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貝
2 months ago
看到噗浪上因為霸凌話題展開了很多的討論或是經驗分享,其實我也有想要說的經驗,但是每當我想要發表時卻發現真的好難……好好的陳述。
latest #57
掰噗~
2 months ago
不可思議 (p-surprised)
咩貝
2 months ago
發現我在社群上好像比較常報憂不報喜,為了不要給與親友過多負能還是在裡面偷偷說個其實我最近的生活很平穩舒適,感覺非常愉快。
咩貝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順便說想要留言卻不知道要說啥的話,能被按個愛心我就非常高興了
咩貝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然後我極力反對有些說法是將班級中受到排擠欺凌的學生視為社會縮影與常態的看法。
因為學生們少了很多可以為自己下決策的權利和經驗,我認為如果在改善了這部分就能避免霸凌產生的話,就不能視同小型社會看待。
桃便CWT61兩日N24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是有聽過曾經有老師插手幫助被霸凌者
結果最後自己被 霸凌者的家長搞到活不下去

覺得要解決霸凌問題目前看群眾效應讓霸凌者變成弱勢似乎是其中一個比較好的方式...(吧)
如上面的老師假如當初還有其他人幫忙或許可以幫助被霸凌者同學外也能幫助到自己....
咩貝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我想這個話題是一個會觸動到很多人的事情,才能引起這麼多討論,一句句話都代表著背後難解的議題。
咩貝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我想了想在人類社會中權力必須伴隨義務,而普遍沒有謀生能力的學生族群通常無法有經濟能力去支撐他們的選擇。
仔細想了一下就算我能選擇轉學,但是我也沒有錢能夠自己付學雜費、交通費之類的,所以勢必得讓監護者代理。
可能會有令人疑惑的部分:同樣都要繳學費換個學校難道有差那一點交通費嗎?
我的家裡家裡沒有車而且只有母親單薪撫養,經濟條件低的狀況下,如果擔心孩子因為學校遠多了通勤的風險和不便,也沒有其他能夠幫助的監護者,其實也是額外增加了很多家庭負擔成本,讓看似這麼單純的事情在每天的累積下也會變得困難。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時候遭受霸凌的可能來自於經濟弱勢家庭,因為經濟條件好的家庭至少可以選擇轉學。
咩貝
2 months ago
我的小一小二老師曾經在開學時對著全班用開玩笑的語氣一邊指著桌子說說「如果有人被欺負了就躲在我的桌子底下我會保護他!」,全班一陣大笑,想必沒人放在心上。
在開學前幾天我還沒記得班上的同學,下課時我在樓梯間遇到高年級換教室移動,腳步聲和說話聲很吵,因為很擠我好像撞到了人,可能是剛開學的不適應和樓梯擁擠的吵雜刺激讓我並沒有感覺到。
然後隱約記得對方好像對我說了什麼,但上課鐘響了我沒有聽到,樓梯間還是很多人,然後對方又對我說了什麼我聽不見,心裡只想著要上課了要快點回教室,然後就離開現場了。
咩貝
2 months ago
開學幾天之後,回過神大家都成群結伴,而且我似乎被排擠了,印象中不知為何總是被其他女同學瞪。
只有我自己還在桌上拿著紙畫圖,在紙上我想了很多遊戲給自己玩,這張紙成為了我孤單無趣時的陪伴。
一瞬間我的紙被抽走了,並且被撕成碎片,我當機般的看著撕掉我的紙的女同學,她旁邊還圍繞了幾個人包圍了我的桌子。
咩貝
2 months ago
女同學大聲對我說叫我道歉,小時候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個情況也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要我道歉,只能趕快離開位置。
回到家之後我也沒有告訴父母,因為年紀小的我不知道該如何敘述發生什麼事。
咩貝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
看著愛心數常聊天親友好少 讓我好擔心是不是因為提太多次了讓人覺得愛抱怨很煩我好擔心XDDD
但是不好意思了 我好幾次想要說出來 但之後又刪掉的一部份就在這裡 光是把這些事情用打字說出來就用盡了我醞釀好幾年的勇氣 所以剛好最近有話題 就讓我跟上吧...
-
咩貝
2 months ago
回到原本說的繼續。
在那之後因為留在教室常常會被女同學和她的黨羽包圍,所以我轉而跑到教室外頭待著,但不知道為什麼從某天開始我只要一離開二樓的教室下到一樓,就會被班上的男生包圍追逐,我覺得非常可怕明明他們剛才都在玩自己的可是一看見我就衝了上來,嚇得讓我趕快奔上樓梯。
男生們看見我這樣的舉動似乎也很高興,覺得有趣吧......
