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看雜想】
滑到中途之家那件事

老實講看了那個起源的偷偷說跟臉書那篇文後

感想也是,emmmmmmmm讓子彈飛一會兒,要關注,但不用第一時間先太快跟著憤慨

#自從這些年在教育現場走跳,目睹無數第一時間太快憤慨往往最後結局就是會把自己的臉打爛的、涉及家庭、教育等方方面面的人類破事後,我現在看到這些事通常第一個反應都是

#存下連結,但先不予置評(
latest #31
ಠ_ಠ - 看到這篇,覺得安置者跟社工之間應該是有什麼誤會,想說說自己以前被安置過的經歷 #社會局 #安...這個噗要先撇除元po 的確有運氣好的成分,遇到人很好的社工,這點是要先有認知的,所以這部分看的時候要注意

但同時那些管束規矩很顯然就是,像原po 的狀況,他就覺得有保護到自己;但是在今天爆料的事主角度,他就覺得「是在監禁自己」

所以看多之後,真的會對類似的「爆料」先暫且讓子彈飛@@
不過我覺得那篇臉書爆料讓我突然收手想再等等觀望的原因

有個理由是我一開始以為那篇爆料者的朋友在中途機構被社工性侵或受到二度肢體言語暴力等等,這類事件完全不能忍,我保證馬上轉

可是看完之後我⋯⋯⋯反而冷靜下來並且有不少疑惑
總覺得爆料者好像帶著很龐大的情緒在敘述

給我的感覺是⋯⋯⋯抱歉,很像那種急於出頭的感覺

可是提到的主訴求就是「中途機構規矩很多很嚴,像監獄」這樣

但是據我所知,中途機構的確說不上一個溫馨快樂的好地方沒錯,社福安置這種課題在全世界也都是難解之題,涉及到資源投入跟人性角力(就跟上面陽明山下智久大說的意思很像,在整個環節裡,每個個案的社工、家長、當事少年少女,並不能一刀劃分誰一定是天使誰一定是惡魔,完全不行,誰要是抱持這種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的心態看事情,只有兩個字:蠢膠)
所以在我粗淺的認知裡
會有那些規矩,有些是有它背後安置過無數來自三教九流狀態破損程度不一的個案後,得出的最效率解方的。不理想沒錯,但也不是所有這些安置管束方法都可以一刀切說誰是壞人誰是好人,誰是監獄誰是為個案好等等

所以必須說

看到偷偷說底下憤慨成那樣,有人甚至說難道不能讓這類機構佈置成溫馨舒適的樣子

我⋯⋯瞬間有點 、訝異⋯⋯⋯

原來有人認真覺得中途機構應該要⋯⋯像是牆壁都漆成粉色系、放滿柔軟的靠墊,走到哪裡都看到笑臉迎人、充滿熱情的輔導人員,然後不會管你要多晚睡、要玩多久手機、要和誰聯絡、要出門不用報備想去哪就去哪這樣⋯⋯嗎

那個,那你有想過,要是有個案就是討厭溫馨的環境,覺得越溫馨越噁心怎麼辦@@並不是只有想要溫馨的個案,也有討厭溫馨的個案吧⋯⋯⋯
認真,的嗎
討論這類問題,會建議最好不能把自己小時候的創傷或對規訓的什麼不爽,直接投射在議題上做討論喔⋯⋯

不然絕對會變成在比較整件事每個角色誰是天使誰是惡魔的,超無意義討論的
像是原本的偷偷說底下

就已經直接認定中途機構是監獄、社工是惡魔了@@ 老實講看了蠻不舒服的⋯⋯

真的會覺得社工並非都是天使沒錯,爛人多了去,但是這個角色人力永遠補不足也是事實,因為很顯然你只要「有任何一點不像個一般民眾認知的天使」就有可能會被民眾、個案、個案的家庭、個案的「正義親友」等等「爆料」等等⋯⋯

