意來玩的各位,我愛你們
立即下載
========(以下可回)=========
獨行者-歐索魯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https://images.plurk.com/3xWobJ1DfjfP6T0NJZjmGz.jpg
 黑長髮下那雙如林如木般的異色瞳瞬間閃爍。男人因下意識自保而迅速顫動雙脣,嚼著無聲字句,雙手隨之竄出淡藍光芒,與雙掌上的條紋光痕呼應著,隨之而來的,是音源不明的男嗓歌聲,充斥於四周。

──

 那對誰而言都是陌生的語言與曲調,但「歌魔法」確確實實增強了男人閃避的速度,以及猝不及防朝黑色生物一拳擊去的力道──

您好我喜歡打架請問要用骰子還是直接描述ry(然後你跳一群吟遊詩人

(&守墓人要介入交流也願意)
瓦萊麗察覺到黑暗中向自己撲來的不明生物,反射性地先往後移動以避開攻擊。他抽出掛在腰間的劍,舉在面前警戒。
「那個、我沒有惡意……如果不小心進入您的領域範圍的話很抱歉!」雖然嘴上是這麼說,但劍尖依舊指著方才受襲的方向。
𝕾瑟斯坦
8 months ago
感受到非善意的氣息朝自身襲來,誤闖森林的男子側身躲避了對方這次的撲擊,並將左手輕輕觸碰腰上的配劍。

「……野獸嗎?」男子低語著,赤紅的雙眼微微亮著異光,觀察著襲擊自己的究竟是何物。
迷路了。
希梅蒂爾看著四周的濃霧,360度的景色在她眼中都是一樣的,這裡的死亡氣息讓總是跟在身旁的幽靈有了形體,但他也只是歪著頭,不知道正確的方向在哪裡。

『希梅蒂爾!』幽靈突然大喊一聲,希梅蒂爾也察覺到了向她直衝而來的殺氣。
在那張血盆大口撲來的同時,她快速的閃到一邊,然後抽出用來防身用的匕首。
「別動!」儘管野獸可能聽不懂她的話。
「別動。」她又重複了一次。
𓆰 賽西爾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越往森林的深處走去,越是沉入潮濕的濃霧之中,光線稀微,直到那一點點的亮度也被過濕的空氣吞噬殆盡。
植物粗壯的樹幹上攀滿青綠色的薄苔,生長茂盛的植枝向天延伸互相糾纏,爭奪陽光與活下去的空間。
濕氣跟陰寒變得無孔不入,難受的感覺鑽入衣袖以內,貼在膚表的每一個毛細孔上。
視野範圍黯淡下來,不知道是由於樹林枝幹的蔭蔽,還是身處這迷霧森林之中,任何一點能夠指引方向的光亮,都是不應被允許的稀缺資源。

所以等賽西爾注意到向這裡撲來的氣息時,說什麼也言之過晚。

等等,這個距離的話,要攻擊還是防禦?

他猛然回頭,沒有思考的時間,左手反手碰上耳墜,右掌上下翻動,帶著基礎衝擊波的簡易法陣就這麼被徑直甩向傳來尖銳攻擊氣息的方向。

如此半吊子的攻擊他可沒抱著點真的能阻止什麼的希望。
他現在只祈禱平常運轉在身周的護身陣法夠強。
𓆰 賽西爾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拖著戰鬥菜雞來打架
如果可以,希望讓賽西爾見血守墓人再介入 (?)
同問攻擊成效要不要骰……!)
隱者🗡️
8 months ago
或許不是很意外遭遇襲擊,畢竟蘭多曼也不是第一次來到迷霧森林,他曉得這裡總是藏有那些不為人知的生物或野獸,對他而言這或許是獲取新材料的機會。

他抽出那和自己身高不符合比例的長劍,睜大紅眼,準備順著對方撲來的方向迎擊。
感冒用蘭斯斯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注意到不尋常的氣息朝自己撲來,蘭斯微微一愣、想轉身閃避開。

