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
1 years ago
限定交流with 尼特羅比亞
讓緋紅暈開禁忌的邊緣
https://images.plurk.com/GjAgWlGJD3WxlTwVn5h5N.png https://images.plurk.com/5U5dZMmDMRhWSVZ2MW4UXx.png

我流時間線 https://images.plurk.com/2ukyZWSm7YIdKjU5wzHFDk.jpg
絳血的非常規日祭
latest #43
🍎Ava
1 years ago
夏天的豔陽依然耀眼,透過樹葉間縫隙偷鑽出來的日光比愛蹺課的學生更為不安於世,被揉碎在艾瓦的指縫間,依舊把她精緻的小臉照得更明媚動人。
艾瓦今天身著與往常非常不同小禮服,是她跟桑雅一起去挑選的,上身貼身的部分展現出少女玲瓏有緻的曲線,下襬不對稱的設計,跟代表克里斯托學院的紫羅蘭一道開出了花。
艾瓦在日祭的主會場跟不同的朋友聊天跳舞,是興奮雀躍的,但盈盈的笑語間,似乎藏著那麼一絲絲的心不在焉。
她其實在等人,但頑皮的沒有跟少年說過自己會出現在哪裡,艾瓦抱著期待,等待那個黑髮吸血鬼迎面而來,乘著日祭受祝福的光,那是她的男·朋·友。
看著眾人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艾瓦瞇起了笑眼,一樣的,享受在這片幾乎與她無關的生氣勃勃之中。
吸血鬼穿著與平常不同的白色服飾,金色的金屬細線纏繞在他的身上,像是一種裝飾美麗的枷鎖,這套是家族為日祭特別製作的服飾,身為日系魔法家族,各種日祭活動自然是沒少參加過,雖然大部分都是被迫參加就是了。

但今天與以往不同,尼特甚至難得的期待今天的到來,待在樹陰下的吸血鬼看上去有些坐立不安,紅色的眼一直在尋找著什麼,人們來來往往,他卻尋不到那一抹紅色的身影。
雖然少女屬於月系魔法,但深知少女不會錯過這項活動的少年決定移動到另一片樹陰下找人,剛踏進草皮就險些撞到人,於面前的少女穿著白色搭配紫羅蘭的小禮服,還有一頭盤起的紅髮,與他正尋找的少女很相似...

「艾瓦?」在少女轉過身時吸血鬼才發現原來他在尋找的人一直都在不遠處,只看過對方穿著制服的少年這時才認出,眼前穿著精緻的美麗少女是他今日一直尋尋覓覓的女朋友。
立即下載
🍎Ava
1 years ago
差點經歷一猛然撞擊,艾瓦轉身,發現來人是那個自己心裡一直惦記著的少年,對方並不是晚到的而是一直在自己身後的那一片樹蔭之中,身上的服裝像是在如在頌歌日光一般的明亮雋永,這不是艾瓦習慣看到的樣子,所以她忍不住亮了眼眸。
尼特並沒有如想像中的逆光而來,倒是看起來有點侷促的在找什麼的樣子,艾瓦瞇起了一個笑眼,拉起裙擺,面對尼特有模有樣的鞠躬「親愛的尼特羅比亞先生,請問你在找什麼呢?」然後微微墊起腳尖,卻還是比少年矮了一些「是女·朋·友·嗎?」
接著,艾瓦拉開了一點距離,在原地轉了一圈,輕盈的裙擺在風裡添了一抹淡紫的水彩,若仔細看著,原本有些停在艾瓦裙擺上的紫蝶也飛了起來,映著明亮的陽光,彷彿是得了一次得天獨厚的祝禱「怎樣?好看嗎?」
這樣的艾瓦,自然吸引到不少同學注視的目光。
少年看著眼前穿著與平時不同的少女不經有些愣神,飛起的紫蝶搭上少女明媚的笑容像是一幅美好的畫,瞬間讓周圍都失色了不少。

