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苓膏~
1 months ago
latest #32
掰噗~
1 months ago
說的真有道理 (p-wink)
我覺得講得都很好,如果我們的稅金改成50%的話應該可以左到
Chúgiâu
1 months ago
1. 胡偉良提到台北市容積率要改成 300%,但柯文哲不願意。
2. 呂秉怡提到台灣政府沒有太多籌碼做社會福利。

其餘建議聽起來很好,但都只是要政府包山包海的廢話,而且都沒提要執行那些福利制度、安規檢查等等的資源要從哪裡來。
干稅金屁事啦

這些全部綁成公僕考績就好了
社福好的國家稅金多高你自己看看啊怎麼會無關(笑)
aleonayagami: 公僕自己要懂得去國外賺錢,不可能什麼都要人民主人掏錢。
koyoshin: 哩系咧公啥啦
就是不能考慮稅金的情況下,也要強制公僕去達成。
黃員外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koyoshin: 閣下滿適合去當官的
依尼格瑪
1 months ago
koyoshin: 就想像一下 你老闆對你說:這件事反正你就是要完成 但是缺什麼資源 麻煩都請自己想辦法
我還是基層承辦人喔,往上面就要考慮提訴的成本跟賣出收益以及補償金的核算問題,你知道到最後要嘛燒起來要嘛告起來都是有原因的。
ByronWen: xiyigagu:
你們試想一下,公僕本來就需要自己向外討資源,
世界各國都是讓公僕向外賺錢,
然後嘉惠自己國民,
公僕自己吃稅金當薪水了,
公僕豈可自己覺得應該要加稅?又不是極權或古代國王
fhrop450215
1 months ago
讓公僕自己籌錢可以呀,那你願意把身家財產捐出來嗎,如果不願意就只剩營建企業囉
尤其是像新造鎮或都市重劃都是由營建業領軍,但我想你會把這個打成官商勾結
fhrop450215
1 months ago
另外講自籌要不要提一點例子呀,讓大家見識有什麼可行的做法
要公僕自籌錢,當然有辦法啊,來看是要和中國一樣直接輾壓過去各種黑道地方派系糾葛,還是毒品橫行(

要公權力湊錢當然有辦法,只是最後苦的是一般市民而已
學校學到,在處理土地上,公部門有2種圈地賺錢的手法很好用:區段徵收、市地重劃,但是要用起來還真的超多限制的
也可以學國外,主要開發達一定規模就必須切出戶數做社宅,地主建商馬上跟立委吵死
koyoshin: 你哪裡來的公僕都向外籌錢的案例?說來聞香一下。
1218公投4個不同意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shellgranger: 其實真要說不是沒方法,只是每一種方法都有爭議,然後政府有沒有辦法真的硬起來無視爭議硬幹。
比如噗首提的東西為什麼會需要大量稅金,因為那個叫做理想型,搬遷的人要多少給多少,還能各種滿足情感需求,簡直烏托邦。大部分的狀況下是縣市政府要精算自己手上的資源,看怎樣活化跟有效利用,讓他能賺錢,至少打平改建的各種支出
黃員外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aleonayagami: 所以說全世界應該向中國學習中國式的管理是真的有必要
xiyigagu: 像他們現在的管理嗎?
黃員外
1 months ago
aleonayagami: 學習中國的效率和鐵血無私!
1218公投4個不同意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xiyigagu: 恆大爆炸?啊,對喔,恆大就是向國外募資的案例,果然是很厲害的中國ㄍㄨㄥㄆㄨ。
nightside
1 months ago
我也好奇公僕向外籌錢的範例…?
榛果^^
1 months ago
koyoshin:
世界各國都是讓公僕向外賺錢←←←←例子呢
要人帶錢上工誰會幹呀~
1218公投4個不同意
1 months ago
要說也不是沒有啦,就是基金投資,....只是基金.....(看雷曼跟恆大)
marsturtle
1 months ago
公僕向外籌錢喔
其實認真的說不是辦不到,如果只是提計劃但不討論有沒有機會實現了話XDDD
像是目標籌個500W有沒有個50W都是個問題
----
然後按照某些部門的尿性應該會發現裡面一半以上是自己單位的回捐
marsturtle
1 months ago
至於能不能過審計單位會計單位還有政治高層反對黨的監督都是"另外"的事情
marsturtle
1 months ago
不過高雄還真的有幾個改建案做到類似的狀況
台南的鐵路東移也是,基本上願意配合的都會先拿到轉租屋的補助外加後續政府都市計畫新建房舍的配給優先權,不住還能拿去賣
---
然後這個政黨被台灣的星巴克左派批評為"資進黨"
1218公投4個不同意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其實仔細想想公僕籌錢很奇怪,正確的說法是政府籌錢,難怪一直轉不過來,在台灣最常見的就是賣地吧,基本上其實都更案也常常跟賣地掛勾。像眷村改建就是,改建老舊眷村最後的結果就是-軍方直接把地脫手了。藉由賣地跟建案的收益直接改建眷村,收益一部分就是眷戶的補償金。都更也都差不多是這個形式,但前提是地本來要是政府的,如果產權本來是居民的,那居民就要有共識…再來就是地本身要有足夠的能量讓廠商願意投入,啊這不就繞回原點了嗎?
都更中,政府拿來當誘因的通常是容積率,不過因為台灣的容積率管制實施至今也才30年左右,很多房子都是當年容積管制前搶蓋的,容積獎勵下去之後還是不比現有的室內面積,更還要扣除遑論新的公共安全法規所需的公設空間,居民自然反對都更(不只使用面積縮小還得付一筆錢)。
至於為什麼要做容積管制,那就又牽涉到周邊公共設施服務容量的問題,並不能隨意說給就給,例如:學校學生容量、公園面積、道路壅塞、停車場、垃圾處理...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