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05/15 - 學院慶典Russell_Colin


「哈囉──還活著嗎?
沒有死在色情小套房裡吧?」

2023年5月13日 00:50

latest #38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超過36小時而無回音,聊天室的闃寂迫人浮想聯翩,揣度是集章任務的機制送走一批倒楣鬼,茜向後仰,換來床鋪柔軟的接納。

──不曉得羅塞爾.柯林的運氣糟不糟?

追究源於朋友一個個失聯,也許死了、也許嫌語氣太罐頭太輕佻……定睛審視文字內容,茜知道自己沒有訊息焦慮症;倘若有,她會考慮用新添的通話功能奪命連環Call。

視窗泛光倒映褐眸,少女不改其輸入速度一連給存亡未卜的參賽者們發送第二輪訊息,包括了那個悶騷教授。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昨天真是場鬧劇,發生一堆怪事,
害我好想跟教授聊聊人生喔(・8・)」

2023年5月14日 18:22

Russell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稍微使力手臂上的傷口便隱隱作痛,當他發現自己尚未讀取腕錶裡的訊息,已經是兩天後的事情了。

已讀了前段問句,少女的第二條訊息讓人難以忽視。歷經前日發生的事件,羅塞爾意識到學生的精神狀況或許都比他想像中來得更差──而他不會對這些可能是在求救的信號視若無睹。
立即下載
Russell
10 months ago


「你還好嗎?
地點?何時?」

2023年5月14日 23:46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明天下午1點如何?在宿舍停車場外圍,很大的那棵椴樹下。」

「改天也可以,不過看來只能約這週呢。」

2023年5月14日 23:51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十五日,慶典不改歡騰氛圍,少女提前用過午膳,邊舀泰式咖哩,邊拿近處的體育館跳樓事件配飯。

十二點五十分陽光恰好灑落校園,少女衣著輕便,提早步進林葉之下。

我到了喔。 投影螢幕後的景色是寬闊的地,無植被覆蓋,數輛車就如理所當然般停駐於空地,殭屍入侵時各處都要再紊亂些,眼前的風景便顯得非現實了。
Russell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他對高中部的建築配置並不算熟悉,所幸在這兩天探查下已經略知一二,在約定時間到之前便抵達了少女指定的地點。

即使各方面來說都有些荒謬,可這禮拜的生存環境確實比以往來得更好。羅塞爾身著乾淨的輕便衣物,一頭明顯打理過的紅髮編著與往常相同的雙辮,撇除手上繃帶,看上去與平時無異。

「好久不見。」

抬起手向茜打了聲招呼。雖然偶爾會回覆腕錶裡的訊息,但他似乎已經很久沒見到對方了,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一個月前了嗎?這幾週以來他對時間的流逝感總是格外模糊。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能見到你真好,教授。」

懸浮矩形縮進腕錶以內,花俏的車身、玩具般的車型清晰可見──那是碰碰車,少女聞聲轉移視線,立刻留意到手臂異樣。

「你的手還好嗎?」
Russell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還好。」順著對方的話應了聲,他的反應像是不打算解釋受傷的來龍去脈。

背景的遊樂設施讓人難以忽視,天曉得那些人在校園配置這些到底是有何打算?羅塞爾完全沒有想搭乘的意願。

「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坐下好好聊聊?我記得附近......」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我們上車聊吧。」少女背向停車場,手朝碰碰車的方向一攤,「當然,是這一邊的車。」

黑葉學院的遊樂設施大抵乏人問津:有的人擔憂設施暗藏殺機,有的人純粹不屑,有的人寧願登上高樓玩不帶防護措施的自由落體……森川茜不屬於任何一類,對人生的迷茫並不妨礙她的玩心。
Russell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什麼車?」羅教授的大腦顯然沒能反應過來,即使少女手指著的方向再明顯不過。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就……碰碰車呀!」非常理智氣壯。

