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13
吃好了人生才會好並不是一句無中生有的說辭,而是食物總能給那些不如意的人生留存一點溫暖。
看一個人,可以看看她對吃的態度,愛吃的人大多會是有趣的,而有趣的人總有那麼一點力量讓自己在逆境裡仍對命運保有一絲幽默感。
曾經看過一句話是說,愛他就是陪他吃很多很多頓飯。但其實,不論是和他,還是和自己,甚至是和生活,我們之間的交情都是一餐飯一餐飯吃出來的。人生幾十年,一日三餐,請吃得好一點。
後來我才明白,那些打著「為你好」的名義干涉你的人生,並試圖以一種過來人的身分對你橫加干預的人,不過是一個個懼怕未知、厭惡新鮮事物,擔心城池失守的人。這種人有一種近乎苛求的「單純」,行事邏輯也很直接,那就是「我有的東西,你們應該都有;而我沒有的東西,你們也都不要有。」王小波不是說過嗎?我們總說傲慢與偏見,其實,事實的真相是我們大多看到自卑與偏見。
世界在變,人也在變,如果什麼東西保持一成不變,那一定乏味極了。想想我喜歡的朋友,總是那些每次和他們見面都能聊得很盡興的人,他們敢於嘗試,思維創新,卻也更加包容。所以我們聊天總能碰撞出新的火花,並驚訝於對方身上的變化,因為彼此都還在孜孜不倦地向這個世界尋求答案和探索未知。
現在的父母,生怕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對於孩子的容錯率極低,像虎媽這種神奇的存在居然被當成教育典範。家長像一把剪刀,無時無刻不在修剪那些不合時宜的分叉,培養出一個一個擁有嚴格超我的孩子。他們不明白,犯錯是能夠被容許的,就算失敗了,天也不會塌下來。
坐冷板凳是職場生涯必須承受的煎熬,在哪裡都一樣。板凳條要用自己的體溫變暖,不然妳永遠只能坐在最旁邊,他人沒有義務販賣溫暖。再說,就算別人賣,妳買得起嗎?
對於我們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時常困惑。我們從心理測驗、星座解析以及朋友圈的主流價值裡組裝自己,說著、做著,便以為這就是我們本來的面貌。
因為人好,就不應該生氣,否則就不符合「好人」的設定。大概青春期的我們都沒能體會出這套邏輯裡的悖論。我們用「人好、善良、隨和」這些標籤予以綁架,表面上是頒了一枚枚的獎章,實則是對「好人」的壓榨。
多年以後,我漸漸明白,善良是一種寶貴的品格,卻並不意味著無差別地忍讓和無限度地委屈自己。更成熟的為人之道,並不是毫無原則地退讓和容忍,而是有能力去明辨是非,以及恰當地設置個人的「委屈界限」。
「委屈界限」是類似於原則性的一些條條框框,有了它我們才能在保有體諒別人的優點 時,更學會自我表達,畢竟人與人的相處本來就是一場平等的對話。在察覺到對方觸犯自己的底線時要及時溝通,要有喊停的覺悟和勇氣。
記得高中那位好友拒絕我晚自修結束後的宵夜邀約,說是預感到了我們要「分手」這件事。原本我還覺得「分手」是戀愛的專有名詞。而寫下這些絕交回憶的此刻,我不免想到,友情的分手跟愛情也是別無二致啊,都懷揣著對於對方的怨懟和不捨,也都是萬分認真地決定要結束,卻又暗含心機地期待著將來還有復合的一天。
也是我的朋友晗說的:「不必因為在一個人那裡充當綠葉而悲傷,也許你不知道,在另一個人的眼裡,你繁花似錦。」
「晚餐吃什麼」估計是本世紀單身女青年最為頭疼的一個話題。而偏偏每個星期總有那麼幾天,閨蜜缺席,備胎休假,不得不一個人吃飯。吃膩了外賣,又懶得下廚,加上車水馬龍的下班時段,人閒心散,晚霞燒得分外迷人,好像就這麼隨隨便便回家有點辜負了大好年華。所以,一個人也要去餐廳好好吃飯。

跟這本書相遇的時間正好恰逢其時。
某天滑著手機忽然看到誠品的推送,原先想買電子書卻發現只有紙本可以買。
口味上很對我的喜好,而且對於事情的看法跟我不謀而合,所以才買下來。
去年大概9月的時候,跟朋友分手,結束了一段感情,那時不太談及這件事,後面忽然提起時,其他朋友說她就像我的前女友一樣,的確友情也是一種情,跟愛情一樣不合適就會分開。
若問我會不會想要復合,答案是不會。
有時候確實會想念過往的那些時光,但我想要放過自己。
只願我們各自安好。
去年也見證了各種超越委屈界限的事情,在後知後覺中察覺到別人的得寸進尺。
愈是忍讓,愈容易讓對方壓榨自己。想成為一個溫柔和善的人成為了一種框架,不能溫柔的對待所有人,要溫柔對待也待你溫柔的人,而對於那些不珍惜你善良的人要學習近而遠之。
https://images.plurk.com/7jwLVwAKjkuGd3Lv4bR7U3.jpg 關於家長,我太過印象深刻這句話了。
那天發生的一切我都記得一清二楚。
我跟哥哥約好一起去看電影,桃園威秀,看完去餐廳吃了飯,時間還早便決定去星巴克坐一下,那個一下開始了我們的回憶之旅。
我們回憶小學時父母說過的話、回憶被限制的中學時期、回憶不能跟朋友出門玩被困在家的點點滴滴。
世界上不會有另個人比我更了解我的父母,除了他,有兄弟姐妹的好,大概就是他明白你的父母是什麼樣的家長,世界上唯一一個懂你感受的人。
我們談及了他們各種沒邏輯的事情,談及了他們跟其他人的父母有什麼樣的差別,談及了在求學路上我們遭受的一切。
那天有兩句話讓我忘不了,一句是圖片裡的:我們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這是在我談及填志願,未來找工作時,哥哥對我說的。
要當我們家的小孩,你就要是完美的孩子,完美的校名、完美的成績、完美的工作,不可以當他們的污點。
我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家長才是那個沒有脫離求學生涯的人,在他們的成績單上會用孩子的成功來評分,而我家兩位想要的除了優還是優,甲上上就是不合格的。
另一句話就不說了,跟前面沒啥關係,有機會再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