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
1 years ago
限定交流with 尼特羅比亞
在遞進的回憶裡找到你
https://images.plurk.com/3pCgUoPHvxVmX3o26BWtbF.png

我流時間線 https://images.plurk.com/1aXjASjMXM6YbRuksGbAsf.jpg
絳血組終於在一起了
延畢公告(嗯...就是延畢)By認真計畫把絳血的故事還有圖印成本本ing 的絳血中們
latest #45
🍎Ava
1 years ago
最近艾瓦的生活平靜的可怕,把最後一件被太陽曬得暖洋洋的襯衫收下,拂過上面細細長長的皺摺。
那天夜裡的 驚魂 ,已經被洗得乾乾淨淨的,只剩下那條因為牽手不小心在袖口處留下的摺痕,怎麼樣艾瓦都捋不平,意也難平。
艾瓦想起來生活也應該像是這件襯衫一樣,是這個樣子才對,平整之中,也應該留下回憶的痕跡,不然存在有什麼意義。
會記住好幾百年的喔!
這句話 有如在耳,但說話的人近期無聲無息消失在艾瓦的日常生活裡,她不懂『莫非是做了什麼不對的事情?』摀著隱隱發疼的胸口,艾瓦在內心如此思量。
🍎Ava
1 years ago
艾瓦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這麼想念上共同必修時,尼特轉頭看向自己的猩紅色眼眸。
班長大人,下節課履行 約定 的時候到了。
「我要去找他。」丟下剛收下的衣物,也一併丟下讓人匪夷所思的語句,不想留下遺憾的艾瓦奔出宿舍,留下一臉莫名其妙喊著「蛤?你說什麼?作業沒寫喔?」的青梅-瑞婭。
對於要從哪裡開始找起,艾瓦是沒有頭緒的,單純直觀的想著,找遍每個她跟尼特走過的角落總不會錯。
聖路恩就這麼大,艾瓦不相信自己找不到一隻吸血鬼。
塔樓頂,四面開放的窗帶來清涼的風,尼特羅比亞正靠著窗框而坐,這裡是吸血鬼最喜歡的翹課地點之一,位於高處的塔頂不僅鮮少人會來訪,還可以俯視整座的校園風景。

清晰且寧靜,正適合尼特用來撫平一些心底不斷躁動的感受,離得夠遠,總有一天可以平靜下來,再等待一些時日,他就可以像往常一樣,當優秀班長身旁的問題學生就好。

萬里無雲的晴空在他眼前一望無際,就如同紅髮少女眼底的湛藍,空中的鳥兒自由的翱翔,讓他想起少女缺失的翅膀,她本來該在這片天空自由飛翔的,代價已經使她缺失了翱翔的能力,不該連另一半的自由都失去。
立即下載
🍎Ava
1 years ago
上課鐘聲迴盪在校園裡,莊嚴肅穆的收束學子們的玩心,但這節課艾瓦無心上課,難得沒有事先請假,因為她就想現在、馬上,就想要找到那個名為尼特羅比亞的吸血鬼,沒有任何原因。
怎麼樣班長大人,可以看到大家慌忙的樣子很有趣吧?
尼特有次在上課鐘響時,帶著她站在貝爾洛學院跟克里斯托學院的交會處,看著人來人往,跟悠閒的他們形成強烈對比。
艾瓦此刻就站在五大學院之間的中央塔之下,鐘響還未響完,學生們三三兩兩、匆匆忙忙的在她面前穿梭,但沒有一個是那個黑髮紅眼少年的身影「到底是去哪裡了?」她喃喃自語。
仰望刺眼的天空,艾瓦伸出手遮住了過於強勁的光,卻遮不住她想著尼特施展強力光魔法的思緒,握拳,也揉不碎夏日的陽光『去高處看看。』她一閃而過這個想法,轉身進入中央塔。
🍎Ava
1 years ago
艾瓦的體力是極好的,穩健的步伐一步一步踩著樓梯向上,高,還要再高一點,這樣才可以把所有校園的一切收進眼底,包含那個任性的吸血鬼。
打開塔頂沉重的木製大門,沒有如預期的揚起灰塵,看來不久前才剛有人開啟過。
這裡風景好、氣氛佳。
當初尼特領著艾瓦翹課時,是這麼介紹這個地方的。
開門後,直接映入艾瓦眼裡的是那個熟悉的身影,塔頂的風先吹過尼克的漆黑的髮絲,再襲上艾瓦豔紅的髮梢,坐在窗欞的少年用一樣的姿勢坐著,卻感覺肩頭有些沉重。
「終於找到你了。」艾瓦的額間落下一滴汗水,啞啞的開口「怎麼又翹課了?這陣子都沒看到你。」一股憤憤的鬱結憋在心頭、悶在緊皺的眉頭間,艾瓦理不清這種情緒,看到尼特後心更亂。
樓梯傳來的聲響讓吸血鬼看向老舊的木門,想著竟然還會有人在此時接近這裡,而且聽起來還是從很下面爬著階梯上來的,省麻煩的吸血鬼自然是騎著掃帚來到此處的。

