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內底揣趣味(生活中找樂趣) says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月經貧窮碰 上武漢肺炎疫情的衝擊
沒錢買衛生棉,少女穿黑褲躲垃圾桶邊…第一線揭疫情下「最貧困女子」無助身影「有兩個女兒但完全沒收入…」疫情加劇少女悲歌:房租水電都沒錢,怎能想到衛生棉?

想到上次有北七異男質疑為何要補助生理用品、減稅。
https://s.yimg.com/uu/api/res/1.2/4Ag9kr0QFLZ8UfXjHlG8vA--~B/aD00MDA7dz02MDA7YXBwaWQ9eXRhY2h5b24-/https://media.zenfs.com/ko/stormmediagroup.com/3fda74b45f8f47a08cb74eda714e5d04
#台灣社會議題 #女性權益 #性騷擾性侵 #無家可歸遊民街友流浪漢 #COVID19 #性別 #生理期 #萬華 #酒店 #八大行業 #中下階層 #窮困家庭 #奶粉 #尿布 #物資 #隱形人 #衛生棉
latest #67
掰噗~ is
3 months ago
〒_〒 (噴哭
生活中找樂趣 says
3 months ago
= 分隔線 =
生活中找樂趣 says
3 months ago
= 分隔線 =
生活中找樂趣 says
3 months ago
= 分隔線 =
生活中找樂趣 says
3 months ago
= 分隔線 =
Facebook【小紅帽Little Red Hood】 #抗疫生理用品物資包 ​,第五批物資持續加開中​! #小紅帽露營推車出動​

五月底至今,我們共同走過一段充滿挑戰的日子,​因為有好多人的努力與支持,​才讓許多人有了漸漸邁向自在生活的可能。​
然而至今,疫情尚未停歇,​小紅帽的抗疫專案也持續加開中!​
截至今日,抗疫生理用品物資包已追加到第五批,共534位個案、每人2個月份,已送至:臺北10區、新北7區、以及其他4縣市,共38個單位。​

在這將近兩個月中,​我們陸續收到許多機構、團體和個案來申請物資,​也收到許多來自第一線、個案最真實的回饋:​

「收到物資後正好生理期來訪,因疫情一直無法外出工作,能有這樣的協助,解決燃眉之急,對單親的我來說真得很重要。」​

「在嚴峻時期收到的資源,物資份量充足,尺寸十分齊全、豐富!」​

「在疫情中完全沒有收入的我,可以稍稍為經期用品放下心中的大石。」​
透過此次,我們也發覺到更多平時就早已深受 #月經貧窮 所困,又因疫情嚴峻,難以取得生理用品物資的個案,​需求人數超乎想像,因此,最新一批物資發送開放申請囉~​

(另距離上次第一批物資申請時隔近兩個月,若有申請的機構、團體、助人工作者、個案,第一批的生理用品物資即將使用完,也可以再次填表,將會在近期的這一批物資一起發送!)​

▍感謝每一個人的支持,我們會繼續行動!​

自從開啟抗疫物資包專案,​小紅帽的夥伴們從聯繫單位、盤點、準備、發送、追蹤,​持續著以上的工作輪迴,直至今日。​

在準備物資的工作現場,​時常是每人兩手各提五大袋物資包,重複好幾回合,​戴口罩、噴酒精、展現臂力,跑遍各區、四處分送!​
非常感謝林立青、蔡宜文與何撒娜捐贈露營推車給小紅帽,​有了這兩臺小紅、小白露營推車,​夥伴們送物資時就不用再只靠臂力、來回奔波,​也不必擔心因推車不穩而造成的割傷、撞傷,​可以更安全、方便、有效率地將生理用品物資分送給各單位,​平時在教材、道具的搬運也能派上用場,​夥伴們收到時都興奮地尖叫,​當天收到迫不及待就拿來搬運平時的物資、文件,​真的非常感動有這麼多人支持著小紅帽的行動❤️​

〈如果你服務的個案有需要〉

小紅帽邀請所有社福機構/團體/鄉里之助人工作者,​若您發現服務的個案有生理用品的需求,​請至以下表單填寫需求人數,將有夥伴儘速與您聯繫,​待我們統計好數量後,會持續盡力協助大家!​

若近期有生理用品物資需求,可馬上填表,​後續小紅帽也將持續滾動式追加生理用品物資!​
如有任何問題,也歡迎來信聯繫 [email protected]
〈如果你願意持續支持小紅帽〉

一起繼續與月經貧窮直球對決,​提供給受疫情影響最嚴重族群的生理用品物資包募集,​讓經期用品不再成為被犧牲的需求!​

🙌 捐款支持連結: 一起接住疫情之下,最常被忽略的需求! - 社團法人全球小紅帽協會
(物資包將根據需求,持續滾動式追加!)​
❤️ 長期支持小紅帽行動:我們相信每個人, ​ ​ 都值得被好好對待。 - 社團法人全球小紅帽協會
生活內底揣趣味(生活中找樂趣) says
3 months ago @Edit 3 months ago
= 引用結束 =

