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12
想說的東西太多多到組織不過來,對,其實我組織能力超級無敵差包括現實說話所以如果跟我對話你會發現我是一個語無論次的人。也有可能因為我本來就不喜歡說話所以腦袋會自動罷工
先說說兒子們的部份,非道寶寶到家兩天就被打回道府,原因是頭飾斷掉送回去修了,老實說我也真的沒什麼取名天份,估計回家也是照樣叫非道,另一個兒子的衣服等了10個月終於做好,這10個月當中包含了跟第一家廠商溝通出現問題以及對方態度讓我覺得訂金送他我也不想要那件破東西於是找了第二家,排單沒有排很久,本來三月底就能收到結果對方在上海被封了兩個多月材料又被快遞卡住,等到現在才做好又趕著打包因為聽聞他們七月又再封一次
在這邊順便許願封離能上遺珠....
MAD方面月初真的產量爆炸(有史以來的生產速度),於我來說剪輯真的要比寫作簡單又快很多,那一陣子我也剪得很開心其實,現在沒繼續發不是累了,純粹是配合選曲歌詞個人覺得還可以再等多一點素材再剪,而我也提到目前創作順序都是用骰的,除非有特別原因或不可抗力(封闕)才會更動順序或插隊提前產出,所以現在就是卡在這邊了,還可以順帶預告一下下一個MAD主角會是鬼一
至於為什麼要用骰的就是因為我選擇困難症偏偏又挖了一堆坑
pwp方面封闕大概還會持續一陣子,我真的太喜歡他們兩了......興致來了的話可能會穿插一兩篇玉鬼吧
說到寫作,最近看到幾篇我挺欣賞的文風,看完有開始反思自己的文風和我想要表達的色彩,說白了就是同樣寫的是車,我羡慕人家能寫出那麼有感染力的車,不過沉澱以後又發現其實我跟他們寫的cp完全是不同的關係,會有這樣的差異好像也正常,自己的風格在哪我也開始搞不太清楚,反正套用我最一開始入圈寫pwp的想法就是,不就只是為了色色嗎?寫得夠色就好了 或許吧(
其實在於寫的長短我也有糾結過,如果能把4000濃縮成1500,那真的會省很多時間產量也會提升,無奈的是我已經習慣這種文章節奏了,寫到哪個部份要穿插一些什麼,一個部份寫這樣算是太多或太少,全部都形成了一種習慣,節奏是真的不好改變,像樂邃是去掉頭尾的甚至可以說只是一個小片段所以能控制在範圍內,換成邪鬼我有刻意控制字數卻也是飆到接近3000,可能因為當我把劇情濃縮我就會覺得我把角色寫成早洩了
至於前兩篇封闕我是刻意要寫短的,怕寫得越多打臉的也越多,而且都是沒頭沒尾,字數上也差不多了,接下來這篇會長一點,問就是不寫那麼長我覺得不過癮(。
目前就像是遇到瓶頸,跟畫畫沒有靈感的人一樣,腦子突然就轉不動了,或許是因為26的糧不足夠讓我發電 而且在劇情上如何去為一個人設資料不足的角色寫對白真的難度很高,特別是還沒有人寫過封離,我不知道別人眼中的封離和我眼中的封離存在什麼樣的差別,我寫的封離在別人眼中又是不是OOC,偏偏封離話很多,其實前兩篇的封闕沒有給封離太多對白,我有自覺那麼少話的封離OOC了,但主因是我膽怯怕崩了角色,可是在OOC和崩角色之間我只能選擇OOC,因為我實在很明白只要一句對白,崩一個角色綽綽有餘
話說回來邪鬼的觸及比我預期中要高很多,邪鬼不是冷門嗎?還是因為你們都喜歡看這種刺激的色色
說起來之前說要串手鏈說到現在都還沒找材料,實在沒有那個時間,對我來說不管是寫pwp還是剪接都比串那個東西有趣多了而且找材料真的太太太太太浪費時間了因為我一定找很久直到找到我認為的完美,而且因為要選珠子大小和數量所以還得先想好設計再買材料所以串的時候其實不費時間,最費時間的是挑材料和構思設計。。。。話說我想要串一對封闕的了。。。
說起來封離的部份我個人覺得他還是偏控制欲多於佔有欲,20風策跟他說以前的事他卻毫不動搖,24那也頂多是吃醋,到了26甚至能把雙魁拿來開玩笑,如果是佔有欲還能這麼大方拿來開玩笑嗎?整個過程他就只是要風策成為他想要的(忠於殊皇的)人,做著他渴望見到的事情,甚至以敵對來威脅他的兄長要他走向自己想要的道路,這不正正是控制欲嗎,那也得是萬般順從的風策才能把人寵成這樣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