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日本作者畫著取材古代華夏歷史的作品感覺真微妙,我說大多時候的女權都你們畫得那麼高,還有那個宮廷禮制更不是你們筆下那麼符合現代邏輯的狀況吧?
機器狼會支持您的汪 (●´ω`●)ゞ
還有那個命名呀,怎麼會把光明的字詞用在命名陰暗的事物上⋯⋯

小野不由美老師可能是情弱如我所知考據資料最用功的人,命名也沒有特別尷尬的狀況。
以前作家是真的蠻認真考究
現在為了商業客群
幾乎都不認真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