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交流│With Cecil0819
https://images.plurk.com/6BBNvNSox3zuN4LzYfjkfh.png
那個人已經在店門口好久了。

歐爾頓坐在櫃檯後面,手上清點著近期的開銷,一邊留意著外面的影子。
那不會是女巫獵人,看起來也不像是客人,但是徘徊的樣子的確是想要進來的模樣。
latest #43
這樣下去其他人也要被嚇走了,最後歐爾頓起身,走向門口拉開了門。

「您需要幫忙嗎?」對著門外的那人,惡魔開口問。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那家香水店的調香師,將為每個顧客特地挑選製作適合每個人的香水。

週五的市集,人聲鼎沸,各式各樣的閒談碎語在空間中流竄,無法保證最後會進了誰的耳中。
然後把哪個人,帶到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光臨的地方。

賽西爾第五次來到木造的門前,透過門上的玻璃,窺看店門裡的景象。
他沒有偷窺的興趣,偷偷摸摸、猶豫不決不是他的風格。

可主動送上門,讓人藉由交談深入自己也不是。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他閉上眼睛,深深吸進一大口氣,再感受著氣流緩緩經由呼吸道離開體內。

意料之外的聲音嚇了他一跳。

「我,呃。」心虛飄移的視線確認眼前的人詢問的對象確實是自己,他放下條件反射捂在耳墜前的手,努力表現得像是平常採購魔法素材那樣神態自若。

賽西爾,你要冷靜。
你是做好了心理準備才來這裡的。

「我……來買香水?」
立即下載
「是嗎?那麼,請進。」歐爾頓為人拉開了門,向一如往常迎接客人那樣。
「請不用顧慮,單純想進來逛逛也非常歡迎。」放著門便走回櫃台,拿出了待客用的茶杯,為對方沖起了花茶。

不曉得對方會不會進來,又或者是直接轉身離開,他總有時候會遇到在門口猶豫不決的客人,要嘛是委託內容難以啟齒,就是面對未知無法下定決心。
他猜門口那人屬於後者,而自己能做的也就只是敞開門,要不要進來還是由客人決定。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店門已開,再繼續在門口磨磨蹭蹭也沒什麼意思。
思及這點,他踏進門內的腳步倒是坦然了許多。

室內的空間遠比在待在門外時所想像得大,百里香、素馨、依蘭花……空氣中還有更多他難以一一辨明的植物氣味,各具特色卻不互相衝突,本該濃烈互斥的香氣和諧地糅合在一起,出於商店主人精緻的手藝與獨特的品味。

某種程度上來說,就和魔法一樣。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他不需要香水,決定造訪這裡也單純是出於難以抑制的好奇。

感受與經驗是魔法師累積蘊藏力量的重要媒介,而稀奇的體驗總能刺激他的研究靈感。

甫進店中的第一印象不算驚豔,看似平凡之中帶著的那一點特異,居然讓他有點安心下來——至少不是浪費時間。

「我聽說,這家店有在為人量身打造香水。」
他朝沖起花茶的店主說。熱水在瓷杯中淌下,包覆浮沉的乾燥花葉,另一股與呼吸間的氣息皆不同的花香被解放至大氣中,再度融於背景。原本被置若罔聞的念頭浮上茶湯表面。

這家店還有另一個傳聞。
「是的,您是為此而來嗎?」他伸手示意了櫃檯前的椅子,將茶杯擺放在前,但自己並沒有坐下,歐爾頓仍筆挺的站著,不失禮貌的觀察著來客。

小心謹慎是惡魔對藍髮男子的第一印象。

「請隨意,若有需要,隨時能為您介紹。」男人擺出了一如往常的商業微笑,今天是洋甘菊,他將壺中的細末過濾,為剛才擺上的杯子添上了金黃色的茶液。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他走向前,毫不客氣拉開椅子坐下。示意自己坐下的人仍站著,他卻沒表現出一絲拘謹,或是覺察理應也請對方坐下的基本交際。
賽西爾單手撐著頰,另一隻手伸手來回擺弄瓷杯的杯耳分散注意力,指尖不小心觸及杯身,杯壁的熱度使他反射性地縮了下指尖。

