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就是香✧琖(503)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家教主]Last Cross同個世界線的番外小段子(1)
關於瓦利亞那兩位沒事就私奔的夫人,可能還有坑爹不手軟的子世代
提及配對:Reborn/澤田綱吉、Xanxus/原創女角
@xj4vu_cj86 - #我英 #里蹦 #相出 #在水裡寫字 #P站 #AO3 [我英+家教|相出]... 這篇的前傳,之前答應要寫點媽媽年輕時的故事
latest #30
邪教就是香✧琖(503)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澤田綱吉很早就聽巴吉爾說過他有個同齡的表親姊妹,溫柔、漂亮又聰明。大概是巴吉爾提到他姊姊時驕傲崇拜的神色讓綱吉印象深刻,他不免也對那個素未謀面的女孩子感到好奇,不過可惜的是他們始終無緣見上一面。
直到他完成大學課程──啊,是的,在Reborn的斯巴達教育下廢柴如他還是考上大學並且順利畢業──前往西西里正式繼承彭哥列,他才有機會見到她。
「蘿絲瑪莉?真有趣,和巴吉爾都是以香草命名。長得也和巴吉爾挺像的,說是親姊弟都會有人相信吧?」
綱吉翻看著手裡的卷宗,作為新上任的首領,現任門外顧問正一一介紹CEDEF目前的幹部給他認識。每份資料的第一頁都附上幹部照片,和其他同階級幹部相比,蘿絲瑪莉毫無疑問是其中最年輕的一位,照片上的年輕女人對著鏡頭淺笑,碧藍色雙眸和巴吉爾如出一轍,長髮卻是更接近北歐人的淺金色。
看起來確實如同巴吉爾所言一樣溫柔又漂亮,甚至有些柔弱,一點都不像是黑手黨的幹部,不過想想自家仍然一團孩子氣的雷守,顯然外表不能作為判定一個人是否為黑手黨的依據。
「他們的名字都不是本名,是家光幫他們取的。」Reborn意味不明地冷哼一聲,「別小看她,你因為數學被死當差點高中畢不了業的時候,她可是已經得到家光和九代目的信任,坐穩CEDEF的情報主管位置了。」
「唔!」綱吉一僵,仔細翻看文件上後面的資料,洋洋灑灑好幾頁都是蘿絲瑪莉歷年來的功績,完全不輸給老資格的家族幹部,看得他忍不住感嘆,「真厲害,她的本事就算要接老爸的位置也沒問題吧!」
那個搶走澤田家光位置的男人一個指節敲在彭哥列十代目的腦門上,冷冷地說:「看最後一頁便條紙上寫的東西。」
綱吉疼得臉皺成一團卻不敢哀號,因為工作時間要維持彭哥列首領的形象,不過當他依言翻到資料最後找到那張黏在上面的便條紙,他還是忍不住破功了。
「和Xanxus……靠!這假的吧?」綱吉驚恐地倏然起身對著Reborn大喊。
Reborn不滿地瞪了他一眼,那冷颼颼的眼神讓綱吉找回理智,他尷尬地摸摸鼻子坐回辦公椅中,暗自慶幸首領辦公室裡目前只有他們倆,還不算太丟人。
Reborn慢條斯理地說:「這是來自拉爾的消息。她和蘿絲瑪莉共事很長的時間,不只一次發現Xanxus在蘿絲瑪莉的住所過夜。」
Reborn的話讓綱吉忍不住打個哆嗦,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想像那個可怕的男人會和某個女人談戀愛,「真難以置信,那可是Xanxus欸……而且你剛才不是說九代目和老爸很信任蘿絲瑪莉嗎?他們兩個怎麼會在一起?」
「這就要問她本人了。」雖然心裡已經猜到答案,不過Reborn卻沒有告訴綱吉他的猜測,他拿起電話打給守在外頭的嵐守,「獄寺,讓蘿絲瑪莉進來。」
過一會彭哥列十代目和門外顧問討論的主角便敲門進入辦公室,本人看上去和檔案照片上一樣文靜秀氣,連說話聲音都輕聲細語,綱吉完全無法想像這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是如何面對Xanxus而不被嚇哭,當初他第一次見到Xanxus可是嚇到腿軟。
他逕自默默糾結,聽著Reborn先照慣例問了幾個關於工作上的問題,蘿絲瑪莉都對答如流,顯然工作上的事完全得心應手,依照綱吉對Reborn的瞭解,他的前家庭教師對蘿絲瑪莉的能力非常滿意。
然後毫無預警地,Reborn話鋒一轉,直截了當地問:「聽說妳和Xanxus在交往?」
「並沒有這回事,」綱吉因為Reborn的直白差點被咖啡嗆到,當事人卻沒有絲毫慌亂,蘿絲瑪莉輕笑著否認,「我們只是砲友而已。」
綱吉這下是真的被嗆到了,被自己的口水。而Reborn像是嫌他還不夠丟人似的,又扔了記重磅炸彈。