感受到周圍的許多視線被少女吸引過來,吸血鬼向前踏了一步,執起少女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個輕輕的吻,舉止端正,像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貴族「是阿,找到了,我的女朋友。」

吸血鬼瞇起紅眼對少女露出微笑,他不介意周圍投來的目光是驚愕、羨慕或忌妒,少女身旁的這個位置已經是他的了,剛剛的吻帶著一些少年炫耀般的宣告,尼特牽起少女的手沒有放開。

「你今天很漂亮。」他回答少女早些時候的問題,紅眼明亮了幾分,真心誠意的給出稱讚。
🍎Ava
1 years ago
艾瓦還在細細品著尼特看著自己的愣神,還未反應得及手就被執起,落在手背上的親吻像是觸電一般,酥麻的感覺從血管末端直衝腦門,緋紅刷上雙頰,一時半刻忘了應該如何回應「恩...」搧了搧長睫毛之後才找著自己「被你找到了。」然後綻出笑顏。
「尼特今天也很好看。」艾瓦偷偷的撇過頭小小聲的補充「雖然不管怎樣你都很好看。」確實,在艾瓦的眼裡,那張稜角分明的臉龐與那張揚赭紅的眼互相襯托,無數次的讓她迷失在吸血鬼獨特的魅力之中。
貼近尼特,艾瓦把玩著尼特服飾上的金絲線,拂上去之後居然有點想扯斷的衝動與惡趣味,但在光天化日之下還是作罷「跳舞...嗎?」她看著學生們繞著圓柱起舞,再看了一眼自己那雙總是造成的傷害的雙腳,雖然躍躍欲試,但總歸還是心疼自家男友。
聽到少女小小聲的補充與透著緋紅的小臉,吸血鬼笑了笑,也學著少女小小聲的在他耳邊補充道「你也不管怎麼樣都很好看。」

對尼特而言,少女的存在就像一顆閃耀的紅寶石,身旁的裝飾可以襯托她的美麗,但最有魅力的依舊是中央閃耀著的少女本身。

「想跳舞嗎?」吸血鬼聽到少女的問話,卻發現對方好像有所遲疑,在舞會時已經領教過對方舞技的尼特很快就理解少女的擔憂,他看著少女挑眉問道「那要不要久違的來場交易遊戲?」

「要是等等踩到我的話...」少年在少女還未回應時就拉起對方轉圈,步伐混亂無章,也許比起舞蹈更像在玩鬧,吸血鬼狡猾的瞇起紅眼「我們就翹掉接下來的祭典溜出去玩吧?」
🍎Ava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艾瓦還沒做好心理準備,還沒,不管是聽到尼特大方的誇讚,還是對於突然開始的雙人舞。
聽聞要玩交易遊戲,原本想提出過分的不平等條約的艾瓦,就這樣被帶著起舞「尼特!」她呼喊少年的名,步伐凌亂,一雙半裸的足,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安放,之前跳了幾支舞的經驗完全派不上用場「這樣我一定會踩到你的,不公平。」
看向尼特狡猾的紅眼,艾瓦也瞇起湛藍的雙眼,迎向尼特的目光「又想做什麼?」少年摟著自己的腰讓人害臊,貼身的衣物更可以輕易傳來少年的體溫。
艾瓦深吸了一口氣,不理會不管控的心跳,雙手環抱上尼特的肩,直接把半赤裸的雙腳放上尼特的雙足上,自己並沒有太輕的重量全權壓到少年身上「怎麼辦,親愛的尼特,我踩到你了。」接著在尼特耳畔說道「我們要私奔到哪裡?」
少女突然的貼近與親暱讓少年的臉燥熱了幾分,少女的體重並沒有阻止吸血鬼繼續他們不成樣的雙人舞,轉圈的速度因兩人姿勢的變化而放慢,讓此時就像一場浪漫的慢舞。

