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光性》
——你帶來了陽光,讓我心生嚮往。
前篇 | EP | 水寫
#原創BL #台灣耽美 #現代架空 #哨兵嚮導 #嚮哨CP #驅魔師

07 梅娘
⠀⠀⠀教會距離盛源機車行不遠,騎車路程也不過十分鐘。陳昱磊往前多騎了一個路口進行迴轉,打了方向燈轉進位在大馬路旁的教會大門,在教堂前面的空地熄火停車。
latest #17
⠀⠀⠀下了車,劉景承把安全帽掛在機車的後照鏡上,抓了抓塌掉的頭髮,這才走進教堂。
⠀⠀⠀鵝黃色的教堂看起來斑駁老舊,整個建築外觀的形狀宛如半個橢圓形,木門上方的中央位置是一朵巨大的百合花浮雕,半橢圓右邊的水泥牆上掛著用行書字體寫成的「祿陌晨曦堂」五個大字。
⠀⠀⠀進到教堂,入眼的便是正對門口牆面的鮮豔瓷磚壁畫,上頭是一名半人半蛇的女子,金黃色的蛇尾又粗又長地盤繞在身旁,身上披著一條潔白的紗巾,左手撫摸一隻懵懂羔羊的背脊,右手懷抱著襁褓中的嬰兒,臉上的神情溫柔慈愛。
⠀⠀⠀那是祿陌教唯一信奉的神祇——塔吉奧,仁慈、智慧的永恆之光,世界起源的意識與萬物生命的創造者。
⠀⠀⠀而右邊的牆面掛著塔吉奧的木雕神像,形狀像「O」的空心橢圓中,赤裸的塔吉奧坐在裡頭,蛇尾從祂的右邊開始纏繞圓圈一圈至左邊,雙手擺出捧著東西的手勢,悲憫地看著前方。
⠀⠀⠀面朝神像雙手交握,劉景承淡漠垂眸,似是禱告地沈默片刻。
⠀⠀⠀陳昱磊倚在門口,嘴裡含著下車時從口袋撈出來的薄荷糖,沁涼的味道衝上鼻腔,讓他反射性瞇起雙眼,稍微模糊的視線落在前方站姿筆挺的背影,表情有些出神。
⠀⠀⠀「景承、昱磊,你們來了。」
⠀⠀⠀和藹的女聲喚回了思緒,劉景承抬頭看去,與走到身旁的陳昱磊一起喊道:「午安,林祭司。」
⠀⠀⠀林祭司灰白的髮盤在腦後,一身黑色的祭司袍平整得沒有一絲皺摺,領子和衣襬上的白色滾邊乾淨無瑕,一條銀製長項鍊垂在胸前,掛在上頭的「O」形銀飾就跟神像上的一摸一樣。
⠀⠀⠀她笑盈盈地說:「快進來吧!」
⠀⠀⠀劉景承和陳昱磊跟著林祭司進入她的個人辦公室,熟門熟路地在沙發坐下,林祭司為他們各倒一杯紅茶,在兩人對面入座。
⠀⠀⠀「早上收到公會來信說有任務完成的回報,就在想你們今天會過來一趟。」林祭司把紅茶推到他們面前,關心道:「任務過程沒有受傷吧?」
⠀⠀⠀「沒事。」劉景承搖搖頭,端起茶杯輕輕吹氣,啜了一口紅茶之後,他向林祭司大致提了任務時發現的詭異問題,並從包裡拿出裝著魔物核心的小木盒。
⠀⠀⠀「這個麻煩您了。」
立即下載
⠀⠀⠀點點頭,林祭司拿出手機,點開圖示為一朵半黑半白的百合花App,掃描了木盒底部的條碼,螢幕跳出確認提交的頁面,她在第一傳遞者的欄位輸入自己的代碼之後,將手機遞給劉景承。接過手機,嚮導的手指飛快地在提交者欄位打上他的代碼,雙方再次確認無誤,便按下了墨綠色的送出按鈕。
⠀⠀⠀林祭司謹慎地將木盒鎖進抽屜,並拿了新的木盒給劉景承,接著說:「我已經通知拉盧姆快遞,預計傍晚前會過來收件,快的話,大概明天就能送到亞洲分部了。」
