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絮雨季✦公開交流1v1✦
午後時分陽光正大,穿著簡便的夜經年站在紫藤花樹下等候著江月的到來。他看著洶湧的人潮一波換著一波,記不清等了多久,半個時辰也許?他抬頭看著陽光偏移默默地嘆了口氣。果然不會來了嗎.....

此時的街道極為熱鬧,人來人往皆是賞花的群眾,不停歇的歡鬧聲襯得形單影隻的人兒孤獨盡顯。他把身體倚在樹邊,試圖不受打擾地等待江月。不過怎麼防也沒料到,成串的花枝會隨著人群接連碰種而狠狠甩至他的面龐。

啪,紫藤花瓣皆應聲掉落,只剩枝條盪回了原處。

不用查看便知道自己臉上多了一條紅痕,突如其來的刺激使夜經年的雙眼湧出淚花,想必過沒多久眼眶也會跟著泛紅了吧。

「麻煩了......」這軀殼還是如以往脆弱阿。

他低頭抹去那不可控的水珠,可一抬頭卻又剛好碰上了某人的視線。
latest #25
➤一般選項
–無視
–搭話

➤特殊選項
–經年再次被紫藤花條打(?
–拿紫藤花條打經年(??
–也被紫藤花條打到(???
(骰到紅BZ可自選其一、二、三)
➤注意事項
–1V1平行交流,24號後停止入場
–中之回覆速度緩慢,還請見諒!

–經年可辨別除三生人外之種族
-可自行設定角色是否察覺到經年並非人類

–可自設為非血緣、愛人的情感關係或與江月方認識之人物
(經年為大火後入住柔桑府中,江月則是本地人。其餘可看設定做為參考)
立即下載
王棺|柏莎 Bertha
11 months ago @Edit 11 months ago
聽聞柔桑府西側紫藤花盛名遠播,葉清早就想瞧瞧,只是身旁路過之人似乎都有伴相隨。

「什麼時候也能找到與我一同賞花的姑娘呢?」
葉清抬頭望著那些垂落的紫藤自問,走到一棵人較少的樹下依著,卻聽到身後傳來人聲。

葉清探頭查看,一位男子低頭蹲坐在樹下,他好奇的又踏出一步站在男子跟前。

「你沒事吧?」
兩人四目相對,葉清發現對方眼角有些紅潤,慌張地問
「你…你哭啦?」
意識到自己的失禮後連忙改口
「啊…我…這位公子怎麼啦?」
漠海❈那蒂
11 months ago @Edit 11 months ago
本站在另一側的樹旁等著曇姨買點心卻無意中瞧見花鞭一甩的瞬間,又因個兒小、角度適宜,完全沒被花朵遮蔽視線...呃,說來此人看著有點眼熟呢。

管不得這麼多了,公子那反應看起來相當疼的樣子,女孩利用嬌小的優勢竄到男子身旁輕輕拉了拉白色衣袖,想將藥膏交付後便速速離開免得尷尬。

「...大哥哥請用藥膏,對外傷很是有效。」因自己總是急燥地奔來跑去,被叮囑得隨身帶著。
WTF557:
「?」夜經年眨了眨眼,沒怎麼明白。「在下無事......吧?」

話說到後頭他也不確定了。夜經年呆看著面前人慌張模樣,腦子還是冒不出丁點頭緒。我有發生了什麼?他很是疑惑又起手摸了摸腦袋,這才發覺對方所指為何。

唉呀。

看來我真像是哭了,他內心既感到好笑又有些不知該如何解釋的無語。

「啊,在下不疼的。」夜經年向對方擺了擺手解除誤會,還試著笑了笑想緩解好心人的慌張。「在下只是體膚較為脆弱罷了。謝謝兄臺關心。」

為證實所言不虛,他輕用手指捏著臉頰,笑著給對方展示自己的傑作:
「您看,我說得不錯吧?」
oooxxox:
他看著他離去,夜經年也收回了視線。他自是注意到那人露出了笑容,不過他沒有感到做蠢事後的羞恥。他為什麼要害羞呢?感受著周圍的視線,夜經年不在乎地想。他只是微微在面龐上也勾起了嘴角,繼續站在樹邊等著江月的到來。