其中一位男生是班上有過動症的孩子,常常被老師責備上課不專心,所以可能也會被同學譏笑,但是他下課時似乎都匯到一樓和其他男生一起玩。
咩貝
2 months ago
下課待在教室會被包圍,跑到一樓也會被包圍,好不容易能脫離上課下課去玩的時間變得非常難熬,至少對於6歲小孩來說是這樣。
順便說我是8/30的!所以差幾天就會變成下一屆最大,每一屆我都是年紀最小的,對於處於發育不完成階段年紀越小的小孩而言,差幾個月的認知學習其實就差很多了。只是大人脫離了孩提時期後,似乎就想不起來二十幾分之一和六分之一的差距,所以很容易被忘卻吧......
咩貝
2 months ago
某天下課我決定想要闖過男生的群體,繞到學校一樓其他地方去玩,但是我失敗了。
我被一群男生追逐,跑輸了之後被包圍,我非常害怕。
咩貝
2 months ago
他們包圍了我之後一群人撲上來對我拳打腳踢。
咩貝
2 months ago
我痛苦又害怕的逃離,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要打我,我只覺得很可怕。
才六歲的我無法消化發生的情況(我想是有點腦袋當機),不懂得怎麼組織語言將遭遇和家人講。
李形▶
2 months ago
我的天 好心疼 抱歉插樓但是好心疼好想給你大抱抱 抱緊緊
咩貝
2 months ago
上學的日子我很難過,上課其實聽不懂成績也不是很好,下課無法待在教室畫圖,由於學校的規劃我不經由一樓是無法去操場或是遊樂設施的地方玩。
越是難過我越希望可以獲得快樂,就越想離開這裡去其他地方。
咩貝
2 months ago
ahai86: 謝謝阿海TT真的 謝謝
咩貝
2 months ago
於是我某天提心吊膽的又下了一樓滿心想要趕快去其他地方,當然又被包圍了。
過動症的男同學把我抓住拉到一角,然後不知為甚麼撕碎我紙的女同學出現了,過動症的男同學把我抓著不讓我跑走,女同學往我的肚子一直拳擊。
咩貝
2 months ago
上課了他們把我丟在一旁趕回教室,我永遠記得那是一節英文課,英文老師被學生認為是很兇的女老師,在立正敬禮的時候她看到我在哭就對全班說,「大家看OO在哭,大家一起學她嗚嗚嗚~」然後還做了動作,全班一起跟她笑然後一起做了這個動作,想當然我是哭得更用力了。
咩貝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看到情況不對這個老師問我究竟怎麼回事,我才走到女同學旁邊指著她說她欺負我。
或許我小小的腦袋到這個地步時才確信了這段時光的某些情境是不合理的。
但就像人類團體不知如何處理語言霸凌一樣,等有了具體物理上的攻擊才能做出制裁,但其實傷害都是存在的,但因為物理舉動才能以刑量化。
咩貝
2 months ago
我想我也永遠記得我走到女同學旁邊時指著她,她一邊錯愕地搖著手否認的那張表情吧。
咩貝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班導通知家長,然後來的人是我爸爸,我和女同學被叫到外面。
看到有老師和家長時女同學才哭出來,大聲說她撞到我不跟我道歉。
我在當時其實不記得我有撞過她,是到好幾年以後長大我才想起來的,我想那時候老師應該也有問我是不是有撞到對方,但我想我應該是搖頭的。
無論是開學當天因為沒有感覺到我有撞過她,也不記得且不認得同學的長相,還是後來發生的排擠、霸凌、暴力,讓六歲的內向人腦袋都無法認知、消化這些資訊。
澄_醒著不如睡覺。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先給妳一個抱抱 (另一邊沒有表符所以開這個)
咩貝
2 months ago
我爸爸的個性非常的不講理,肯定是把老師訓了一頓,即使他沒有參與過我的生活和教育多少。
然後在我爸離開之後,我的導師用著憤怒的眼神對我說「我不是說過如果被欺負可以躲到桌子底下嗎?為什麼不跟我說?」
我非常相信小孩子是可以威脅的,因為自從這之後發生的事讓我更不敢將這些事情告訴父母了。
咩貝
2 months ago
yaweiders: 謝謝澄澄
咩貝
2 months ago
順便靠北個當時老師一句,你認真的拿這件事罵我叫我像隻狗躲到桌子底下@@???