「妳應該知道家光原本有意要讓妳成為十代目夫人吧?」無視綱吉不停咳嗽的背景音,Reborn語氣輕柔地問,帽簷下的銳利黑眸卻是宛如鷹隼般緊盯著蘿絲瑪莉。
蘿絲瑪莉臉上的笑意更濃,她眨眨眼睛俏皮地回答,「家光先生是有隱晦提過,不過我哪敢跟Reborn先生搶人。」
「哼,妳倒是比家光聰明。」
「家光先生平常太忙了,又信任Reborn先生您,自然疏忽了您和十代目之間關係改變。」
蘿絲瑪莉不軟不硬地回了一句,Reborn知道她是家光的心腹,沒把他和綱吉的事捅給家光已經是極限,自然也不把話題繼續放在家光身上。
「別拿我和蠢綱當擋箭牌,妳和Xanxus可是更早之前就勾搭上了,還故意讓拉爾知道這件事。」Reborn懶洋洋地說,「怎麼?妳就這麼不想成為十代首領夫人?」
「是的。」蘿絲瑪莉坦白承認,她無奈地苦笑,「Reborn先生不是已經將我的背景查清楚了嗎?我若成為十代首領夫人,只會危害彭哥列家族的團結而已。」
想到她的出身,Reborn不得不承認她的判斷正確。
「所以妳主動和瓦利亞扯上關係,甚至爬上Xanxus的床,故意放出消息,因為整個家族都不會接受一個曾經和叛亂兩次的Xanxus有染的首領夫人。」
蘿絲瑪莉點點頭,「您都說對了。」
「給我等一下!」好不容易止住咳嗽的綱吉雙眼含淚,面紅耳赤地打斷他們兩人的對話,他結結巴巴地瞪著蘿絲瑪莉問:「妳妳妳妳妳怎麼知道我我我我跟Reborn那個啥!?」
Reborn翻了個白眼,就算床單都滾過N次了,他的廢柴學生到現在都還不敢承認他們在交往的事。
「因為Reborn先生答應留在彭哥列擔任您的門外顧問,按照他往日的作風應該在您成為首領後就會離開,所以必然有某個重要原因使他改變自己的原則選擇留下來。」蘿絲瑪莉笑著解釋。
「只有這樣?」
「只有這樣。」
「……難怪巴吉爾說妳很聰明。」綱吉閉了閉眼,他本來以為是不是自己哪裡露餡,沒想根本原因就出在Reborn留下來這件事。
他開始覺得這是個不划算的主意了,為了留下他的家庭教師把自己給賣了,白天被男人盯著處理工作、晚上被男人壓著處理性欲──根本自作孽。
「和你比誰都很聰明。」Reborn嫌棄地瞥了綱吉一眼,無視他不滿地回瞪,轉頭繼續問蘿絲瑪莉:「妳這樣利用Xanxus他知道嗎?」
「當然不可能瞞過他,不過炮友嘛,你情我願地,我可沒有強迫他什麼。」蘿絲瑪莉依舊笑得溫柔,「當年是家光先生對我和巴吉爾伸出援手,這些年也多虧彭哥列的庇護我們姊弟倆才能平安長大,這份恩情沒齒難忘。所以請兩位不用擔心,瓦利亞絕對無法從我這裡得到不該得到的情報。」
邪教就是香✧琖(503)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看著笑容坦然堅定的蘿絲瑪莉,Reborn難得起了一點同情心,他可不是蠢綱,看得出來Xanxus對這個女人有幾分真心,然而蘿絲瑪莉無論有意或無意總之就只是把Xanxus死死定位在炮友上。
轉念想到不可一世的Xanxus也有今天,Reborn立刻拋去那點同情,心情驀然好轉起來。因為自己風流一世卻栽在彭哥列十代目手上多少不甘心,就格外喜歡看別人感情不順的最強殺手暗暗幸災樂禍。
=TBC(?=
嘿對,就這樣,一開始暗殺部隊的首領夫人只是想逃避十代首領夫人的位置才跑去勾搭Xanxus。本來以為Xanxus那個人睡過就算,不會有太多糾纏,哪知道被盯上了甩不掉(這個馬麻好渣
補充一下巴吉爾是羅勒、蘿絲瑪莉是迷迭香
因為這篇跟Last Cross是同個世界,所以之後應該會提及我英個性有關設定
邪教就是香✧琖(503)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不過還是要先回去寫無個性啦 這篇後續有空再說
媽咪wwwwwwwww
a1234376: 彭哥列最渣就決定是她了(欸
看下去真的蠻渣的www媽媽安捏母湯
cilb9911: 媽媽年輕的時候只在乎弟弟和彭哥列,男人什麼睡過就算了
幫媽媽點播一首卡門(???
梅艳芳 & 罗文 《卡门》
媽媽(rofl)(rofl)(rofl)
這渣女發言太讚了(rofl)(rofl)
a1234376: 天啊這首超老www不過有夠貼切,確實是媽媽的心聲
lilith6699: 媽媽的故事應該可以叫818那個嫖了Xanxus還想跑的女人
xj4vu_cj86: 我覺得可以(rofl)(rofl)你可以開始寫了(rofl)(rofl)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