「那個。」

下垂的視線與其說是旁若無人的傲慢,不如說是為了逃避現實而刻意專心在枯燥無趣的戳杯子遊戲上。他將目光的焦點移向一邊,擰起的眉讓語調間的困窘變得比原先更加顯而易見。

「……即使是沒有使用香水習慣的人,也行嗎。」
歐爾聞言沉默了半會,這也不是第一次遇見客人不為他作品的芬芳而來,香水店的店主早已見怪不怪。

但這麼直接說出來的客人還真的是少數。

「當然,您向我購買香水,也不一定就非得使用它。」他繞了個圈解釋,客人的購買目的可能出自收藏、贈禮,或者——

「使用權全都掌握在您身上,我只是經手製作與售出的過程而已。」歐爾頓拿起了他的茶杯輕啜一口,語調輕鬆地回應。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他收回手,總算饒過那個可憐的瓷杯,杯裡的液體表面還在震盪。移回的目光落在對方身上,有求於人的景況完全落於自己的舒適圈外。

「我想請你替我製作香水,店長先生。」

少見的收斂與安分。

「沒有特定目的,不為了在特殊場合使用。」

連他自己都難以想像對方會端出怎麼樣的作品,在此把他當作純粹鬧場的無聊人士轟出去,似乎都是比他的要求更加確切的可能性。
他目不轉睛注視著香水店的店長,草綠色的眼光停留的時間過久又太過直接,趨近於另一種無禮。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關於香水的一切都在他的知識盲區內。

為了構想中的樣貌,挑選適合的素材,以特定的方式煉化,經由製作者之手化為現實。

這是他對於香水的所有想像。那就像他讀過的書、經手過的魔法媒材、實驗成功時溫和舒適的光芒。作為齒輪的咒文結構,帶動每一個部分的功能旋轉,完美的法陣實品——他太想知道了。
「您是想讓我以您為靈感,製作一款香水嗎?」歐爾頓放下了杯子,微微歪著頭,他的白髮順著動作滑下,遮蔽了一些面容。
「這不是難事,但您似乎有除這項單純的委託外,更想知道的東西。」並沒有將對方古怪的態度跟要求放在心上,惡魔反倒開始好奇,眼前的客人究竟所為何來。

「我過去的客人都是為了某種目的而出現在我面前,無論是為了參加高級場合、為了給他人驚喜──」他語氣停頓,像是在搜尋更適合的詞彙。

「或者是追求我香水背後的附加產物。」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傳聞果然是真的。

他眨了眨眼,聽見自己的心跳正在微微加速。

不對。那也不是他真正的目的。

「我不需要魔法跟奇蹟。」
賽西爾停頓了一下,斟酌能夠最精確地描述自己想望的措辭。

那到底是……「比起產物,我更想知道過程。」

「同樣的答案、同一種氣息、同一種效果可以用千萬種方法獲得,可正是經誰之手、透過什麼方式——那獨一無二的解方,才使得解答如此特別。」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我想知道的是你是怎麼思考這些的。」

解答跟給予答案之人都無所謂,構想跟方式才最為誘人。

他沒有意識到他正在對著調香師本人,表達這麼直白到接近粗魯的想法。
賽西爾挺直背脊,把自己的好惡也劃入不是首要考慮的範圍。

「而理解一件事最輕易的入門手段,就是從自身切身相關的方向入手。」
「您可真是問了一個直接的問題。」惡魔瞇起眼睛,語氣若有所思。
是為他香水而來的探究者,這個目的不是非常明確嗎。

「香水是我記錄所見所聞的媒介,它的味道、它的效力,取決於這裡發生的事情,以及我的角度所看見的事物。」邊說他邊走到櫃檯後面的其中一個櫥窗,拿出了由三隻高腳支撐,圓形容器盛著的紅色液體,能感覺到香水中蘊含的魔力沸騰般的翻滾。
「這是『紅月』出現時,我為它製作的香水,而原因僅是當時沐浴在月光下的我,感受到源源不斷的魔力而已。」他解說道。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真美。

魔力翻騰,不用親自觸摸就能輕易感受捧在店主人銅黑手中的香水有多麼特別。
通透的紅映在瞳底,一點明顯的格格不入,位於色相環兩端的顏色無法和諧相容,哪方都是獨特的。

那股感覺撫過全身每一個毛細孔,刺穿肌膚,本能在警告、在咆哮、在盛讚。

「紀錄的媒介。」
望著圓弧瓶裝的純粹液體,他在思考中低聲喃喃,又像是在回應對方。
「聽起來是為紅月所做的作品,但事實上卻只是為了自己的感受所服務?」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那晚他是有見到的。
溫柔的月色染上鮮血般的暗稠,原先就亮度不足的夜晚,連房外的樹影都被黑暗吞噬。
魔力不知道從哪裡湧來,散在空氣裡瀰漫而上,彷彿能如懸浮的微粒塵埃,在呼吸中深入體內。