不過他也攀爬過那階梯一次,因為班長大人好像不太會騎掃帚,他不自覺的又想起紅髮的少女,那時的他們在途中說笑不斷,好像連冗長的階梯都顯得短了許多。

吸血鬼到想看看,是誰也這麼有趣,獨自攀爬高樓來這幾乎空無一物的樓頂,他望向木門,而開啟後的熟悉身影幾乎另他屏住了呼吸。
少女熟悉的聲音傳到尼特耳裡,又打亂了他剛整理好的思緒,吸血鬼不明白為何此時少女會出現在這裡,鐘聲響起,明顯是上課的時間。

「班長大人才是,現在明明有課的吧?」控制著讓自己看上去如往常一樣輕鬆,但聲音卻緊張到乾澀,他看向紅髮少女,開玩笑般說道「還是說班長大人也迷上翹課了嗎?看來教授又要說我帶壞你了。」
🍎Ava
1 years ago
艾瓦輕巧的坐上窗欞的另一端,大膽的把雙腳都放上了窗框,拂去窗上的灰,一併抹去之前回憶裡的沙「有課,但我想來找你。」她雙手托著下顎,清楚的表示出課程與尼特,在她心裡孰輕孰重「教授...管他的。」
艾瓦看向窗外,湛藍的天空有幾隻鳥掠過,透過高處發現遠處那個自己應該要出現的教室,自己習慣靠窗的位置空蕩蕩的「尼特,你為什麼消失了?那夜送你回宿舍時,我做錯什麼了嗎?」雖然口頭這麼問著,但艾瓦重新看向尼特的雙眼裡沒有任何知錯,只有委屈,跟一點點的無所適從,她記得那天他們是笑著說明天見。
「你不是答應過會記得我?」艾瓦緊蹙著的眉頭是控訴,卻不忍心把話說得太過,但其實已經太過,因為她與尼特的關係就是在這層沒人捅破的薄紗裡交錯「你消失了怎麼記得?」一連串的問句像沉在大漠裡,乾澀得拔出每個字都困難萬分。
🍎Ava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艾瓦看向尼特的湛藍眼眸溢滿哀傷,或許偷偷藏著幾分不甘心的憤怒,因為清楚自己墮天使的本質,是多麼的容易被人遺忘。
她不在乎有多少人忘記她,但艾瓦清楚,參雜著一點點私心,唯獨尼特...不一樣。
尼特看著少女坐到他的對面,他不明白少女為什麼要來找他,也不明白少女為什麼看上去很難過又生氣,他與少女的關係一直都很模糊不清,一場又一場的交易遊戲讓他們似乎互不相欠,卻又被緊緊連繫在一起。

「是...班長大人你想多了吧,我只是,最近特別不想去上課罷了。」他別開視線,說出口的謊言連自己也騙不過,不知為何,在少女面前他好像變得無法偽裝,明明這是他最為擅長的一件事。