「跟你私奔的話,去哪都行喔。」吸血鬼在少女的耳邊回復道,舞曲演奏完畢時,廣闊的草原上早已沒有了兩人的身影。

少年拉著少女的手穿過小小的樹林,來到了平時總是有著許多人的聖納湖旁,今日卻安靜無人,過去幾年吸血鬼總會在日祭這天來到這裡,享受如同包場般的廣闊湖畔,平靜的湖面照映著晴朗的天空,像是把天空都納進了湖中似的。

「沒人的聖納湖,很少見吧?」吸血鬼笑著與少女走到湖邊,一艘小小的木船剛好就停在岸邊「要划船嗎?」
🍎Ava
1 years ago
「好美。」艾瓦被眼前的美景震懾住,聖納湖是靜的,空無一人所以極靜,是湖的另一種姿態,如一面明鏡鑲嵌在這片樹林之中,映出夏日的綠意,卻圈不住藍天的遼闊「你怎麼知道這裡的?」她忍不住發問,眼眸跟天空還有湖水都是湛藍的,還有揉碎的陽光。
一隻水鳥掠過水面,船身晃動,兩者一起泛起漣漪,是要細細看才會發現上頭的波紋「我搭船,你划。」艾瓦靈巧的跳上了船,昂首,大膽的向自己的男朋友提出要求,不羞不臊。
艾瓦拉了一把尼特,希望少年吸血鬼也能一同上船,但船隻晃動的更厲害了些,幾隻來看戲的小鴨識趣的游遠「這算是你的私藏的私奔地點之一嗎?」她瞇著笑眼看著尼特。
「翹課多了總會知道些好地方。」吸血鬼有些自豪著說,聖路恩的校園並不小,還有許多有趣的地方尼特等著未來與少女一同前去。

紅髮的少女靈巧的跳上了船,吸血鬼聽見對方的要求:「划船是沒問題...」握著對方的手被對方拉上船,本身就不堅固的小船晃動得厲害,尼特挑起一邊的眉笑道「這麼信任我不會故意讓船翻?」

「要私奔的話,我可不會選這裡。」少年笑著看向湖中央的教堂,向少女狡猾的眨了眨眼「今天是來他老人家的後院炫耀的。」
🍎Ava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湖面上的小船是亟需平衡的,但艾瓦沒有打算維持現狀,聽到尼特的回覆之後直接一個箭步行至少年身前,讓船身傾斜地更明顯「如果我說...」也挑著眉「我不會游泳,你還捨得讓船翻嗎?」然後把頭輕輕的貼上尼特的胸口。
初戀的平衡,悄悄的傾斜了一邊。
「私奔的話,你會選哪裡?」少女豐滿的胸脯上頭只有一層禮服的布料,幾乎是遮蔽不住她狂奔的心跳,對艾瓦而言,有尼特在的地方就是天地「算了不要跟我說,就當驚喜。」
接著,艾瓦看進尼特的風發的眉眼,聽出少年話裡藏不住的驕傲「祂老人家要氣死了。」伸手用指尖拂過尼特的面頰,發現似乎有些滾燙「掉到凡間的小天使被吸血鬼拐跑了,不知道祂會做出什麼危險的事?」然後一屁股坐好,如先前所言,艾瓦根本不打算划船「怕嗎?尼特羅比亞先生。」
晃動的小船如同少年突然快起的心跳,為了平衡他伸手扶住了少女的手臂,少女的體溫一直都是比吸血鬼還高的,少年能透過輕薄的衣物輕易的感受到對方也快一拍的心跳。

「你猜?」吸血鬼自然是捨不得少女陷入危險,也不會讓少女有危險,但他就喜歡少女踩在危險的平衡上時那充滿自信的光彩,他不介意少女讓這個平衡傾斜,即使最後失足摔落,吸血鬼也會在底下接住他的墮天使。

「好阿,給你驚喜。」少女的話讓吸血鬼也笑起,私奔的話,他想跟少女去個可以擺脫一切的地方,也許是個沒有家族、也沒有上帝的地方。
而論吸血鬼到底害不害怕上帝,「吸血鬼可自古就一直是上帝的眼中釘,被趕入黑夜中的生物。」他挑眉,紅眼閃著張狂的光「可是既然祂現在也燒不死我...」