⠀⠀⠀陳昱磊在林祭司拿起木盒時,順著平時的習慣伸手欲抓住茶杯杯壁,然後被一心二用的劉景承打斷,嚮導搭檔小聲說了一句很燙,就把注意力放回林祭司身上。
⠀⠀⠀「蛤?」
⠀⠀⠀哨兵張嘴想要問劉景承是什麼意思,卻發現嚮導忙著和林祭司談話。臼齒咬碎含到融化變小的薄荷糖,他的視線回到剛才伸手之後的落點,思考半晌,才搞懂對方話裡的提醒,陳昱磊的手指勾進杯耳的圓洞,端起茶杯湊近嘴巴——
⠀⠀⠀紅茶的熱氣撲面而來,對溫度一向敏感的哨兵鼓著臉頰呼氣,試圖讓熱到冒煙的紅茶冷卻一些。
⠀⠀⠀看見陳昱磊的行為,林祭司停頓下來,語帶歉意地說:「年紀大了記憶力不太好,一時忘了你們哨兵不愛太燙的東西。」
⠀⠀⠀陳昱磊擺擺空著的手,無所謂地回答:「沒事啦!吹一吹就涼了!」說著,他舉杯喝了一大口。
⠀⠀⠀「靠!好燙!」
⠀⠀⠀「陳昱磊,你是笨蛋嗎?」
⠀⠀⠀劉景承連忙放下手上的木盒,從門口的開飲機裝一杯冷水遞給被燙到泛淚的哨兵。含著冷水冰敷微微刺痛的舌頭,陳昱磊完全沒有顧忌這裡是教堂,直白地朝搭檔比出了「乖寶寶你欠揍」的中指。
⠀⠀⠀見狀,嚮導放出精神體去攻擊那根囂張過頭的中指,他沒再管被三繆啄痛而哀嚎的哨兵,換了個話題,向林祭司提起學校可能有普通人中煞的情況。
⠀⠀⠀林祭司一邊聽著劉景承的話語,一邊看向玩鬧的哨兵和精神體,嘴角彎起慈祥的笑容。
⠀⠀⠀幾人針對這個情況聊了幾句,在晨曦堂的一名修士來找林祭司詢問明日的佈道事宜時,哨兵和嚮導便起身準備離開。
⠀⠀⠀劉景承將新木盒塞進背包,聽著林祭司如同長輩的叮囑:「中煞的問題,不管有沒有後續,多注意自己的安全。」
⠀⠀⠀「好,我知道了。」劉景承乖巧地點頭。
⠀⠀⠀陳昱磊跨上機車,朝林祭司喊道:「走啦!有空再來看你,林祭司!」
⠀⠀⠀坐上後座,劉景承扣好安全帽的扣環,對林祭司揮了揮手。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林祭司握住胸前的空心橢圓銀飾,低聲向主禱告,祈求仁慈的塔吉奧能保佑年輕人們一切平安。
⠀⠀⠀把機車騎回車行,因為錯過了校園公車的發車時間,陳昱磊只能陪著劉景承用走的方式,前往下午上課的社院大樓。
⠀⠀⠀「靠,老子真的不懂你,一個資工系的幹嘛跑去上什麼破人文課!」陳昱磊拉起衣領抹掉滑落到下巴的汗水,繼續嘮叨:「教室離校門口那麼遠,不讓人騎機車進來就算了,連個腳踏車站也沒有!」
⠀⠀⠀下午三點多的太陽很曬人,即便沿途有樹蔭遮蔽,但接近爬坡的路程宛如爬山健行一般,讓人熱得直冒汗。劉景承抽了幾張紙巾,陳昱磊毫不客氣地糊在臉上,不過三秒就全都濕透了。
⠀⠀⠀把手中的紙巾折疊成小方塊,劉景承稍微按壓掉鼻翼的汗珠。他倒是沒怎麼流汗,只是白皙的臉頰浮現熱出來的紅暈,淡淡的,像是塗了一層腮紅似的,襯得左邊顴骨上的黑痣更加顯眼。
⠀⠀⠀「人文課很有趣。」劉景承簡單回應了這個問題,接著說:「其實可以騎車到後門再走進來,後門離社院大樓比較近。」