今夜的濃霧似乎更濃郁了些,即使在此度過百年光陰的蘭斯有時也會迷失方向,彷彿是森林將他引領到此處,畢竟在這裡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抱歉喔。」
好像認出那氣息是源自於什麼,閃過攻擊後蘭斯伸手點出簡單的結界將自己包覆住:「沒想到會走到這裡,不小心越界了。」
從濃重的迷霧遮擋的上空傳來巨大的展翅聲,隨後白色的身影降落在植被較為稀疏的空地,短暫震盪了下拍散濃霧,竟是隻白龍。
『剛剛應該掉在這的...誰啊你。』(此為龍語,在外人聽起來就只是低吼的聲音)附近的響動並沒給自大高傲的龍造成影響,竟只是不太在意撲來的敵意一個回身用尾巴像鞭子甩開野獸的撲咬。
EC|雅紀
8 months ago
只是任務需要經過此地,今晚的濃霧遮擋住原本就不佳的視線。

伊凡推開半人高的植被,卻不曾想踏入他人的禁地,陰冷潮濕的黑霧傳來嘶啞的野獸低吼,冷風吹過,刺客的本能告訴自己周圍被危險氣息纏繞。

眼角瞥見染血的利牙從右側將至,他向原路跳回,隔開數公尺的距離望向利牙的方向。

「誰。」
哇謝謝大家來陪我打架QQ(?)
臨時開了後台
統一回覆一下,戰鬥方面可擲骰也可直接描述
擲骰的話為了方便應該就是擲(dice20)比大小,在後台擲或是直接這串擲都無所謂
手速有點慢還請各位稍等我一下QQ
林間暗影🌿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一隻渾身土黃絨毛的狼崽踏進森林幽深處,無辜棕灰獸眼張望四周。此時一聲陌生獸吼爆響,逃家幼崽嚇得奶聲奶氣哀哀哭起,瑟縮樹下。

霧氣詭譎翻湧,漆黑野獸猛地撲向幼狼。血花綻放前,一道人影飛身撲去,撈起幼獸翻了幾圈爬起。

「抱歉,我們家小朋友迷路闖到這裡來。」黑髮獵人冷靜開口。

他一手拎著幼狼後頸,拉開衣領將扭動的狼崽硬塞進去,衣服撐得鼓脹變形,他孕婦般挺著大肚子安置好狼崽。

年輕獵人抽出腰際砍刀防衛。
https://images.plurk.com/3QCZprA4vzrKzgdWM01aOf.png
獵人沒帶上慣用的長弓,上身是單薄輕便的米白上衣,半點皮甲裝備也無──看來急著出門使他捨棄了不少讓人能安全返家的東西。

燦金眼眸緊盯黑影下一步動作,黑暗中幽微泛光。
來敦親睦鄰ㄌ
IfliveBards:
飄渺陌生的曲調穿透犬類直立的耳朵,儘管兩種魔力天差地遠,一瞬間卻仍讓牠聯想到被死靈術剝奪意識的感受。
錯位的意識令黑犬也錯過閃躲的時機,牠在最後一秒把身軀沒入黑霧中,接著重新出現在男人的餘光範圍內。

「你不是沒有用的那群……」黑色的野獸發出威嚇的吼聲,而牠咧開血盆大口的模樣像極了扭曲的微笑,「很好,我很久沒殺過術士了。」

牠的聲音比起憤怒,更多的是興奮。
vivre27323293:
女性靈巧的躲開野獸龐大的身軀,牠回過頭卻沒有跟著本能再度撲上,四面八方的黑霧像是有意識一般聚集到他們身邊,將一人一犬團團包圍。

「小小的螢火蟲,妳聽過聆聽獵物祈禱的獵人嗎?」黑犬踱步,在少女的周圍緩慢繞行,牠知道對方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柔弱,這樣很好,牠喜歡會掙扎的目標。
王国戦記 ⛼ 守墓人與黑犬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ss0_000:
桃紅色的獸瞳明顯地看向了你握住配劍的手,犬類黑色的嘴唇向上翻起露出那口流著唾液的骯髒利齒,牠又再度朝著你撲了上來。