「我不會忘記班長大人的。」這句實話就顯得有底氣得多,他重新看向少女,心底情緒依舊雜亂無章,但唯獨這件事是他可以向少女保證的。

「答應過的事,我從來沒有食言過的吧?」吸血鬼露出微笑,他不明白少女眼中的悲傷從何而來,但一定也是因為自己的緣故,不然少女就不會拋下課堂來找他了,他只希望這份保證可以將其抹去。
🍎Ava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經過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艾瓦對於尼特說話的語氣跟肢體語言多少是了解的...人們可以選擇避而不談,但在艾瓦澄澈的觀察之下,很多細節不會被那雙眼睛放過。
艾瓦不是來這裡敷衍了事的,雖然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麼,但尼特閃爍的眼神、聽起來誰都無法欺瞞住的言語,絕對不是她想要的「騙子。」艾瓦挺起身板,往尼特視線的方向湊了上去,強迫吸血鬼正視自己「不想上課不是主要原因,為什麼在躲我?」
艾瓦在尼特猩紅的眼眸裡看見自己的臉龐放大、再放大,他們靠的很近,卻有種咫尺千里的感覺。
艾瓦得到尼特的保障後依然輕嘆,還是覺得心浮在半空,比現在懸空在外頭的半個身子還更加令人不安『為什麼?到底是還想要尼特怎麼樣?現在這樣不好嗎?』艾瓦繼續蹙著眉頭,暗自思忖,然後不小心沒有穩住重心,差點倒向窗外。
「班長大人!」見少女的身軀搖晃重心傾向窗外,吸血鬼連忙伸手拉住了少女,卻不小心因為慌張沒控制住力道,反而拉著少女跌回塔樓頂的地板上。

「沒事吧?」吸血鬼的身體墊在地上,紅髮的少女則被他護在懷裡,如同那日市集中的擁抱,只是他們目前是躺在地上的狀態,那時候尼特沒明白的種種,在現在都如此清晰。

他不自覺的臉又熱了幾分,一股蘋果香隨風被帶到他身邊,那是屬於少女獨特的香味,吸血鬼熟悉那股香味,他在對方身上聞到過,也在對方血中嚐到過。
他才想起這都源起為一場意外的交易遊戲,他們的關係本來就該停留於那邊的才對,各取所需、互助互利,那為什麼班長大人會追著消失的他來到此處,為什麼想知道自己消失的理由?

「班長大人,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呢?」他沒有回答少女的問題,反而也拋出了問題「又是為什麼,要過來找我?」

鮮紅色的眼在問出問題時沒有看向少女,吸血鬼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想聽到少女的回答,但他卻又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Ava
1 years ago
『碰-』跌到地上的兩人重重的摔到地上,揚起的灰塵反射出點點夏天的日光,艾瓦沒有感受到疼痛,因為身下的吸血鬼幫自己擋住了所有衝擊,伏在少年的胸口,她聽見對方加劇的心跳,而自己的也不遑多讓,在市集裡不想離開的擁抱,此刻都有了解答。
「太卑鄙了。」艾瓦撐起半身,離開尼特結實的胸膛,依然跨坐在對方身上,玩火的在少年的耳邊吐息,把如火一般紅的長髮向後一甩,白皙的脖頸就在尼特的眼前、他的嘴邊「是我先提問的才對。」頸子因激動而透著紅,艾瓦幾乎可以感覺到自己血液都要流往何處。
「但可以跟你說為什麼。」艾瓦勾著複雜的笑容繼續說道「因為...我·喜·歡·你。」砂礫般的嗓音此時聽上去十分清晰、連同劇烈的心跳聲,然後她猛的立直身體,俯視尼特,有點擔憂的藍眼睛等待著「我這個答案,請你用真心的回覆。」
他們的距離近到連呼吸都交錯著,少女在耳邊的吐息如火一般,讓吸血鬼整張臉都快燒了起來,近在眼前血液混和蘋果的香味透過少女的脖頸讓他的腦袋有些昏沉。

他聽著少女的表白,心底苦澀與甜蜜的波韜瞬間蔓延開來,心跳簡直快跳出胸膛,吵得他無法思考,直到少女立直起身體,吸血鬼才發現原來對方也與他同樣紅透了臉。

他對上那雙帶著憂傷的藍眼,久久的,也無法拼湊出一句完整的單字,他的真心,真的值得少女交換嗎?