至少,今天他能給一個人帶來快樂。

中/啊啊啊,我才是要感謝您願意闖這個交流(༼•̀ɷ•́༽)能全都見一次真的是好開心呀!!再次感謝交流~~( ˊ̱˂˃ˋ̱ )
modgekid101:
诶......沒想到這孩子直接朝自己走來,夜經年被拉了衣袖後眨了眨眼才反應過來,忙蹲下身子與兒童平視。他可沒有想無視或嚇人的意思啊,夜經年回想著自己的失態略為慌張地想著。為挽回形象,他先是對孩子露出個笑容才把視線轉向手中的藥膏,並用著比平常還柔和的聲音說道:

「謝謝你啊,我沒事。你看看......」他用手指壓著紅痕與兩旁的肌膚,實際驗證了這部個傷口。「這都沒有出血,不是嗎?」

「你要親自摸摸看嗎?」

夜經年主動湊起自己的臉,面上沒有一分一毫不悅,反而真是想讓人摸的意思。
王棺|柏莎 Bertha
11 months ago @Edit 11 months ago
見對方輕捏臉頰還微笑著表示自己無事,
「抱歉抱歉,我誤會大了。」葉清撓了撓臉龐傻笑。
怎麼隨便就說人在哭呢?葉清非常懊惱,他抬眼望向頭頂上一叢叢垂蕩的紫藤花。

「公子也是自己來賞花嗎?」

補一個特殊選項(bzzz)
漠海❈那蒂
11 months ago @Edit 11 months ago
啊...可是,方才可都流淚了唷?見男子溫和地證實自己無事,擔憂中也只得配合輕輕碰了碰那被藤辮甩出的紅痕,確實...沒什麼大礙。
「嗯、哥哥沒事就好...!」
「...啊,哥哥是否曾在茶市幫我撿了水果?」臉這一湊近,看仔細了正好聯想起面熟的原因,但不知對方是否記得。
WTF557: 中/哇,恭喜!!第一發就是紅BZ XD那你要什麼選項\(-ㅂ-)/ 可以選一種或是兩種混合都可以哦♪ ♬ ヾ(´︶`*)ノ
modgekid101:
夜經年眨了眨眼,頓時對心中隱約的熟悉感恍然大悟。

「喔對,你記憶真好。」他仔細看著對方的臉龐,一時為這突如其來的巧遇感到驚奇與開心。「那天水果送得還順利嗎?」

「很抱歉那天剛好在趕路,沒來得及好好打聲招呼。沒嚇著你吧?」
太好了,兩人都還記得!要是只有自己記得那彷彿像是在套近乎,可彆扭了。
「沒有的!倒是想跟哥哥道謝但當時人多沒能喊出聲,謝謝哥哥當時幫了忙~」沒想到巧遇之後還能如此再相遇也真是神奇了。
那就…一起被紫藤花打吧 (?
modgekid101:
「不客氣。總不能讓你辛苦的成果被這樣落下吧?這也怪可惜的。」夜經年笑著回應,本想摸頭的手想了想還是落在肩上輕拍了幾下。「看在我們這麼有緣的份上,不如我們來交換姓名如何?我姓夜名經年,小兄弟你如何稱呼?」
WTF557:
賞花阿..能這麼算上嗎?夜經年在心裡打了個問號,這詞到底還是不夠囊括。

「...算是吧......在下......」

他在想要怎麼解釋,不過還沒等想明白。一陣強風突然向他們颳來,沒時間反應的人們個個皆被花藤打到身體各處,頓時間驚叫聲連綿不絕。而正在樹下的他們也沒有逃過這天外之災。

啪。夜經年感覺臉上一疼,他算是習慣了,第二次被打的人這次沒有蹲下。雖還掛著淚珠但也迅速確認起對面人的狀況:

「你沒事吧!?」夜經年緊張地問,神情甚至比剛才自己被打還焦急。「有出血嗎?會不會痛?需要藥膏嗎?」

中/OK,那我就不客氣了www
王棺|柏莎 Bertha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話才聽到一半,紫藤提著綠葉往葉清臉上甩去,不偏不移挨了個正著。