⠀⠀⠀陳昱磊揮起拳頭,咬牙切齒地說:「你明明知道老子跟住在後門附近的那個天善有仇!你故意的吧?」想起每次經過那間廟,都會被供奉在裡頭的天善捉弄這件事,臉上揚起了要跟對方「釘孤枝」的猙獰表情。
⠀⠀⠀「梅娘蠻好相處的,而且說過跟你有緣。」
⠀⠀⠀「扯淡!這破爛緣分老子不稀罕!」
⠀⠀⠀社院大樓位處偏僻,平常的人流本就不多,此時臨近上課時間,大部分的學生都已進入教室,使得社院附近更顯空蕩。
⠀⠀⠀嘹亮的蟬鳴自路旁的林間響起,為炎熱的酷夏奏響落幕前的共鳴曲。
⠀⠀⠀陳昱磊用掌心捂住右耳揉了幾下,突然響起的高頻蟬叫聲令他的耳膜感到不太舒服,擺了擺手,他催促道:「行了,乖寶寶認真上課,我在學校繞一繞,看能不能遇到中煞的傢伙。」
⠀⠀⠀抬手召喚三繆,劉景承提醒他:「我讓三繆跟著你,有必要的話,記得找梅娘幫忙。」說著,黃山雀振翅飛到哨兵肩上,蹦跳兩下,歪著腦袋乖巧地窩好。
⠀⠀⠀「知道啦!」
⠀⠀⠀看著比他高的嚮導走進建築物後,陳昱磊放出阿斑,彎曲的食指插在耳朵,神色煩躁地說:「走了,笨狗!」
⠀⠀⠀T大校園佔地廣闊,地理位置距離市區不算遠,又鄰近一座低海拔的小山岳,同時兼具了熱鬧便利的功能性,以及清幽靜謐的自然環境。陳昱磊跟在神采飛揚的虎斑犬身後,偏離了方才和搭檔一起走來的路線,繞進人煙更加稀少的森林步道中。
⠀⠀⠀高分貝的蟬鳴似遠似近地飄忽在哨兵周身,他的臉色肉眼可見地變得很差,陳昱磊眉頭深鎖,高溫的天氣已經使他心浮氣躁,加上此刻越來越囂張煩人的蟬叫,他終於忍無可忍地朝空中用力比了中指,破口大罵:「個性惡劣還不讓人嫌棄!每次看承承不在就趁機搞我?有種當著他的面來啊!」
⠀⠀⠀像是在回應他的憤怒,蟬鳴暫止一秒鐘,接著以更加響亮的分貝在陳昱磊耳邊炸開。黃山雀被嚇得直往哨兵的衣領鑽,虎斑犬在主人前方壓低身軀,警覺地朝樹林咆哮吠叫。
⠀⠀⠀「靠!」陳昱磊捂住雙耳,大吼著威脅道:「再不閉嘴,下個月的供奉,老子讓他們全部減半!」
⠀⠀⠀異常現象瞬間恢復原狀,蟬聲彷彿嘶吼過度一般,有氣無力地叫了兩聲後逐漸變得安靜。樹梢被風吹動著沙沙作響,茂密的林間陰暗處,嘻嘻嘻的笑聲迴盪其中,淺灰色的霧氣聚攏形成一道身影,在零碎的陽光下,顯現出完整的樣貌。
⠀⠀⠀女性模樣的天善一身繡著梅花樣式的綠色長旗袍,側邊的高開衩露出雙腿,和裸露的脖頸、雙臂擁有同樣蒼白龜裂的皮膚。玉質的髮簪整齊地挽住橘棕的長髮,半透明的紗巾遮住了面容,左手腕和右腳踝都戴著翡翠玉鐲,赤裸的雙足並未踩地,輕飄飄地在空中晃悠。
⠀⠀⠀「年輕驅魔師的性格真差,鬧你一下就嚷著要減妾身的供奉,真不好玩。」
⠀⠀⠀「那是鬧嗎?老子的耳朵都要聾了!」
⠀⠀⠀不再警戒的阿斑附和地叫了兩聲,陳昱磊撈出竄到衣服裡的三繆,揉了揉精神體的臉頰作為安撫。
⠀⠀⠀旗袍天善在半空坐下,雙腿交疊,手肘撐在膝蓋上,托著下頷嗔怪道:「都是因為你這麼久沒來探望,好不容易來了就知道說妾身的壞話,自找的。」
⠀⠀⠀「老子可是一點也不想來。」陳昱磊巴不得遠離對方不見面,但他想到剛才劉景承的提醒,於是嫌棄地開口責問不請自來的天善:「T大是你的領域吧?領域內有魔物鬧事沒有第一時間察覺,仙神梅娘,你失職了!」
