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實·͜·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0010
《戲如人生》
作者:克里斯豪斯(PTT ID:houseau3)
↓文章連結及劇透心得下收
#BL書單共筆
latest #16
珊實·͜·
3 years ago
早前有在這噗寫了一點關於此作的心得,回頭看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只能寫出碎碎唸
-
碎碎唸心得如下:
第一部份
袁子君總是想得太多,顧封總是說得太少。
這句好像可以總結顧封袁子君的主線故事。兩個第一次談戀愛患得患失,而不小心忘記溝通的人,還好最後但他們都學會了好好溝通和珍惜彼此,得以破鏡重圓。
珊實·͜·
3 years ago
「你生下的是我的身體和我的靈魂,但身體和靈魂不一致時,你到底更重視哪個?」
對這句感到難過。我雖然無法感同身受體會跨性別者的感受,但光想像就覺得生活會遇到很多麻煩。先不提如廁及衣著,如果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都會彆扭難受的話,那一定很不好受。唉,好希望分離身體和靈魂的機器(或是能夠自由選擇性別的醫療技術)快點被發明。

「對自己有點信心,袁子君。」她說。「我們又不是傻子,會喜歡一個不值得我們喜歡的人。」
這段讓我喜歡上許沐晨!很喜歡在作品裡看到角色被他人告知/作者用整部作品去驗證:他是值得被喜歡的。很喜歡沐沐和子君的友情,能有這樣的朋友好棒啊,兩個人都可愛得很真誠。
立即下載
珊實·͜·
3 years ago
袁子君愣了下,他對顧封說過喜歡,但從沒說過愛。不是因為感情不夠深,而是這個字在他心中的分量太重,不知怎麼地說不出口,彷彿說出口的瞬間,就真正把殺死自己的武器交給了對方。
單純喜歡「把殺死自己的武器交給了對方」這個比喻。

第五章分手的段落很壓抑,把那種低氣壓的氛圍都寫出來了,但是我太難過沒辦法節錄,想體會分手壓抑感的人就自己去看第五章
珊實·͜·
3 years ago
第二部份
陳淑惠走向衣帽架,看著他們刻意掛上的墨綠色女式大衣,伸手觸碰大衣的衣袖。看上去其實和男版大衣沒什麼區別,女式不過是個標籤。
語言溝通是如此地侷限,每個人都只能以自己對世界的理解去詮釋別人說出的話,說出口的話也不一定就完全表達出了一個人的想法。
某種程度來說,他們都說著自己的語言。
喜歡這段敘述,如果想要理解一個人單從他說出口的話去了解是完全不夠的。有時估狗英翻中都會誤譯,何況是人對人的中翻中。
好希望我家長輩能像淑惠一樣……
珊實·͜·
3 years ago
「你說:『不要以十秒內可以觀察到的特徵去評斷一個人。』不管是性別、長相、胖瘦、年齡都一樣。」顧封搖了搖頭。「現在你卻話都沒跟他說一句就妄加判斷。」
超喜歡這段!當初連載的時候就是被這段打到,好羨慕顧封有這樣的媽媽。

「她一直是我的英雄。」顧封有些煩躁地抓了下頭髮。「那時我才突然發現,啊,原來她也是會犯錯的。」
我想顧封發現媽媽犯錯的時候應該也很衝擊(雖然我無法體會),覺得他們母子最後能和好真是太好啦!
珊實·͜·
3 years ago
第三部份
「我也經常問為什麼,為什麼會是我呢?為什麼我的身體不是女孩子的呢?但是不管再怎麼想不通,我還是這個樣子啊。」
看到這裡好想抱抱昱婷,希望和沐沐在一起之後,她能更喜歡自己一點。(不喜歡自己也沒關係,我想沐沐會連她的份一起喜歡的)
珊實·͜·
3 years ago
「我呢,」張仲禮輕笑,「是動不了,只有待在這個城市、待在我和你的領地中,我才能安心。」
「我喜歡在同樣的咖啡店買咖啡,即便新來的年輕店員已經不認識你,但我和你窗邊的座位還在。我喜歡在同樣的花店買花,老闆雖然不知道我們的關係,但經常說起二十年前那個特別喜歡繡球花的少年人。我喜歡住在我們一起布置的家裡,彷彿一抬頭,就能看見你窩在陽台照顧你的盆栽,在感覺到我的視線時回頭露出我最喜歡的笑容。」
想到《項脊軒志》的這段:「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之前那噗已經說了很多張先生(抱歉我就張先生腦粉XD),這邊就不再贅述。反正最後他和鄰居先生在一起讓我很滿足。
珊實·͜·
3 years ago
「可以。」顧封說。「你要什麼都可以。」
我!要!你!們!在!一!起!長!長!久!久!(聲嘶力竭)
有看的人都該來看看第十五章的車,我很喜歡子君咬顧封喉結的部分,這章子君辣翻,好讚