「注意你的嘴,毒蛇。」

你聽見不符合野獸外觀的低沉男音從惡犬帶著腐臭氣息的嘴裡發出。
player_graveyard:
前一秒還殺氣騰騰的黑犬,竟然真的聽話的停了下來,然而牠依然沒有任何一絲善意。

「噁……妳聞起來跟他一模一樣。」黑犬怒視著手持匕首的少女,儘管沒有死靈術的惡臭她渾身卻都是死亡的氣息。

「我可以用那傢伙頂一下。」黑犬將目光放到了那抹靈魂上,牠不知道那個靈魂是哪來的,但這片森林裡本來就有很多迷路的靈魂在亂跑。
王国戦記 ⛼ 守墓人與黑犬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Cecil0819:
墨黑色的腐敗霧氣席捲寂靜的森林,生者的氣息在森林深處被完全抹除。黑色的野獸在林間奔馳,牠踏著霧氣而行,乾枯的樹枝沒能警示牠的到來。

那道衝擊波削過牠的毛皮時牠確實有些驚訝,但今天牠沒有玩弄獵物的心情,術士的攻擊起不了太大的作用,甚至連拖慢牠的速度都無法。卓倫知道在自己咬住對方纖細的頸部之前他無法看清自己的樣貌,他會就這麼無知可悲地死去。

但牠錯了。

守護的陣法確實抵擋住了死亡的爪牙,一閃而過的光芒照映在黑犬的眼瞳中,野獸惱怒的悶哼一聲再度朝著術士發動攻擊,這一次牠確保自己會擊碎那薄弱的屏障。
laurustinus:
漆黑的髮絲如同夜色的延伸,寶石般鮮紅的眼眸中沒有一絲恐懼,膚色雪白的雙手穩定地握著與自身不成比例的武器,那毫不動搖的冷靜態度讓黑犬明白對方並不畏懼自己。

牠也是如此。金屬利刃對死去的肉身而言不是個威脅,沒有對死亡的恐懼,霧氣纏身的黑犬一點也沒猶豫地張開口迎向對方。

牠好奇這個人揮舞起劍是什麼模樣。
rosesec11476:
森林是個慷慨的存在,她給予死者安息之地也給予生者茁壯的活力,有些事物就是如此一體兩面。

黑犬的利牙被結界阻擋在外,牠不死心地再次攻擊,想當然爾那層結界連個裂痕也沒有。死靈是生者強奪而來的武器,自然無法輕易攻破森林的保護。

「懦弱的小鹿……你要一直躲在那該死的小盒子裡,不出來陪我玩玩嗎?」野獸發出低沉的挑釁笑聲,牠的黑霧像滴進水中的墨般暈染開來,牠正尋找著能夠突破的縫隙。
瓦爾不解地沉默了一會,才意識到自己應該就是對方口中的螢火蟲。嗚,應該帶上斗篷的……
「沒有聽過呢。」他應道,劍尖依舊指著黑犬,「我應該要祈禱嗎?」
又要對誰祈禱呢?他想著,一邊觀察四周的環境,盤算著逃跑的路徑,但黑霧嚴重影響了他的視線。
喔?會說話,但真遺憾,我不會。

男人一度睜大眼,隨後勾起痞氣笑容,在內心自主說著啞巴笑話。歌聲持續騷動,嘴不曾止,卻不曾發自男人唇齒,像是四周的魔力被什麼吸引呼喚般,凝聚成力。

他對於猛獸的上一句話感到興趣,為什麼會談斷「用處」,若能夠把擁有高智慧的生物打倒在地,是否能夠蹭些無人知曉的見聞題材?