咩貝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靠北完之後我想到,當時的我應該沒有辦法像現在將事情表達得這麼流利,我想我的家長和老師應該還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了。
只是因為我哭了,經有英文老師告訴導師說有同學欺負我揍我,導師用學校傳統資料上第一欄位的父親聯絡人把他叫來,但我的父親從頭到尾都和我不是很熟悉也不了解我。
每次看到朋友們分享這種經驗我都要忍住才不會太憤怒,小小年紀只因為沒被道歉就揍別人的肚子,這價值觀跟性格早就扭曲了吧,正常小朋友吵架根本不會隨便毆肚子。
班上真的常常會有這種大姐頭女生回想起來真的是 (雖然我沒有明確的被霸凌欺負過,但也是班上沒有朋友的類型)
咩貝
2 months ago
我好像在老師介入時也有說過過動症同學抓住我的事情,我記得好像是男同學告訴老師說是女同學指使。
之後女同學沒有再來欺負過我,下樓也不會被追逐,過了不久之後女同學就轉學了,我不禁想是不是我爸和老師嚇到她了,讓她上學也不是很愉快之類的。
不過這時就回到我剛才提過的,經濟好的家庭可以負擔轉學這個決定,無論這個孩子在這個事件中扮演了何種角色,他們的經濟條件能讓他們去往更適合的地方,如此可以避免遭遇欺凌或是即使遭遇也有方法可解,或許也因為這樣在霸凌事件中可能經濟弱勢方的角色偏多吧...?
咩貝
2 months ago
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我被班上的同學視為抓耙子而被遠離,然後出現了當時女同學的好閨密女同學說都是我害女同學轉學的,過著繼續被瞪的生活。
閨密同學在校外看見我和早餐店老闆的女兒要好,她試著接近了我們,我當時以為就算校內不行但她願意在校外和我友好所以就三人一起玩了一小段時間,可是過不久閨密同學似乎一直支開我和老闆女兒,可能也對著老闆夫妻造謠了吧,連老闆夫妻對我的態度都怪怪的。
咩貝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但是這部分我不知該怎麼陳述,因為我的爸爸和老闆可能有債務的牽扯,或許也有因為這個原因使我的處境發生狀況了......但我不清楚所以不詳談校外生活。
但是校園內的同儕要影響到校外也是容易的,畢竟因為生活圈可能重疊。
咩貝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很多人可能會想說首要目的是滿足不被欺負就對了,這是正確的,但對當事人來說可能不是最想要的。
因為我的生活越是難過痛苦,我越是希望獲得快樂幸福。
痛苦越是如此,心中無法抑止的越是期望。
咩貝
2 months ago
好羨慕他們下課後跑跑跳跳玩紅綠燈、鬼抓人,但是不讓我加入或是一直讓我當鬼。
好羨慕他們校外教學總是有朋友,我總是被踢到別的地方被嘲笑落單。
咩貝
2 months ago
我想到有一句話說「幸運的人童年治癒一生,不幸的人一生治癒童年」
我不願落入這句話中卻也無法選擇忘懷。
就像是有某些心理測驗的問題會問說,「如果可以忘記所有痛苦的記憶你會選擇遺忘嗎?」其實這句話也代表著要選擇抹去從前的自己包含所造成的現在的自己嗎?這像是消除自我一樣,只要是有意識的人應該都會本能性的想要迴避吧......?
咩貝
2 months ago
所以結論就該被導向是我自己選擇了痛苦的嗎......?
不希望被指責為不知足的貪婪被害人、自哀自憐的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
人們都期望反敗為勝的勵志故事,如果能夠選擇的時候卻不夠勇敢的角色就會受人唾棄,但是勇敢是需要能量基石的。
遭受過挫敗的我維持與修復就已經消耗很多力量,卻也無法瀟灑的說「修不了的東西就別修了吧,把力氣花在現在重要的地方。」
咩貝
2 months ago
心理學的書籍告訴我是人類心中的防衛機制為了逃避面對未知的恐懼,選擇放棄和軟弱以維持現狀,畢竟自卑比勇敢重新開始來得熟悉舒適。
咩貝
2 months ago
黑羊效應中說明人類的某些排擠行為是因為每個人的成長背景和個性導致的不安全感和焦慮,黑羊是團體為了消除焦慮與維持團結所選擇的箭靶。
有時候我感覺自己像是為了維持團體和諧的祭品,為了多數人必須產生且犧牲的少數。
直到事情太過頭或是團體解散時得以緩解,在我心中留下對於群體的害怕,並且無人需要對我負責。
因為我可以選擇忘記並重新建立,但我卻沒膽;反而選擇沉浸悲傷自憐,可憐又可恨。
我認為放下跟忘記是不一樣的,不一定要逼自己放下或是一定要忘記才是正確的。
各何況忘記不代表放下。
會因為過去感到悲傷、痛苦,是正常的,也沒有人說記著這些負面的感覺就是可憐或是錯誤的,不需要討厭因為記住這個回憶並且感到害怕的自己。
不需要責怪自己,發生這種事情不是妳的不對,妳沒有做錯事情。
記恨、害怕、難過也不是妳的錯,不用反過來責怪自己。
澄_醒著不如睡覺。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就算之前好幾次說不出來、不知道該怎麼陳述,但現在妳還是慢慢的能夠講出來了。
代表在無意識中妳有慢慢的進步,抒發一次還是痛苦覺得悲傷,那就抒發第二次、第三次……也許有一天回頭就發現妳已經可以把這件事情當作隨便一個故事分享了XD
這也代表妳放下了。
所以今天妳願意並且能夠好好的講出來,就已經很棒了!