而賽西爾在那晚為自家地下室的一堆魔法素材簡便設下防護措施,確認它們不會受到發散的魔力影響後,靠在窗邊,沒抱一本書,窗框撐著一邊的腦袋,就這麼看著異色的奇觀。

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
氣溫微涼。
風很輕。

「比起贈與月光,自己的所見與理解才是真正製作的主因。」

他只知道去知覺,去見證那些迷幻的、異樣的、罕見的獨一無二,卻沒想過要去記錄它們。 更沒想過在另一個人眼中,那些難以掌握的飄渺體會,能夠被如此美妙地具現成另一種形式。

如果要選個詞彙來形容他對這個答案的感覺——「刺激」

「我有理解錯嗎?」
「是的,您的理解非常正確。」光是將它拿出來,那味道和翻騰的魔力就令惡魔微醺,將手中閃爍異樣光芒的香水放回櫃上,顯眼的紅色標籤提醒了這項商品的危險。

「當然,若是商品,客戶的要求是第一優先項,其餘才是我自由發揮的地方。」他解釋,還好大多數人通常也只指定一兩樣用途。

「您也有紀錄的習慣嗎?若有的話,應該能輕易理解我這樣做的原因。」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我沒想過這種事。」賽西爾搖搖頭,收到桌下的雙手重新擺回桌上,上半身向前微傾。
「畢竟真理不會因為我的紀錄而顯現,也不會因為我沒觀察而消滅。它不需要我才能證明其存在,於它來說,我是無關的外者。」

「不過,如果歸根結柢是為了滿足自己才製作這些,倒是不難理解。」
因為真理不會改變,所以沒有紀錄的必要嗎?
那麼,真理到底是什麼。

歐爾頓雙手置於背後,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眼神。
「我的魔法,或者說我的作品──並不是完美的,他們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刻意或者無法避免的瑕疵。」他很少與人提起這點,大多時候他留給客人自己思考,或是在交貨時簡單給予口頭的提醒。

「除了為了我自己,我也想看到獲得我製作物品的人,會如何使用以及有何反應。」副作用是他魔法物品的一大特點,這間店裡沒有完美的魔法製品,若使用失當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也是惡魔樂於見到的。

「就權當是我個人的惡劣興趣吧。」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瑕疵?

這是太過恭謙的用詞。
哪怕對眼前的人來說,不帶有這點缺陷,作品才是不完整的。

煉金術的講究等價交換,這點對魔法來說並不適用。
無論是代價遠高於所獲,又或是副作用遠低於所獲得的慷慨餽贈,想要毫無付出就得償所願,那是閉上眼睛,天真又貪婪的夢境。
既然不講求公平,乖乖跪下祈神就好,又何須魔法。

消耗自我達成他者的願望,從來都不是擁有魔法天賦的人的義務。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那這樣說如何呢。」

但店主人這種連惡意也主動揭露的坦率,的確是他舒適滿意的風格。

「我不喜歡被人注意到,又討厭被人無視。」
「我不需要鮮明惹眼的色彩,平淡無味也令我感到噁心。」
「我不渴望出眾特別,可碌碌平庸讓人發瘋。」

「總結來說,是個無趣的人。」
他用貶抑的詞彙描述自己,發話的語氣卻能輕易讓人解析出他對自我狀態的喜愛。

賽西爾沒有對香水店的主人說出「能做到嗎?」、「抱歉這樣的靈感果然還是太為難了吧」一類的恭維,語句間流露的自然態度,是認定對方當然能夠完成作品的信任。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那刺激使人躁動,就算他並沒有弄明白具體究竟是什麼。

「你的作品非常美麗。」

他的視線透過後方,聚焦的終點是剛剛被擺回櫃上的紅瓶,單純陳述發自肺腑的直觀感受。
對於如此直接又明白的自我介紹,白髮惡魔雙眼流露了些許驚訝,隨後他咧嘴大笑出聲,表現出了不同於以往的情緒起伏。

真是新奇!竟有人如此執著,就為一窺他技藝如何展現,這是他從未遇過的情況。

「哈哈哈──您很有趣,能否告訴我尊姓大名?」歐爾頓瞇起眼笑的愉悅,他決定答應對方,只為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過去人稱我無名之獸、帶來災厄者,如今我是歐爾頓,亦是此店的主人,調製香水的惡魔。」他打開抽屜,拿出了一張押上紋章的羊皮紙,黑墨綴著金邊,十足是店主的風格。

「我接受您的委託。」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賽西爾。」他習慣性僅報上名字,又在短忖所謂「由惡魔打造的香水」的特殊性後,補上後面的姓氏。「格雷契。」

