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latest #15
黃色藥丸混著涼水下了肚。
藥效還沒發作,疼痛仍舊間歇活躍,她重重呼了口氣,又深深吸了口氣,靜待麻木爬上身,疼痛肯消停。窗外是一片漆黑的寧靜,只剩老舊風扇吱吱嘎嘎,像是嘲弄,像是某個誰用看戲的口吻宣告自己的遠見,他說:「看吧,早就跟你說過了。」
「早就說過人言是最不能信的說詞。」
她任由個整個房間歇斯底里地向自己咆哮,睜著眼睛癡癡望著天花板,她不掙扎亦不能掙扎,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社交軟體上那人甜言蜜語的合照和新戀情,只作證了私訊裡曖昧不明是逢場作戲,真愛總能坦蕩磊落,輕鬆殺死語焉不詳無法定義的私語。
她開始猜測,和自己的對話會被淹沒到最底下,又或直接刪除。
反正只是一時消遣,過了黃道吉時灰姑娘總該會到狹小的儲藏室,她落在樓梯上的玻璃鞋被當作遺失物,或許撿到的人還會嘆息,多美麗的鞋子只剩一隻好可惜。
那美麗的鞋子是她用半年,從客套到有了對話默契,從互相試探,到說些心照不宣的話,想想所謂的擔心你、心疼你也許是被自己強加了意涵,他的話就只是來自朋友的寬慰。
知道他藏在心裡的秘密,知道他不順遂的情意,替他忿恨開解,再如同孔雀開屏在人前招搖,原來不是求偶,就是一場跳梁小丑的喜劇。
又或許,某個時刻,深夜還靠著電話聯繫的他們是有機會的,只是命運讓它溜了過去。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沒了他的寬慰,她只能自嘲想,並不是我不好,只是他沒食隨之味而已。
藥效混著睡意終於作用,墜入黑暗前用那人的溫柔和幾字安慰當做被子,好讓自己別在深夜感冒,入夢時還有幾分溫暖。
特別感謝: 十月初時的牙痛、一顆還沒死透的寬心跟記得存檔的我自己哈哈哈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