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Jack🪶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限 @a0979560969: 】
世界從來不缺把生命當成商品用來賺錢的人渣。那些人藉此得到錢財後又用以買通上面的人。卻從來不見那些滿口正義的蠢貨作出什麼行動。比起讓軟弱的生命等待那些幼稚的英雄,還是自己動手來得靠譜,惡終須惡治。
「查爾·培瑞茲,販賣珍獸或兒童,最近似乎也在接觸違法生化學品的買賣⋯⋯」傑克把玩著男人的遺物,一個看上去價值不菲的胸針。
latest #20
【COS】Jack🪶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啊呀⋯⋯不要動嘛,眉毛那邊的妝弄不好就不像了。」棕髮且帶有藍色挑染的男性正比對著已失去血色的男性的容貌,並一筆筆將之重視在傑克的面上。
⋯⋯為什麼他連這種事情都辦得到?鳥類學家的工作會學到特技化妝?
不,算了,反正想這個又沒有用。
「好了沒有,我要走了。」看著被催促的男人熟練地貼好紅褐色的蕾絲假髮,口裡雖然嫌這嫌那的,但對這個手工倒是很滿意。
戴上灰色的隱形眼鏡,將手上的胸針插到衣服上,時間剛剛好。
*
週五的中央車站理所當然地人來人往。
絡繹不絕之中卻沒有一個人會料到人群裡藏著一個將人殺掉並盗用身份的連環殺人犯吧。
「那麼⋯⋯會什麼時候出現呢?白蛇小姐?」
到了約定好的時間,搭著地鐵來到了中央車站下車,穿過擁擠的人群,來到大廳抬頭看了一眼時間確認沒有遲到後,便繼續在人來人往的車站中穿梭,向著旁邊的等候區走去。

在穿過人群時不時用有些不標準的發音向不小心碰撞到的人道歉,終於走到等候區,開始等人就在抬起頭深呼吸了一口氣同時伸出了一小截舌頭,像是感覺的什麼突然整個人愣了一下,接著開始看向周圍,在看了一會後,手抓了抓了頭喃喃自語的說著
「奇怪?..感絕錯了?明明..有未道...」
「呵呵⋯⋯真厲害呢,我在街上走了一轉可都沒有其他人感到違和呢。」不知道是要稱讚眼前的女性還是自己的同僚,現在這張虛假的臉卻連笑容都表現得如真的一樣,實在是毫無破綻。
「沒有猜錯喔。雖然我打扮成這樣確實是有很多內情⋯⋯但你應該不會過問吧?薇克托莉婭?」對方確實沒有自我介紹過,傑克卻猶如如舊識聊天一樣準確地喚出女性的名字。
立即下載
「!」
聽到有人呼喚出自己的名字看過去發現是一個陌生的男子感到疑惑,因為自己印象中並沒有見過這個男子,思考了一下後,稍微伸出了一點舌頭重複剛剛的動作,像是確認了什麼露出一臉震驚的模樣開口
「好利害啊...完全..認不初來!」
說著同時不自覺的開始繞著對方轉,像一個小孩一樣,對於對方那張完全不一樣的臉感到驚嘆和厲害。
「對吧?」大概也有預想到薇克托莉婭對於被喊名字一事的反應,比起驚訝變裝,傑克覺得她還不如驚訝一下自己的可疑。
「那麼,今天就拜托你了,請多指教。」彷彿是正在與對方約會一樣露出笑容。隱形眼鏡正好遮過了那雙欠缺了笑意的金瞳。
要是沒有差錯的話,自己有很大的可能性會將接下來要讓對方帶路的地方破壞。
若果薇克托莉婭更有防備心一點的話,能夠察覺到自己正在被眼前的男人利用嗎?當然,傑克也不認為他有所謂的罪惡感。
「嗯!那就情跟著...我喔..」
完全沒有察覺到對方的一些問題,只是點點頭說著,便帶著對方向外走去,走出中央車站後,看了一下附近找到無人的計程車,帶著對方走了過去搭上計程車同時努力的將要去的地方的地址說清楚,便開始稍微發起了呆。
跟著上了計程車後並沒有像對方一樣閒著,而是看向窗外觀察。
雖然與同僚早就準備好定位追蹤的裝置,但多留意總沒壞。
「薇克托莉婭是為什麼開始在那個地方體檢?」瞄了一眼計程車司機,這似乎是無法問得太深入或亂說話了。
「嗯?什麼十候嘛....」
原本正發著呆的時候,直到聽到對方的問話才回過神,抬起頭看著車頂,開始回憶什麼時候開始去哪裡體檢的,過了一小會終於想起來是什麼時候才開口
「窩記得..是在萊到這..的第一年,朋友借紹...的醫院說,我的深體比較特殊..梅辦法做檢查,那時候初醫院的....遇到了那編的工作人園...說那編的儀氣可以幫我做檢查。」
「呵呵,薇克托莉婭真是天真可愛呀。不過看來有必要主動提議各個院方進行正式的合作呢,就這樣拒絕困擾的來院者實在是不太好。」看來她是真的完全沒有懷疑那研究所,話說回來,即使對方因極光而發生了變化?大概?但就算如此也該是個成年女性,然而現在那個樣子簡直就像是被傻傻帶去檢查的小動物⋯⋯還是說不關變化的事,她本來就是這種感覺的人?