大定了主意,男人壓低身姿,繚繞的藍光賦予加速力道,繞至側邊,單腳往漆黑猛獸腹部踢去——
感冒用蘭斯斯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彷彿鏡子的兩面,就如同最終邁向死亡的白鹿與永恆追逐生靈的黑犬,命運推使截然不同的兩者不斷向前邁進,而森林便是見證兩者的存在。

小盒子…?
聽了對方的話後蘭斯思索,看著黑犬利爪攻擊在結界上時泛起如水痕的波紋,看起來並不像牠所形容的盒子。

「玩嗎?」
蘭斯伸手嘗試要撫摸那如墨水般的黑霧,正要觸碰到時像是被無形的力量給打散,最後只好放棄收回手、整理好掉落在地上的行囊。

「洛美娜洛的獅尾花快開了,你要跟一起去看嗎?」
那是在墓地常見的花,以吸附生與死交替的能量作為養分,今天的月虧之夜正是花開的好時機。
𓆰 賽西爾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所以他看到了泛黃的齒列。

下界的氣味從殷紅陰暗的嘴裡傳來,昭示的不知道是過往哪些和他一樣擅闖林地者的死亡,還是他自己的。

法陣還在運轉,外圈的符文繞著陣眼旋轉,本應不具物理實體的圓上裂出明顯的損壞痕跡,有些功能區塊一明一暗閃著亮度,而另外一些已經黯淡下去。
與陣術的結構或魔法的類型或無關,絕對的力量甚至不用特別挑選他的陣法中最脆弱的地方,只要衝撞,就能破壞。

咒陣受到衝擊的瞬間發出劇烈晃震,轟然的耳鳴炸在他的腦際。

他的陣馬上就要碎了。
𓆰 賽西爾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有必要這樣嗎?他不過取走了幾顆石榴果。
茂密林中,滿月之下,美麗又富有能量的媒材。

圓潤飽滿的果實在他身側的囊袋中來回撞擊,與他移動速度不一致的重量拖住肩膀,有種沉甸甸的扎實感。

時間是爭取到了,雖然只有一下下。
他張開右手,掌心朝下,嶄新的光圈以人為圓心從地面浮起,光亮反在術師與來者的眼下。

接下來,範圍效果——緩速,耐性降低。

他就不該貪圖那個愚蠢貴族開的條件。
替他製作什麼能夠日日旖旎,在夢中與覬覦對象共度良宵的枕頭。

他板起臉,逼近終末的預感讓他心跳加快,呼吸急促。
碰著耳墜的手勢改為握持,他詠唱出他再熟悉不過的、短暫的防禦法陣補強咒文。

管他的,這次的委託回去一定要漲價漲價漲價!
𓆰 賽西爾
8 months ago
效果陣術強度(dice20)
防護強度(dice20)
帶著嫌棄的乾嘔聲代表的絕對不是喜歡的意思,儘管那隻撲來的黑犬真的停下,但希梅蒂爾也沒有解除警戒,右手緊緊握著武器。

「那傢伙……?」她一時沒能明白對方說的是誰,但她發現黑犬的視線越過她,停在她身後的某個東西上。
「師父?!不行!師父不能吃……也不好吃!」她舉起左手做出保護的動作,雖然這樣對一隻兇猛的野獸來說沒什麼用。
隱者🗡️
8 months ago
蘭多曼向來不在乎廝殺,他要的是結果,對於眼前霧氣纏身的黑犬,他暫時無法判定是否是實體抑或是使魔、幻物種,那頭生物會什麼把戲?看來只能靠手上的利刃來判斷了。

他揮舞那長劍,劍勢凌厲,彷彿想將空氣劈開一般,風壓直逼你而來(dice20)
「膽子真大,居然敢對龍族發動攻擊?」
赤棗輕蔑的說著,從手掌燒起龍炎,毫不猶豫的向著黑犬送出一記火焰,威力(dice20)

窩來玩ㄌ!!!
dddr_97632:
巨大的聲響還有強力的風壓降臨在迷霧森林深處,卓倫原以為是那個不知好歹的蠢貨在擺弄大型陣法,直到自己撲上去攻擊卻被揮開,牠才發現那是條巨大的白龍。

「什麼鬼?」牠甩甩頭,沒有理解龍的話語。黑色的霧氣從承受了些許傷害的毛皮身軀中洩出擴散在龍的周圍,儘管似乎威嚇不了對方但也遮蔽了龍的視線。
shera00034:
撲空的野獸捲入漆黑的濃霧中,散發妖異光芒的雙眼在一片黑暗中顯得特別顯眼,圓睜的獸瞳變得細長,讓牠看起來好像在笑。

