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ven
#秋春
#隨筆
今天看完劇場版,就跟朋朋說我有點心癢(
latest #28
梶秋彥是個自私又任性的傢伙。
春樹背靠著沙發椅,耳邊是某人帶著咬牙的摩擦聲,讓人簡直頭皮發麻。
「真該錄下來讓你親眼見識一下,省得你都不相信。」
春樹一邊壓低聲音嘮叨,一點偷偷摸摸點開了錄影功能,圓圓的鏡頭對準了那張睡臉。

他紅著臉,平常在弦上游走自如的手指此刻卻彷彿像第一次上台那般顫抖。他秉著呼吸逐漸靠近,卻在下一秒嚇的把手機往上扔。
「要拍動作就快點、」睏意尚濃,秋彥的嗓子混雜喑啞與絲絲慵懶,就這樣把某人的小動作抓個正著。「欸,手機不想要了嗎?」他撿起掉在棉被上的手機,鏡頭還在盡責的攝錄著畫面。「春樹、過來。」
被呼喚的男人將臉埋進了膝蓋,只露出了後腦亂翹的髮與通紅微燙的耳廓。「⋯⋯我不要。」秋彥低笑的坐起身來,薄毯從他結實而精瘦的身上滑落,赤裸的臂膀摟過了他的肩頭,一個用力地帶向自己身邊。「快嘛~」

他犯規。
他明明就知道自己最受不了他撒嬌的模樣。
就在春樹抬起頭要瞪視的瞬間,臉上表情轉為了驚訝與羞赧。
屬於春樹的手機螢幕上出現了一張照片。
兩位主角一個睜大雙眼;一個則是一如既往的壞笑,只是嘴角揚起的弧度印在了另一人的頰上。
可愛死了這一對。
想多刷
高中笨蛋情侶也是
zj3aul: 我甚至衝動到明天想要二刷看細節
yan_hi: 我是不是有瞄到你一出電影院就在看時刻表
那是在那個地下室無法看見的光景,碰碰碰的煙花,在夜空中絢爛一瞬的綺麗,以及那個人。

曾幾何時,他逃避了音樂,好痛苦。

然而他好像回到了最原始的時候,那個快樂原來這麼近,這麼簡單。

梶秋彥你就是個任性又幼稚的人。
看著他筋疲力盡的躺在地上,那纖細的手指和滑落頸側的汗水,一一讓你吞下唾液浸潤乾澀的喉。好像沒那麼痛了。
「那我先去沖澡了。」你找個藉口離開那兒。

你答應過他,不想要讓他瞧不起你。

好想吻他。
真冬成長的速度驚人的可怕,簡直......就像怪物一樣。上山的本事你從以前就很清楚,秋彥......秋彥他,他也是一樣。

不甘、無力、像是又重又苦的拳在心窩上揍。
「我還有事,我先離開了。」強撐的身為前輩的尊嚴,春樹丟下這樣一句就逃跑了。
是的,逃跑。

太過分了,無論是音樂還是愛情。
只有他一人是這樣的用盡全力,還徒勞無功。

「春樹!」
不要過來。

「春樹你等等我!」
不要叫我。

「欸!春樹!我在叫你啊。」 手腕被那個男人一把握住,有些汗濕的掌心溫暖的讓人眷戀。
「你怎ㄇ、」「我就只是個平凡人,跟不上你們這些天才!」你轉頭對著他大吼著壓在心頭上那沉甸甸的石塊。
「你是白癡嗎?」蛤?你氣得抬起頭準備揍人一拳。「那是因為你一直低著頭啊、」春樹愣了下,這人到底在說什麼?「起碼你抬頭看看我啊!」

秋彥理直氣壯的看著人。「演奏者跟樂團不一樣,整個樂團都是天才的話,根本無法組成一個團,你是很重要的角色,我說過很多遍了吧!」說完對他輕描淡寫的,露出那抹好像沒什麼好在意的笑臉。

梶秋彥,你實在是太過份了。
讓我難過的是你;救了我的人還是你。

吶,春樹。
你不會知道你多重要的。
是你救了我。
救命,謝糧
lucy70142: 救命,我克制不住我的腦(
不用不用,不用克制,謝大
喀擦、喀擦,春樹皺起眉,嘴上叼起的煙顯得孤拎拎。「壞了嗎?」怎麼這麼不湊巧。

他倚靠在路邊的欄杆,稀薄的雲層似霧,氤氳著懸於夜空的月。過長的劉海被夾子往上撩起,抬起了手掌打算將菸取下的瞬間聽見了那不曾錯認的男聲。「怎麼抽菸不找我?」

比春樹高出一些的男人緩慢走了過來,手中握著菸盒。「我沒抽。」看那人歛下了眸,五指併攏遮掩著晚風。春樹聽見喀擦一聲,以及淡淡飄散開的菸草味。

「來嗎?」春樹對著他伸出了手,卻被他握上了手一拉。
好近、太近了!!距離近到讓春樹可以細數他的睫毛。
正當他手無足措,他看見彼此的菸尾端交觸在一塊,男人吸氣使得橘紅色火光在彼此瞳孔中燃燒。

「這不就成了。」月光在那男人身上灑上點綴,趁得那笑容得意。
「對我耍什麼帥。」
春樹知道,他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飛快。
該死,這傢伙怎麼這麼會撩人。
我就想看這兩人菸對菸
「上山同學......我、我好緊張。怎麼辦?」黑髮的高中男生看著自己身旁那個纖瘦的身影,咧開傻呼呼的笑臉,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
「真冬、你,你真的變了。」

上山回想起好像沒多久前的事情,在學校的樓梯間,是他們的第一次碰面。
你搞不清楚他在想什麼,他就像個遊魂一樣,旁觀這個世界。可你被他給吸引,自從那個時候,一陳不變的世界線開始加速了。

「過來、」你咧開了嘴角,對著他張開了手,接住了他。「你安心吧,不管怎樣,你都是最帥的。」
「遵命。」

你聽見了又輕又柔的笑聲從臂彎中傳開,真冬真的變了。

就算是難以入眠的夜晚,也會迎來破曉。
上山同學,你就是那道光。
想看秋彥幫春樹綁頭髮、逛超市的日常
想看高中笨蛋情侶去海邊玩
也想要寫一點雨月視角的東西
腦袋停不下來
💉💉💉💉💉
米色格紋的披肩鬆鬆軟軟的批在那個人身上,秋彥沒有想過一個大男人居然會這麼適合這樣的配件。
你們兩個肩併著肩,口中一同塞著一把牙刷,白色泡沫在兩人的口中隨著動作越來越多。「金安凹岸嗎」口齒不清的問句,也虧身旁的人有辦法解密。

你看著他即肩的髮在他低頭的時候不抵引力的滑至前方,然後又被主人隨興的往後甩。春樹閉著眼睛抓過一旁的毛巾往臉上壓「冰箱要沒菜了,去超商好了。」一旁的男人安靜的點了點頭。

「我幫你綁頭髮吧、」春樹看著眼前躍躍欲試的傢伙,眼神散發著好奇與心動的光彩。「你行嗎......」他依稀記得當初的許願,對比現今,他仍然感到不真實。
算了算了,大不了拆掉再綁一次就是了。
yawn
1 months ago
威噠:我不要打針(原意:我不用打針)
doitnow: 這個原意讓我想要反駁卻又好像反駁不了
把上面的通通整理起來了
可能之後會再打新的東西吧
Given 亂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