咩貝
2 months ago
yaweiders: 謝謝澄澄好用心的看著,也很認真的回應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像是戰後的人類一樣精神受創,也許是我在當下比起生活更像在求生,能說出來也是花費了數年去建立交友和療愈,才從絕地長出自信。
咩貝
2 months ago
這只是我一二年級的生活,三年級到六年級也發生了更多事情,我在過程中不是,我要強調絕對不是完全的清白無辜,因為我也有反擊或是攻擊別人過。
我在當時即使切身體會痛苦,卻沒有融會貫通到同理別人,甚至是拿比我弱小的人出氣。
直到遇到生活中更多的挫折才像是走不動了才坐在原地思考。
咩貝
2 months ago
對於社會來說這像是列車議題,因為確實在某個當下有多數的人在我的身上找到了他們的歸屬感,在無人可知的未來中霸凌的當下確實產出了某些利益。
同時也像是人類歷史上的紛亂,大家都認同攘外必先安內,在無法解決內部動盪時認同了犧牲某些少數換來的平靜。
從消極的學校或是國家的行為中也知道若是事情發生在少數身上時,權益並不會獲得保護,所以人們傾向不要成為少數。
各種社會報導中也會發現很多無法預料的突發社會現象,造成的可怕傷亡但也無法從根源抵制,
當然不是導向合理化若被欺負就能報復社會,只是這些加害者通常也有著很多無法融入的社會問題。
如果在當下犧牲少數人就能換得幸福,這是人類選擇的未來的話,或許距離和平還很遙遠。
alice112077: 我不能說能完全理解妳的感覺,又無法說我懂妳甚麼的,畢竟每個人的遭遇、經歷、感受都不一樣,但如果說比起生活更像在求生這種感覺我倒是有類似的體驗。
所以我才說妳很棒,沒有放棄而是選擇慢慢療癒自己,就算過程很漫長又偶而讓妳覺得好像自己都在原地踏步?但其實當妳有意識到自己在努力變的不同的時候就是一種進步。
雖然相處跟時間跟互動頻率沒有很高(甚至可以說很少、很短),但從有限的互動中能感受到妳是很溫柔、讓人覺得舒適的人(其實我社恐很嚴重,但是即使平時互動不多,但每次跟妳說話都不會覺得害怕或緊張),是過去種種的經驗才能構成現在這樣的妳,我認為妳並沒有不好‧
至於甚麼社會的構成和人類世界的相處等我不是很懂也不是很想理解,因為現在的我活著只在乎自己跟身邊的朋友幸不幸福、快不快樂而已。
咩貝
2 months ago
如果遭受了攻擊的我在切身體會之後知道不可這樣對人,
如果旁觀者願意承擔甚至是絕對會被牽扯但依然去制止的發聲……
這個世界也不會因為這樣就大同太平。
只會少了一次用地球角度去看砂礫大小般的欺負。
這麼微小的灰塵貢獻,請問看到這裡的你願意嗎?