「跟你說喔,我昨天可是一個人玩了碰碰車,然而全場卻只有我一個人!強烈的孤獨感讓我又開始左思右想,思考人究竟是什麼……。」
Russell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

「我要回去了。」不近人情的柯林教授延遲幾秒後這麼回應道。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你該不會是想『還有精力自己玩碰碰車肯定是精神百倍』吧?很遺憾,我今天還沒有說謊呢,想聊聊人生也是真的。」

茜隱隱靠近羅塞爾,企圖用無神的眼表現誠意──這男的要是敢逃,她肯定會一把攫住他纏繃帶的手。

「況且一起出遊也能觀察到一個人的價值觀,比起單純談話能掌握更多訊息,你不這麼覺得嗎?」
Russell
10 months ago
對少女展現誠意的目光視若無睹,深感自己又被耍的羅塞爾側過身子,似乎隨時都會離開。

「確實,出遊比起單純談話更顯真實,但我不太認為玩碰碰車跟觀察價值觀這件事搭得上邊。」
姑且先別論184公分的大男人擠進小車子會有多滑稽,玩這個遊樂設施是能觀察什麼?對勝負的執著程度嗎?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好吧,坦白說我確實還有單純想玩的心思在裡頭。」

少女改變站位,企圖與男子維持面對面,「願意和我一起胡鬧的人很多都聯絡不上了,我真的很想多做點沒做過的事,好比說跟朋友去遊樂園玩……畢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嘛。」

她輕聲嘆息,倏地憶起某張肖似邀請函的紙張,一張企圖推翻人們自我意識的爛紙條。

「別誤會喔,我不是在以死相逼,也許我想做的事真的一點意義都沒有。」
Russell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隨著時間推移倖存者的數量益發減少,這點他也心知肚明,及時行樂的心態他並不是不能理解,但少女話語中更讓他在意的是......

「你沒和朋友一起去過遊樂園?」

眼前的人也不過正值青春年華,再怎麼說這也未免太......羅塞爾皺起眉頭才後知後覺意識到,對方身上的罕見疾病也許讓她沒有足夠的餘裕去享受生活。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說是搭了遊樂設施身體出狀況沒辦法及時察覺,很危險所以被禁止了……再說在入學前我幾乎只有網友。」

宛若要說服自己般,茜肯定地頷首,「應該是這樣沒錯,這點讓你很在意?」
Russell
10 months ago
「......是有點。」雙手環胸嘆了口氣,他沒能意識到自己又陷入無意義的同情心態──就如以往他對他的教學助理那樣。

「但既然已經被禁止了,你現在還打算玩嗎?不怕出了意外怎麼辦?」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照玩呀,怎麼不玩。我覺得碰碰車是不至於開出人命,萬一真的不幸出事就再麻煩教授囉?」

她感覺自己就快要得逞了。
真的很想上車的森川茜率先踏出一步。
Russell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等、等等!」

總不能因為身邊有藥學院教授就這樣為所欲為吧?羅塞爾打結的思緒還在煩惱自己身上帶了多少藥品,誰知道身旁少女早已開始行動,沒明說他也能察覺到對方的躍躍欲試。

「......算了,你去吧,那我就在這裡觀察狀況避免出狀況。」他又嘆了口氣,順道提出折衷辦法。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你要我跟昨天一樣一個人玩,開著車撞其他沒人的車子嗎?太殘酷了。」

羅塞爾的折衷辦法令少女覺得自己的話沒有被聽進去,她並非憂心設施危險才找上男子,與朋友去遊樂園怎會是一人遊玩一人旁觀呢?她實在很佩服這顆石頭腦袋。

「我覺得我們是朋友呀,但要是你不這麼想……我自己去搭自由落體吧。」
Russell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我們是朋友嗎?」

羅塞爾針對茜的發言皺起了眉頭,他們見面的次數五根手指就數得出來,聊天室內容也幾乎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斷斷續續。說起來,朋友這個關係又該如何定義?