「知道是誰殺了你有意義嗎?反正你也沒辦法找我報仇。」黑犬的語氣嘲諷,桃色的光點忽快忽慢地移動彷彿在嘲笑你無法掌握牠的動向。
in_themist:
牠並不常狩獵動物,牠們比人更容易放棄掙扎,無趣得很。但牠不喜歡狼的氣味,何況這是隻幼崽,牠可以更快速地解決對方。

將幼崽護在懷裡的人是個意外的收穫,黑犬滿意地哼出聲:「牠沒迷路,我把這小畜生趕到這裡來的。」

黑色的野獸壓低身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前彈出,牠盯著閃著光的金屬,那甚至不是把好劍,牠的下顎擁有足夠的蠻力破壞它。
濃霧中參雜黑色霧氣遮擋了白龍的視線,本來就焦躁不耐煩了這下讓牠更是火大,抬頭想提高視線範圍但是依然黑色籠罩四周,利爪抓刨地面發出滲人地噪音。

「到底是誰在搞鬼!?趕緊出來讓我噴死你!」切換成了通用語來威嚇,尾巴因情緒暴躁不停的鞭打四周地面和樹木。

白龍開始吐息,四周水氣被魔力凍結口裡含著冰霧隨著時間滲出白光...

CD時間 (dice10) 分鐘
威力 (dice20)
EC|雅紀
8 months ago
伊凡看著潛藏的黑影,周圍被漆黑的濃霧纏繞,此時明顯不利的局面令他神經緊繃,而他能感覺到。

---對方不想放過他。

他抽出置放腰間的匕首,眼神警戒著四周,對著敵人的方向擺出戰鬥姿勢。

「出來。」
vivre27323293:
「不,妳應該向我求饒。」牠說道,竄入霧中黑犬繞開了指向自己的尖銳來到少女身側,一個牠可以咬住獵物脖頸的角度。

興奮的野獸再次撲上前,然而這次身旁的黑霧卻沒隨著牠的動作飄散,虛渺的迷霧像蛛絲網住了牠,滿是力量的身軀竟被壓下牢牢地釘在地上。

「你不是獵人,只是看門犬。」枯葉發出沙沙聲響,粗糙沙啞的聲音隨之而來。濃厚的霧氣一點一點地往兩旁散去,直到那如骷髏般的身影出現在兩人面前。

「我不太會馴犬,很抱歉嚇到妳了。」拄著杖的守墓人無視發出低吼的黑犬向闖入者道歉,儘管他看起來不怎麼有歉意。
𝕾瑟斯坦
8 months ago
「……哦?」跟聽到眼前狀似黑犬會說話相比,他所說的話語反而使紫髮男子發出輕笑。同時也不再單純地只是做出防備的姿態,男子拔出了佩劍正面迎接對方的攻擊。

「不喜歡被這樣稱呼?何不自己報上名來?」
「啾!」
才剛覓食完畢的青聆本來正蹲坐在樹枝上,適應一下這迷霧森林的霧--他不喜歡這片霧,但會因此有旅人誤入對他來說也是個方便狩獵的場所。

所以在黑影發動攻擊前,他是完全沒料想到自己會成為獵物,試想一隻塞牙縫都塞不飽的鳥球怎麼會有人想吃呢?

樹枝被狂妄的衝擊應聲折斷,原本棲息在上的藍色青鳥像藍色的羽毛,無聲往上飄又急墜在另棵樹稍上。

「啾啾!」他對著霧氣那端的黑影拍拍翅膀啾啾叫。
快看!我只是隻小小鳥!小鳥不夠你吃的啾!
求饒?這壓根不在瓦爾考慮的選項當中。他調整身姿,準備迎擊,卻驚訝地看見對方被迷霧纏住。瓦爾轉向從迷霧當中出現的人影,聽見對方的話語,暫且將劍尖指向地面。
「謝謝先生。」能避免一場戰鬥對瓦爾來說是再好不過了,「如果有打擾到的話我先給先生道歉,走著走著就不知不覺來到這邊了……您是這邊的居民嗎?啊,忘了先自我介紹,我是瓦萊麗,先生您呢?」
林間暗影🌿
8 months ago
琥珀金眸暗了暗,冷峻唇角抽了一下,沒順利藏好一瞬不快,「……那我以後會叫我們家小朋友不要隨便跟鄰居走。」胸前幼崽睜著水汪汪狼眼,以濕潤鼻尖貼向青年下顎嗅了嗅,渾然不知話題關乎於己身。

