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05/14 - 學院慶典abc_BLC

不戴就會死的腕錶,人間蒸發的殭屍,駛得進開不出的城市,只有食物水源消失的超商,好寶寶印章,效率非凡的食品外送,快樂氣體,任意門。

模擬理論恰似人類的被害妄想,她在枯枝城聽聞不只一次。超脫科學常理的異狀叢生,人云世界虛假,超級電腦出了紕漏,倖存者談論對世界的感知,然後他們知道作祟的並非失實(Derealization)症狀。

而阿萊克斯的午夜訊息堪稱沒頭沒尾,茜未能釐清BUG是否能與各異狀畫上等號對話就已強行作結,迎來第六週之末。
latest #29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第七週之始歡聲雷動,彩帶紙如令人萎靡的驟雨擊中好幾位倖存者的腦袋瓜,浮空文字更神出鬼沒的──她記得彈幕功能源於某個過氣影音平台──頃刻間語句洶湧無比,響應突來的夜幕、煙火和禮服。

▋▋的西裝好帥我要暈爛啦
主持人太會跳了吧
還我小貓內衣
を好餓お!!!!

仰望陌生人誇讚甫換穿的嫩綠色洋裝,喧囂中茜漠然朝天際伸手,捉住一張該死的紙,有如邀請函的印刷物。

頭一遭的,她感覺內在世界被侵蝕。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約書亞──」

「陪我吃飯,你應該很閒吧?(。◕∀◕。)」

2023年5月13日 00:43

Joshua💙
10 months ago

「嗯—— 茜,我很忙呦。」

「但我們約明天早上九點如何?🥰」

2023年5月13日 00:45
立即下載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可以哦,足足一週沒聊了,
一起吃頓早……午?晚?餐吧。」

2023年5月13日 00:47

Joshua💙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早晨九時,日頭高照——才怪。
斗大的月光高掛與天,那些跑馬燈似的彈幕仍然不知疲倦地持續奔走著。

真是荒唐。

朴延世心想,褪去禮服,身上穿著輕便的運動服,從高中部宿舍找到合身的衣服對他而言並不困難。

接著他來到了長桌旁,一眼就認出那查特酒黃髮的少女。

「嗨,早安啊,茜。」他主動向對方打招呼,「看來我們要吃一頓早晚餐了呢,真是嶄新。」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能見到你真好,約書亞。」

茜噙笑答話,身穿透膚的雪白連身裙,頭紥招牌麻花辮,梳妝服儀如常氣質。醒時她打理過一番,邊交錯髮絲,邊垂眼確認私人聊天室有無回訊。

銬上腕錶以來,少女總在一週之始向聯絡人們寒暄,回訊的卻越來越少──所有人都明白唐突的失聯意味著什麼,故這招呼絕對稱得上真心誠意。

「美好的午餐就該來點三明治,就在剛剛,我決定這餐是午餐了。」她跟前便有一台小烤箱,內裡橘光正替全麥吐司暖著身子。
Joshua💙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我也是,能看到妳還活著真好。今天穿得真好看哪—— 但應該不是昨天的禮服吧?真可惜沒能親眼見見妳的禮服之姿呢。」

朴延世環視長桌,指路婆娑下顎,似乎在思考著該用什麼食物果腹。

「嗯—— 我也決定了。」

「茜,也給我來一點三明治吧。」
果然別人的東西更好吃!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還真隨波逐流……也罷,看在你嘴巴甜,我就幫你弄囉。」

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茜自然沒回絕友人的請求,平分共四片的金黃吐司並為其塗抹橄欖醬,交錯著熱騰騰的寇帕薄片與義大利臘腸,紡絲乳酪居中融化。

「來,不道地的木佛塔三明治(Muffuletta),請享用。」

不一會的功夫,餐食已然切成適口大小,連同另添的生菜沙拉遞予朴延世。
Joshua💙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妳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呢。」朴延世在等待的期間找了個舒適的位置。

雙腳自然的併攏且交疊,優雅地坐於椅上,不一會兒便接過裝有美食的餐盤。

「不愧是主廚,看起來真美味。真是謝謝妳,呵呵—— 話說回來,妳這陣子過得還行嗎?」見三明治似乎還正燙著,他選擇稍待一會兒再開始用餐。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呵呵,不必見外,我的朋友。」落座男子身旁,亮銀餐叉貫穿綠葉的脆響飽含水份,少女不著急於開動,「前陣子呀,還行吧。」

「我的室友是個有趣的人哦,我們甚至用按摩棒打了一架,用運動排解那股莫名的『快樂』呢。」

受困小套房期間對外聯繫徹底斷絕,想必友人指的便是幾日前那荒唐的密室,茜憶起和希奧朵拉相處的點滴,失笑道。
Joshua💙
10 months ago
朴延世停頓了下手中拾起餐具的動作,疑惑的嗯了聲。
「按摩棒?打架?」先不論是否可以成為運動,反正只要有一定程度就能達到排解效果。

總之先不論這個。
不論這個。

—— 用按摩棒打架?

