鈕赫 分享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來寫一下最近在原住民日穿蘭嶼丁字褲從搭捷運到文化中心活動的整體感受跟想法好了。
因為推主沒有族人身分,在他人詢問時也有解釋,如果我有在期間無意造成特定觀感的惡化先說聲抱歉。 https://images.plurk.com/3TgPJFN7JgLXTagfg63rPk.png
latest #7
鈕赫
1 months ago
先談有關捷運活動的事情好了,的確這次捷運的免費活動有些隱性問題的,
不論是藉由這種方式的族群消費,ayob可不是享受免費完後就收起來再也不穿的,
或是惡化所謂的"特權",產生隔閡,這些都是難以否認的問題。

雖然這次的捷運活動有這些問題,不過如果把他作為原本常服的使用機會反而滿不錯的。

因為是穿蘭嶼丁字褲,所以當然要找個隱蔽的地方更衣,進廁所更衣時不得不說滿緊張的,就算之前也有在公開場合這樣穿過(蘭嶼,海水浴場)
但太久沒有這樣幹,而且還是公眾交通工具上這麼做,還是滿緊張的,開門前還滿擔心的,幸好出廁所後沒有特別大的風聲。

當然車廂內的氣氛還是有點微妙就是了,不過至少沒有指指點點算是有好點吧?
鈕赫
1 months ago
去到文化中心的活動後,在場的滿多人因為覺得敢只穿丁字褲真的夠特殊,
所以會爭相找我合照,心中一半是滿開心的,畢竟不是排斥而是好奇,
但另一半則感覺有點感慨就是了,能夠感覺出那種眾人的壓力,
後來panapten會越來越少見,也是因為不同心態,但也是有壓力的狀況而逐漸變少的。

雖說後來到活動後不了,就覺得壓力偏大就先行換下了,不過換下後,
覺得應該再多穿點的,畢竟是真的滿好穿的,從捷運到活動場的感受是真的很棒,
能回想起以前為什麼那麼喜歡穿的原因了,
之後大概也會找機會多穿一點,至少別放著冷凍,畢竟是真的很棒的東西,得多穿點。
鈕赫
1 months ago
總結自己體感的感覺的話:
1.如果作為常服的話,真的覺得蘭嶼丁字褲{panapten}滿棒的,如果未來氣氛允許,真的會常常穿。
2.至少路人還不會指指點點到能夠察覺,就算會有增加的距離圈,但至少比被人偷罵來得好
3.能夠體會到那種特異的精神壓力,只能說真的是辛苦了,期待未來哪天有機會改變。
鈕赫
1 months ago
雖說明年不一定還會有類似的活動,但回到8/1,
就算當年的8/1將"山胞"更名為原住民,然而後續的一段時間內也沒有因此改善相關的社會氛圍,
而做相關文化研究後,也能感受到那段時期依舊沒有大起色,文化解釋權也是最後在社群軟體等資訊流通發達後,
慢慢依靠這個大家都能發聲的特性搶回來的,不論是Meypazos,還是manawey的意義解釋,也都是直到後來自身群體出來發聲才轉正的。

沒有自身族群的努力,想要救回自身認同,都是空談,
不論是做相關器物的,還是相關科研的人,都是為自身族群努力,這點也是得要記住的。
嵐太
1 months ago
Joshua Wu
1 weeks ago
很佩服你的勇氣。
鈕赫
1 weeks ago
其實要說勇氣也還好就是了,畢竟只要體悟到不是所有人都會眼睛犯賤的話就還好了,而且現在要看到直接指指點點的人大概也難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