「那帶祂的小天使來氣氣祂老人家也是剛好而已。」少年將船划到湖的中央,莊嚴的教堂正面正遠遠的對著他們,但吸血鬼看都不打算看一眼,只是對著少女一笑「祂弄掉的我可沒打算要還阿。」

「你呢,怕嗎?」少年停下船,牽起對面少女的手。
🍎Ava
1 years ago
教堂,對艾瓦來說是最近,也是最遙遠的,遠在天邊的天界她不屑一顧,近在眼前的教堂似乎更是飄渺。
但低年級的集會總是辦在湖心教堂,墮的本質讓艾瓦暈眩、噁心、反胃,一樣都逃不了,雖然現在已經可以克制的很好了...即便隨著更靠近教堂讓艾瓦產生生理上的不適,臉色蒙上一層淡淡的慘澹,但她也好喜歡尼特到處帶她走走看看『有尼特的地方,便是天地。』艾瓦在心中這麼想著,綻出了幸福的笑顏。
她的尼特在這裡,什麼都不用怕。
即便墜入無盡深淵、墜入熊熊業火、墜入幽暗冥海,艾瓦相信,最後也是會墜入尼特的懷抱。
「那應該好好感謝祂不要我。」艾瓦向前傾身,回握尼特偏涼的大手,自己的鼻尖掃過少年的之後,停在那個最曖昧不明的位置「讓我能夠,抓到你。」淺淺的微笑、深深的酒窩,藏著一絲絲的喜悅與感激。
🍎Ava
1 years ago
距離很近,艾瓦幾乎可以聞到尼特身上清新的皂香「不怕。」她堅定的言語吐息在少年的耳邊,艾瓦依然無懼「什麼都不怕。」
「我可不感謝祂。」他輕笑起,吸血鬼向來都很直接,他只感謝少女那時選擇了他,在那無人的塔樓上,他們都為彼此賭上了日後的未來,未來會不會順遂少年無法保證,但少女此時綻出的笑顏讓少年覺得一切似乎都不足為懼。

少女如沙般的嗓音使他沉醉,靠近,還可以再靠近一點,直到兩人的呼吸交錯,吸血鬼才意識到他做了什麼,那只是如點水一般的柔軟觸感,少年卻紅透了臉,他輕輕的退開一點,想看看少女的反應。

小船卻在這時發出不妙的喀吱聲—

這大概是天譴,濕透了的吸血鬼想著,上帝老人家還真小心眼,他也不過才越矩了一點而已,剛剛還好好的小船竟然就散架了,尼特抱著艾瓦浮上水面,有些擔心的看向他懷裡的少女「艾瓦,沒事吧?」
🍎Ava
1 years ago
好近!
太近了!
沉重的吐息氤氳著戀愛中初嘗試的悸動,艾瓦漫長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與人的距離,但她的眼眸在兩人雙唇交疊前的0.1公分都沒有閃避,與尼特十指交疊的手握得老緊,每一分的接近,都是試探彼此底線的賭注。
賭看誰會先逃開,蜻蜓點水的一吻之後,小船瞬間崩塌,勝負未定。
事情就這麼發生了,艾瓦的臉像顆熟透的紅蘋果,不可置信剛剛發生的那一切,連兩人雙雙落水都沒有察覺,直到尼特的關心傳進耳裡,才發現已經穩穩的被抱在懷裡。
「嗯?發生什麼事了?」艾瓦失態了,指尖輕觸自己的雙唇,一臉迷惘。
落水時,水花打散艾瓦束好的髮,被打落的紫羅蘭浮在水面,豔紅的長髮滴著水,沁濕的禮服透出白裡透紅的膚色,在年少的吸血鬼眼前毫無防備。
少女的愣神對吸血鬼來說很新奇,他不經輕笑了出來,順勢打量了下少女有無受傷,卻意識白色的禮服遇水就失去了部分遮掩的作用,少年有些慌張的下意識想拉開距離,卻發現他不能放少女獨留在湖水上。