「這樣真的好嗎?」他也撐起身體,與少女平視而坐,他還不敢給予他的答案,但也無法對少女說謊,窗外有些西落的日光照在他的身上,在他背後投射出巨大的陰影「選像我這樣的吸血鬼。」
🍎Ava
1 years ago
「你這樣的吸血鬼哪裡不好?」艾瓦直視尼特的眼眸,似乎對於少年的反應不感到意外,從很多的蛛絲馬跡她可以推斷出尼特某些矛盾的心思「是因為夜盲?還是因為不是主流的那種吸血鬼?別開玩笑了。」艾瓦蹙起眉頭,刻意的瞥開視線,發現兩人的影子交疊的地方,是更深的灰「你是獨一無二的。」
艾瓦知道,從自己開口的那個瞬間,事情就沒有轉圜的餘地,但如同一開始的心態,她出現在這裡不是為了模棱兩可的答案。
心臟依然劇烈的跳動著,握起拳頭的雙手因壓抑的激動微微顫抖著「所以尼特?你喜歡我嗎?」再次回過頭看向尼特的眼睛更複雜了些,她知道自己即將迎接很長的一段沉默「我不想再單方面回答了。」艾瓦苦笑。
接著站起身,艾瓦走向門邊「如果不喜歡,也不用找藉口。」她垂首,當是被拒絕。
少女的問句帶著些微顫抖,以往明亮的眼眸此時好像黯淡了幾分,她站起身,他們的視線再次錯開,吸血鬼明白,他已經將事情推向一個無法回頭的方向了。

這就是他們的最後了吧,吸血鬼閉上暗紅的眼,少女離去的腳步聲在他一片黑的思緒中迴響,在此時變得緩慢且遙遠。

他就該讓一切在這裡結束,該讓生活回歸無趣的從前,該將這段日子變為他們漫長生命中的一個片段,該把兩人的往後餘生在此時錯開...

他本該讓少女就這樣離開的。

「對不起。」先脫口而出的是一句道歉,吸血鬼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起身的,什麼時候伸手拉住了少女的袖子,然後終於把那句這些天他反覆確認了無數次的情感說出口。

「我喜歡你。」
🍎Ava
1 years ago
「什麼意思...」艾瓦聽到了兩個矛盾的語句,『對不起』跟『我喜歡你』,她摸不透尼特是想要表達些什麼。
背對著尼特的艾瓦似乎是用全身的力氣在克制顫抖,更摸不透自己快蹦出來的心跳所隱含的意思「我不需要你的憐憫,你沒有虧欠我什麼。」她嘗試深呼吸,也止不住溢出胸口的刺痛。
艾瓦回首,湛藍眼眸裡的波光因激動而閃爍著,卻不帶任何畏懼或者逃避的迎向少年,嘗試把眼前人的身影從眼裡映到心底「把話說清楚,尼特。」
天台大鐘的指針剛好遮住了窗,遮住西沉的暮色,落下一道細長的陰影,剛好籠罩在兩人身上,卻擋不住艾瓦臉上的緋紅,有羞怯的、有激動的。
吸血鬼看向那片閃爍的湛藍,知道他已經傷了少女,但少女眼裡仍依舊帶著毫無畏懼的光,縱使被陰影遮擋依舊閃耀,就算只是看著,都好像可以分到那份勇氣。

「班長大人,總是站在正義的一方的吧。」尼特低下眼眸,將左手輕輕抬起,如血般鮮紅的印記慢慢的浮現在了他的手背上,最先出現的是代表著夜行的月亮符號,而後卻被光芒如刺的太陽印記困於中央「那囚犯,也可以接受嗎?」
「班長大人知道血契嗎?是用來約束與監視犯下惡罪的家族所用的契約喔。」吸血鬼看著那道將他與家族困住的印記,小小的印記奪去了他們於夜晚的生存權利,也奪去了生活的自由,只能活在監視之下「這是羅比亞家的罪業。」