和一些居住百年的鄰居比起,年輕獵人明白自己之於迷霧森林而言算是「新的」,出於敬重和禮貌,他願意保持和善。

但面對找上門的麻煩就不一定了。

野獸壓低身姿,目的為何他很熟悉──他也會這樣撲向獵物。獵人戒備著掄起砍刀,在黑影襲來時唰地劈落。破空刀刃砍向獸嘴,刀鋒突地一偏,直接朝桃紅刺去。
IfliveBards:
來自四面八方的歌聲困惑著野獸的心智,倘若是亡魂的嚎叫也許牠還不被擾亂到這種程度。

牠看見男人蹲低姿態,然而青色的光芒讓他的動作變得難以捕捉,黑犬來不及回正笨重的身軀,只能硬生生接下這一擊並隨著力道的慣性被擊退一段距離。
這副身體已經使用了太久,牠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度,才剛站起身便注意到自己側腹隱藏在雜亂毛皮下裂開的骨頭。

「媽的……所以我才討厭術士。」值得慶幸的是牠感受不太到疼痛,僅僅只有憤怒。

黑色的野獸潛入霧中,黑霧成了怒火的具現狂暴地襲向歌者,牠無法跟上對方的速度那麼只要讓對方無法掌握自己攻擊的時機便行。

(dice20)
rosesec11476:
什麼狗屁獅尾花,那種東西對卓倫來說一點意思都沒有,牠又不是吃素的。反而是結界上的波紋引起牠的興趣了,看來這玩意沒自己想得那麼堅固。

「我在墓園看過夠多雜草了,我們來做點更有趣的,譬如你跑我——」牠瞄準了自己鎖定的弱點準備發起攻擊,然而被小鹿驅散的黑霧反而聚集到自己面前來。

卓倫低聲咒罵了聲,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今晚確實是花開的好時機,你是要去賞花的嗎?」守墓人的身影忽然出現,他兩手放在木杖上靜靜地佇立,彷彿他打從一開始就在場。
Cecil0819:
黑犬的攻擊力道(dice20)
Cecil0819:
魔法的光圈幾乎是整片森林中唯一的光源,有一剎那卓倫以為是牠身邊的黑霧拖住了自己,但那力道幾乎起不了任何作用,牠依然衝向了術士的陣法。

無聊的垂死掙扎。

破碎的法陣在野獸深黑的毛皮上閃閃發光,像是夜空的星辰一般,只是沒有那麼殺氣騰騰。駭人的獸牙最終仍鑲進了術士鮮活的肉身,牠咬住對方的前臂藉著慣性將對方旋轉了將近半圈然後放開。

那不足以扯斷對方的手臂,卻足夠讓黑犬品嘗了滿口的鮮血,牠饜足地舔舐著嘴唇,腥紅的生命泉源順著毛皮流下。

牠沒有追逐獵物的心情,但牠可沒說自己不會慢慢殺死對方。
player_graveyard:
「噢、小傢伙,妳不知道我都吃了些什麼。」黑犬說著,然而牠的視線卻停留在那個靈魂身上,厚實的犬爪踩在地面上推開微濕的泥土,不知怎麼的,虛無的靈魂竟比那有血有肉的身軀更吸引牠。