冰涼的湖水壓不下少年逐漸熱起的臉,吸血鬼此時感受到他的血液幾乎正在沸騰,連擁著少女的指節都透著紅,他只能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的少女,發現少女也紅得像一顆小蘋果。

少年決定乾脆就破罐子破摔,在過去少年除了血液外幾乎就沒有對他人有什麼慾望,但他現在還想要索取更多,他將少女於水面下的手牽起,輕輕吻在她的指節上。

「艾瓦...我可以吻你嗎?」低沉的音從有些窘迫的少年口中發出,帶著些壓抑的沙啞,年少的吸血鬼只知道該怎麼應對獵物,卻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最為親暱的情感。
🍎Ava
1 years ago
湖面之上似乎還殘留著清晨留下的水氣,陽光的照射之下,和煦的微風吹過,平靜的湖水輕輕蕩漾,反射出粼粼的波光,逆著光的一切都如此朦朧,清晰的只有落在指節上的輕吻。
艾瓦覺得自己的血液幾乎滾燙到可以沸騰湖水,她向來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但某些話,少女偶有矜持。
但如果不把此刻賭給眼前,何來歲歲年年?
艾瓦深吸了一口氣,似乎不足以能夠平復心情,她抓緊了尼特一樣濕漉漉的衣衫,再深吸一口之後,發現對於要跳出胸口的心跳依然無濟於事,只有從迷茫之中找回一點思路。
艾瓦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給予者,但面對尼特,眼前這個慎重又緊張的少年,她想給他全部,孤注一擲。
是因為尼特,她的生命才開始有點不一樣的火花。
🍎Ava
1 years ago
艾瓦稍稍的挺直身體,無法抑制的緋紅已從耳根漫上雙頰,幫忙撥開遮住尼特眼眸滴著水的黑髮,堅定的望著少年「好,吻我。」然後垂眸,另一隻手食指的指稍滑過少年的鎖骨,最後貼上胸口的位置「只要你準備好了。」
準備,少年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準備好了沒,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是他過去無法想像的,也從來沒人教導過少年該如何面對不斷湧出的情愫。

少年向來都不太擅長壓抑,但因為少女很重要,所以他總是小心試探,深怕自己的獵食天性有天會不小心傷了對方。

少女貼在她胸口的手熱得發燙,冰涼的湖水無法帶走兩人身上的熱度,少年慢慢的低下頭,覺得時間也好像慢了片刻,直到兩人的呼吸逐漸交纏,雙脣交錯的瞬間,少年在少女口中嘗到了些蘋果的香甜,那是與她血液中不同的清甜。

他還想索取得更多,貪婪的吸血鬼逐漸加深原本該淺嚐即止的輕吻。
🍎Ava
1 years ago
在雙唇交疊的瞬間,艾瓦才閉上雙眼,兩人曾經相處的一切閃過眼前,一切都彌足珍貴。
艾瓦捧住尼特的雙頰往自己的方向輕壓,向上揚起身體,不滿足的想索取更多。
兩人的呼吸交疊,逐漸深沉粗重,柔軟的唇瓣是前所未有的體驗,這讓艾瓦更往尼特的身上湊去,一圈又一圈的漣漪擴散出去,圍出少男少女的一方小天地,無人叨擾。
「唔...」從來沒有接吻過的艾瓦,面對逐漸侵略性的吻,發出了一聲悶哼,但她是享受的,聽上去似乎更是煽情。
原本閉著的雙唇自然的開啟,柔軟的舌探索進來,艾瓦發現自己呼吸的頻率逐漸被尼特掌控,她顫顫地回應,舌尖先挑逗似的略過尼特的尖牙,接著輕壓,她可以感受到一股甜腥的血味,下意識抱尼特更緊了些。
『吻我。』睜眼,無需言語,艾瓦眼神明確的傳遞出訊息。
帶有蘋果香氣的腥甜味在吸血鬼嘴中擴散,少年嚇了一跳想退開,卻接收到了少女堅定的眼神。

於是他抱緊了懷中的少女,嘴中的腥甜使少年腦袋有些昏沉,蘋果香似乎就快淹沒他的理性,他閉上鮮紅的眼,於開始的不同,吸血鬼貪婪的在少女嘴中追求更多,少女的悶哼被他吞下入腹,他的手不自覺的搭上少女潔白的脖頸。

啪———!

