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電影/英劇]
如果《戀愛修課》是清爽酸甜的老奶奶檸檬蛋糕的話,那《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就是瑞士蓮90%巧克力🍫甜得很含蓄。
latest #6
月光的凱文講話真的很可愛,很會無意間融化人雖然中間有那一段背叛,如果我是夏隆的話應該也會喜歡他的這種特質吧
上禮拜終於去北投文物館,看期待已久的竹久夢二展 好喜歡 https://images.plurk.com/7vFmDPdpLLh4FUi7YGkorX.jpg https://images.plurk.com/684ArvxKECN500P9shd0xb.jpg https://images.plurk.com/1UsvCKcD9vbaCagxwY1hmc.jpg by狗勾

不過在太陽底下走太多路很累
很久沒去北投了,不小心拍太多照片,回來有點懶得整理~~也在北投市場吃了今年第一碗刨冰
https://images.plurk.com/5qme0yq1FMwp7vzX02iTKL.jpg 仙草冰=夏天的味道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原作者專訪https://www.ptt.cc/...

(以下為節錄)

即使在最後一幕,小黑壯碩如牛,戴著幫派份子的金牙,污辱那些幫他販毒的街角男孩,在私下他仍蜷縮成胚胎一般,試著提起勇氣透過話筒跟母親,或者10年前的那個男孩說話。這幕明顯地相異於麥可尼的真實生命,但看著電影,他說,他感覺它似乎回答了他在那10年的劇本中提出的許多問題。

「看著飾演小黑的崔凡特令我訝異的地方是,」他說:「當他每次張開口,他就跟我感覺如此相似。」
麥可尼本人是個高大、能言善道、優雅的男士,且似乎非常安於自己的樣貌。但他說明,在大部分時間裡,那仍然像是他在演出的角色。「崔凡特的表演來自於一個雄性氣概,那是他覺得他必須營造出來的,就像我在真實生活中的表演就是個偽聰明人,走來走去說著假裝聰明的話。」他堅持道:「然而在內在,我總是處於恐懼之中,而且因為心中試著想出自己在哪裡?自己是誰?而感覺到非常疲倦。」
「當我是男孩時,就像在電影中一般,我被叫這些綽號、被給予這些特質時,我無論對男性或女性,都還沒有性的感受。」他說道:「然後我便開始感到非常困惑,因為當我開始感受到性吸引力時,我覺得每個人都吸引著我。我覺得每個人都很誘人!現在仍然如此。」

他笑了。「但在那時,我曾嘗試經營感情,如果我想像自己結婚或是身處在長期的關係之中,我很少這麼想,不過我會想像自己和男人在一起。但那跟性無關,在我心中,這完全是親密感的關係。」
如同飾演小藍的馬赫夏拉.阿里,當之無愧地得到了男配角題名。

他如此契合麥可尼對小藍的記憶,以致於在腦海中兩者的形象已經開始融合在一起。「這很有趣,」他說:「馬赫夏拉某次在多倫多(一個頒獎典禮)的後台幫我調整領結,然後突然間我就開始在他的懷裡哭了起來。他一定覺得我瘋了,我那時候可能真的暫時瘋了。我彷彿又變回那個六歲的男孩:我覺得他找到了一個方式,帶出了我好久沒有看見的什麼。」

小藍是不是第一個告訴他他是特別的人呢?

「他是第一個表現出來的,」他說:「你可以跟我說一堆東西,但我不會相信你。但當人們行動時,我就會相信他。我記得他的擁抱。我想我一生中大概也只抱過我親生父親三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