「那可不是我跟你說可以吃的靈魂,卓倫。」黑霧順著黑犬粗壯的腳網上纏繞,直到聚集在那細長的吻部,黑霧變得像是異常堅固的絲綢般捆住野獸的嘴。

黑犬瞪大眼看向聲音的來源,枯瘦的身形看起來一扳就倒,但被壓制的野獸卻只是盯著絲毫沒有要攻擊對方的意思。
laurustinus:
拿劍的架式倒有幾分樣子。

卓倫在心底評價,牠知道對方不是徒有架式的門外漢,牠們可以好好玩一玩。

黑犬蹲低身體蓄力,正好讓長劍從自己頭頂削過,被削落的黑色碎毛飄散在空氣中,牠後腿蹬起張嘴正面迎向銳利的劍鋒。

原本宛如野獸身體一部份的黑霧突然有了自己的意識,它們纏繞著張開的血盆大口,以一種極度不舒服的姿勢把黑犬往後壓制住。而你揮下的劍此刻正卡在那具突兀地從地面竄出的枯骨上,細碎的泥土從骷髏空洞的雙眼裡掉下來。

「我也不是很想打斷你們,但我想你們應該玩夠了。」枯樹的陰影下站著一抹枯瘦的人影,他語氣平靜地說道。
Masochist019: 1耶...真的好爛(偷偷再吐槽)
牠還真沒想到這個打扮得花俏的傢伙會突然扔個火球出來,火舌不客氣地灼燒野獸,幸虧對方似乎沒有很認真,黑犬在地上滾了一圈就撲滅掉身上的火焰。

「龍?我他媽以為你是隻火蠑螈咧!」本來就是深黑色的毛皮看不太出焦黑的痕跡,不過經過火焰的洗禮,死屍腐臭的氣味顯得更加微妙了。
dddr_97632:
「很抱歉我的狗不懂禮貌。」

黑霧隨著一句有些奇怪的龍語而散去,黑色的野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遮掩雙眼的人類術士。

「我明白是我們失禮在先,但我不能讓妳再驚擾這裡的亡者。」這次他用的是屬於人類的語言。瑪希斯並不是特別精通龍語,況且那也不是真正龍與龍之間所使用的語言,只是在某個時間點某個人或某條龍為了讓彼此的子民能夠溝通而創造出來自稱是「龍語」的語言罷了。

他甚至不確定面前的龍是否聽得懂,但無所謂。能吸引她注意力已足夠了。
𓆰 賽西爾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他只來得及意識到光芒四散,在還沒確切理解那都代表什麼之前,思緒就被痛覺撕扯斷開,然後是騰空的失重感。

他被撕咬的力道甩出去,撞擊地面後還無法停止地翻滾幾圈,破損的肌膚汩出鮮血,傷口沾了一地沙土塵石,在土地上留下拖曳的痕跡。

很痛。
他聽到腦中發出尖叫,不確定自己有沒有真的叫出聲來。

不只是直接被攻擊的傷口本身,全身上下都傳來受到衝擊的悶疼,連呼吸時張縮的胸腔內側也在每一次吐息時被或許也有損傷的肋骨摩擦抵過。
可嘆生命遭受威脅的現在,求生的本能不受他意識控制地提升他的血壓。

讓他的氣息更痛更急促,讓他的血液不知疲倦地向外奔出。

鈍痛順著他的心跳一下一下跳在他的骨膜之上,每一根骨頭都無法自由活動。

剛剛才被咬住的手臂與其說是痛,不如說是痠,痠到他幾乎無法感覺或移動。
𓆰 賽西爾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

長袍不是適合在林間行動的衣著,他早在來到此處前便被不同的低矮灌木叢一路勾扯衣襬和袖口尾端。
儘管如此,他也僅有偶爾不得不停下來為糾纏得厲害的枯枝解套,或無視地聽著無辜的樹枝因為他的經過劃過布面,然後沒那麼有彈性的、老去的那些,勾在衣袍上被反向彎折。

他摘下樹梢上的石榴果,折斷鮮活生命延續的可能。
正如現在黑犬也要折斷他。

早知道在感受到威脅的第一瞬間,應該要直接匿蹤才對。

他在甩出陣術時,一閃而過自己那可憐的攻擊力若未經完整的法陣增幅,壓制力恐怕十分有限,但在思考轉完一圈的當下魔法已然擲出,剩下便只能考慮不透過全然隱匿也能脫身的方法。
𓆰 賽西爾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他趴在地上,頰側跟耳骨都黏滿塵土。他還在呼吸,還是疼痛。
他的左手就在耳邊,耳上的墜飾轉化回原有的型態。每個魔法師都該有的,一根法杖。
原先乾淨的白袍除了塵與泥,染上其他顏色。