那若果被帶去研究所的是敏銳的人呢?他們不怕會暴露嗎,又或者是有足夠的武力?這樣的話——
邊隨便跟人聊著有的沒的,邊想著對研究所的對策,計程車也慢慢停了下來。
「嗯~有的醫願剛..好每有..也是沒辦法的...麻」
靜靜聽著對方的話,等到對方說完才緩緩開口,同時雙眼看著外面等到計程車慢下來並停下後,才看向對方說
「盜了..窩們下車吧。」
說完便下了車,站在車邊等待對方。
是沒有辦法還是懶得理呢⋯⋯現在的醫院規模愈大,想為患者負責的人反倒愈少。
付款的同時也動靜不大地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確認沒有問題後便跟計程車司機道謝隨後亦下了車。
「從這里右轉..再走一...曉段路就到了」
看對方也下車後邊指著一旁的T字路口邊說著,說完便走在前面的帶著對方向自己體檢的地方去,而再走了一小會後,達到了目的地,那是一間不大也不小的普通診所,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異樣,但位置卻有些偏遠到讓人感到些許可疑。
/中
抱歉剛好星期日要考試,我下週回 !!
COS_Jack: 中:沒關係!考試加油!
「建到這種遠離塵囂的地方來不困擾客源,還擁有比一般病院先進可以用在特異體身上的儀器,真是厲害的診所呢~」似乎是不諷刺一下不舒服,可惜最近遇到的人們都太單純,沒被聽出意思來也不有趣呀。
「⋯⋯薇克托莉亞的負責醫生是怎麼樣的人?」環境佈置確實是跟一般的診所分別不大,但也只限於表象。像是被病人激到沒好氣的護士、偶爾放下工作心情聊一兩句午餐吃什麼的醫生⋯⋯一般醫院的氣氛倒是不太足。
聽到了對方的話,雖然沒有聽出對方諷刺的意思,但心底有些莫名的感覺,不過並沒有太在意,開口回答對方
「米爾醫升人很好....會官心我..最近狀框還有生活,雖燃有時後會...突然問偶,其怪的問題。」
說到後面的時候,似乎在思考當時醫生問了那些奇怪的問題。
「喔?奇怪的問題?例如說怎麼樣的⋯⋯?」
「比如說..想最勁有沒有,認識心的跟窩...一樣的人之類的。」
回想著當初醫生問的問題,一個一個慢慢說了出來。
「喔⋯⋯那你怎麼回答他?」不只她一個⋯⋯。甚至還在擴大『客源』嗎?

「方向、這邊對嗎?」進到診所後稍微張望了一下,看起來就像找路的樣子。而這動作,也能讓自己帶的隱藏鏡頭拍下更多的事物,並讓鏡頭之後的男子也一同玩這個偵探遊戲。
「窩...說沒有..」
好不猶豫的直接回答對方,而在聽到了對方下一句話。看了一下確定沒錯,便點頭說著
「式的..從這邊走,一小迴就到米爾醫升的辦工室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