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筆,請自耕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ಠ_ಠ - 要出大事了出大事個屁= =

目前就先觀望因為現在小孩沒手機就會要他們的命,然後又是第三者明顯情緒化陳述誰知道加油填醋有多少
不跟外界聯繫要嘛可以像原po或底下同樣憤慨的人視角覺得這是懲罰受害者,但有認識的人是同時工作上也會遇到社工的我而言,這種安置機構本來就是減低外界聯繫造成的風險。
家暴的加害者跟受害者之間通常就是關係親密又扭曲,聯繫上被軟磨硬泡回去再惡性循環進機構的例子不少,底下生氣的人只看到受害者暫時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被監控感人身安全好像其次一樣,但社福的資源TM就那麼少我學姊也抱怨了不少類軍事化的管理是人力匱乏的現實下所能減少最多未知風險的方式了考社工太麻煩不然你們TM來做中途的輔導員感受一下,長年屎缺
latest #27
給你筆,請自耕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我覺得沒有爆說機構裡面社工還是輔導員揍學員還是強暴性騷擾學員就算及格了,對,我的標準就是這麼低
被安置在中途之家的學員也不是只有單純家暴受害者還有一些……呃(ry,那麼問題來了,就像我前面說了,輔導員(還不是社工喔)人數就那樣,要管一堆學員,就跟學校一個班級有30位學生,而每堂課老師只有一個的時候,是不要有統一的教室規則?中途之家也是需要規範的,可能這個受害者比較衰到了一個管很嚴的中途可能那個機構收的比較多是……呃(到底
真的就覺得收手機隔絕對外聯繫這件事是很主觀的感受,就跟未成年會跟我爭論他就跟自己男/女朋友兩情相悅發生關係,為什麼我們成年人知道後要通報,站在他們的觀點我這個成年人根本棒打鴛鴦,讓他們小情侶很難走下去,但我的話,法規就放在那,誰知道你說的兩情相悅是否有參有不對等利益關係(不單指金錢,有些是來「你不跟我做愛就是不愛我」那套半推半就)彼此的立場不同,同一件事就會有不同的解讀,而衝突就是從這裡開始就是這樣所以我越來越討厭做要跟太多人有聯繫的工作
給你筆,請自耕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中途之家還是安置機構管他什麼名稱,他就不是什麼補償受害者的度假天堂,也不是兒童醫院那種需要營造溫馨的環境降低兒童對醫院的恐懼,要我的話我會說
中途之家是問題青少年的回歸一般社會、回歸正常生活的再教育中心
這個說法可能有些人聽了會不爽,覺得「問題青少年」「再教育」是針對那種有犯罪事實的人,家暴之類的受害者何其無辜被貼這種不名譽的標籤。
大錯特錯!!!
我心中對「再教育」的定義就是重新拿回自己的生活的控制權,而最簡單感受到「我可以做出決定」的回饋,就是從規律的生活作息開始用比較文青的說法就是儀式感
再強調一次,中途之家這種安置機構就是一陣子,真的不要以為是渡假水療中心之類的地方好嗎,你逃得了一時但你終究也不能躲在安置機構的保護傘下一輩子啊
給你筆,請自耕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啊 忘了說,臉書那篇裡提到什麼要媽媽高興,受害者妥協才可以回家這段明顯情緒化結論不要太相信的好,真心的。這我真的不認為受過專業訓練還要國考才能拿證的社工師會說這種話說不定是裡頭的志工(或無相關專業輔導員)結果受害者誤以為這是社工的意思,真的,好的志工(輔導員)可以是助力,爛的志工(輔導員)是阻力讓相關主管單位去查證再罵也不遲
🌈米妮🌈
2 months ago
處理過家暴案件的旅人路過,家暴受害者跟相對人的關係真的是扭曲至極啊!多的是一到安全屋就跟相對人聯絡的被害人XDDD
dwhite: 真的!要斬斷那種非常扭曲的親密關係聯繫,提醒什麼的半數以上都當耳邊風你以為是出遊到旅館報平安嗎?直接物理收走手機比較快
🌈米妮🌈
2 months ago
mersy: 救他三次能讓他醒都算快的了
dwhite: 救這種辦公室全員都認識(?)的常客受害者都像是在賭這次可不可以清醒,有賭到當賺到,沒賭到就只能繼續賭下一次,根本沒有盡頭
🌈米妮🌈
2 months ago
mersy: 可能我接觸過的個案太少…我就沒看過有醒的…
啊對了,臉書po的那些照片啊,寫字的先不談,那個門是有跟機構人員問過那確實是被安置人撞壞毀損的痕跡?還是他們自己腦補的?然後那個安置機構如果不是專門收容家暴受害者,而是還有各方複雜的非行少年,你說是他們幹架撞壞我也信啊!
