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魚
1 months ago
【CoC】獻給來自彼方的你
劇透心得

「對不起,我食言了。」
「這樣做有什麼差別!」
「只要你不後悔就行。」
「別想犧牲我的幸福!」

latest #22
鯨魚
1 months ago
我必須說,我愛我的KP,我真的好愛她。
然後我愛我的隊友,全都很好。
鯨魚
1 months ago
再次是我用鈴川千繪跑的劇本。
正正是她才能如此自然地做出絕不可以後悔的決定。
鯨魚
1 months ago
前半段的劇情有點慢,但當被帶走後那個去到未來荒漠的感覺一下子出來了,情報不絕地出來。
本來千繪面前奇怪的組織和人的狀態是十分冷淡和不信,畢竟都面對不少次的神話事件,說實話再輕信別人是不可能的,但當被帶走看到「阿無」和一同被帶走的古月後,她的心情是很快就好轉起來,覺得眼前想要結婚的「阿無」好可愛,也覺得跟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古月好有趣,所以對他們完全是放下了戒心,畢竟還是女高中生嘛。
鯨魚
1 months ago
所以一回到建築救完人後,她的心情又慢慢不安起來,失去記憶的「無」、不見了的同伴、出現在房間的資料,一切都直指背後召喚我們來的兇手,而當時我是這樣說的:
「阿無得到回憶後,不是大BOSS就行了。」
古月:「他想要結婚,一定不會是BOSS啦」
鯨魚
1 months ago
結果他就是大BOSS,一個希望我們拋棄自己在過去幸福,未來人類犧牲的科學家,借未知神明令我們融合、生下無數後代的人。
鯨魚
1 months ago
鈴川瞬間爆炸,其實她很失望,出口的就是責罵對方想要犧牲自己的幸福來為一群對自己無意思的人,甚至把心動的古月罵了一頓。
剛好萊斯特到來,才冷靜下來為自己一開始對他的無禮道歉,啾咪
鯨魚
1 months ago
我們帶著塞拉就跑,哥哥們與她交流過後,終於回到最初的覺醒室,但剛想回去後,大BOSS們追上來了,而哥哥和他醒來的弟弟也來到。
鯨魚
1 months ago
好熱血啊!!!!!!!!!!!!!!!!!!!!!!!!
鯨魚
1 months ago
我喜 我喜
鯨魚
1 months ago
結局前的戰鬥:
鯨魚
1 months ago
就在大家都準備好與塞拉離別之時,伴隨著藍光閃爍,兩把令人生厭又耳熟的嗓音再次響起。
「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了。」

當然,為了自己的幸福、屬於自己的世界,就算是難以抵抗,都必須抱著巨大的意志去面對。
鯨魚
1 months ago
然而現實比想像中殘酷——來自威爾的暗藍刀光向著古月直衝而來,在鈴川還未來得及反應,他的身體已經順著刀所指之處倒下。

即使是面對數次外星人事件的她也從未看過如此多的血,一時間,除了趕忙跑過去為他包紮,也只能強忍著心底的恐懼,為自己,也是為將死的他。
鯨魚
1 months ago
就在完成包紮後,槍林彈雨刀光劍影再次到來,兩位成年人以手中武器想要為彼此打出通往歸處的大道,然而祐英的唸誦結束了,系統即將啟動時,一切都沒有改變,唯有門外走來兩位令人安心的身影。

「已經把覺醒室的電源關閉,什麼什麼系統應該用不了。」
「那些怪犬就請交給我們吧。」
鯨魚
1 months ago
眼前的祐英看上去已經在崖邊,一切的一切只能往前推,不然500年的努力都將消失。
但我可是付出了不只500年啊。

鈴川再次執起武器,但沒想到比起武器,自己更適合醫療用品,完美地為快死的古月再次包紮後,剛稱讚過自己也沒來得及站穩時,一把刀從前方狠狠地插進肚側,血液從喉間湧上嘴邊,痛得快看不清敵人的鈴川卻留意到他的笑,那種恥笑的表情一下觸發了她的憤怒和委屈。(CON大成功)
鯨魚
1 months ago
「打嬴女高中生有什麼好驕傲的!」
連有著保有的力氣,鈴川向前一揮最終還是落空,畢竟再大聲還是平凡女高中生。

之後戰鬥都變得簡單,古月躺下又起來,小島穩健的防守,若山強勢的進攻,就在一切的最終,神將殞落的一刻,鈴川看著一刀刺進祐英心臟處的若山的背影,想起了本刻該在和平時代的我們,想起了塞拉的小身影,想起了威爾對決時故意讓自己的互動,想起了還是失去記憶時,屬於阿無的笑容。
鯨魚
1 months ago
突然很想回家,不如說一直都想。
威爾消失了,祐英死去了,所有都完結了。
鯨魚
1 months ago
(略過很多同伴的大成功)
鯨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與蘭斯和斯比亞告別過後,我們各自躺在原本的位置,或許若山胸前還是塞拉的暖意。

「我可能愛上男人了。」
「啊?那挺好的。」
我看著雪白天花板回應著身旁破破爛爛的古月。

「一個、兩個,還有兄弟,啊當然不是說要什麼什麼......」
「那回到去再找吧,有塞拉應該還有他們吧,世界這麼大。」
「但又不是他。」
「那我介紹好男人給你吧,如果見到面的話。」
鯨魚
1 months ago
文明早就開始再次進步,回到歸處我們再次見面,看到心心念念之人,看到來自此時的希望,看到仍在彼方的她。
鯨魚
1 months ag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