「每個月都有5天,妳不敢跟任何人說話、害怕別人聞到妳身上的味道,會想是否全世界都不喜歡我、不能被發現這樣的事情;也有一些孩子說,這麼多年都要看著自己媽媽每個月一天兩天不吃飯,只為了讓她跟姐姐有衛生棉可以用……」▍
被疫情海嘯沖打得幾乎無法站立、卻難以被社會看見的一群身影,是身在「最貧困女子」之列的女性街友、失業酒店單親媽媽、因為貧窮而沒有足夠衛生棉可用的少女。
「很多孩子一開始都不願意講,問到後來才知道,她因為不想被人知道她沒有衛生棉可以用,會穿黑褲子去上學、躲在垃圾桶旁邊……」現年23歲的「社團法人全球小紅帽協會」創辦人林薇,過去便碰過許多貧困少女如此掩飾生理期流出的經血沾染與氣味、讓自身變得邊緣,當疫情來襲,少女面臨更艱困的考驗──11日深夜,由資深新聞人、台灣食育協會理事長黃兆徽主持之線上講座「燭光點點:疫情下的弱勢女性困境」,即透過多位第一線服務「最貧困女子」的工作人員,道出大難來臨時最容易被忽視的各種人生之難。
「有兩個女兒但完全沒收入…」疫情加劇少女悲歌:房租水電都沒錢,怎能想到衛生棉?
如今23歲的林薇曾因「寫給譚德塞的一封信」事件爆紅,此外她也是「社團法人全球小紅帽協會」的創辦人,當2021年5月份台灣本土疫情爆發,團隊便火速展開「生理用品物資包」募集,迄6月29日已發出近600人份的生理用品。只是林薇也坦言,要募這樣的東西並不容易:「我們過去募集生理用品,其實會有人問說:這可以捐嗎?怎麼募這個?這不是該自己準備的東西嗎?」但林薇與她的夥伴深知這些生理用品對孩子們來說多重要,這是全世界、在台灣都發生的狀況──月經貧窮。
生理用品對有經期的女性來說是必備品,卻往往是被放隱形的需求──就連疫情期間協助募集與整理大量物資、撐起無數貧困家庭與超過500名街友困境的作家林立青,講座上也坦白說,他當初聽到林薇問「物資包」有沒有生理用品時幾乎是傻在原地、整個人變成化石:「我誠實說我沒想過,我可以募很多物資、八寶粥跟餅乾幾百箱幾百箱在搬,我也有想到物資可能要有濕紙巾、衛生紙,但我完全沒有想到生理用品。」而後林立青也以臉書協助生理用品募集宣傳。
薇是留學海外時在荷蘭首次接觸到難民議題、意識到「月經貧窮」的存在,主修醫學的她也曾於賴索托、坦尚尼亞當地婦產科服務,不斷看見──「很多女性因為貧窮無法添購生理用品或無法足夠,這樣後續衍生問題會很多,可能有重複陰部感染、發炎、不孕、子宮頸癌,心理也會長期處在焦慮狀態,不知道什麼時候月經會來、有沒有足夠物資可以用、會不會上班上課途中月經就來了……」
「我想,全世界都有這樣的問題,台灣不可能沒有,我至少要找出這群人在哪。」林薇說。自初經來潮,林薇就很關心月經教育、多元生理用品選擇,後來更是創辦「小紅帽」服務台灣10–18歲青少女,希望問出這些少女關於月經的需求、進而提供物資與各種關於月經的教育──而一切誠如林薇所說,世界都有「月經貧窮」,台灣當然也有。
在林薇看來,處理「月經貧窮」最大困難在月經承受的污名、「很多人不知道怎麼提出需求」,即便如今已2021年,很多少女光是要講「那個來」都有困難,更不用說去問出個案需求──就林薇經驗,很多孩子一開始都不願意講、問她月經會回「我媽媽最近在」轉移話題,直到後來才會慢慢問出孩子的狀況,各種令人難受的處境。
有些孩子為了掩飾生理期沾染與氣味只好穿黑色褲子去上學、躲在垃圾桶旁邊,有孩子跟姐姐兩人每月只能共用1包衛生棉、1天只用1片「我要是多用了姐姐就沒得用」,甚至有些孩子說,長年以來總是看著媽媽每個月一天兩天不吃飯、只為了讓她跟姐姐能有錢去買衛生棉──這些狀況隨疫情加劇自然變得更嚴重,林薇碰到很多家庭在5月15日三級警戒前就開始說自己減班、排不到班,每月收入變成2萬、1萬甚至更低,「還有個案有兩個女兒但完全沒收入,生理用品是他們完全無法想到的事情,這薪水還要付房租水電生活費……」
林薇深知長期生理用品不足的壓力有多大,孩子會害怕別人聞到自己身上味道、每個月都有5–7天提心吊膽、人際交往也會有困難,疫情期間的求助自然更多,因此她堅持:「無論如何我們會支持到孩子18歲,我們再窮都要從其他地方省、給生理用品這塊我們絕對不停──一旦停了她會回到原本的狀況,那些問題會跟著她們長大、甚至變成更多問題……」林薇也希望未來「小紅帽」不只服務10­到18歲的少女、是更廣的年齡層,月經貧窮不是一時半刻能解決的問題,她想接住更多需要社會陪伴的女性。
疫情女性街友更艱困!睡艋舺公園半夜竟遭「壓上來」大姐憂安危被迫隱形、一包衛生棉成社工難題
女性的需求常是被隱形的,這點身為社福戰場老將、從2003年SARS疫情以前就開始協助街友的張獻忠也很有感。芒草心慈善協會理事長張獻忠說,雖然芒草心長年關注街友議題,但女性在街友比例估算不到2成、非常容易被忽略掉──最明顯就是準備物資時,即便民眾捐贈物資可能有衣服、有褲子,通常也不會準備到女性內衣褲,服務到後來2020年芒草心成立之女性街友自立支援心中「潭馨園」正式上路,張獻忠越走越覺得該去點出女性街友困境。
「女性無家者數量少,不是因為女性不會流浪,而是女性在街頭比在家庭的風險還高,即便她家裡是很辛苦很辛苦的環境,她可能也不願意到街上……」女性街友常是隱形的、把自己包緊緊的,放眼望去很難辨識出性別,芒草心社工李佳庭說,主因之一在街上隨時會碰到性侵、性騷擾的恐懼──許多艋舺公園的女性街友長期擔心半夜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李佳庭一開始想:「公園都定時有警衛巡邏了,應該還好吧?」沒想到後來就有認識的大姐半夜直接「被人壓上來」性侵,有警衛巡邏的地方也一樣。