退一步說,如果那個安置機構的人本來就出入複雜……幹!那麼門加裝電子鎖根本是必要保護欸,我好好睡覺睡一半被同樣安置在機構的同齡人壓在床上還不怕死
先說我覺得後續最讓我感到可笑的地方,是那顆水果(?)一直把自己放在受害者代言人的位置,擺出「我才是最了解受害者的人,我是那個唯一未受害者著想的人,沒有跟我站在同一陣線的都他媽是要傷害我朋友(受害者)」的姿態。說真的,無論是此家暴事件的關係人還是後續處遇流程上,水果完完全全就是個外人,就連後面跟著一起鼓譟的果友(?),受害者後面的安置處理還有家庭關係的修復,安置機構、社工、社會局根本沒有那個義務跟你們一一報告,外人滿足了自以為「知」的權利,卻沒有考慮受害者現實中的支持網是很脆弱的,萍水相逢的網友是趁此熱度關注並無法為他未來長遠的社會支持網做出任何貢獻,他終歸要嘛是靠現實有血緣的遠親、你們無腦抨擊的安置中心、社會局、社工,還有他自己。
給你筆,請自耕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無論是哪個國家的專業社會工作者,在進入這艱困、殘酷—而且鬼故事特多—的職場前,老師還是前輩都一定會強調保密原則,前面就有講過,受害者終究是要回歸社會,找回自己的控制權。除非你是什麼公眾人物—還是那種恨不得大家都關注我,還停留在艾爾楷提出的青少年自我中心主義—不然讓受害者低調,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回歸正常生活是社會工作者的最終目標,因此很多民眾自以為應該要透明、公開的資訊,其實是阻礙受害者回歸社會的絆腳石。
看看水果自己疑似把受害者本名打出來,現在關注熱度這麼高的情況下,一堆不相關的陌生人都知道叫什麼名字了,要是再來幾個好事的肉搜一下縮小範圍知道是新北那一區,我看水果要怎麼為他的「好朋友」負責馬的到時如果又在高喊還給小孩清淨尊重小孩隱私,那迴力鏢打在他臉上我就笑他
再來是此案中,到底誰說的話(水果、小孩、媽媽、阿姨)可以信,又任何一個人說的話可以信幾分?
綜合我的工作經驗甚至我周遭認識有做社工或是教育、諮商人員分享的故事,誠懇建議那些未來考慮、或是已經初入社會工作的熱血之士:你們依舊可以對人性或是正義抱有善意,但理性、不濫情才是能在這個領域上站得穩的至上準則
雖然不能明說自己遇過的情況,但無論是加害還是受害立場,讓狀況導向對己方有利而選擇隱藏或誇大部分事實乃人性,而且真的不要太相信人(不管事自己還是別人)的記憶,而人的想像力可不只能應用在藝術的創作表現,謊言也可以。我都有過個案自己寫字條說好約什麼時間結果下週搞錯時間跟我辯他上週就是跟我說這時間,啊不就還好我有拍字條存證?