第四部份
「不是錯覺。」顧封說。「你就是他們人生的一部份。」
袁子君彎起唇。「那你呢?」
顧封想了想。「你是我人生的一大半。」
我就喜歡看顧封講情話~
珊實·͜·
3 years ago
「還會覺得我和她才是一個世界的人嗎?」袁子君問。
顧封思考了幾秒。「她和你是一個世界,但我和你是一個家。」
依舊是顧封情話節錄。

「想啊,當然想,每次被人嘲笑、被罵變態,我都好想打電話給她。」陳昱婷癟著嘴。「以前她最受不了別人欺負我了,每次在學校出了什麼事,她都會趕過來,一定會把事情問清楚,從來不會錯怪我。」
「所以當她第一次不站在你那邊的時候你才會那麼難過。」
我的罩門就是親情,看角色和家長和解的段落都會爆哭。故事裡出現的家長們都像是童話中才會出現的天使家長,不會鬼打牆、情緒勒索,最終都是愛著子女的。看了很療育,可以暫時逃離現實。
珊實·͜·
3 years ago
「愛你是一件很安全的事情。」他說,有些自嘲地笑笑。「你早就不在了,但你也一直都在,我不用擔心會失去誰。」
「就順其自然吧。」張仲禮歪著頭,像是想到了什麼,眼角漾起笑紋。「要是我們真發生了什麼事,床上可是躺著四個人呢。」
雖然覺得他沒從喪偶之痛走出來,但我想鄰居會和他一起手牽手慢慢走的。不管最後有沒有走出來、中途是否分開,至少他們都有人陪。我想他們逝去的伴侶們也會理解,並對他們不是孤單停留在原地抱著回憶感到開心。

番外
許沐晨很喜歡這個總是在笑也總能把人逗笑的新母親,但她真正把繼母當家人去愛是在她發現自己喜歡女孩子的時候。她繼母緊緊抱著她,告訴她別害怕,什麼也不會改變,他們還是一家人。
沐沐就是值得這麼好的家人!!!(腦粉)
珊實·͜·
3 years ago
林天佑以前從來不知道接吻原來是這麼舒服的事情,他可以用手指或道具探索自己的身體,但接吻卻是他一個人做不來的。
最近在重看《綠洲與海洋》,聯想到了冠宇的那句:「一個人也能自慰,接吻卻需要兩個人。」好喜歡看這對年輕人親親摸摸,探索彼此身體的過程有夠可愛。也喜歡看天佑喊晏晏,疊字雖然有點肉麻,但真的好可愛……

「去年秋天的時候我就開始想著這一天了。」袁子君說,從木盒裡拿出一個小小的方形首飾盒。「很多人在求婚時都會說『我想和你一起度過餘生』,拿到戒指之後我每天都會想:我們的『餘生』什麼時候要開始呢?」
「我對我們有信心,顧封,我從來沒有對一件事情如此確信過。」袁子君拉起顧封的手。「我們結婚好嗎?」
番外七求婚有夠甜,根本求婚教科書,一定要去看……(氣音)
謝謝你的心得,也謝謝你喜歡這群人,有些部分之前回應過就不佔版面(?)了,很開心你喜歡子君的求婚,我這沒浪漫細胞的人真的是想到要禿頭
我也愛沐沐跟張先生啊啊啊

再次感謝
珊實·͜·
3 years ago
HouseAu3: 我才要感謝豪斯給了大家好結局,求婚和婚禮的部分都好浪漫、好好哭
閱讀過程很像認識新朋友(大家都是很棒的人),完結了好不捨TT
期待之後的出版
愛您
mttemple34:
我也是捨不得所以生了一堆番外
之後來校稿
back to top