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雲 FAN, Yun
李前總統,一路好走!

剛剛驚聞李前總統離開了。雖然一直知道他年事已高,幾度進出醫院,很可能隨時會走。但,此刻,還是很難過,他真的離開人世了。

第一次面對面地見到他,就是在1990年的3月21日。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與五十幾位學生進到總統府。忐忑並不是因為第一次進入總統府,而是,作為一場學生群眾運動的幹部,我不確定剛剛得到權力,確定被老國大選出的李總統能否承諾廣場學生要求民主的抗爭訴求。
latest #6
沒想到李總統看到大家時,看起來相當親切。比起同時在場的副總統李元簇,發言就是一付教訓學生的模樣,當年的李總統可以說是很努力用他的高亢話語,希望說服學生要相信他也是有心要改革,甚至還說,他年輕時也和我們一樣。我一直要到很多年後,才明白,他當年對那場學生群眾抗爭的善意,並不容易。即使當年的我們是如此理直氣壯地覺得,他就是該接見學生、接受訴求。

李總統讓我驚訝的第二件事是,他後來真的實踐了國會全面改選這個承諾。作為一個社會運動參與者,以及後來的社會運動研究者,這樣的經驗,真的是少數。這是學生運動的幸運,更是台灣歷史的幸運。當然,我不會把運動的成果,歸諸於一個統治者的實踐承諾。但,回頭來看,無論是國民黨內主流派與非主流派鬥爭的需求,或者是他為了鞏固領導地位的計算,最後的結果,的確加速了台灣民主化的腳步。
第二次見到李登輝總統應該是1992年。野百合運動的兩年後。還是反對黨的民進黨組團參加柯林頓總統候選人的民主黨提名大會,我代表公民團體一同在出國前被李總統接見,他一見到我時,就說:「范雲,你還記得我嗎?」讓所有人都笑了。我到今天還記得,當天他拿一本自己文章的小冊送我時,不厭其煩地翻到某頁,指著其中的一行說:「妳是念社會學的,這裡我有寫到社會學家韋伯說…..。」他作為一個理工出身的總統,對社會學知識的真誠分享熱情,以及,面對一個來自抗爭運動的年輕人的親切幽默,讓我印象深刻。
或許是因為我一直容易懷疑權力,也不習慣和有權力的人保持聯繫,在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和多數人一樣,是在媒體上看到卸任後的李登輝,應該有超過二十年,我再也沒有找過他本人。2015年,當我再度捲入政治後,有兩次的機會,在友人的建議下,到外雙溪他的官邸面對面談天。這時候的他,已是九十多高齡。
這兩次拜訪,雖然他看似氣色極佳,但,我都為他的身體擔憂,因為他的聽力,明顯不好,一、兩個小時的會談中,出現不少答非所問的狀況。但,這兩次會面,我也同時為他還能在許多議題上提出深入見解的智慧與毅力,感到佩服。例如,出身農經的他,侃侃而談,台灣如何適合發展養和牛;以及,聊到國際出路時,他念念不忘,台灣應當如何主動出擊,面對中美局勢的挑戰。甚至連社會民主理念,他都有許多自己的觀點。
我沒有任何企圖在這即時的回應中,為這位台灣歷史奇人作任何定位。我想分享的是,從和他僅有的幾次互動中,感受到他是個愛國者,也是個愛智者,更是個對年輕人、對世界一直保持好奇心的人。

只可惜,我再也沒有機會,能從他身上學到對世界與對知識的趣味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