這是吸血鬼一巴掌打在自己臉上的聲音。
好險!差點做出危險事情的吸血鬼驚愕的想著,少女的血液實在是太好喝了,吸血鬼的理性差點無法壓制住天性,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差點無法控制住自己了,嘴中依舊留有對方的腥甜,他有些擔心的看向少女。

「抱歉,你沒事吧?」他伸手抹去少女嘴邊的鮮紅,看到少女的脖頸完好無損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Ava
1 years ago
溫熱的血液緩緩流出,尼特貪婪的慾望愈發濃烈,艾瓦覺得理智跟呼吸都要一併都要被年少的吸血鬼剝奪,但她是享受的,想要給予更多,她想知道尼特的極限在哪裡。
冰涼的大掌環住自己的脖頸,很危險,但艾瓦幾乎沒有感到恐懼,因為自信沒有什麼可以殺得死自己,同時享受著這種危險的試探。
但在頸部感受到更大的壓力之前,清脆響亮的巴掌聲在艾瓦耳邊響起,她一臉不解的看向尼特「沒關係的,真的。」漲紅的臉有些許意猶未盡,也伸手抹開在尼特嘴角的鮮紅「我比你想的更強壯。」
拂上尼特的臉頰,火辣辣的,一點都不似吸血鬼應有的溫度,艾瓦心疼地皺起眉頭「然後,永遠都不用跟我說抱歉。」她摩挲了一下,沒想到尼特反應如此激烈「是我把自己賭在你身上,這是我的選擇,所以,永遠都不用跟我說抱歉。」
少女的手撫上他還熱痛的臉頰,冰涼的觸感為他抹去了不少疼痛感,他的一手覆上少女的手,一個輕輕的吻落在了少女的掌中。

「我知道。」吸血鬼輕蹭著少女的掌心,眷戀著少女的溫度,他一直都明白少女的能耐,對方甚至還能於劍術大賽與他戰成平手,他輕輕道出「但是我不想讓你受傷。」

「你很重要。」吸血鬼露出少見的認真神色,對於重要的東西他還沒能把握住距離,只能任憑自己的保護欲作祟「我永遠不會攻擊你。」

「那麼這就是我最後一次道歉。」他輕笑起,一手撫平少女因心疼而皺起的眉頭,低頭又於少女的唇邊偷腥似的一吻「該回去岸上了?不然我們明天可能都要感冒了。」
🍎Ava
1 years ago
「好,我相信你。」艾瓦淺淺的笑起,還透著紅的臉頰上陷了兩個深深的酒窩「我也覺得你很重要。」她湊到尼特紅得發燙的耳邊說道「重要到...艾秝。」她沒有說明後面那個名字是什麼意思,留給吸血鬼自行揣測。
跟剛剛的深吻不同,這次輕淺的啄吻帶著少年俏皮的留戀,艾瓦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情又掀起一陣小波濤,小小的顫抖了一下「好。」她瞥過頭,紅著臉,點頭回應。
「不過,一起感冒好像也挺有趣的。」艾瓦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重新看向尼特時,已經正視好自己永遠無法習慣的心跳,胡亂的抹了一把尼特濕漉漉的黑髮。
散架的小船被遺落在聖納湖中央,除了艾瓦跟尼特,沒有人知道這裡曾經發生過什麼,不遠處的聖心教堂,傳出整點的鐘響,悠悠揚揚。
「艾秝?」少年念出這個名子,不太明白是誰的名子,不過既然是少女交付給他的重要之物,他必然也將此名記在心頭上「是誰的名子嗎?」