「妳剛剛是說用按摩棒打架?怎麼打、不對、誰想出這個點子的⋯⋯噢,我猜是妳。」真不知道該說對方鬼靈精怪還是聰明伶俐。

「鬥劍⋯⋯鬥棒,嗯?算了,總之,感覺如何啊?好玩嗎?」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你猜得未免太篤定了,雖然的確是我。我對色色的事興趣不大,但總要圖個樂子嘛,被關著多無聊。」

一聽約書亞困惑的答話,眼睫便好奇扇動。拿按摩棒進行無害的比劃,分明比用球棒砸爛人腦尋常多了──對吧?

「鬥棒意外是很熱血的競技喔,有機會你一定要試試看……那你呢?集章任務有做嗎?沒做嗎?或者把室友殺掉了?」語畢送了點沙拉入口。
Joshua💙
10 months ago
對於同儕友人無感於色情上不覺得意外,面對一連串的疑問朴延世倒也沒有特別大的反應,只是傾倒一旁壺裡的新鮮橙汁於杯中。

「下次來試試看吧。至於我嘛⋯⋯過得挺滋潤的?不過一開始確實遇到有點礙事的人,但是除掉後就沒事了呀。」清酌一口,味道尚可。

「集點卡的部分妳認為呢?畢竟跟愛的人關在同個房間,還被迫吸著莫名其妙的氣體⋯⋯嗯—— 我該做的都做完了。」他放下杯子,「噢,對!我跟我的愛人關在同一間房,這就是命運吧。」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集點卡我不予置評,只能說生這病難得有點好處吧。」

礙事的人。
茜難免憶起不幸喪生停機坪的亞伯。

對朴延世於今的交友圈不甚了解,渾身漆黑的神學院教授擦拭同班好友面部髒污,其畫面論純粹的師生關係興許過於親暱,招來她足足四週的誤解。

一言以蔽之,茜需要更新情報。
尤其是朴延世的羅曼史。

「你從來沒和我介紹過你的愛人,真不應該呀約書亞!對方是誰?我們學院的教授?怎麼拉近關係的?」

鏘一聲,盤子險些成了打擊樂器,少女的餐叉擊中盤緣,邊吐出更多連珠炮。
Joshua💙
10 months ago
「我沒跟你說過?啊⋯⋯好像還沒來得及講呢。」朴延世拾起叉具。

「你小心別把盤子弄碎了啊——嗯,該從哪裡講起比較好呢?他叫做以撒(Ishaan),不是我們學院的,不過應該也是老師?老實說我一開始還挺不喜歡他的⋯⋯但,果然愛情就是這樣吧?誰也說不準⋯⋯」

他不介意與友人分享這些事情,甚至挺樂意的。
接著將餐具刺進三明治中,可這讓他想起一些不太美好的回憶,於是擺了擺頭。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我原本還以為你愛著……等等,以撒?世界真小,我可能見過你的愛人呦。」

曾和男子謀面,所謂「該做的都做完了」忽然鮮明至極,腦袋上演相識與屍體共處一室並交歡的畫面。逾越的想像。

像要藉此撲滅臆想,茜改執刃物推推搡搡,鋸齒割劃麵包、肉品纖維直至切斷,唯獨她的木佛塔三明治分切得晚。

「約書亞感覺都變成戀愛腦了,這不是貶意喔,別一副不愉快的樣子嘛。」
Joshua💙
10 months ago
「沒事,想起一些事情罷了。」重新將微笑堆疊回臉上,他接著說。

「妳多想了,我跟主只是信仰的關係呦⋯⋯嗯?妳見過?他有著白金色的頭髮跟蒼青色的眼睛——可好看了。」回想著那名男人,朴延世彎起雙眸,明顯的喜悅著。

將食物送進口中,三明治的溫度剛好,肉質鮮美多汁,起司更是加重口感。

幸福。
就像戀愛一樣!

「嗯——!茜!妳做得三明治真好吃。戀愛腦嘛⋯⋯好吧,或許?但,茜,妳不覺得人跟人之間互相相愛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嗎?能夠擁有愛自己,自己也愛的對方,超越物質上所有⋯⋯這是多麼浪漫的事情。」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有合你口味就太好囉。我不熟悉戀愛,我相信那固然有美好的一面,就與友愛有著共通之處。」

殺了人還能開搞真色
我的甲…我的甲是真的…
明明就把好朋友殺掉了
↑幫凱麗莎QQ

觀察到評論文字自上空掠過,印證她的猜測、揭露她的犯行,茜僅垂眸叉起饈餚,動作端莊。

「──可是呀,相愛足以彌補孤獨嗎?你有沒有想起自己的身分呢?好比說真正的自己,外頭的世界之類的。」
Joshua💙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朴延世並沒有理會上頭奔馳的彈幕仔細說了些什麼,他在昨日花了大把時間理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之後得到了答案。