雖然自認周遭沒幾個稱得上朋友的人(當然身旁的女孩也不算),但他還算能聽懂自由落體隱藏的威脅意味──

「我不要,都幾歲的男人了玩這種設施能看嗎?」不過對他而言顯然是面子問題更重要些。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難道只有我覺得我們是朋友……」
沒錯,只有茜,茜是智慧的結晶,茜是文明的瑰寶,茜是電、茜是光、茜是唯一的神話。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能啊,教授的肌膚看起來吹彈可破、鮮嫩多汁,簡直就像21歲的人,我很期待你開車的英姿唷。」

她抬眼盼,半空也恰巧竄過一個「能」字。

「──要是你真對自己沒有自信,那不然之前的『交換條件』就改成和我一起玩遊樂設施怎麼樣?這樣你就不必向我透露隱私了。」
Russell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你的稱讚挺噁心的。」不管發言對象是同住兩年的室友或嬌俏可人的美少女,柯林教授顯然都對此毫不領情,表情同話語露骨地表示嫌棄。

仔細想想,即使是作為交換想深入了解茜的心理問題,他向他人坦承私事的意願仍舊不算太高,如少女所說奉陪這齣鬧劇確實能省下不少麻煩──羅塞爾先是抬眼張望四周,隨後視線挪往對方,腦海裡無意識浮起茜方才說自己從未去過遊樂園的表情......

「那就陪你玩這一次,記得說話算話。」

重重的吁了口氣,他想自己真該算算從剛才到現在究竟發出幾聲嘆息。
森川 茜⚾
9 months ago

「噁心歸噁心,但你會原諒我的,因為教授你人最好了──」

參賽者的記憶存在著部分虛構,她幾乎能確定這點,羅塞爾免於自我揭露便稱不上損失,茜竊竊地笑了,嘴角泯去些許造作的味道,彷彿被損了一把都無關緊要。

踏進入口,無人的遊樂設施自動敞開門欄,少女也乾脆接受它的歡迎,興沖沖挑起她人生的第三台車。

「教授要搭哪一台?我覺得紅色的很適合你!」
Russell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隨便吧。」

這裡的車稱得上差異的部分也只有顏色跟外觀了,可惜羅塞爾完全沒有挑車的興致,直接就往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台車走去──正巧是少女口中的紅色。

天曉得這裡的碰碰車是不是兒童樂園尺寸?讓身高184公分的男人乘坐顯然有些勉強。他將膝蓋彎起,勉為其難以彆扭的姿勢握緊方向盤。

......現在反悔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https://images.plurk.com/4CsLcTThDGUSkqmy0gjo92.jpg
森川 茜⚾
9 months ago

對比動作憋屈之男,始作俑者歡快地乘上護欄邊的水藍色碰碰車,門欄闔起,場內便響起天國與地獄的旋律。啊啊,有如運動會般的歡騰!

茜緊抓方向盤從車陣中殺了出來,只差沒來個酷炫的甩尾,直朝著羅塞爾的拉風小紅車全速前進。

受死吧教授!!我會把你撞到粉碎性骨折!!!
Russell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等......」
撞到粉碎性骨折是什麼意思?這人真的是在開玩笑嗎?羅教授的話語未竟,接踵而至的劇烈撞擊硬生生打斷他,車身還隨著衝擊力道向後退了好幾步。

「不過就是互撞車身而已,是要怎麼撞到粉碎性骨折?」嘴裡叨絮著莫名其妙的吐槽,羅塞爾努力操縱方向盤驅使車子轉向。駕駛碰碰車的感覺跟真正的汽車實在相距甚遠,他還沒能習慣,於是企圖躲開對方攻勢的技巧實在有些拙劣。
森川 茜⚾
9 months ago
「這當然是說笑的嘛。不過,我昨天發現我停在枯枝城的愛車竟然就在隔壁停車場,改開那台或許就辦得到了……」

咚!
茜一個毫不留情,又往對方車子撞擊。
Russell
9 months ago @Edit 9 months ago
「......」確定只是在說笑嗎?他沒問出口。

又一波撞擊襲來,這次他也乾脆不躲了,直直便朝水藍色的車身開去,車體碰撞的反作用力讓車上的他也感受到劇烈晃動。所以說這遊戲到底有什麼好玩的?

