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線|0_耀陽降落之日|
她緩步走著,拖曳著整身的陽光,漫步在一片綠茵當中。
latest #23
這裡是災難發生後少數仍保持的同往日一般的地方,畢竟自從在皇室中掌握權勢的大臣們決定發展貿易及侵略,而不是自給自足的平淡生活後,這個充滿奧斯神庇佑的原始森林便少有人駐足。
儘管如此,她也明白這也是自己最後一次走在這個她深愛已久的家。
是的,家,即便是用多麼尊貴的身分生活在多麼高貴的皇宮,她依舊明白自己從何而來,又該消失於何處。
立即下載
綠草馨芳,一些她無緣認識的花朵盛開在上,這裡樹木繁多,但由於那些溫柔的保佑,沒有任何一株植物會互相爭奪自己的生存之處,這也本應是他們用以存活的方式。
她選了一塊充滿樹蔭遮蔽的地方坐了下來,上次如此愜意地坐在草地上,單純的享受陽光是什麼時候呢?她想細想,卻發現她憶不起任何一點,當時間近乎永恆的時候,想要留下的東西只會如同流沙般輕巧的從任何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流失,她無數次體會到這點,而這次也只是淡淡的嘆了口氣,如過往那樣。
一陣微風拂過,她的長髮隨著風起舞,輕盈飄渺,與陽光同色的髮絲倘若消失在每個流動的空氣中,唯一留下的只有在一片金黃中間或閃爍的虹彩——那是她們之所以特別的原因之一,被譽為日出的彩虹,受到神的庇佑不會老去,同時擁有近乎永恆的生命。
「……是時候了。」
看向手中握著的水滴型玻璃瓶,比起外頭精細的雕紋,裏頭裝著詭異顏色的液體更是令人注目,她打開了瓶蓋,像是品嘗最高等的葡萄酒般,輕輕擺動瓶身,接著啜飲幾口。
由於液體帶來的作用,很快的她的眼前變得超脫一般可見的世界:紅、藍、黃、黑、白,像是從眼前剝離又組合在一起的色彩組合,狂暴的喧囂著自己存在的意義,每粒在空中的塵埃都依偎著彼此跳舞,她彷彿聽到了那首很久沒聽到的祭歌,莊嚴的曲調忽遠忽近,直到她似乎無力的躺倒在地,她的臉頰感受到刺痛,恍惚的想著,這就是最後了。
她閉上眼,等待著最後一刻意識的流逝,卻不經意的在腦中迴響著那句話:
「……如果可以的話,應該會叫賽蕾妮雅吧?」
「……再見了,賽蕾妮雅。」
又一陣風颳過,讓這片陽光灑入的小角落下起翠綠的雨,而微弱的聲音伴隨吐息,經過風、跟著陽光、掉落於綠草間的濕潤土地,最終消逝而去。
中之:這裡是賽蕾妮雅中…心虛地開始動工…
因為開企過很久好像也過了發招呼噗的時間所以就簡單在這裡講講!
這個角噗會以創作為主,會慢慢跑主線&適合的官方事件,一般來說不主動約交流
但想要交流的朋友也可以…來玩…我有畫表符……
大概是這樣我要先去回戳大家希望能在企劃結束前多產點創作
我要瘋了您怎麼那麼會寫文又會畫圖 等我休息時間我再來好好回
你有畫表符!!!!出來玩啊!!!!!我們比誰回得慢!!!!!!
coal_p: 是還想打多少
跟你分享我表符最得意的是這張
因為其他張都有點像分不太出來……
「綠草馨芳……這也本應是他們用以存活的方式。」

這一段寫得太美了我簡直要哭,用漂亮的景色去帶出淡淡的悲劇這種用法真的是有夠天才的我只能狂喊誇張啦。

一整篇的文字都很溫柔,在溫柔的背後卻有殘酷的故事埋在其中,我已經嗅到了一股刀子味

明明是喝下藥後感覺本該是痛苦的體驗,你卻把寫得有夠美……提到色彩的變化又想到前面說的日出的彩虹,就像是喝下藥後這一個身份/稱呼也隨之改變的感覺。

色的藥劑從嘴角流出就像是血一樣……跟毒藥有一種異曲同工之妙,把前面一個身份殺死,跟前面一個身份道別,又回流到前面的「儘管如此,她也明白這也是自己最後一次走在這個她深愛已久的家。」這一句。

而且你還讓樹把臉遮住了!!!你又在埋伏筆對不對!!!!
表符太可愛來跟我玩……你要跟哪個交流都隨你……(?)
coal_p: 靠邀你打好多喔!!!!你想被冊封回心得大師是不是!!!
沒錯這篇有點刀,而且我也的確有埋東西,所以你講的東西我都不能回太多不然我會自埋自挖…!
這篇是很重要的一章,想了很多不直接的敘述,圖也是把臉遮起來,如果有寫到後面的章節再解開這張圖不遮版本
我真的憤怒我自己畫最細的地方被遮光光

你怎那麼誇...看你想用誰雖然她不太會聊天但至少賽蕾妮雅是溫柔的孩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