「自己的身份—— 這些重要嗎?」一邊享用著熱騰騰的三明治邊說著,他的餐廳禮儀學得非常好,至少在這個身體的記憶裡是如此。

「不管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模樣,我的這份愛依然是真實的,這樣不是很好嗎?至於相愛能彌補孤獨嗎——可以唷。」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有趣的見解,你實在是個浪漫的人。可是愛是真實的依據是什麼?我覺得當我們明確了『我是我』,我們才能篤定『我』愛著誰,進一步檢視愛的真實。」

歸功於慶典,現在有充裕的時間探討哲學問題。茜倒也不是想質疑朴延世的愛,縱然激怒朋友興許相當有趣,然則她還不打算正常的對話節奏。

「換作是我就不行,有再多朋友關係再親也一樣,遊戲開始後就更孤單了,人與人失去了基礎的信任,連聊天都變得很難,願意和我做做料理的也只剩你們了。」

少女的餐叉擱置於空,再言:「這個孤獨感是真是假,今後會何去何從,完──全沒頭緒呢。」
Joshua💙
10 months ago
「依據?嗯—— 依據⋯⋯」擱置手中工作,陷入了思考。

「畢竟這是『我』認同的既有事實,所以⋯⋯哦?說得也是呢,我到底是誰呢?這就跟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一樣吧,然而不管怎麼樣,雞跟蛋都是真實存在這個世界上的。」

「既然妳都這麼感受到了,那麼就是真的吧,為什麼要懷疑自己呢,是啊,為什麼呢。」最後自問自答了起來,他繼續說道,「不知道這個遊戲的終點在哪裡,但或許快結局了,妳如果想要料理的話隨時聯絡我呀,就算遊戲結束也是一樣。」
Joshua💙
10 months ago
「說到這個,我倒是挺希望真正的我不要有任何變化的,妳呢?妳有想過或許真正的妳是個男人之類的嗎,茜?」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你聽起來像是個唯心主義者,雞與雞蛋無論誰先誰後都有著因果關係吧。我可能該質疑下『我』和愛、和孤獨感有沒有關聯了,說不準愛與孤獨感都可以超越一個人的真實性獨立存在。」

越想越搞不懂了。茜懷疑雞也懷疑蛋的真實。

「紫色星星人說下週就是最後的遊戲,倘若他沒有說謊,終點就快來臨了。」她盛了顆小番茄在叉上滾呀滾的,「我們可得保持聯絡,我真的很需要和朋友做做菜吃吃飯,儘管你的廚藝糟透了……」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如果我是男的?還真難想像……我應該會是個美少年吧,你又為什麼希望自己沒變呢?」
Joshua💙
10 months ago
「畢竟就像我們課堂上所學到的神學一樣,多少都有點被唯心主義影響吧。但我認為這兩者都能獨立存在,即便這說起來挺抽象的?更何況我真是討厭孤獨感呢,可是愛可以撫平這一切,哎,妳真該嘗試看看⋯⋯」

嗯?

「⋯⋯等等,我的廚藝有很差嗎?我覺得我進步很多呢。」畢竟一開始連開火都不會,至少現在學會隔水加熱了真是可喜可賀。

朴延世繼續進食,一邊面對對方的問題。
Joshua💙
10 months ago
「單純只是我習慣這個身體了,如果出去變成美少女或許我會有些不習慣吧。」他優雅地將食物送進口中咀嚼吞食。

「我可是挺喜歡現在的自己哦,茜呢?」
森川 茜⚾
10 months ago
「……。」茜莞爾不語,興許是在探索自我,興許是暗忖著:對,你廚藝真的不行。

喜不喜歡的問題使少女沉吟片刻,得靠木佛塔填充這段空虛的時間,橄欖醬的微酸擴散於口腔,她細嚼慢嚥免得咬傷。

「不討厭也不喜歡,尤其是不曉得自我的現在,誰能斷言自己對一個陌生人的喜好呢?」

真是虛無。茜罕見地宣洩情緒。

「……人們自以為瞭解自己,殊不知更深的水面之下還藏有一大塊冰山,既看不清自己,也無法洞悉另一座冰山。僅能透過片面的理解假裝彼此心有靈犀,『我』認為這是最根本的孤獨。」
Joshua💙
9 months ago
「嘖嘖⋯⋯茜,妳想得太複雜了。」搖搖頭。

「像我知道妳肯定很喜歡我,我是說友情的喜歡,對,我已經有愛的對象了,ごめん。」真是欠人揍。

「或許我們都該慶幸,自己還能夠在這裡探討這些問題。」
森川 茜⚾
9 months ago
「在那裡臭美……不過也不能說你錯啦!」

茜蓄意為之的言動偶時太過激進,好似在朋友翻臉的邊緣試探,其中朴延世總是禁得起她的花式冒犯,這安定感別有一番樂趣。

「是呢……活著才有辦法去思索自己為何,雖然我也不曾離開過活著的狀態就是。」

她愉快咀嚼小塊肉片,下嚥:「實在是死了太多人了,這一路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