「對不起。」他又說了一次,卻不敢再讓視線看向少女,後面的語句如梗在喉,拉著少女袖子的右手卻不自覺的收緊了些,深怕下一秒就會被甩開。
🍎Ava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艾瓦看了眼被攥的老緊的寬鬆袖口,再看了一眼尼特左手,鮮紅的印記彷彿真真切切扎在身上一樣,看著都覺得疼,她輕輕的蹙起眉頭「痛嗎?」不經意脫口而出的話語,小心翼翼的拂過那個古老的禁錮、悠遠的傷疤。
長長的沉默後,她深呼了一口氣,嚥下去的是自己過往的歷史「要這麼說的話,墮天使的存在算不算一種罪業呢?」艾瓦緊抿著下唇回應「你會在意嗎?」她用反問把問題丟了回去,自己的袖口依然被緊攥著,壓抑著想反握回去的心理-因為現在不可以。
「誰沒有一段難以言明的過往或者歷史。」艾瓦向尼特更靠近了一步,湛藍的眼依然緊張不逃避「囚犯又如何?」抬手捂上尼特的心,感受到對方跟自己一般正狂奔著心跳「重點是,現在的尼特羅比亞是誰?未來想怎麼做。」
「所以,你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艾瓦重述了一次問題。
吸血鬼輕輕的搖了搖頭,他早就不會痛了,也早就接受了命運,但少女的出現似乎讓一切都不同了,好像這一切都還有改變的餘地,好像他不需要將這恥辱繼續埋在心底,好像總有個人會接受他的這一切。

他不敢確定,也不想放手。

聽著少女反問的問題,吸血鬼抬起頭看向少女,他明白少女的意思,如同他不會質疑少女存在的正當性,她湛藍的眼依舊毫無畏懼,踏出的步伐堅定,撫上心臟處的手卻像一種輕柔的擁抱,一種溫柔卻強大的力量。
他想怎麼做?那些曾經一遍遍被拋棄的選擇又來到了他的面前,但這次少年已經下定了決心。

「對不起,如果跟我在一起的話,你也會受到監視的。」他鬆開攥緊少女袖口的手,向後退了一步,將右手向前伸出,紅眼帶著認真與決意看著眼前的少女「即使如此,我也還是喜歡你。」

「這樣,你還願意...再次牽起我的手嗎?」語尾帶上了些壓抑的顫抖,吸血鬼這次卻沒有別開視線。
🍎Ava
1 years ago
一步、再一步。
靠近,再靠近一點。
艾瓦沒有理會尼特往前伸的右手「尼特羅比亞同學,你覺得我會怕或者在意那些監視嗎?」她湊在吸血鬼的耳邊說道,誘惑人的是伊甸園裡的蘋果香。
「甚至,可以告訴你一個小秘密。」艾瓦轉頭,瞇起湛藍的眼眸「天上那位心情好的時候,也時不時的『關照』著我們。」咫尺的距離間,她細細的捕捉著尼特每一分神情,尤其在她諷刺主的時候「怎樣?這樣你也還願意嗎?」
艾瓦帶著情竇初開的青澀,在挑逗尼特的神經的同時,自己也壓抑著一觸即發的羞怯「但我願意,尼特。」她墊起腳尖,雙手捧著尼特的雙頰,讓吸血鬼能夠看清楚自己有多認真,雖然指尖緊張的發涼。
「你如果也不怕也願意,就抱緊我。」艾瓦覺得自己的臉正在發燙,天塔清涼的風帶不走半分少女的嬌羞。
一步,又一步

尼特看著少女緩步向他靠近,天台大鐘的指針離開了窗,黃昏的暮色打在兩人身上,拉長的影子在地面上交疊成了一種更加深沉的黑。

過近的熟悉距離讓少年的心跳快了一拍,但依舊認真聽著少女在他耳邊道出的話語,他其實對於墮天使的了解甚少,只知道他們是被上帝驅逐的存在,吸血鬼們並不信仰上帝,他此時只關注於少女對此事的感受。
少女的手覆上他的臉,羞澀的紅爬上兩人的臉,少女堅定的答覆讓尼特有些紅了眼眶,在下句問句尾音未落就伸手抱緊了少女。