忽然會覺得聽那麼多相關科系學長姐後來逃走蠻不意外的
對⋯⋯⋯

真的讓我感到很怪異的地方
就是那個偷偷說下面憤慨的群眾對中途機構對看法真的非常、非常理想

理想到我瞠目結舌

中途機構不是個好地方

但它的設立目的也絕對不是,建立一個兒童樂園唷⋯⋯⋯
singingintherain_shoui: 一般群眾絕對不可能理解這種事啊。不可能。(斷言。)

妳想想現在連請武漢肺炎確診者乖乖待家裡七天都有困難了,這些人類怎麼可能理解安置機構視情況會有非常嚴格的要求。
然後有人說那些被收容的少年少女留在桌面牆面的文字很恐怖什麼的,代表這裡是監獄之類

那個⋯⋯我講一句

其實現在的小孩,非常早熟,而且高度依賴手機、平板、社群軟體、網友關係

所以只要你把這些東西從他們身邊拿走十分鐘

他們,其實就會開始發出這些哀號了,有不少人還會對你發脾氣唷

一點都,不誇張
所以這些留言真的在我眼裡左看右看

也不能,真的完全代表什麼⋯⋯事實如何在初始那篇臉書文裡面,其實線索很少

從頭到尾我只看到一個大當事人十歲、不知關係如何、平常信用如何等等的「正義友人」在怒罵收容機構是監獄@@

看來看去最後感想真的一如既往就是

emmmmmm先讓子彈飛會
。。。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稍微聽過一點兒少事件案例的話,不管什麼事,光是「大當事人十歲」這個關鍵字就讓人警鈴大作,無論哪一方都一樣。
其實看到現在有點微妙

到底多少人在看這類議題時

還停留在「孩子心思很單純」這個觀念裡⋯⋯⋯⋯

在家暴問題上,當事人毫無疑問是受害者身分,這沒有毛病

但是在其他面向的問題上,是要分開看的欸@@
甚至會想,有時候這些超嚴格的規矩,是否就是在防止個案離開破碎的原生家庭後,轉而去跟「這類朋友」密切聯絡⋯⋯⋯
singingintherain_shoui: 那個年齡差放在兒少案件真是下限本來就母湯通通兒少怎樣,要是上限更可怕一個不對就是出人命
noneedtoargue: 而且無論男女,大當事人十歲,又對當事人有這種非常典型的「情緒性正義感」,都讓人、嗯、不知道欸、警鈴超響的⋯⋯
singingintherain_shoui: 就腦內聽過的那些鬼故事開始排列組合啊
noneedtoargue: 我剛看了一下爆料者,還是個,異性⋯⋯嗯⋯⋯⋯⋯⋯
當然多揣測不好啦

但是⋯⋯⋯emmmmmmmmmmmm
singingintherain_shoui: 啊那個規定是啊。不過更多時候是社工最後還得跟那些朋友試著打交道。然後就會見識到很多現實更超越的(
上面我提到的podcast雖然不是直接一樣case,但可以了解一下社工角度在安置中心的一些狀況
身為一個當年拿著刀站在午睡的繼母床前,計算插脖子的哪裡是動脈的人表示,小孩子需要的時候懂的比任何人想的都多唷←那年我小學五年級,而且我連後續社會反應跟我的推託說詞還有後續表演(?)都計算好了唷,最後沒有下手的原因只是,如果下手了,後續表演不說演一輩子,也最少要演十年二十年,有點不划算,才沒有下手

所以看到這個案子,我也想著讓子彈飛一下
看過那些內容,太有加鹽加醋的味道。
連為什麼要再讓子彈飛一下都看不出來,就代表對社福實務無知到看不出關鍵點,正義感就是這麼廉價
singingintherain_shoui: 現在的小孩不比以前了 我自己是在學校附近的服務業 每天接觸到的小孩,我本身就是跟小孩互動很好的大人 所以每次聽他們講話就覺得.....各位大人 一定要幫小孩的手機 平板 網路裝網路封鎖員...我說真的....... 小三就會上奇怪的網頁看到奇怪的動作片 怎麼想都不正常了(抹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