情緒上頭(無論憤怒、恐懼、亢奮)會對外在特定訊息過度敏感並且無止盡放大。以此案小孩在安置中心為例,他在跟家庭發生衝突的核心問題就是「覺得被母親(不正當)管、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自由」所以在告訴社工自己狀況時,他的幻想預期心理是「我會得到安全且不用再被控制的環境」,但社會緊急安置就是沒有辦法客製化,於是小孩被安置在不能盡情上網滑手機,不能到處趴趴走,不能想睡就睡到昏天暗地的場所,立即性(但非必要性)的需求沒有被滿足,就足以認定這是虐待、監禁的陰謀論就會跟大雨的水蛾一樣冒出來。
殘酷一點說,要客製化就是跑到沒有任何專業,只會跟你同仇敵愾講幹話的網友家吧,就因為網友真的什麼都不會做只會出一張嘴巴,也沒有立場可以管你,當然你就可以理所當然得到你要的自由,只是那就會成為另一種社會問題。
淡路鰻魚
2 months ago
昨天有看到疑似個案的媽媽貼的照片,通知單上明白拍到是哪一區了⋯⋯
duoeel: 對,我也有看到……媽媽就算你想放棄這個孩子不要也跟著亂源水果起舞一起曝個資好嗎
淡路鰻魚
2 months ago
mersy: 因為名字有點特別,真的要搜應該馬上就能鎖定吧⋯⋯(遠目)
duoeel: 所以幫小孩取菜市場名還是有好處的我要催眠自己那時網名不是本名!
然後現在要避免被肉搜改名也會很麻煩,未成年改名需要法定代理人申請,所以……嗯無怪乎柳丁可以直接講出疑似小孩的本名,畢竟水果沒有大腦這種構造不會想這麼多
淡路鰻魚
2 months ago
希望真的只是網名Orz
說到說明程序,「社工有解釋,但小孩沒有聽進去」這種可能性,就想到以前跟有個小孩談話的時候,跟我說他在網路上交了一個網友,憑我對他渴望愛的個性我第一時間提醒他「你要交友我沒立場反對,但是你記住,你跟對方都未成年的情況下,請不要做出會讓我知道後需要通報的事情,你應該知道我指的是什麼」小孩自己也表示不會蠢到去做,結果過沒幾天他們就真的蠢到約出去做了,還很興奮跟我說(我真的問號)
我照流程通報然後他就爆走質問我為什麼要說。淦!我就問他有沒有記得我不久前跟他說的,小孩當然就是在那邊跳針歡,然後我們關係直接破裂我也很無奈。
管小孩當下戀愛腦還是恐懼腦,沒在聽就是沒在聽,如果沒錄音真的就是啞巴吃黃連,但錄音在助人工作倫理上又是需要向當事人取得同意的,我們真的沒有那麼多閒時間每次都拿錄音筆又問說可不可錄
靈 體
2 months ago
好奇。諮商室門口貼上為了保護雙方權益,諮商內容一律錄音,可不可行?
給你筆,請自耕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Sacrament: 在外自設的診所是可以自行考量有沒有必要,來的病患接受就沒有問題,但學校端或安置中心等地方在施行「一律錄音」上會有困難,多數的時候,助人工作者除非是工作上的需求(比如實習給教授看的逐字稿或是督導之類)其實是不會採取錄音的,一來是因為大量的錄音資料整理麻煩,而且你根本不知道音檔要保留多久,二來是個案如果是非自願來談(這種多是高中以下學校會出現的類型),一說要錄音,很多就會不願多說什麼了
接受錄音這件事要嘛來的人是自願型個案覺得錄了只要沒有公開出去就ok,要嘛就是雙方已建立起信賴關係,總之就是雙方都認同錄音有助於接下來的工作關係
靈 體
2 months ago
只能說辛苦了……和人有關的事情就是各種麻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