不是他所討厭的陽光,也不是他所逃避的黑暗,在這小小的紅髮少女身旁,他好像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安心待著的居所,一個可以容許他存在的容身之處。

「上帝...管他的。」吸血鬼將懷中的少女又抱緊了一些,他不會承認此時語句中略帶著的鼻音是怎麼回事。
🍎Ava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艾瓦看著地上交疊的影子,細細想著,或許從一開始,她跟尼特就註定糾纏不清,雖然她不喜歡『註定』這個詞,但命運在他們相遇那一刻,就已經佈下讓人難以逃離的天羅地網。
會記得好幾百年喔、不想看不見你、即使如此,我也還是喜歡你
想起這幾句話,艾瓦發現自己的心跳更在急速狂奔,嘗試用回擁尼特來壓抑自己興奮的心情,但想當然爾的是徒勞無功的。
艾瓦這一生都在引領著什麼,但是尼特不一樣,他給她嶄新的視野,不用去追,世界就在她的身邊,而在他給的這一方天地裡,有春暉的驚蟄、夏陽下的芒種、白露為霜的秋意、大寒裡的壯闊,一體有兩面。
世界無疑是光怪陸離的,但艾瓦知道尼特會陪在她身邊,這個天地值得她賭上自己的歲歲年年。
🍎Ava
1 years ago
「是的,管他的。」艾瓦重述了一次,大方的輕輕靠上現在換上了『男朋友』頭銜的尼特的肩頭。
然後仰起臉,艾瓦瞇起眼笑著「但現在,我的吸血鬼是在哭嗎?」然後往尼特懷裡再蹭了蹭,想把少年收藏進自己的世界似的。
「...沒有。」微悶的聲音從少女的頸間傳出,眼淚出框前都不算數,吸血鬼有一套自己的標準,堅信此時他還沒有在女朋友面前丟臉,至少現在不行。

黃昏已經從金黃轉為艷紅,吸血鬼卻沒有想放手的意思,他捨不得讓此刻就這樣結束,也捨不得離開這個溫暖的擁抱,他任性的眷戀這個少女身旁的位置,但再等下去又要天黑了。

總有一天,他會解決這個的,吸血鬼在心中下定了決心。
不過此時此刻,他只想好好的跟少女度過這一天,吸血鬼終於捨得放開少女被他抱緊的肩膀,看著少女笑著的臉,他也不自覺笑起。

「班...艾瓦,要不要跟我一來場空中約會?」他沒忘記少女每次看向天空的那份遺憾或憧憬,雖然雙人掃帚違反校規,但吸血鬼不介意再為他精彩的違規紀錄添上一筆。
🍎Ava
1 years ago
「沒有才怪。」艾瓦不輕不重的彈了一下尼特的額間,然後又獨自心疼的幫他揉了揉,自家的男友自己疼。
從窗口透進來的暮色越來越濃,悶在尼特懷裡的艾瓦原本想開口說「天要黑了,不然我送...」話語還未落,尼特依依不捨的放開她,而艾瓦笑眼盈盈看向對方,面帶的嬌羞與喜悅,是初戀開出的花。
而吸血鬼對於違規邀約的問句緊接而至「好。」艾瓦對此感到雀躍,拉著尼特的手就想跳出窗外,但蹲在窗框上的艾瓦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突然環抱住尼特的肩頭,在他耳邊輕輕的說「怎麼突然換稱呼了?」臉上的笑意更濃「我·的·尼·特。」
艾瓦向來都不介意玩火,最好,玩到引火上身。
少女突然轉過身環抱的動作加上親暱的稱呼,又令少年臉有些微熱,少女玩火的壞習慣對吸血鬼來說也有些習以為常了,但對於兩人關係轉變帶來的親暱顯然還需要時間習慣。

