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
5 months ago
又做夢了。
latest #15
米果。
5 months ago
夢裡我在看一個不知道名字的RP,看起來是現代背景的,我主追的視角是一對母子裡的媽媽,她會每天牽著她的孩子去上學,回家做家事,是個很普通很普通的家庭主婦。
米果。
5 months ago
她每天都會說睡前故事,然後唱一首搖籃曲,最後輕吻小孩的額頭,用氣音說:“晚安,我會永遠愛你。”
米果。
5 months ago
然後世界背景開始朝戰爭演變,媽媽不斷的從鄰居和電視上聽見鄰國打過來的消息,她開始存物資、教小孩一些網路上看來的防身技巧,她開始經常在睡夢中驚醒,醒來後第一時間就會跑到孩子的房間確認他的安危,然後坐在客廳的窗前看著太陽慢慢升起。那些午後的小憩、歡樂的出遊好像都不存在了,到處都人心惶惶,商家一間間倒閉,入室搶劫的新聞也不斷增加。
米果。
5 months ago
但即使如此她也還是會在固定的時間給孩子說故事、唱歌,每天都會在孩子完全睡著前補上一句:“晚安,我會永遠愛你。”,然後再把眼眶裡的淚水抹去,檢查完門窗後回到房間,用電腦查看新聞和查詢離開這個國家的方法。
米果。
5 months ago
炮火終於還是來到了他們的城鎮,巨大的轟鳴聲快要把她的心擊碎了,她摀住孩子的耳朵,和另外一群人一起躲在附近商家的地下室裡,牆壁和地面搖搖晃晃,碎石不斷的從裂縫滾落,交通已經完全癱瘓了,她甚至已經無法得知政府會不會派人來這裡幫幫他們。
米果。
5 months ago
“為什麼他們要對我們丟炸彈?”
“…媽媽也不知道,先睡吧?好嗎?……應該短時間內不會再吵了。晚安,我永遠愛你…”
米果。
5 months ago
隔壁的大叔說,兩天後會有一班列車過來載人,運氣好的話能平安到鄰國,這是最後的機會。她快速的收拾行李,連夜抱著孩子趕路,手上什麼武器都沒有,但幸好也沒有遇到人。周遭是一片宛如廢墟的場景,散落的水泥塊和歪倒的樹和電線桿,碎裂的玻璃在地上被照得閃閃發光,孩子問他們要去哪裡,她不知道,她只想要帶著孩子遠離這裡。
米果。
5 months ago
一路走走停停,好不容易來到火車站,到處都擠滿了人,地上的黃線已經阻止不了想要離開的人了,大人抱著小孩、年輕人背著老人、醫生扶持病人,所有人都小聲的竊竊私語著:這麼多人,有多少人能夠成功上車離開?
米果。
5 months ago
盼啊盼,列車終於進站了,大家一個踢一個,一個踩一個,哀嚎與尖叫四起,她高高的抬著孩子,用盡全力拎起他,不讓別人踩到她的小孩,塞滿物資的包包被擠掉了,鞋子一隻不見了,頭髮在推擠中變得亂七八糟,手臂上也佈滿了手印和爪痕,但她還是搶到時機把孩子塞進了車廂裡。
米果。
5 months ago
有槍聲靠近了,人群推擠的更瘋狂,她大喊著要孩子牢牢抓住一旁的欄杆,絕對不要放手,不要聽別人的話,乖乖待在車廂裡,媽媽很快就到。
米果。
5 months ago
她被推桑的連站都站不穩,倒在地上的瞬間被踩了好幾腳,有些人像是怕她再站起來一樣,用了全力去踩她的手背、腳踝,她痛的大叫,然後很快被吃了槍子的人發出的慘叫掩蓋,鄰國的士兵拿著槍衝了進來,推擠的人群一個個倒下,身體各處湧出血液然後吞下最後一口氣,慌亂中她的手臂被流彈掃到,傷口灼熱的痛感使她眼前一黑,耳邊是不分年齡和性別的慘叫,其中夾雜著她的孩子的,媽媽!媽媽!小孩邊哭邊喊,她在地上爬行,忍著痛爬過一具具屍體,隔著一段距離對著孩子說:媽媽晚點就來,你乖乖的、乖乖的。
米果。
5 months ago
旁邊的乘客抓住了想要衝出來的小孩,她笑著對他們點了點頭,撐起上半身坐直,用一隻手簡單的理了理髮絲,車門緩緩的關上了,周遭還是不斷的有子彈在擊倒人群,但她只是看著孩子,很小聲、很小聲的說:“你要好好的,媽媽永遠愛你。”
米果。
5 months ago
然後槍聲從身後傳來,畫面黑白了,最後一刻她看見的是駛離的火車和孩子哭花的臉,片尾放了紅髮艾德的回憶相簿,然後我就哭著醒了。
米果。
5 months ago
/You won't ever be alone./
你再也不會感到寂寞。
/Wait for me come home./
再等一等,我已離家不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