畢竟要求了對方以自己為靈感,如果連這一點切身的資訊都不告知,那就太無趣了。

人都說,別和惡魔打交道,你不知道那些看似無害的笑意下面包藏什麼樣的陰惡與禍心。
他剛剛拿自己的全名跟一個惡魔做交易,一個把自己的惡劣在一切之前毫不在意率先坦誠的惡魔。

划算嗎?賽西爾置在另一隻手臂上的指節輕撫衣袍的表面,肌膚之下的戰慄還未完全褪去。他不覺得自己會失望。

誰知道呢。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惡魔的知覺一向敏銳,在短短的對話裡,他不清楚自身到底暴露了多少私人資訊,又被眼前的人捕獲了多少。
金色的眼睛笑起來的樣子,遠沒有它的主人輕描淡寫托出的來歷可怕。

那也不關他的事。

況且人類最不缺的就是貪慾,端看貪婪的東西有什麼不同而已。「我很期待。」
「名字是很重要的東西,下次遇到其他人──尤其是惡魔,還是別這麼做的好。」身為惡魔最知道名字的重要性,若一人向自己說出全名,於他來說便是同意自己取走對方所有的象徵,也許名為賽希爾的探求者並不知道這層涵義。

他將紙筆推向對方,是否書寫全名的權力還是掌握在對方手上,他對於狩獵或是約束他人並沒有太大興趣,因此歐爾頓微笑不減,但慎重了給了對方提醒。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那也要等到我下次再遇到其他會想探究秘密與本質的惡魔。」
他輕咧了下嘴角,拿過筆,在好意的警告下,仍然簽下了自己的全名。

紙面上扭曲纏繞的圈畫可以同時以潦草及華麗來形容,行雲流水的線條幾乎難以辨認識讀原本代表的字母。

賽西爾猶豫了一下,沒在這個簽名上再加上自己的魔法氣息。
以往他都是用這種方式來讓想要聯絡他的對象透過這個線索找上他,但手中這份紙箋大概也不是這個功能吧。
「不會辜負您的期待,但還請您擇日再來,即使是我,製作也需要時間。」他沒漏看對方的小動作,心裡計算著該用多少材料、該花多少時間、以及眼前的人該用什麼東西表達。

他的表情回到一開始的面無表情,他欠了欠身,在紙上寫下了一個日期。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那當然。」他瞥了一眼紙上的數字,在心底默念幾次記下。站起身理理衣襬,過膝看起來卻不過度寬大的長袍平順如常,他走向門口,這次順手將坐過的椅子給推上。

「我之後再來取。」

反射戶外陽光的玻璃改變角度,短暫改變了照在地面上的形狀又歸於原位,原木製的大門再次關閉。
NIG❖惡魔與龍魔女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您總會遇到的,還請謹記。」探求之路還遠遠不及終點,他能在對方身上看到這點。

「恭候您的下次光臨。」歐爾頓與對方頷首表示送別,小心翼翼收起了羊皮紙──惡魔收下了這個名字,沒什麼東西比這幾個字母要更貴重的東西了。
─────
感謝賽希爾與賽希爾中的交流!探求者與惡魔的對峙.....!(尛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感謝歐爾中讓賽西爾經歷了一次香香(物理)交流
賽西爾全程呈現一種「我對你(的思考模式)有興趣跟我對你(本人)沒興趣有什麼矛盾」嗎的支離滅裂狀態,歐爾頓實在太有耐心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真心好喜歡香水的副作用,當初在設定的時候其實有想過,賽西爾感覺就是遲早有一天會被自己的好奇心搞死的人
結果一跑交流直接被看透透,歐爾中你會通靈嗎!!

&我原本以為這個設定真的沒有這麼容易暴露的
https://images.plurk.com/5F4W7VZKvL9AhPjM9CGxpP.png
Cecil0819: 在有與沒有之間的賽希爾(????
也解鎖了歐爾的額外反應!賽希爾的強烈求知慾之力
小心不要看到...不該看的東西哦(恐
寫字華麗度的設定嗎xddd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賽西爾就是那種看看看看,看了疑似不該看的東西才「哇靠,挫塞」的人 (形象?

他簽名簽得讀不出來不是刻意的,是真的字醜,醜到起飛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看到歐爾頓大笑出來中之無比快樂
Cecil0819: 這個反應加這個表符也太好笑xddd
沒關係....賽希爾的親筆簽名中之還不從歐爾那裡搶過來裱框一下(歐爾:欸
𓆰 賽西爾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我的天哪不要裱那種醜東西
還不如中之回去逼賽西爾吐個真的實用的陣出來,那可能是他手下唯一工整能看的東西了 (幹
Cecil0819: 那我可能需要更多表框的東西(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