「有人管理的地方都會遇到性暴力事件,何況艋舺公園跟台北車站以外的地方,所以很多女性會把自己包很緊、躲在你根本看不到的地方,疫情前還有人會去睡麥當勞、網咖24小時開放的地方──但疫情這些地方都關閉了,女性會跑去其他地點,一樣全身包緊緊、用紙箱把自己蓋起來、或躲去社工通靈也通不到的其他地方……」▍
女性街友在平時就被迫隱形、難以取得資源,疫情期間更是如此。2021年5月份台灣疫情爆發、從事舉牌粗工洗碗等臨時工作的街友大量失業,芒草心雖然在這期間撐起街友生計、發送食物飲水與口罩,但李佳庭說,發物資最困難的就是衣服與生理用品了──艋舺公園附近窮困居民也很多、太早發物資一定會引來一堆人排隊,所以社工疫情期間會選在所有街友都入睡的深夜10點後才去發物資避免群聚,但時間這麼晚大家都睡了、女性街友又難以辨識,街友最缺的睡眠,誰忍心一個個把人家挖起來問「你是女性嗎」、「需要衛生棉嗎」、「用多大的」?
至於過去生理用品去哪裡拿,李佳庭聽過一些大姐說會去社福中心,但也有一些大姐對政府經驗很差──可能是申請低收入戶被回絕,可能是以前的社工一直叫她看醫生、一直問「妳為什麼不工作」、上對下的態度,也因此李佳庭也碰過一些一開始態度很差的街友,那時的他們已無法信任社工。
或許有人會想女性街友能否「回家」,李佳庭說,女性街友背後往往都有家庭暴力問題、送回去可能只會更危險,很多是有家依然睡外面的。有些女性可能還沒到街上,但李佳庭也想到,疫情三級警戒所有人都待在家,原先面臨家暴風險的女性恐怕只會更茫然,三級警戒是能去哪呢?
台灣第一個專門安置女性街友的組織、台中撒瑪黎雅婦女關懷協會社工廖宗琳補充,女性街友確實很容易把自己藏起來,台中很多大姐是躲在網咖、漫畫店、麥當勞,如今疫情期間這些地方不能去、連住在橋墩下的大姐都很怕被傳染而求助,協會雖然目前無法新收住民,但仍希望可以找到租金補助、短期租屋,幫助大姐們撐過疫情。
至於台北狀況,李佳庭說芒草心物資尚可再撐一個月、將長期抗戰至解封後把剩下物資轉交其他社福單位,此外她也想研究街友獲取資訊管道、進而更有機會溝通正確防疫與疫苗資訊;若捐款經費足夠,芒草心也想研發「自動消毒洗澡間」、每個人洗完就會自動進行空間消毒,這不只對疫情時的街友是必要,將來若不幸發生重大災變時或許一般人也可以用。
「每個族群都有特殊問題,但最根本的問題就是『貧窮』」
另一波在疫情下深受打擊的貧困女性,是被迫停業、有大量單親家庭的酒店公關──人們以為酒店好賺錢,但曾經擔任酒店公關3年又做過經紀人、而後成立「臺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的胡筠筠,對這行的貧困家庭狀況再清楚不過:

「這行業有很多弱勢,她可能來自經濟弱勢原生家庭、年紀小小就要出來工作,因為酒店這產業門檻很低、不需要什麼學經歷、只要有基本外表跟互動行為就可以工作,這行也會包括一些求職不易的女性,特別是單親媽媽──很多單親媽媽求職會被刁難、懷疑她有孩子會無法穩定上班、不錄用她,也有一些精神疾患者無法做一般朝九晚五穩定工作,酒店就可以提供彈性的工時、不用像一般工作那樣;更多是有迫切財務困難的人,這行錢可以賺比較快,總結來說,酒店這行其實接住很多沒被社會安全網接住的人。」▍
就過去筠筠受訪所言,這麼多年來她旗下也只有1–2個公關可以不喝酒、不接S(性交易)還可以收入豐厚,最極端低收入狀況是每周上班5天只領到6000、一個月才24000、還沒扣掉每天妝髮成本費用,這些收入至多維持基本生活,也因此當2020年酒店只因為一個女公關確診就全面停業,能承受巨變的公關少之又少──當時很多店家無法營運、無法作帳、發不出薪水,有些負債無法工作的公關說快受不了了要去自殺、有些單親媽媽單親爸爸付不出房租、更有房東知道租客在酒店工作就要趕人,甚至有些公關試圖掙扎轉往地下化工作、卻被「白嫖」被持刀搶劫。
也因此,2021年5月份疫情一爆發,「臺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馬上動起來,一停業就發新聞稿訴請紓困、募集物資與募款津貼、短短一周就募到驚人的民間捐贈,奶粉尿布物資尤為重要:「小朋友奶粉尿布很貴,而且奶粉不能隨便換、寶寶可能拉肚子,我們要買兩三人份可能就要花1萬多……」至於募款得到的民間紓困金,這些錢不只發放給因疫情停業碰上困難的酒店公關,也提供給27名在萬華工作的茶室姐妹。
「我們很擔心萬華的姐姐們,也透過一些組織去接觸、協助27位姐姐給津貼、做一些個案調查──大部份都是50–60歲,有些是一個人獨立養兩三個孫子,有些因為可能疫情期間兒子剛從監獄出來工作很難找、同時要養自己兒子──這些上了年紀的工作者,她們處境會比年輕的更艱辛,短期內要尋求別的工作不容易。」筠筠說。
甚至也有不在酒店工作的家庭找上筠筠一行人求助,也讓筠筠看見政府紓困之難──有個個案是3個家庭分別有3–4個小孩要養卻全集中一戶、一戶高達12人,他們原以為這樣比較容易申請到補助、卻連低收入戶資格也沒有,目前已轉介給其他社福單位;疫情期間有個紓困方案是「有小孩可以拿1萬」,但很多實際扶養孩子的已離婚酒店公關並非監護人、紓困金給了爸爸,紛紛來求助;最窘迫的狀況是,無勞保身份者的紓困申請是從6月21日寄件、各地區公所審核,到7月上旬急需紓困金的人們都還在等。
筠筠相當感謝疫情期間民眾熱情聲援捐款、幫失業的酒店貧困家庭度過一時難關,但酒店本是承接社會安全網漏接的人們之地,長遠來說她仍希望做更多事,例如在林森北路一帶成立托兒育幼中心協助晚上無法帶孩子的媽媽、持續協助離鄉背井到酒店工作卻無人訴說心聲的孤獨公關,也會持續倡議公關加入工會進行勞保、至少能有最基本的保險。
「每個族群都有特殊問題,但最根本的問題就是『貧窮』。」芒草心協會理事長張獻忠最後總結說。無法有足夠衛生棉卻難以啟齒的少女、流落街頭因擔憂安危被迫隱形的女性街友、被這社會以為不需要幫助的酒店公關,她們共同面臨的問題是貧窮、疫情期間更是加劇──民間團體努力之餘,堪稱「低收專家」、一年替上百人辦低收卻也持續看見無數人被回絕的張獻忠,他也期待政府能正視一些貧窮卻得不到補助的「邊緣戶」,若是將來各種社會救濟審核更彈性,比起政府顧慮,能接住的是更多人。
= 引用結束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