石榴果滾了一地。

他不知道黑犬為什麼停止攻擊,沒在第一下咬嚙後直接扯斷他的呼吸,也許是想欣賞獵物在一面倒的宰制中掙扎的模樣。那無所謂。

他從地面上巍顫撐著身體爬起,在法杖的輔助下,他簡單一揮,這次無須念咒就朝自己甩上止痛與隔離。
魔力隨著生命力,順著膚表流下,離開他。

不是感嘆多久沒有認真拿杖念咒的時候。他面對黑犬,重新高速詠唱起來。
以他為中心,嶄新的圓形痕跡從地面浮起,尺寸比方才使用的任何一個都還要巨大。
在古老的語言中,內圈的刻痕逐漸成形,具化為清晰而有意義的咒文。

這必是一個效果可怖的法陣,只要時間足夠——
白龍氣呼呼的低頭看向來人,不是剛剛的野獸而是一個看起來她一捏就碎的脆弱法師,身上的魔力聞起來像是腐臭的亡靈,她收斂了白光本來被照明的森林又恢復黑暗。

對方彆扭的龍語讓白龍不自覺地打了冷顫,只能體貼的切換為通用語 「誰要吵醒那些破布,我只是來找掉在這的寶貝,然後就被你的ㄔ、..狗攻擊了。」

龍尾自然的擺動圈起法師周圍的位置 「你是不是該...賠償我精神受創的部分?嘻嘻」對方年紀看起來蠻老的應該會有很多收藏品吧,打著算盤奸笑。
zombie0320: 死屍的臭味讓赤棗皺起眉頭,龍眸狠戾的瞇起,居然敢稱自己為火蠑螈──是想找死嗎?
「你是嫌活膩了?老子正好可以讓你短幾年壽命早點去地獄!」
赤棗向你從口中噴出龍炎,(dice20)
以靈魂為食的怪物並不稀奇,希梅蒂爾的守墓人生涯不長,但也遇過幾次,這也是為什麼她會帶著這把匕首的原因。
其他靈魂她其實管不著,但只有師父……只有她身後的這個靈魂絕對不可以被吃掉。

消瘦的身影突然闖入戰場,黑霧變成了束縛,纏在黑犬身上。

是友……嗎?不知道,但看來沒有危險,暫時。

「唔……那個,謝謝你?」總之先道謝吧。
「您好。」
抬頭往聲音的方向看去,那滄如灰燼的肌膚看上去不像活人、但胸口卻如同活著一般的起伏,蘭斯知曉他便是墓地的守護者。
他們是這裡的居民,另一邊的居民。

「抱歉打擾到,我只是來賞花…然後就遇到狗狗了。」
發現黑犬的霧氣凝聚著,蘭斯將結界收起、轉身面向守墓人:「您也來嗎?當他們融匯成一體時很美。」
隱者🗡️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黑犬身上的黑霧讓蘭多曼有些介意,那團霧氣給人的感覺像是在抑制那頭野獸一般,然而或許正是因此分神的關係,手頭的劍直接卡在地面竄出的骷髏上。

正當自己把礙事的枯骨踢碎後這才看向出現的人影,鮮紅的雙瞳儘管將視線挪到枯樹後但仍不減對黑犬的警戒,他把大劍插進地面似乎在等你解釋什麼。
對方如狂嵐怒火般地襲來,而那並非他所預料。

他慢了半拍用雙手護住腰部,肉身之姿受到衝擊順勢倒於地面。老實說他也討厭術士,作為一個歌曲沒有傷害效果、本質上僅能以拳頭近戰相討的武人,不拉近距離他是不具有優勢的。

不過間接的物理攻擊還是有的。

歌聲驟停,但隨後換成了另一首曲風軟綿綿的歌。四周有土團連著草被拔起、石子顫抖飄移,隨著歌者的手一揮,便朝黑跡隱匿的霧團裡胡亂拋擲,試圖讓對方再次現出原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