咩貝
2 months ago
yaweiders: 看到澄澄的回覆看到掉眼淚XD
或許我們都活在自己小小的盒中世界,但是我也還是期待如果每個人都能好好愛護自己的盒中世界中的所有,期盼世界和平。
澄_醒著不如睡覺。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最後一段的話我只能回答
我沒那麼偉大覺得自己可以讓世界和平或是守護所有人XD
但我會隨心、在不違背自己的心跟道德的情況下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大概就是在路邊看到有人跌倒、錢包掉了、朋友被傷害了去幫一把跟幫忙出氣的程度而已。
會這樣做也不是因為我是甚麼好人,單純是在生活中我也遇過對我伸出援手的陌生人跟陪我度過低潮期、被我煩很久卻依舊陪在我身邊的朋友而已。
我只是希望對我好的每個人、能讓我感受到溫暖的每個人,同樣也能被溫暖跟被愛著。
就如同我被陌生人溫暖,那我就會再下一次遇到困難的陌生人時想到曾經幫助我的那個人而幫助他(類似傳遞溫暖?)。
當然在這個同時世界還是會有不快樂的事情發生,也還是會有壞人、活著也隨時可能被傷害,但至少就像我說的……還是會有溫暖的這一面。
澄_醒著不如睡覺。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我不會叫妳不哭,偶而發現哭一哭其實對身心靈是好的XD
不能要求每個人都有溫暖的那一面,但至少自己知道我們有努力的活著跟愛著就好了。
所以不要責怪自己不夠強大或是責怪自己為什麼還會悲傷跟害怕(也不用總是怪自己以前拿人出氣過甚麼的)等等等等,不是一開始每個人就學會勇敢、學會反省跟不害怕,過去的經驗造就了現在的我們,也就是對弱小的人出氣過的妳造就了現在知道不該這麼做的妳,會反省、覺得不對,進而改進就是成長的一環。
做錯事不可怕(當然也不是說做錯事就只要道歉或是反省就可以被原諒,還是要有輕重之分,傷害造成是沒辦法抹滅的),最可怕的是不知道那是錯事或是知道那是錯的卻毫無反省,對吧XD
這沒有什麼好謝的R
如果花個幾分鐘打字就可以讓妳稍微舒心、感到愉快一點點,對我來說就是挺快樂的事情了。
雖然我知道妳大概想表達不知道該怎麼回覆的意思但好像不是用言不由衷(努力思考是不是我理解錯#)
咩貝
2 months ago
yaweiders: 對不起我說錯了WW!
你說的沒錯,只是因為寫的一些內容讓我覺得很有共鳴,雖然也有不同看法的地方卻也覺得說明了好像又偏離了共同的價值觀,但是真的很謝謝妳。
沒事,不用謝謝wwwwwww
每個人價值觀不一樣很正常,我自己也很喜歡跟朋友這樣互動跟探討一些有的沒的,遇到不同的想法意見會覺得很有趣,也可以增加看事情的不同角度和試著理解不同的立場wwww
回神過來突然長篇大論有點不好意思,希望沒有太冒犯我常常控制不住自己
天丫⋯⋯這不是能簡單就能說出來的事情QQ 咩貝真的辛苦了⋯⋯
看到咩貝這段回憶感受很多,而且也一定對你也是同樣,好想摸摸你
看到你能公道並從這段回憶中反思、考慮種種,以後回想當時的心境,是真的不容易,說出來不容易,坦誠地面對自己,也是不容易
也真的想說願意說出來、並現在的咩貝真的很棒!
我的小天使真的是最好的了,你真的很努力地活著>\\\\<
希望你之後好好的⋯⋯!
咩貝
2 months ago
Orange_Space_KK: 謝謝大天使KK!!和妳聊天總是很窩心療育
我記得這周妳有考試 祝福順利!
咩貝
2 months ago
後話是我有想起來過動症的男同學或許、可能是也有被說過如果參與協助就跟他玩之類的話,所以加入之類的……
這件事情無論哪方或許都有自己的處境,常因此陷入深思的我也為此感到難過痛苦。
咩貝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用文字敘述國小一二年級其實只是開端,沉澱一陣子後有機會我也想表達關於我三四年級、五六年級的事情,這之中可能有很多內容是描述我遇到霸凌也有我成為攻擊別人的人,也可能不是文字而是畫成漫畫。
我會盡量深思和揀選用詞,但是這些內容的負能量、和反思說教甚至是抱怨可能濃厚,如果願意一直關注的朋友我非常感謝。
如果覺得不適合的話也請按照心意自由消音,畢竟在有限的相處時光和生命裡,我沒有選擇散發快樂卻選擇表達難過著實可惜。
不管如何我很感謝也想珍惜現在的事物,也認為找到一個說出口的時機,感謝朋友和粉絲的包容,希望我能學習各位的優點去善待別人
咩貝
2 months ago
我也很謝謝願意分享心得經驗和看法的人給我的留言,因為我原本也沒有預計我會說出來自己的故事,所以就沒一一回覆,但是能勇敢說出來的妳真的很勇敢很棒了,祝福妳現在都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