「一起感冒可就不能一起溜出去玩了阿。」吸血鬼笑著說,享受少女的手將他的黑髮柔亂,悠揚的鐘聲響徹湖邊,吸血鬼帶著少女慢慢的游向湖邊「我可還有很多地方想帶你一起去玩呢。」

「願意之後再跟我私奔嗎?」他們倆人渾身濕漉的上了岸,所幸聖路恩的學生們此時都還沒從日祭中歸來,吸血鬼牽起少女因湖水而冰涼的手。
🍎Ava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我的真名。」艾瓦輕聲地笑了,說得雲淡風輕,卻是她最深層的秘密,幾乎沒有人知道。
「親愛的尼特羅比亞先生,現在,你是可以殺死我的人了。」她的聲音幾乎要融在愈發震耳欲聾的教堂鐘聲裡,遠在天邊的天父老人家似乎不是很喜歡艾瓦如此不慎重。
這就是豪賭、狂賭、賭自己的眼光、賭尼特的真心實意,艾瓦甘之如飴。
兩個人一道游向岸邊,兩條水痕泛起的漣漪不斷交錯「我等著你的私密景點。」上岸後,艾瓦擠了擠自己濕漉漉的長髮,看著尼特的眼眸盈滿期待。
「當然願意。」艾瓦湊到尼特耳邊回應「只要有你就好。」然後勾起一抹俏皮的笑容「但是,現在吸血鬼是在向主的面前宣稱要拐走墮天使的意思嗎?」然後也擠擠裙擺的水,輕輕的布料到底如何吸收這麼多水份?
在鐘聲中吸血鬼也沒有遺漏掉少女的話語,但他還不太明白,只是下意識的有些緊張,他有種預感,少女好像交付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什麼意思?」吸血鬼對少女的種族所知甚少,也是時候該好好上一課了「跟你的種族有關嗎?」

「我以為壞吸血鬼早就已經拐走墮天使了。」他輕抱靠在耳邊的少女,沒有管自己還濕透著的衣物,看著少女俏皮的笑容也回以狡猾的一笑。

「還是說要再更進一步才能拐走我的小天使呢?」吸血鬼也學會了該怎麼玩火。
🍎Ava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嘛...壞吸血鬼想要拿什麼交換?」艾瓦的先是萬般珍惜的拂過尼特的眉眼,接著食指再滑過少年輪廓下顎線,樹影錯落在艾瓦千嬌百媚的笑顏上,看上去多了幾分迷濛「具體一點說墮天使真名的用法。」
爾後,聽聞尼特的話,艾瓦心跳再次狂奔「尼特,你學壞了。」但不服輸地輕輕咬了一口尼特的耳垂,要玩火,她願意奉陪「那...你覺得可以怎樣更進一步呢?」
接著,艾瓦把豔紅的長髮撥向一邊,白皙的頸子因為緊張而微微透著紅,湊到尼特的嘴邊,看起來膽大無謀的行為看似愚蠢,卻有她的用意「你敢吻我這裡嗎?」她墊起腳尖,環抱住尼特「剛剛那句話也可以解釋成,你可以選擇殺死我,也可以選擇擁有我。」艾瓦最終還是娓娓道出自己的真名的功用,沒有交換。
他享受著少女的指尖的觸碰,看向她因樹影而迷濛的笑顏,吸血鬼思考該拿什麼來向少女交換,他不介意將自己的往後全部都交換給少女,畢竟他已經將幾乎所有籌碼都推上了賭桌。

還未結束思考就被少女咬了一口,一陣酥麻從尖耳傳來,吸血鬼又瞬間紅透了臉,玩火自焚大概就是指少年此時的樣子。

少女將白色的勃頸露出,離吸血鬼的嘴邊很接近,他不經繃緊了身體,少女的手環上他的肩,他們靠的很近,少年仔細地聽取少女輕聲的話語,理解這是一種無條件的信任。
少女在這賭桌上推出了她最大的籌碼,而吸血鬼決定跟注。

