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水晶之影|
外頭正被黑夜壟罩,潮濕的霧氣鋪蓋在灰色的石頭路上,除卻神秘外,倒是替夜晚增添了些許涼意。
latest #23
儘管還有些商店依舊毫不停歇的亮著燈,奮力的在黑暗中閃耀著自己的獨特活力,這樣的夜晚在尼格理塔這個地方似乎並不少見,賽蕾妮雅往遠處傳來樂聲的地方看了看,思考著現在的時間後,最終依然拉上帽兜離開晚間熱鬧的商店區。
她整天的旅途從清早時分開始,她去了中央廣場,聽著吟遊詩人拉著手中的樂器邊唱著悠揚的歌曲;也到了北方的古堡,那兒的神祕氣息跟酒館傳聞的一樣,黑鳥旗幟傳來的嚴肅使她多盯了幾眼,雖然進入是不太行了,但看著外邊也一同歷練過久遠時間的石塊彷彿也使她產生了些許熟悉的安慰;接著再到騎士男爵的封地,那裏人煙鼎沸,處在這麼多人的環境下多少讓她有點不太適應,但看著充滿生氣的城市還是有種欽羨的感覺。
這些各自沒有關聯的旅程令她心中特別高興,原先只寫在書上的文字用以最鮮明的方式呈現眼前,不只是看的見圖像那麼簡單,能夠觸碰、能夠嗅聞,就像是幻夢一般。
立即下載
來到尼格理塔已經數個時日,這個奇妙的城鎮總是使她感到十分新穎,有許多從未看過的種族、從未聽過的思想、從未考慮過的未來全都一一在她的眼前展現,光是聽著看著這些事物都令她驚喜,也更深刻明白這世界之大。
據說這裡還有接近海的地方!賽蕾妮雅從沒見過海,遽聞海一眼看過去就像穿透樹葉照耀下來的光斑,映著晴天時擁有的深邃的藍,她想著,這樣的景象就像是天空掉了下來,那該是多麼奇蹟似的畫面呢?
懷抱著這幾天的興奮,她帶著稍嫌疲累的身軀回到了登記的旅店房間,正打算脫下為了適應這裡的涼意而購買的深綠色斗篷,卻意外掉落了一個奇異的水晶。
這塊水晶閃著奇異的光芒,賽蕾妮雅拿起水晶,她沒有見過這樣奇怪的晶體,仔細看看,裏頭似乎寄宿著些未知的甚麼東西。
她不是魔法師,儘管大部分魔法還算是略有涉獵,但對這種未被確定危險程度的魔法物品還是拿給專業人士比較妥當,她垂著眼,在以往這種東西甚至連被自己看見的機會都沒有,這大概也是獨自旅行的壞處之一吧。
正當她打算至少下一些禁錮魔法將這顆水晶保護起來時,在手上的物體卻發出一陣一陣短暫的聲音,像嘶啞的老人、也像是哀求的孩子,鬼魅般的語調僅是重複著同一句話:
「跟我……跟我交換……痛苦的記憶。」
痛苦的記憶……?
她訝異地看著眼前傳出痛苦叫聲的水晶,沉默不語。
痛苦的記憶。
這個詞彙對她來說有些矛盾的情感湧現,偶爾她無法處理一瞬間的情緒的時候都會沉下臉來一句話都不說,平常沒甚麼表情的臉在這種時候也所差無幾,或許是習慣吧?她依然記得的少數記憶中,有人這麼跟她說過:「如果有任何無法忍耐的情緒的話,就裝作沉思的樣子吧。」
雖然,現在也已經用不著了。
她斟酌了一下用詞,緩慢開口:「痛苦的回憶也是鑄成自我的一部分……」
「或許把痛苦的事給你就不用承擔了,但是有些事是必須永遠記得的。」
「所以我的回答是——回憶不能給你。」
被拒絕的水晶頓時發出一陣強光,與此同時詭譎的黑影從四處席捲而來,伴著尖銳的嘶吼水晶吞沒了光芒,賽蕾妮雅倏地閉上了眼,僅是一瞬的時間,整個空間又恢復原狀。
她睜開眼,看向剛被自己甩落在柔軟地毯上的水晶,比起剛開始的狀態,現在的水晶黯淡的像是普通的石頭,她淡淡地嘆了口氣,彎腰將水晶撿了起來,隨手放在桌上。
感受到在自己體內的微弱陌生魔力,這下子明天的行程已經被決定好了,不曉得這個地方哪裡找的到專門破除詛咒的魔法師呢?
我來了我來了,我先卡一個(⋯⋯)
坐等旁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