啊……該不會是哪次摸魚的報應吧?
他伸手撥開,發現原先與他談話的公子用關切的眼神詢問自己。
「哈哈,無事!」葉清揮著手笑著。
「能被開得這麼美的紫藤花掌臉也算一件趣談了。」

「如果公子不介意的話,與我一同賞花吧。本木覺得你我應該很合得來。」
葉清不避諱地使用這特殊的自稱,在剛剛強風吹起的瞬間,他感受到同為伏仙木的氣息,是一股清甜的淡香。
「秦湘璃,烹煮湘、琉璃的璃。」
「夜...經年哥哥,稱呼經年哥哥可好?」一時間拿不定主意,若是成年人直呼名確實不好,但自己現在可是小孩兒身呢,這麼稱呼似乎也不怪、於是交給姓名本人決定了。
WTF557:
夜經年望著對方眨了眨眼,腦筋顯然沒有跟上。本木?木…木……是我所想那般嗎?夜經年不禁抱持著期待。如果真的是的話……他望著對方的神情漸漸散發出了希望之光。

「那承蒙您的邀請了。」

「在下也認為我倆能相處得不錯。」他笑著應道,身子遠比剛才放鬆了許多。「在下姓祁夜名經年,字百川。您可直接稱呼百川便可。年歲的話……」

「大概有這麼大了吧。」
夜經年張開右手手掌向其示意著,多少帶了點對方能接受得到這微妙暗示的想法。

「您呢?」他問道。
modgekid101:
「當然可以呀。」聽到這話,夜經年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不見遲疑的笑意瞬間掛滿面容。「那我也叫你湘璃吧。」

這次他順從心意,大膽地用手輕揉了揉他的小腦袋:
「我現在在這裡等人呢,湘璃你可有要事?要不在這陪陪我?」
王棺|柏莎 Bertha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葉清瞧對方張開的五指,偏頭含笑,
「看來在百川兄面前我還只是個毛頭小子呢!」
「我是葉清,綠葉的葉,清澈的清。」
介紹完自己後,葉清往前一靠,與夜經年並肩,
「我說百川兄,看你這身材與氣質,應該是習武之人吧?」
「老實說,我也算是個俠士,不妨與我說說一些能長見識的經驗吧!」
多虧那自來熟的性格,才能夠這樣侃侃而談。

中之可以隨意結尾~很開心葉清可以交到朋友
漠海❈那蒂
10 months ago @Edit 10 months ago
十歲孩童的那半心智自然地接受了來自長者的摸摸頭,沒有絲毫不悅。
「我也在等人呢,哥哥等也約了人一起賞花麼?」點點頭,這也就是順勢一塊兒邊聊邊等人了。


經年中要結尾或是想順勢一起認識葉曇都可以唷!
能認識大哥哥還互換姓名好開心
WTF557:
多虧葉清開了話頭,夜經年沒了應對同族人時伴隨而來緊張,反而因共同的話題,蹦出的語句則越來越多,神態也越發縱容。

這真是場奇妙的相遇阿,夜經年在心中想著。他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倒第一次感慨起了這身軀殼也有預料不到的好處。

他們攜伴而行,在賞花的路途上越走越遠。


那我就結尾啦~~這裡才是非常感謝葉清來玩XD能一起經歷過被花打的奇妙之感,感覺是個不錯的回憶www
modgekid101:
阿,待會還有人嗎?那還是不打擾為好。夜經年看了眼天色,心思再次飄回至未到之人處。

「是阿,我也在等人。但現在已過約定時間許久人還沒來,倒是讓我有些擔心了。」

「既然你也在等人,那我不好意思多佔用湘璃的時間了。有機會再多見面吧。」

夜經年一臉遺憾地做了告別,離開時還時不時轉身看著湘璃再次揮了揮手,倒有幾分不捨的樣子。


那我就做結尾囉\(-ㅂ-)/ ♥
湘璃超可愛的,謝謝湘璃中帶小天使過來玩♪ ♬ ヾ(´︶`♡)ノ ♬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