他輕吻少女潔白的頸部,鮮紅的血液就在這薄薄的皮膚下誘惑著他,少年緩住呼吸,收起在少女腰部的手將少女抱緊,他偷偷的於少女頸部留下了一個小紅點,張揚的宣示著擁有權。

「尼克勒斯。」吸血鬼在少女耳邊小聲道出,自10歲後他就沒再使用過這個中間名,象徵勝利者寓意的名子對他而言曾經太過於諷刺,但少女給了他再次使用這名子的勇氣,他看著少女如藍天般的眼眸,收緊了些抱著的手,再一次清楚的道出「尼克勒斯,我的中間名。」
🍎Ava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艾瓦在尼特懷裡,感受到少年緩緩收緊的力道,心情不斷的攀升,不是緊張尼特是否真的會殺了自己,而是對於這種令人害臊的距離一時不知應該要怎麼反應,雖然有一部分是自己造成的。
艾瓦的脖子被突如其來一股吸吮的力道留下了一個鮮明的印記「唔...」她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尼特的舉動,越拔越高的心情在此刻到達巔峰,像是在山峰看見旭日般悸動。
但少女的矜持還是有的,艾瓦捂上自己被留下紅點的位置「這下大家都能猜到我們做了什麼了。」她嘟著小嘴,斂下眼眸。
「尼克勒斯。」艾瓦喃喃覆述了一次尼特的中間名「尼克勒斯。」再一次,像是得到什麼珍寶似的「勒。」她綻出了笑顏「我的勝利者。」書看得多的艾瓦,是知道這個名字背後的涵義的。
「那就讓大家都知道吧?」看到少女的反應吸血鬼忍不住笑起,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小孩,他低下頭輕吻少女的紅髮,沒有打算要退縮,少年勾起標誌性的輕浮笑容「讓大家知道好班長今天被吸血鬼帶壞了。」

他的小天使知道名子的寓意吸血鬼並不意外,但少女的每次呼叫似乎都在吸血鬼心中留下了些溫度,讓他心頭暖暖的,尼特這輩子從沒打算要做為勝利者或是成為誰的英雄,這些都是少女給予他的。

「艾秝。」他認真呼喚少女的真名,看向少女的紅眼柔和又專注,一點也不像平時的輕浮少年,她押住在少年身上的那些狂賭,少年可都決定不會輕易的放開了。

他輕輕觸碰他留於少女身上的紅點,那是他擁有她的印記,而他也屬於她。
🍎Ava
1 years ago
哼哼,沒想到絳血們還在日祭吧 終於到親親了我好開心 感謝艾瓦中跟我對這篇火熱日祭小論文(?),這篇還交換了真名和中間名! 絳血們的賭局才剛開始!
🍎Ava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Chao_roleplay:
他們就好好...我重新看了不知道第幾次,複習複到天荒地老,而且神奇的是每次看都有不同的感覺(絳血就好好...香噴噴!!對起來有夠快樂~ 必須再次表白尼特中真的好會畫畫!!圖圖有夠好看的我真的會哭死... 現在是我的手機桌布,打開都可以原地升天~

小論文是絳血本色...還在想排版的我嘿嘿嘿~他們的賭局就是一場最浪漫的冒險!!
親了、他們親了我好感動啊 (表符不是吧
感想越趨沒營養
🍎Ava
1 years ago
ye_219: 中之的CP腦很簡單,我的CP務必親的難分難捨~
厚厚,親到了,還互相交換真名了
之後還會交換什麼呢?(嘿嘿

感覺兩位都好主動啊,看得我臉紅心跳,而且還可以常常看到尼特臉紅,請兩位繼續玩火吧!
🍎Ava
1 years ago
Chiro_Watteaugal:
嘿嘿我也不知道他們要交換什麼(?
絳血玩火是日常喔~ 可以期待期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