「逼著我們離開校園前往枯枝城,結果最後又回到學園裡頭......搞不懂那些傢伙是在想什麼。」雖然他從頭到尾都沒搞懂這遊戲就是了。
森川 茜⚾
9 months ago
「哇──」
這人倒是覺得很好玩,迎合車子的碰撞力道後仰,看來十分享受。

「倘若他們真的在搞實境節目,那說不定是為了增加可看性的安排,雖說我也不能理解一下殭屍片、一下末日生存、一下色情小套房是怎樣……真是跟餿水沒兩樣的組合呢。」

預設對方知悉參賽者一事,車身後退的距離因少女緊踩加速踏板填補,小幅度的連撞數次,橡皮圈不再狠狠將兩車彈開,而是加諸雙方一股難以分離的摩擦力。

「真是的真是的,教授你快點倒車呀,我們的車不應該這樣你儂我儂吧?」她要他拿碰碰車倒車。
Russell
9 months ago
「確實,主題混雜的亂七八糟,一點邏輯性也沒有。」即使後續生存門檻提高,那些指令仍舊莫名其妙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說是循序漸進也不太對,簡直就像想到什麼便安插什麼那般無跡可循。

但也因此深感自己確實是處於被他人玩弄於鼓掌的一方。真讓人不爽,他想。

「如果他們說的話都是真的,一個月前開始發生的怪事全部都是一場遊戲,那麼你對此又有什麼想法──你應該是想找我聊這個吧?」

他一邊講著嚴肅話題,一邊奮力轉動方向盤卻無果,柯林教授只好不合時宜的打岔並皺起眉頭反駁。
「......那你怎麼不倒車?不是因為你一直撞過來我們的車才會這樣你儂我儂嗎?」
森川 茜⚾
9 months ago
「對對,我想談談那個──可是碰碰車就是要碰來碰去呀。」

收斂死踩踏板的力度,茜給方向盤打了近90度,彼此車輛以很微妙的幅度相互遠離。當車子重獲自由音樂卻也驟停,她的歡快倏忽從臉上消失,一臉失望地跳下車。

「什麼嘛,真難玩!走吧教授,我們接下來去玩咖啡杯。」
Russell
9 months ago
「......那就別玩了,好好談談吧。」對少女毫無邏輯可言的任性嘆了口氣,羅塞爾也跟著從碰碰車中起身,一雙長腿終於不用再憋屈的彎著。

「奉陪你玩碰碰車已經夠了吧。你可是什麼都還沒告訴我喔?」羅教授手插腰拒絕了旋轉咖啡杯。
森川 茜⚾
9 months ago
「真拿你沒辦法耶,那就邊談邊找個位置坐吧。」作勢張望四周,茜若無其事地朝咖啡杯繼續前進,沿著建物刻意不走直線。

「節目的參賽者。這麼聽起來你應該也有想起這件事情吧?」
Russell
8 months ago @Edit 8 months ago
「是想起來了......但又不算是真的想起來。」陷入沉思的羅塞爾似乎無暇顧慮前進方向為何,就這樣跟上少女的步伐。
「即使意識到自己是節目的參賽者,卻又想不起自己是為了什麼目的來參加、想不起節目以外的自己是什麼人......」

天空莫名其妙地染上澄紅,照腕錶來看現在分明還未接近日落時分,隨心所欲的天氣更證實了這裡不過是荒誕不羈的一場秀罷了。

他低頭看著地板,順道用皮鞋踢開了路間的石子:「黑葉學院這裡的一切都太真實了,我無法相信我不是個藥學系的教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