⠀⠀⠀見陳昱磊以驅魔師的立場詰問他,梅娘收起玩鬧的心態,站起身來,正經地回應:「妾身最近一段時間都沒有在領域感應到魔物的蹤跡,更別提是鬧事,這不可能。」紗巾隱約遮掩的柳眉微皺,思考著是否有沒注意到的疏失。
⠀⠀⠀天善是魔物中的異類,他們不似魔物以人類的血肉或負面情緒為食,天善喜歡快樂、希望、幸福等正向情緒,並且賴以為生。明明出身魔物,卻從不對人類產生嗜血殺戮的念頭,驅魔師便稱他們為「天善」,也就是天生善種的意思。
⠀⠀⠀有些天善會主動與人類結締互利關係,藉由人類的供奉,穩定獲得能夠充飢的正向情緒,並在能力範圍內庇佑人類,或是完成人類的祈願。因為長期接受供奉,這些天善得到了「仙神」的尊稱,成為守護當地居民的民間信仰。
⠀⠀⠀由於跟魔物同宗同源,天善對魔物和汙染物質的感知能力,比身為哨兵嚮導的驅魔師更加敏銳,當驅魔師在處理中煞這種情況時,多會與事發地點的天善或仙神合作。
⠀⠀⠀聽著梅娘的說法,陳昱磊下意識捏住戴在耳垂的黑曜石耳環,指尖在不規則幾何切面上來回輕撫,牙齒咬住了臉頰內側的軟肉——
⠀⠀⠀從早上開始工作之後,他已經間隔六個多小時沒抽菸,此時對於梅娘的一無所知感到莫名煩悶。左手伸向放著菸盒的口袋,卻忽然想起劉景承提過T大校園禁菸而罷休,手指不放棄地在口袋裡撈了撈,又拿出一顆透明包裝的薄荷糖。
⠀⠀⠀撕開包裝把薄荷糖扔進嘴裡,深呼吸,藉著薄荷的辣味壓下菸癮,雖然比不上菸草中的尼古丁,但聊勝於無。
⠀⠀⠀「承承早上在學校發現有人中煞。」陳昱磊嘴裡吃著糖果,說話聽起來有些含糊:「老子沒打算對你追究責任,主要是這次的魔物汙染源有點問題,你幫忙多注意一下。」
⠀⠀⠀梅娘轉著手腕的玉鐲,語氣調侃道:「哎呀,這是求人幫忙的態度嗎?」
⠀⠀⠀「嘖,不幫就算了。」
⠀⠀⠀叫回在樹林奔跑的阿斑,陳昱磊抬腳就帶著兩隻精神體走開,一副隨你便的模樣。梅娘跟在後頭飄著,倒也沒有因此生氣,他已經習慣了陳昱磊對他愛搭不理的態度。
⠀⠀⠀「你們發現的汙染源有什麼樣的問題?」梅娘邊戳陳昱磊的肩膀邊提問。
⠀⠀⠀拍掉肩膀上的手,陳昱磊把薄荷糖從嘴巴右邊移到左邊,回覆道:「那些汙染物質會讓我陷入狂躁。」
⠀⠀⠀「什麼!」梅娘略顯慌張地飄到陳昱磊身前,捧起人類的臉頰左右轉動,似乎在確認什麼,他擔憂地問:「小磊,你沒事吧?」
⠀⠀⠀陳昱磊因為梅娘的動作停下腳步,像是被劉景承傳染潔癖似的,用手指把貼在臉頰上的蒼白雙手推開,他後退一大步,搓著手臂叨念:「靠,你這個樣子好嚇人,老子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妾身的關心都餵給狗了!」
⠀⠀⠀聽到關鍵字的阿斑開心地汪了一聲。
⠀⠀⠀「笨狗!」陳昱磊嗤笑了精神體,他看著前方氣呼呼逕自飄走的背影,大聲地說:「放心,承承都看過了,老子沒事。」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