「怎麼,不習慣嗎?」吸血鬼笑著問,少女是尼特於家人外第一個稱呼本名的人,過去他與他人總是隔著一段距離,只有少女走進了這裡,吸血鬼記住了她的名,就不會再忘記。

「還是你覺得班長大人比較好?」這稱呼對少年來說最為習慣,同時也乘載了許多回憶,吸血鬼一手護著少女踏在窗上的身體,另一手伸向一旁拿取放於窗框旁的掃帚。

「先告訴你,我飛行成績只有勉強及格喔。」雖然都是因為翹課導致的,吸血鬼狡猾一笑,故意沒有將後半句說出口。
🍎Ava
1 years ago
「我想要...」艾瓦側身坐上掃帚,一臉就是接下來我都不管了的表情「跟別人不一樣,不管是在心態還是在稱呼上。」她更在乎的是眼前這人的一舉一動「其他隨便。」突然發現自己可以很仗勢的,艾瓦便提出無理取鬧的要求。
無所畏懼的就想來上一次信仰之躍,艾瓦對著窗口,墊著半雙腳懸在半空「我重修。」即便信誓旦旦的說著更讓人不安的話,面對這樣的高空,艾瓦還是有點緊張,握著窗框的手有點緊「反正...摔不死的吧?」聽起來有點在虛張聲勢。
「啊--」猝不及防的被尼特往外一帶,艾瓦忍不住驚呼「尼特羅比亞!」
「特別的阿。」聽到少女的要求,吸血鬼開始思考起,他雖然很常幫人取錯號,卻幾乎都沒有認真思考過,不過少女對他而言本來就是特別的,吸血鬼這時才突然發覺,從他們認識以來少女對他而言一直都是特別的。

看著少女有些緊張的看著窗外,吸血鬼突然覺得有些可愛,輕踏了一下便帶著少女飛出了窗。

「別掉下去了喔。」清涼的風吹亂兩人的髮,看著紅髮少女難得露出慌張的神色,吸血鬼愉快的輕笑起。

接著他感受到有一雙手緊緊地抓緊了他,背後傳來溫軟的觸感,意識到目前狀況的少年又突然紅透了臉,恐怕連清涼的風也無法將這溫度降下了。

今日的氣流平穩,卻有一組掃帚飛得不太安穩。
🍎Ava
1 years ago
🍎Ava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絳血Slogan:你是我最無悔的賭注

噗首之神仙尼特中好會畫畫
拉線感謝女神桑雅中
🍎Ava
1 years ago

既然都要結ㄧㄢˊ企ㄅㄧˋ了,就再解鎖一個親親像素吧~標記在本噗集中樓了
🍎Ava
1 years ago
特別感謝我的神仙我的親家我的愛我的信仰!!他們掙扎好久終於在一起了(親媽式痛哭流涕!謝謝尼特中讓我跟艾瓦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他們怎麼這麼好~一波三折之後終於坦承自己的內心,這就是青春的醍醐味啊!艾瓦能夠找到尼特真是太好了!他們真的...好香

【中日歌詞】七大罪 憤怒的審判 ED - ReoNa『Time』| Nanatsu no Taizai ...這首歌真的好適合他們,我剛剛一邊聽一邊公開!真的好適合...好好看!
總算在結企前公開在一起了! 雖然會大延畢 ,感謝艾瓦中跟艾瓦找到難搞的吸血鬼!!兩人一起走過的點點滴滴都是我的寶藏 這次也終於公開了尼特的一些設定好開心 然後點點真的有夠可愛!!
🍎Ava
1 years ago
依然是很絳血本色的字很多XD辛苦各位追劇看官了~自己重新看又看到瀲洋中畫的情侶雜誌頭像真的有夠好看嗚嗚嗚(哭暈
🍎Ava
1 years ago
Chao_roleplay:
也是我的寶藏,我的能量來源,CP腦墜快樂!!
avalive00:
你才是我的神仙!! 我最幸福了!!! 這首真的好適合他們,我也很常聽這首來打交流
🍎Ava
1 years ago
Chao_roleplay:
好了被神仙誇神仙我覺得我可以原地升天了
好好看ㄛ⋯⋯⋯⋯等我上班薪偷再來給心得⋯⋯⋯⋯(???
🍎Ava
1 years ago
RheaR:
瑞婭中請容我給你一張VVIP尊爵卡,以後您入場由艾瓦中專人服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